Google ,统计,逻辑和股权

April 6, 2010 |  by  |  Case Study, Google

{ 不作恶 }

统计:
凯 恩斯是百年难遇的奇才,(自私自利的)理性经济人假设,也久经考验。
但是,他这些话都是有前提的, 抛开随便发挥,就会写出一些看似有理,其实忽悠的东西。比如, Google 的利益论。(利益与伦理:再谈google和百度 http://is.gd/6dFqh)
为什么经济学的自私假设不能推出 Google 的利益论呢?答案还在凯恩斯那里。
他从没否认过个体的非自利选择。但这并不影响用利益解释社会现 象。因为理性经纪人假设是基于国民整体的统计结果。马丁路德金放着好好的律师不干,辛德勒几乎无回报的冒风险,都没关系。统计上,他们两个被四舍五 入掉了。
所以,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解释社会问题,是靠谱的。但是碰到个公司或者事件,就抛出 这个,凯恩斯也要气得从棺材里翻过身来。
其实,特别优秀的人和组织,往往就是超越统计的个体。严谨 的经济学家不会如此使用这个假设,卖大力丸的,到常这么干。
逻辑:
有 人试图证明, Google 退出中国,不但无害,而且有利。(http://www.techcrunch.com/2010/01/13/google-v-baidu- it’s-not-just-about-china/)
且不说花街一大帮的商业天才,用真金白银下完全相反的下注。(有利于 Google 的决定,怎么会导致股票下跌?)就算是证明成立,我接下来想问得是,So What?
A 真则B真。不一定可以得出B真则A真。
面对逻辑,你证明了半天,也不能的说出后半句: 所以,Google 为了利益就这么干了。
市场:
用最不利的 数据看, Google 退出中国也是违反商业利益的。
去年,中国的搜索市场总值大概69.5亿。 悲观的统计中,Google 也占三成强。 (http://j.mp/5pGSX9) 乐观些的数据中,谷歌中国市场份额为43%。其中,过去5个月增幅超15%。预计2010年盈利将占谷歌总收入的2%。 (http://j.mp/91LoB2)
为了这个巨大的市场,市场份额不足 10% 的 MS , Yahoo 都在含笑死撑, Google 有什么商业或者利益上的理由,撤出已经占领不少,并且还在不断发展的市场?
现 代公司制度,基本可以保证一个公司代表的是全体股东的利益。但是 Google 却在通向赢利的大路上背道而驰。
双 重股权:
双重股权也许就是答案。
Goolge 的两个创始人佩奇,布林,加上CEO施密特,持有公司1/3的股票。但是其中有一种 B 类股票。决策时,这种股票对市场的 A 类股票,有1比10的表决权。三个人持有的B类股票,让他们拥有股东中 80% 的表决权。换句话说, Google 是高度集权的。
本 来,这个制度是为了让资本分得利润的同时,防止他们干预经营。但是用到这件事上,就变成了三个人的意识形态,能决定 Google 这么大个公司的重要经营决策。(WJS的报道也印证了这一点 http://cn.wsj.com/gb/20100114 /atc103440.asp)
(顺便说一下,百度也是这种制度。百度持股超过10%的只有李彦红 是中国人,剩下似乎都是美国风投。第一大股东是 DFJ 。曾经投过 Hotmail 。看董事会,百度也是个美国公司。不过,不过李彦红持的也是B类股票。所以经营权,可能还在他和他的搭档手里。)
不 作恶:
区分作恶和行善,不是那么简单得事情。甚至,区分本身,可能都没有太大意义。
心理学认为,人 的行为,往往是由混合动机驱动的。小伙子救溺水姑娘,有高尚情操,同时,可能也有泡妞幻想。但是写评论的文青们往往就是一群二极管,动不动就走极端。上 岸,就是舍身救人的雷锋。上床,就是乘人之危的禽兽。
除了极端揣测不靠谱。动机本身也不靠谱。
这 方面最生动的例子就是 Google 自己。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 2006年,Google 在美国国会为自己进入中国的动机所作的辩护。找出来,和今天 Google Blog 上的声明对比一下吧。你会发现,他做完全相反地事情,却可以一模一样的的振振有词。
最 后,“恶”的定义也不靠谱。
韩寒说:“政府就是这样,他永远给你一个动词和名词,然后永远不解释这个名词,比如说,不能反革命,但 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反革命,不能犯流氓罪,但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流氓罪,这次是不能发黄段子,但是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黄段子。”
其 实,所谓“不告诉”,就是“政府任意解释”。
而另一个关于Google的段子里,Google的员工总结说,“不作恶”中的所谓 “恶”,都是由布林定义的。
你不觉得,这和政府的玩法,也没有太多不同?
最 后的话:
Google 的行为是少数人决定的。其中一个的童年(布林),是在集权时期的苏联度过。这几个人的行动,又很可能被混合动机驱动。
所 以,这事,更象是利益,对集权的痛恨,网络自由的信念,被入侵的恼羞成怒和背后与政府的交易(http://tr.im/Kh9f)的混合结果。
眼 里只有金钱,胸中却没有道义的人,写出的东西不会靠谱。
但是,真诚而纯真的高唱“不作恶”赞歌的,未必就不是自作多情。
而 我,不在乎他的情操是否高尚,从中的获利变多,还是变少。 我只希望 Google 无论最后留不留在中国,都继续坚定的,持久地,用各种手段支持自由的网络。
Google 的黑白灰,我并不确信。我能确信的仅仅是:更少审查的网络更好。
PS
这 篇Blog发了之后,又看到这个雷人的消息:
到底被偷走了什么知识财产啊?
不是那两个 gmail,google又拒绝解释。
不过从他有些恼羞成怒的反应看,可能是很重要的东西。
RT @fomou: http://www.brookswelding.com/
< source: 本文分享自 @newkhonsou >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