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世仁和杨白劳

May 25, 2010 |  by  |  Economics

3年前还在西安读书的时候,看过一档电视理财类节目,节目里邀请的是所谓的某某高级理财大师,可我却没记住那人的名字。不过节目里他提到的几个关于“借钱”理论(暂且当作是理论吧),我倒是一直记得很清楚。大意是,“如果你打算借钱给朋友,那就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 他强调,“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我其实并不是非常同意这个理财大师的观点,但很多时候我又不得不遵循他说的去做。原因很简单,我这个人心比较软,钱借出了后,如果朋友不提出还钱我不到没饭吃饿死,我是一般不会开口的。说白了我不是很愿意麻烦别人,宁可自己可能比较麻烦。这方面我是吃过不少亏,不过这点倒也没改变多少。注¹

//这里插播一个测试:看看你有多少朋友。(注意:Do at your own risk)//

前一阵子有朋友问我,她的一个朋友问ta借钱,借还是不借?

问到我的时候,刚好是我看到上一个测试不久。我当时就为难了,因为我觉得这个朋友是个善良的人,在这方面基本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很担心ta在借钱出去后会吃亏,明明是自己帮别人,做好事,却最后闹得自己很被动,心情不好。所以我给ta的建议里60%偏重于不要借这个钱。但处于金额对借钱的人来说并不是太大,因该不会赖账,所以最后ta还是借钱给了朋友。即便如此在“追要”还款的过程中,两人闹的不是很开心。

上个礼拜六早晨,听BBC的podcast时候有一则新闻,说的是印度有地区的农民贷款购买转基因小麦的种子(Genetically Modified (GM) crops seeds),结果因为种植失败,那个村庄已有上千的农民自杀。原因很简单,他们贷了大量的款,随着种植的失败,基本上没有可能在有生还上这些贷款,只好结束生命,“赖掉”这借来的钱。

很吃惊吗?一点也不。

从个人,到家庭,到公司到一个国家,其实都有同样的倾向:借过头债,然后赖掉。唯一不同的大概是,惩罚一个个人或家庭是相对容易的,惩罚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国家是相对难的。所以,从概率上说,大概国家或者公司赖债的概率要比家庭和个人赖债的概率大多了。至少,如果你看过Reinhart和Rogoff的《This Time is Different》,你就会发现,只有极少数的国家在赖债这件事情上是很干净的。

这个世界,有时候黄世仁和杨白劳确实是颠倒的。

所以,我想大声说:好运,债主们。注²

注¹:我不认为这个和社会经验有联系。

注²:包括欧元区的债主们和美国的债主们。

ps:这篇文章是锻炼的模仿写作,如有雷同,绝非巧合。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
 



You May Also Like To Read:



5 Comments


  1. 我纯粹是被博主的标题所吸引。

  2. 我觉得那个理财大师讲的那句话得加个不字:如果你【不】打算借钱给朋友,那就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

    很多时候借钱这事真的很为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