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0

维稳物理学

June 30, 2010 |  by  |  Milk4darren  |  11 Comments

如果一个公司接二连三的有人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自杀,这个公司是不是最邪恶的血汗工厂?如果一个社会接二连三的有人到校园疯狂杀害无辜小孩,这个社会是不是已经烂到不可救药?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在最正常的公司和社会里,也会出现如此的可怕现象。而中国正在变成这种社会。

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公司,多名员工仿佛着了魔一般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自杀。整个事件迅速成为轰动新闻,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甚至开始计数,随时准备迎接下一个。这个逼死这么多人的公司到底邪恶到什么程度?

我说的不是富士康,而是法国电信。从2008年初开始,这个10万员工的公司在18个月内有26人自杀,而相比之下深圳富士康35万人中的13个自杀者还算少的。公司肯定难辞其咎,但工作条件不能完全解释自杀现象。富士康和法国电信都不是两国工作条件最差的企业,有无数差得多的公司,甚至山西黑砖窑,都没有连续自杀的事情。

正如参与会诊富士康的心理学家们指出的那样,这种连环自杀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理传染病,后来的人是因为受到前面自杀者的影响而自杀。模仿自杀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被称之为“维特效应”,因为早在1774年歌德就在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中描写过这样的故事。比“维特效应”更坏的是“模仿者效应(copycat effect)”,模仿犯罪。美国多起校园枪击案,以及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内出现的多起幼儿园杀人案,正是典型的模仿犯罪。

但这个看似简单的现象并不简单。如果自杀者因为不堪重负已经感到活不下去了,公司前人的自杀只是“提醒”了他;如果杀人者已经决心犯罪,前面的杀人者只是教会他去幼儿园杀人这个特定的犯罪方法,那么自杀和杀人就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不一定这么集中,方法不一定这么一致而已。而事实并非如此。

2005年10月,两个无辜的法国少年为躲避警察的错误追捕,在巴黎市郊触电身亡。当晚数百名青少年上街抗议,并最终引发骚乱。人们开始焚烧汽车和打砸商店,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骚乱迅速传播到法国其它城市,两周之内竟有3000人被捕。一开始,骚乱的参与者是两个无辜者死亡而抗议,但事情发展的结果是,用纽约时报采访的其中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话说, “烧汽车很好玩”。那些打砸抢烧者已经不再介意为什么要上街抗议,他们只是为了参与而参与。

人是善于模仿的动物,因为相对于自己分析各种因素再决策而言,直接模仿别人是一条思维捷径。但骚乱的故事告诉我们,人在很多情况下不是因为被别人的行为提醒后为了自身原因采取行动,而是为了模仿而模仿。

Read More

最便宜可靠的替代物

June 30, 2010 |  by  |  Apple, dumbideas  |  2 Comments

“假定所有条件相同,人们理所当然会选择够用但最便宜的那个(产品或服务)”

按照这个策略,你可以有以下几种选择:

成为最便宜的 (但难以维持)

成为更可靠的(如果真能做到当然很好)

重新定义游戏规则,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最受推崇)

举例来说,给你的DJ事业增添个新麦克风或灯光设备并不会给你的竞争力增加任何优势,仅仅是让你自我感觉更好。同理,重新组织 办公室,翻新停车场的或买个新笔记本电脑,这些举措都只是让你在原地踏步而已。

有挑战性同时又有利润可图的策略应该是去改变游戏规则而不是成为普罗大众。 Read More

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

June 28, 2010 |  by  |  Chicken Soup, Education, Society  |  10 Comments

不久以前,我们去看一位从美国回上海探亲的朋友。这位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二十年前赴美国留学,他谈到多年以来在美国生活,感触最深的是,在美国的中国 人的生活追求,与西方人相比,有一个相当大的区别,那就是旅美中国人无论事业成功与否,无论属于哪一个阶层,似乎都非常重视物质生活方面的追求,只要中国 人在一起,无论是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还是多年旅居美国的华侨,都非常实际,讲求生活的享受与安乐,中国人平时谈话的内容不外乎是房子、汽车,在世俗生 活的享受方面似乎有很强的从众心理,不像西方人在人生追求方面那么多元化。在西方,确实有不少人只关心自己的物质生活,但也确实有为数不少的人在追求其他 东西,例如有的人喜欢冒险,而在日常物质享受方面则相当随便,有的人成了事业上的亿万富佬,但生活却十分朴素,始终开一部普通的车子。钱赚得再多也不会想 到买什么高级轿车。他们对于别人以何种方式生活,追求什么,物质生活得如何好,可以完全不在乎。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追求自己觉得值得追求的价值。换言 之,中国人的人生追求相对而言则十分单一,而且很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既然社会上以物质生活为中心,在从众心理的支配下,人们也就自然会去摆阔,以此来显 示自己的成功。西方人的生活追求则比较多元化。甚至连日本人也比中国人生活价值的多元化追求方面要丰富得多。


这位朋友提出的问 题,实际上是一个文化问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在人生目标追求上中西文化所表现出来的反差,我过去也隐约感觉到了。就拿我所接触到的文科研究生与大学生来 说,就我多年教学所知而言,其中相当强烈地出于对本专业由衷的热爱而选择这一专业的学生实在并不多。

前不久我见到的一位来上海 开会的美国女教授。十八年以前,我在南京大学读研究生时,就与这位研究中国历史的留学生成为好朋友。她现在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一所不太有名的大学任教,她 说,她希望的是提早退休,这样,她就可以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自由地研究中国文化与历史,因为她现在上课太忙了,最缺少的是自由支配的时间。 她还说,她生活很简朴,只要再积一些钱,提前退休以后的生活不会有问题。

这种把学术视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价值追求的生活态度,在 美国并非少见。在美国大学里,人文学科的助理教职的收入并不那么有吸引力,然而往往会有数十个博士或博士后宁愿不要去公司赚大钱,而要前来应聘,大学教职 竞争非常激烈。我曾向一位美国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既然获得一个大学文科教职是如此困难,为什么在美国还是会有那么多人选择去读文科学位呢?这位朋友告 诉我,这是因为他们确实有志于哲学、历史、文学与艺术专业,确实以此种学科当作为自己由衷的爱好,他们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Read More

点球博弈论

June 27, 2010 |  by  |  Economics  |  6 Comments

经济学家喜欢看世界杯,因为他们喜欢足球,而足球是了解世界的窗口。体育运动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你可以看到实实在在的比分,而比分没有办法隐藏, 于是每 个人的表现都清楚地记录在案。不仅如此,许多经济学家热衷于博弈论,这种理论研究不同的小团队之间如何通过预测对手的行为来打败对手。罚球就是一个很典型 的例子。你要是翻看以前的数据就会发现,大多数球员都会将球往左边或者右边踢。一般人都会把球往左踢,不是吗?因为这样容易些。而左撇子会将球往右边踢。

但从来没有人把球往中间踢,因为如果你径直从中间射门,球一下就被挡住了,而你看起来就像个傻子,踢球时连想都不想。

但 数据显示,往中间踢实际上是最明智的选择。为什么球员不喜欢这么做呢?也许其中涉及到个人荣誉与社会荣誉的问题,其实世界杯也就这么回事。没有哪 个球员想冒这个险从中间射门,因为一旦失败就会被观众骂作傻子,遗臭万年。所以虽然往旁边踢会减少进球的几率,但即使没进也没人会骂自己踢了臭球。

上面是6月20号BBC体育英语里的一段。

关于点球的经济分析,也就是博弈论中的混合策略纳什均衡,这里略去(注释¹)。要指出的是,这理论的预测结果与现实的数据高度一致。下面的故事来源于 兰小欢

Read More

Think Different

June 25, 2010 |  by  |  ♥ Filming, Apple  |  9 Comments

Just avoid holding it in that way.

乔帮主最近是挺郁闷的,WWDC上特意提出来说的那么牛逼的信号接收设计,结果今天出了这出恼人的事。

说:iPhone4果然再一次改变一切,改变了人们握持手机的方式!

//

前阵子为了能给电脑再挤出来个几个MB的空间,把iTunes里的些次喜欢的短片都删掉了,重新温习了下几个特别喜欢的苹果的视频。拿过来晒晒。Youku审核的时间比我上传视频的时间长度还久,最后精挑细选4个方过来。

Read More

退化,还是爬上推特之肩?

June 24, 2010 |  by  |  InterNet, Milk4darren  |  1 Comment

这篇文章是前几天飞来Melbourne路上读到的,挺喜欢,分享过来,主要是因为文章提到了我比较感兴趣的3个关键词:1.富二代 2.进化和退化 3.站在巨人肩膀上。原文来自Tomasen

===正文===

我一直认为富二代是很有希望的一代。因为他们拥有很多普通人没有的资源,因此除了金钱之外他们有着比别人多的时间和视野,去实现平常人罕有机会付 诸实施的梦想。我曾经见到很多非常努力也非常优秀的人,但是他们常常要奋斗非常久努力非常久之后,才发现人生的意义真的不在于金钱,此时却已迷茫。而相反 的,因为金钱对富二代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更容易发现比金钱更重要的事。

前日和好友 @heshiming 聊天。碰到了一个让我们产生分歧的话题。老何认为以Twitter、Google为首的一系列互联网服务,正在让人类退化。微博让语言能力退 化,Google让学生不再读书。键盘输入法让书写能力退化。这个Web 2.0是出人类的大悲剧。等等等等。

我理解很多人持有同样的观点。但是我的结论却是恰恰相反的:这些应用正在让人类飞快的进化。

我想到再早听到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农夫,打小就非常聪明擅长思考。在那个古老的地方,下雨就不能出门,他很苦恼,经过反复思考试验,他设计了一种 用一根木棍和数根木条再缝上特制布匹的遮雨工具。这种工具还可以折叠,十分方便携带。村人纷纷惊叹他的伟大。他自己也很自豪,终于有一天,他兴致勃勃的出 发到城里,想把他的创造介绍给城里人。但是城里人却对他不屑一顾,他很困惑,直到一位好心人点破,这东西早就有了,我们叫他伞。

这个故事我讲得不好,但它确实蕴含很多哲理。而我想说其中之一,就是缺乏信息的机会成本。正因为信息沟通的手段不足,尽管主人公 很聪明,但是他的才智浪费了,用到了重复别人的劳动上。这是很悲剧的一件事情,有多悲剧,我就不展开了。

但是换一种思维,如果这位主人公能够更早获得世界上已经存在伞了的信息,而将他的聪明才智用在确实尚未被人发现的领域,或许他发明的可能是电,可能 是微积分,可能是E=mc2。正如牛顿说的,如果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谁知道这位主人公会做出什么伟大的事。

人类为新技术而恐惧并不是第一次。蒸汽机出现开始,就不断有人预言人类肌肉会萎缩变成一堆废肉。我们也曾经在多种考试场上被禁止携带计算器入内,但 最终我们会发现头脑的价值是不应该和计算器划等号的。所有发明的工具,不管是蒸汽机还是计算器,把我们从机械化的工作和思维中解脱出来,为的是去思考和创 造更伟大的事。Google Twitter,一个将我们从信息的噪音中解脱出来,一个将我们沟通的时间成本降到最低。它们的诞生,绝不是为了让人类退化。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优胜劣汰的进化过程。不能适应新技术,不能利用新应用的人,表现出来的仿佛就是退化。但是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人类的特点就是能 适应、适应密集资讯、适应网络、适应2.0,就会发现可以利用它们做更多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我们不应该担心退化,我们应该担心不能或不会利用好 Twitter和Google。

牛顿说他的幸运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说我们的幸运是站在互联网时代的肩膀上。我们是互联网的富二代,应该做得到更多。

Read More

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June 20, 2010 |  by  |  blogging  |  11 Comments

这个周六打工的路上碰到一位菲律宾的老太太,看上去有 50 多岁,工作之余在考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她说考到了她就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工作了,她想去加拿大。我问她澳洲也还好,为何这 么大岁数还要再远去他方。她说了一句让我颇为感动的话:「because it will change my life」。

老太太十分鼓励学习,她说:「Take the Education, because when you take it, no one could take it away from you.」

在外读书这一眨眼睛,都快接近尾声了。

在决定出来读书前,其实国外的课件和教学氛围确实是我非常向往的。

以前是听说过朋友在英国读书,每周一篇小论文,每月一篇大论文。

不觉得可怕,到是真想体验那种,老师列出一页纸的阅读表单,然后必须疯狂阅读,做笔记的学习生活。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二次体验大学生活的机会。我很幸运,父母的支持让我能成为幸运者中的一位。

谢谢你们!爸爸,父亲节快乐!

Goodbye to the office

June 19, 2010 |  by  |  dumbideas  |  2 Comments

我一向对传说中的google办公室向往的不得了,6000块的按摩椅,健身房,3名按摩师,瑜伽,桌球,各种水果蔬菜,从来不用担心早餐没吃饿肚子。只是哪天可能也许这些并不必要了。

原文来自Seth GodinGoodbye to the Office,觉得有趣,坐车路上大致翻译了下方过来与大家分享。

====以下 正文====

以前的工厂都是沿着一条线座落。那是因为蒸汽机的缘故,东西都围绕一个轴转。所有的机器都靠这个轴带动。办公室呢就也建在这些工厂的旁边,这是方便管理者监督工作。

150年过去了,那我们为何还要去办公室/厂房/工厂 工作呢?

  1. 我们的机器设备座落在那里。
  2. 我们工作需要处理的事务在那里。
  3. 老板要时刻监督生产效率。
  4. 重要的会议都安排在那,我们得过去。
  5. 那里给我们带来动力和能量。
  6. 整天和我们共事的人们都在那里。
  7. 除了那,我还能去哪呢?

然而…

  1. 如果你拥有一台手提电脑,或许现在你已经有了,就在你的房间。
  2. 如果你可以通过键盘和鼠标工作,不需要去办公室,你通过手提电脑就可以完成要处理的事务。
  3. 老板同样可以轻松的通过数字化方式监督生产的效率。
  4. 又有多少非常重要的会议呢?是重要的必须去办公室才可以呢?
  5. 其他人同样可以给你能量,未必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6. 公司里100个同事,你每天又有多少一起协作共事了呢?
  7. 倒是该想想,不去办公室的话,还可以去神马地方呢?

如果我们重新规划下这样一个办公室,那么我们花费如此多的房租/时间/交通弄一个办公室出来真是不可思议了。我想10年后或许我们电视节目播放一部“办公室”都会被视为稀奇的古董了。

你要开会,开会嘛。你要协作共事,那就做嘛。其他的时间,你要工作,哪都可以。

不论是速度还是生产力都会受益非浅,当然这是何等的幸福啊。只不过…那#7条…神马地方… 如果把这也搞定了,那这办公室就没必要了在了。

中国@南非世界杯

June 18, 2010 |  by  |  BusNote  |  4 Comments

就算国足不争气,南非世界杯仍然有中国人大显身手的机会。中国足球界种种令人沮丧的表现,并没有影响中国公司涌向南非的热情,换一种方式参与,一样 能体验到世界杯带来的刺激。

英利绿色能源,一家来自中国小城河北保定的美国上市公司,带给了南非最大的惊喜。这家拥有最完整产业链的全球最大光伏产品制造商之一,成为世界杯历 史上第一家中国赞助商。英利公司将为南非世界杯20个训练基地提供太阳能电池板,藉此享有包括部分南非世界杯足球赛门票、场地广告宣传和媒体版权在内的全 球市场营销权,以及获准在赛场的球迷乐园展示其太阳能产品的权利。据估算,英利公司至少要为此付出8000万美元的代价。即便如此,仍有另外3家中国公司 跃跃欲试。

此外,中国最大的家用空调制造商格力电器取得了两座世界杯主场馆、一个世界杯官员办公大楼空调系统的供应商资格。啤酒生产商哈尔滨啤酒借助其母公司 百威英博的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资格,也开始在电视广告中名正言顺地宣扬自己的世界杯赞助商身份。而运动产品供应商鸿星尔克则是另辟蹊径地与朝鲜队签署了合 作协议,为这支神秘的参赛球队提供比赛服装。

当然,试图在南非世界杯赛场一显身手的不止他们,更是遍布“中国制造”的身影。南非世界杯的吉祥物“扎库米”由上海华声塑胶工艺礼品有限公司制造, 比赛用球则由江西九江思麦博公司生产,而伊丽莎白港的纳尔逊曼德拉湾球场的5万个座椅则全部是由浙江余姚大丰体育设备有限公司提供的。一些浙江的小型公司 也在加紧为世界杯赶制球迷用品,如围巾、假发、国旗以及一些非洲概念的纪念品等。

还有一些中国企业希望借助世界杯这个契机,宣布在南非的投资项目。中非发展基金和冀东发展集团刚刚宣布将帮助南非建造一个至少价值2亿美元的水泥 厂,而汽车制造商一汽也在4月宣布了在南非投资1亿美元建造汽车组装厂的计划。

取材于《经济导报》2010年5月26日报道“中 国企业淘金世界杯

喝酒

June 15, 2010 |  by  |  blogging  |  8 Comments

前天晚上买了平就回家,咕噜咕噜边喝边看《三国》。

好不容易是看到了第三十三回彩等来了诸葛亮,一看才发现是陆毅演的。。。粘了个胡子差点没看出来。。。

这倒也没有太觉得不合适,只是这出戏直接玷污了我心里头“三顾茅庐”的神圣。

越朝后看越觉得,唉,孔明跟刘备有点亏了。

酒才喝了一杯(IKEA的那种大的玻璃钢杯),就觉得上头了,头昏昏的想睡觉。

说是酒醉我,不如说是我醉酒。
回忆上头,未来模糊。

喝酒之后看看未来更是一片朦胧啊。

所以决定以后少说过去,多谈未来。

人不可胸无大志,三国里越来越爱看曹操了。

想想曾经的一些青春年华,不免有些羞愧。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

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经验的意义

June 12, 2010 |  by  |  blogging, Thoughts  |  3 Comments

(一)考试

这连续两周都在忙活着考试,今天算是结束了最后一门,Money and Finance,与其说是们Econ(经济学)的课程,学校的代码是ECON 350,我愿意把这门课当历史课学。必定里面很多内容都是有关钱的演变进化和金融系统的形成。

巨大的信息量让这门课看起来是无头无序,其实不过8大块。最后一节课有人问老师要Sample Question和去年的Pass Paper,老师聪明的提到了一个Behavioural Finace(行为金融学)的概念,Anchoring。

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说人们很容易把自己未来的视线和行为分析以自己最近的一些观察为基础,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对市场信息反应不足(under reaction to news)。举个很简单的非金融市场例子会比较容易理解:假设你去买东西,东西的标价1000块人民币,你于买家讨价,出价500块,买家不同意说800块,最后和你达成合议,双方同意700块成交。不论这个东西到底价值在700元以下多少你根本不在乎,你的大脑早把它定在1000元的基础上可以讲下多少钱了。在这里你感觉占了300块的便宜。这种技巧总是被房地产,买车的商家使用。

老师的意思很明显,各位,如果我给了你们Sample Question,你们还会去借书查看资料,每个Topic的去复习吗?这样只会害了你们啊,考试的时候傻眼你怪谁呢?

(二)世界杯

昨夜里2010年南非世界杯终于吹响哨子。我简短在深夜复习时Twitter上看了几条文字直播。

回想起来第一次真正开始看世界杯那应该是10几年前了,98年法国世界杯的时候,我小学升初中。考试前每晚是拿着球星的卡片看靴子,看被球袜包裹的护腿板,看发型,看描述,看身价。只可惜还没考试一天晚上就被父亲抓住,没收了所有卡片,墙上贴着的大幅海报也全部拿下。考试当天中午踢球,下午的数学考试迟到(因为忘了买三角尺)。最后的决赛是考完假期在家拉着天线看的黑白直播。

几年后的2002年世界杯,中国第一次出线。我读高中。

米卢当时执掌中国队,在冲出10强赛前的时候,米卢也是被众多“官员”职责。

我只记得米卢说的一句话:“你们没有任何资格来评价我和我的训练。你们(中国足球)一次世界杯决赛圈都没有进过,而我有着4次带领球队进入决赛圈的经验!(中国是第五支球队)”

是的,这个时候我们最好是闭上嘴巴,就算你张着,你还能说什么呢?

(三)三国

历史不是我擅长的,从高中开始我就不是特别喜欢历史。马明芬老师在高中第三年是又给我找各类书籍,又是给我看各种历史电影,如此般努力的我并没有考出平均以上的分数。借鉴他人的学习方法和经验,未必能成功,当时我也知道。

也许就是我大脑相关历史方面的发育才刚刚开始吧,才喜欢上看三国,才喜欢上读些历史传记。

几年前在上海的时候,小杰哥给我说过他对历史的理解,为的是鼓励我考取导游证。

他说:“历史的意义不在你要记住那些时间和地点。我们的文科教育太理科化。文科的东西怎能用理科的思维去学习?你应该知道那段历史能给你的启示是什么,历史总是重复的,古人的教训和经验,当然是你学习历史的真正财富。如何把历史的意义联系到现实中来,才是真正了解历史的意义。”

后来我拿到了陕西省英文导游证,历史方面的知识虽然不高。

(四)写给我自己

郭建峰曾经说过他打Wii保龄球游戏的故事:

保龄球游戏的满分是300, 即连打12个全中。

他当时的最高分是299分,打了十一个全中,最后一次打了九个瓶,一个未倒。

十一次全中是当时他能打出的最好成绩,正常情况下,六七个全中是很轻松的,七是一个分水岭,一旦过了七,第八个,第九个全中就比较悬了,很多情 况下,感觉上与之前是一样的力道,一样的旋转,结果却大不一样

之前同样的方式,七次全中,到了第八第九次,就出现一个未倒,甚至三个未倒的情况,自己看着屏幕目瞪口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所谓的压力无形累加的结果。

如果人是机器,没有欲望,没有情绪波动,那理论上,只要有一次全中,那之后可以有100次,1000次甚而一亿次全中,因为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 法,之后就是简单的重复。

可惜人非圣贤,更非机器,在面对漫漫累计的压力的时候,即使自己反复暗示自己淡定,告诉自己我不紧张,我不在意,可是对于好的结果的渴望是在无 形中给自己的机体以压力的,你甚至感觉不到这种压力的存在,但是结果会很鲜明的告诉你这种无形之物的存在。

正 因为如此,正因为人不是机器,因此经验会显得如此的重要,经验的价值并非知道应该怎么做,这种文字的知识,google百度一下大都找得到,经验的真正意 义在于可以让一个人能真正的淡定,不受压力的影响,在其他人都失去理性的时候还能一如既往的做出正确的决定,力挽狂澜于千钧一发之际,这才是最为弥足珍贵 体现一个人价值的地方。

(五)如果我有个娃

我曾经有过个想法,把自己平日里的一些所想所思和生活经验找个本子记下来,大概在高中和西安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已经记了有2个本子了。很多都是摘抄,从各种杂志上看到的些触动我的东西。后来前年的时候用了饭否,然后我就像可以重新拾掇起来,“顺手”方便用手机发到饭否(已故的微博)上,多好。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我一直琢磨着如果我以后有了孩子,我可以给ta“传授”些我的经验,这样就省得ta走弯路。

可后来我想通了,我就算给ta讲一万个我的经验,都没有用。首先孩子是绝对不会听的,就像我自己一样,父母给我说一万个这个不要做那个不要做,我还是一样会去做的。这是挡不住的。唯一可以做的是,就让ta去经历吧,从山上跌下来摔的有多疼,只有他自己摔了ta才知道,告诉他是没用的。

崔健唱:“不是我不明白,这时代变化快。”

是的,告诉孩子自己的经验,倒不如给孩子讲述自己的经历。ta也会有自己的判断力,让孩子取其所需。

最后,我想哪天我真有娃了,这篇文章不知道要不要ta读一遍。

弗里德曼:美利坚真正的梦之队

June 9, 2010 |  by  |  1drop4All, BusNote  |  4 Comments

America’s Real Dream Team,Thomas L. Friedman 周六发表在 纽 约时报 专栏上的最新一篇文章,是今年到现在我看到的最凝练,继而小感动,之后让人汗颜的作品。

文章来自 Friedman 最近在华盛顿参加的一次晚宴,这是个有 40 位主宾参加的宴会。他是这么开头的,“让我列出这些主宾的名字,你们猜猜这是场什么宴会”

Linda Zhou, Alice Wei Zhao, Lori Ying, Angela Yu-Yun Yeung, Lynnelle Lin Ye, Kevin Young Xu, Benjamin Chang Sun, Jane Yoonhae Suh, Katheryn Cheng Shi, Sunanda Sharma, Sarine Gayaneh Shahmirian, Arjun Ranganath Puranik, Raman Venkat Nelakant, Akhil Mathew, Paul Masih Das, David Chienyun Liu, Elisa Bisi Lin, Yifan Li, Lanair Amaad Lett, Ruoyi Jiang, Otana Agape Jakpor, Peter Danming Hu, Yale Wang Fan, Yuval Yaacov Calev, Levent Alpoge, John Vincenzo Capodilupo and Namrata Anand.

没错,上面一段是我照搬 copy 专栏文章里列出的名字。扫一眼这些拼写,怎么样?这位大师是否是列席了一个有多国头面政经人物出席的活动?…从这些名字看… 一个 中印友好联盟 的晚餐会?

他们都是美国中学生,是 Intel Science Talent Search 2010 届的 40 名决赛选手。

ISTS 是美国历史最久也最富盛名的科学竞赛(近年也有中国学生参加),在美国国内有时俗称 Baby Nobels 小诺贝尔(老布什任内参加 1991 年届颁奖礼时笑曰 Super Bowl of science)。传统上其评委会里至少有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其几十年的历史里,迄今已有 6 个获奖孩子成年后获得了 诺贝尔 奖,另外还有孩子后来成为 Fields 菲尔兹 奖得主,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国家科学奖得主,30 人成为国家科学院院士等等。这个比赛在全美国范围内的高中生间展开,发现并奖励那些在数学、科学方面最出色的人才,竞赛内容是考察他们对科学难题的解决方 案。

好了,回到正题,扫一眼上面的名字,Friedman 和我们一样都注意到了:很多获奖者来自移民家庭,而且很多是亚洲 —- 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亚裔移民的美国生活现状,更不想这份名单成为白痴愤青中华优越论的佐证。我觉得这篇文章有意思,是看 Friedman 如何简洁地解释一个国家怎么做到保持优秀,如何面对当下的麻烦,以及,抽丝剥茧看这个国度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Friedman 是个坚定的挺移民派。ISTS 决赛晚宴就是一个关于移民之积极效应的绝佳说服力之处。他说“我认为保持一个进入我们国家的持续不断的合法移民流 —- 不论他们是蓝领还是白大褂 —- 是保持我们领先于中国的关键。 I think keeping a constant flow of legal immigrants into our country — whether they wear blue collars or lab coats — is the key to keeping us ahead of China.” 白大褂者,高端也。

然后这句话是精华同时又让人感慨万千,是我发在 twitter 上选择的那句:

因为当你把这些活力四射又抱负远大的人和民主 制度以及自由市场放在一块的时候,magic happens。
Because when you mix all of these energetic, high-aspiring people with a democratic system and free markets, magic happens.

我喜欢这句精确地点明本质要素的话,虽然这几样要素刺得人眼睛火辣辣地疼,刺得人心沉甸甸地重。

Read More

不会让你失望的

June 6, 2010 |  by  |  Apple, Google  |  8 Comments

注:本视频现已由 HTML5 <video> 标签实现,采用 MP4 格式。不支持此方式的浏览器将使用 Flash Player 播放。

(来自Apple4US

这是 Google I/O 2010 第二天 (5月20日)的主题演讲上,Google 工程副总裁 Vic Gundotra 的一段话。他在回顾当年 Google 为什么要开发 Android 平台的时候说到:

“If Google did not act, we face a draconian future. A future where One Man, One Company, One Device, One Carrier, will be our only choice. That’s a future we don’t want. So if you believe in openness, if you believe in choice, if you believe in innovation from everyone, then welcome to Android. “

「如果 Google 不行动起来,那我们都将面临一个残酷的未来:一个人、一家公司、一款设备、一个运营商将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现场掌声雷动)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如果你 相信开放、相信选择、相信来自每个人的创新,欢迎使用 Android。」

//

美国旧金山时间6月7号,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 (WWDC, World 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召开,有人担心Jobs帮助拿不出令人WOW的东西,有名叫做 Bryan Webster 的果粉就忍不住给帮主写信问了

Are google taking the piss? I hope you have some good WWDC announcements to blow them out of water? F*** the google android team!

Google 是喝尿啦?WWDC 上有啥牛B公告干掉他们没?F*** Google Android 团队!

帮主一如既往的淡定简短回复:

You won’t be disappointed.

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这日夜复习的时候,我只能小小期待下了。届时读读新闻吧。

写在WWDC 2010前

无题

June 3, 2010 |  by  |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又见六一

June 1, 2010 |  by  |  LittleFuninLife  |  19 Comments

几年前在CCTV上看到的一期幼儿界面,在网上搜了搜没有找到,就干脆把一直存在电脑里的这个手机翻录上传了。

很喜欢里头的拍摄形式,色调,歌曲,还有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们…

祝小孩子们,大孩子们,不愿长大的大人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