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知到有知

July 21, 2010 |  by  |  BOOKS, BusNote

人的一生是要不断学习的。这里面的动力很简单:因为我们在有些方面还“无知”, 无知是做事情的一个障碍。我们如果想做好事情,就要求知,要改变这种无知的状况。

可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无知” (ignorance) 其实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一种叫做不知道型无知 (uninformed ignorance),另一种叫做知道型无知 (informed ignorance)。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个体会:某天看到一本书,一篇文章,觉得这里面的学问知识,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或者接触过的,是一个崭新的领域,这就代表了你突然 发现了自己的无知,而且知道自己的这种无知,也就是,从 uninformed ignorance 跨入了 informed ignorance. 这两种无知的另一个不同在于,第一种无知可以让人无知无畏,因为自己不会认识到这种无知。第二种反而让人小心翼翼,知道自己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或者咨询专 业人士,或者恶补相关的知识。我们人生下来,所有的知识都在脑袋的外部,所以,我们最初处于一个纯粹的 uninformed ignorance 状态, 所以,从无知到有知,必然要经过两个过程,第一个过程是从第一种无知变到第二种无知;第二种是消灭部分的第二类无知,达到部分有知。 这两个过程其实截然不同,但是实际上我们常常把他们混淆。

第一个过程其实是非常轻松愉快的过程,甚至不需要花太多的力气。有句话叫见多识广,就是说游山玩水也能增广见识。 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随便点几个链接,随便查几个维基百科,都能够让人获得“增长见闻”的感觉。 这是一个好事,因为我们更加容易的发现自己的无知。 同时,在这个过程里也很容易有认知满足感。 所以,很多人不知不觉的觉得每天只要“增广见闻”就行了,轻松愉快又每天都有新的见闻输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不幸的是,这个过程至多只能让人 informed, 而不能让人 knowledgeable。 想要 knowledge, 绕不过去的是持久的,深入的,有系统的学习。更加不幸的是,这个过程是不那么轻松愉快的。

我上高中的时候非常喜欢数学,正好图书馆里面有大学数学书,我就不管看得懂看不懂都借来看,看着那些如“微分方程”,“复变函数”之类的名词觉得很 欣喜,虽然是不断的发现自己以前的无知,却也觉得学到了新东西,新名词,新概念。可是总所周知,“看”是不需要花费任何脑力的,尤其是从不知道到知道自己 不知道这个状态,简直就是所谓的顿悟(由此我也怀疑所谓的顿悟其实可能也是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个笨蛋,也就悟了)。 就这样,我一度以为自己在数学上是非常的 knowledgeable 了。 然后我大学上了数学系,我突然发现,高中看的那些书,虽然也看了,也仅仅是知道名词 ( informed ) 而已,真正的数学训练,还是等到我用书中知识做后面习题的时候才开始的,而这个过程才不是轻松愉快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普遍的情况,就我见到的同学,有很多高中原来很喜欢某个专业的,等到真的选了这个专业,突然就不喜欢了,这也是 be informed 和 be knowledgeable 两种认知过程不一样造成的。 这种两种认知过程,是不管怎么都没法互相替代的。换句话说,如果只想捡便宜果子吃,只做第一步,或者用第一步里面的那些轻松愉快来代替第二步,就想变成有 知识的人,是不可能的。

缺少持久,系统和深入的学习,知识结构就会处于半调子的状态。 李笑来老师在学英语的若干文章中都提到精读和查字典的重要性。比如说,如果在学英语中满足于 informed ignorance, 遇到不认识的单词仅仅是猜一个意思,也不记下这个单词的用法的话,这个单词还是不能成为自己的词汇。然后,如果仅仅是记下用法,而不在以后有意识的练习使用(或者多次再见到)这个词的话,或许很快也就忘掉了。我们对学语言要系统的精耕细作很同意,但是未必能体会到所有其他学科都需要如此,尤其是在那些我们 认为“简单”或者“零碎”的领域,我们往往像蜜蜂一样,成了不知疲倦的收集者,不断的 be informed, 而忘了 be knowledgeable 的背后,不是收集,而是学习。知道自己无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不过不要容忍处于 knowledge 和  be informed之间的尴尬处境,要不代理给专业人士,要不,抓紧时间学习,赶快从无知,到有知。

文章来源:4G Spaces

———————感想分割—–

我想起上个学期参加过的一次Local移民问题讲座,台上的Agency代表提到这样一个澳洲移民现状:

“澳洲的会计永远都是缺的,这是为什么呢?这么多年的快捷通道提供给会计学生,也不知多少国际学生选择会计课程,可几年了还是缺会计。关键就在于学习Professional Accounting的学生毕业后并没有从事这个Profession。更多的学生只是需要这样一个捷径,帮助自己移民,或者享受其他优惠政策,而这些经过了专业训练的专业人士却在毕业大都选择了Service Industry。 这是很难让人理解的。”

我想到这里,也是被上文的最后一句话提醒。是啊,这样一个信息随时可得的时代,你根本不需要什么都知道,你所需要的也许就只是那一把可以开山的斧头,无论这斧头开的是哪座山,但这把斧头一定是锋利的。

魏武挥老师也曾从新媒体角度解释过知识和知道,说:“根本上,印刷媒介让我们获取知识,电子媒介让我们获取知道。”

今早看的新闻:亚马逊电子书销量首超精装硬皮书

Idea Logical Company创始人兼CEO麦克·谢智肯(Mike Shatzkin)认为,书籍爱好者喜欢硬皮书的厚重感以及书香,但现在却不得不为这类产品的消失而哀悼。他说:“这一天会来的,而且肯定会来。”他预 测,用不了10年时间,印刷版书籍在所有书籍销量中的占比将低于25%

唉,这青黄不接的时代¹。

注释¹:何时电子阅读器能从功能上也跟上这节奏呢?

 





14 Comments


  1. blog做得很漂亮,我follow你了,哈哈!

  2. tweetmeme不是被墙了?会不会导致不翻墙的人无法访问?

  3. 貌似我只需要增长见闻就够了 哪有时间学习新的知识啊

  4. 我也是来follow你们的哈哈,

  5. 有知多了,无知也会跟着越来越多

  6. 从知道自己知道到知道自己不知道恐怕还需一段漫长的路程吧

  7. I’m not sure where you’re getting your information, but great topic. I needs to spend some time learning more or understanding more. Thanks for fantastic info I was looking for this information for my mi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