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August 26, 2010 |  by  |  dumbideas, Photography, Worldstory

如果你没有听过 “百吻,巴黎” ,那让我来告诉你吧。

都说如果世界不讨论台湾,那别的也没什么可以讨论的了,台湾总是吸引着世界的眼球,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还是这个名叫 楊雅晴(Yang-Ya Ching)的女孩。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巴黎学音乐的她即将毕业。

她对自己说:

對我來說,
這個暑假跑遍巴黎,瀟灑地親一百個男人,
比多留一年、拿兩個文憑,
還有意義。

再說,
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巴黎更適合接吻?

二零零九年暑假,
在巴黎,悠哉地親完一百個男人,
收拾行李,回台灣。

前几天,她完成了她的第100个吻:

La Seine (Saint Fargeau Ponthierry) 塞納河(聖法若蓬第耶里):愛

美丽,yes/no? 道德,yes/no?  吻,yes!

不讨论这些其他的问题,的确,这些照片却是张张漂亮,如同《镜头里的西班牙》,这个“吻”系列也算是展现了巴黎的每个漂亮的角落,更不缺少浪漫。

“原汁原味,這才是楊雅晴。”

她自己说。

如今

<百吻.巴黎>

已经出版了。

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 楊雅晴 的博客看看。这个链接是记录一百个吻的分类

//
我想起了小小曾经老唱的那首歌:

《给我一个吻》


曲: MarshallBrown/AldenShumaa/EarlShuman

词:陈蝶衣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吻在我的脸上
留个爱标记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吻在我的心上
让我想念你
*纵然瞪着你的眼睛
你不答应
我也要向你请求
决不灰心
纵然闭着你的嘴唇
你没回音
我也要向你请求
决不伤心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飞吻也没关系
我一样心感激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飞吻表示甜蜜
我一样感激你

//完//

 



You May Also Like To Read:



3 Comments


  1.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得太快

  2. Two weeks ago, there was an Asian lady trapped in the middle of a bare rock cliff off the coast of San Diego, California. It took a rescue team to get her out of the embarrassing situation where she could not climb up or down the hill. But the most embarrassing moment of all, I think, was when asked why she was climbing the mountain NAKED?

    However, she answered it well, “That’s my form of speech.”

    世界變得太快?
    還是,思想桎梏卸下得太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