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如何降下

August 13, 2010 |  by  |  dumbideas, Society

这不仅仅是一次展览,更是一场对于寻梦者的朝圣。一件件无声的农民的达芬奇的发明或摆放或悬浮在上海的外滩之边。

多少人教育我们不要去重新发明轮子,但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农民们用自己的执着却重新发明着我们已经熟悉的一件一件事物。他们没有被已经启航的梦幻 787打破梦想,他们更像禅修的圣僧一样,怀揣着一个单纯的梦想,然后用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去实现这个梦想。我以为,他们都是一群朝圣的圣徒。

曾经在CCTV上面看过类似的报道,但是多半都是对此付之一笑──螳臂挡车从小就作为一个贬义词写在我们的课本里面然后经由那些不会自己思考的老师 复制到我们的大脑里,但是谁曾经想过这只螳螂也是伟大的,他甘愿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去尝试着改变,改变车辆运行的轨迹,而这些农民发明家,则也想用自己的力 量,为这个世界做出一丝改变。

进入每一个展厅我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一个一个真实的用生命去追寻梦想的故事,你怎么能不感动?

第一个故事,谭成年──朝闻道,夕可死矣

外滩美术馆一楼第一个展厅,很黑。而在这个漆黑的空间中悬挂着上图中飞机的残骸。墙上有一段手写的文字:

自制过三架飞机,曾驾驶着自己制造的飞机“成年三号”将妻子带上蓝天,作为献给妻子的生日礼物。2007年4月8日下午3点,飞机在前院二村上空一头栽下来,村民们将飞机翻过来,驾驶员谭成年不幸罹难。

短短几行文字写出了一个真实而悲壮的故事。一个农民自己用自己设计的飞机将妻子带上蓝天而作为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我以为这比任何玫瑰珠宝更珍贵,是追梦人将自己实现的梦想送给最心爱的人,这种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只是,他的名字,或许只是那天报纸的头条,或许只是村民的饭后的谈资,一个狂人,一个追梦而死的梦想家。或许这也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朝闻道,夕可死矣”,圣人如此说过,我想曾经在天空遨游的他应该也不会有太多遗憾吧。

几根钢丝悬挂着破碎的引擎,像是一份警告,告诉那些没有梦想的人,你付出不了那么多;又像是一份鼓励,鼓励那些继续寻梦的人,不应该放弃自己的梦想。

第二个故事,吴叔仔──最单纯的梦想

抱歉,我刚知道吴叔仔也是一个敏感词。google自动屏蔽,百度只有2条结果,那么对于一个农民达芬奇来讲,这或许也是一种荣誉。展厅里那个木制 的架子直升飞机在我们看来是多么幼稚都么可笑的一个东西,与其说是飞机倒不如说是一件艺术创作。但是关于吴叔仔的一段叙述,让我肃然起敬:

吴叔仔,1942年出生于中国江西铅山。

我问他:“做飞机干啥?”他说:“发展收入,还可以乘飞机飞出大山去见见世面。”我问他:“想到哪里?”他说:“铅山县城。”老婆在世前,曾拆了他 第一架飞机当柴火烧了,为了不让他花掉贫困家中剩余的钱。我问他:“现在你的飞机已经被收藏,还要到上海展览,你也被邀请乘飞机参加开幕,你告诉老婆了 吗?”他说:“已经向她的照片说了。”

村里没有公路,全村人都来送行,把老吴的飞机从村头扛到卡车上,田间小路上,人流成了一道细线,像送神明的仪式。老吴的飞机终于离开村庄,“飞走” 了,我看他一副好像要嫁女儿般的表情,我说“你到了上海,会看到它很漂亮的挂在展厅里,到时你只需要穿得干干净净,向观众讲解你的飞机。”

小册子上面有一张照片,上面是村民扛着吴叔仔的飞机。默默的向前走去。看完上面平淡的对话,这其中蕴涵着多大的忧伤和不懈。他是狭隘的农民,也是值得佩服的梦想家,无论怎么样,最终,他还是飞了起来。

第三个故事,李玉明──城市中的农民发明家

李玉明,1941年出生于中国湖北武汉汉阳。

李玉明每天早晨起来先去买菜烧饭,再替中风的老婆习练,让老婆吃了饭后,就让她在门厅后坐着,他则在门口开始制作潜艇,这样可以边工作边照看老婆。 老婆却静静地看着他工作的身影,以及门外的景色,日复一日。这里曾经是是农村,现在成为公寓楼群,李玉明为了做潜水艇,把房子都抵押掉了,他相信潜水艇的 制造是造福于人类。

在四楼的展厅看到了李玉明发明的潜水艇悬浮在空间中,下面是一片室内的草坪,有鸟儿在这个空间飞过,单纯的像一个童话世界。默默的看着他的潜艇,上面布满了铆钉和锤印,红锈侵蚀了整个像鲤鱼一样的潜艇。那感觉,更像是在膜拜。

还有很多故事就不一一叙述了,留在心头的是那份挥之不去的敬佩。

重要的不在飞起来,在什么呢?在那个不服输的精神,在能挣多少钱,在那种不放弃追求的精神,在那种撞到南墙不死心的死心眼?

在美术馆的顶楼,能看到外滩,今天的天好的不自然,天无比的湛蓝,湛蓝到那些云彩就像是画笔画上的一般。而在这个无比繁华的外滩的一座精致的美术馆里看到这些来自农民的粗犷的发明的时候,内心的感觉难以言传。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年回老家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黄土高坡上面的窑洞,那口破烂的水井,还有那些空洞的眼神。当我们快速行走在这街头的时候,又可知自己如何降下呢?成功学,在我看来更像是一包毒品,让人们向上爬,再向上爬,重要的不是失去了梦想,而是最后有钱花。

这让我想起了在苏州跟简简和郑伟大哥交谈时候他们俩谈到的欧美的人的生活──在美国因为大家不用为生存太发愁,所以很多人都会在生命中抽出来一段时 间来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以及想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贡献。如果你很喜欢厨艺,那么就是做一个星牌大厨,如果你只喜欢在家里种地,那么也可以成为自己农场的农 场主,在那边,成功的标准并不是你挣到了多少钱,而是你是否去追寻了自己的梦想,以及为这个社会做出了多少贡献。

他们才是值得敬佩的人,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一点一点追逐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价值。

而现在,我们高速向前的时候,明白自己要驶向何方么?做一个有意义的人,比做一个有钱的人,更重要。

//

文章来自Plidezus,是国内动画人的桥梁,动画人的传播平台AnimeTase的发起人和创建者。

如果你喜欢动画,AnimeTase不容错过,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和丰富资源。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
 



You May Also Like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