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点子从何而来?

September 23, 2010 |  by  |  dumbideas, Science

Youtube上看了 Steven Johnson在TED上讲的一个Topic: 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

这里记下些自己看后的一些笔记和想法。感兴趣,可以点击上面给出的链接直接观看,总共17分钟左右的长度。(需翻墙)

(图为 GRAND CAFÉ /84 The High Street, Oxford OX1 4BG)

由这附图开始,

人们饮用 Coffee 和 Tea之前,英国普遍的饮料是 Alcohol,人们不倾向于直接饮用Water,觉得是不安全的beverage。

Steven Johnson 说到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Ideas could have sex.”

这就是为什么要从这家有名的咖啡馆开始这一个话题。

重要的是什么呢?The architecture of the space is important.

咖啡馆建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一个舒适的可以让很多人自由交流的环境。

这样一个环境下,各种背景的人们,各路专家,各个领域的优秀者可以有一个共同的交流场所,提供了这样一个“想法之间的碰撞”。

好想法的火花无疑都是这样产生。

因此,诞生了类似于这样的一些描绘“好想法”的词汇:

FLASH
STROKE
EPIPHANY
EUREKA MOMENT
LIGHT BULB

这给我们一个感觉,对于以前那些好想法的诞生,我们往往觉得每一个好想法,都是在付有启发的神圣时刻出现的一个独立的东西。(It’s a single thing, something that happens often in a wonderful illuminating moment.)

可事实上,每一个好想法并不是独立产生的。

An Idea is A Network.

Steven Johnson 提到一个例子,Design that Matters的成员Timothy Prestero 曾经试图把一台价值 $4000美元的婴儿保育箱(infant Incubator)运到非洲,这个仪器可以给刚产下的婴儿保暖加温,大大降低婴儿的死亡率(infant mortality rate)。

这个保育箱非常有用,在非洲的前几个月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然而问题出现了。几个月后,这个设备出现了故障,接着就逐渐报废…再也没有被使用过。

因为那里没有人懂得怎么维修,所以想要这个保育箱持久发挥作用,就不单单是这个价值昂贵的设备而已了,还需要一系列的相关资源跟上。

Timothy Prestero 费动脑经,去发觉那个地方的一切资源(abundant resources),他发现,那里虽然没有微波炉,没有其他高级的电子设备,可是路上倒是有不少这辆经过,而且破的新的都跑的好好的。

他不由得想,这些车子又是谁修理的呢?为何不把保育箱重新设计下,将其中的零部件使用当地最多的车子Toyota牌的内部零件替代呢?于是外表没变,可内部零部件焕然一新,不需要更多专业人士,汽车工就可以修理的保育箱由此在那里诞生。

更有意思的一个例子。

相信看《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的朋友应该不少吧?

还记得这样一组对话吗?

Leonard:X10 已经连上线了。

Howard: 先生们,我现在要从这个笔记本上发出信号,通过我们的本地 ISP,经由光纤电缆,以光速直达旧金山,通过地球同步卫星的反射, 到达葡萄牙的里斯本,然后数据包就会直通跨大西洋的海底电缆,在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暂歇之后(位于加拿大),跨越整个大陆 ,通过微波传送回我们的 ISP,而X10 接收器就安在这个灯上(他点了一下鼠标,灯亮了)。

(电影”2001太空漫游“经典配乐)

….

Penny:有点吵哎。

Howard:没有问题,声音关小点!(电脑上)旧金山、里斯本、哈利法克斯 ,到了。

Penny:Ok,谢谢。

Leonard:等一下,等下,你没注意到我们刚才做的事吗?

Penny:注意到了,你们刚刚把笔记本调低了音响声音。

Sheldon:不,我们是借由网络向全球发出了信号,然后调低了立体声音量。

Penny:哦,你知道你们可以从 Radio Shack (美国第三大电子零售商)买个通用遥控,那个非常便宜。

Leonard:不不不,你不明白。哦,Howard…打开公共通道。

Howard:公共通道已打开。

Sheldon:在中国四川省的某个人正在用他的电脑控制我们电灯的开和关。

Penny:真挺方便的,我有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做?

四个人一起:因为我们能。

//

1957年十月四日,Sputnik卫星成功发射。

就在Laurel Maryland的Hopinks University一所应用物理实验室里。

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和大爆炸里一样的 Nerds Heaven。

两个人,Guier 和 Weiffenbach,听到这则新闻后就有问道,这人造卫星发送到外太空?

这简直不可思议!那这卫星一定是为了发送些信号吧?

于是就和同伴讨论是否有人想听听这些信号。

巧合的是 Weiffenbach 刚好在微波信号接收方面稍有研究。

于是,他们一起过去 Weiffenbach的办公室,开始了这一切。

They start kind of noodling around- hacking as we might call it now.

因为当时广播出的信号极为简单,很快他们就接入收听到了信号。

觉得异常兴奋,必定是US领土首先听到这些声音的人。他们决定拿出笨重的卡带录音机 (big cluncky analog tape recorder)将一声声 “ bleep, bleeps…” 录下来。

然后有人细心的记录下了每个声音发出的时间和日期。

突然又有人发现了声音之间的间隙和变化,就提出利用这些数据,通过简单的数学和 多普勒效应( Doppler Effect)计算出卫星运行的速度。

…..

就这样,更多的同事加入进来,他们通过计算出多普效应的斜率,找到了卫星和他们微波信号接受器的远近距离。

经过允许,(those little side project hadn’t been officially part of their job description)这些物理天才门利用当时lab里的计算机 UNIVC computer 三四周左右的时间居然精确的画出了卫星围绕地球的运行轨道。仅仅是通过开始收听到的那一声 “ bleep”信号。

几周后,lab的老大 Frank McClure 找到这帮人,

提到,你们能通过地球这实验室里的已知位置来确定外太空的未知物体的位置。

能不能反过来通过外太公的意指位置再来确定地球上的未知位置呢?

因为那时候美国核潜艇无法在海域确定潜艇的具体方位,所以很难让导弹精确的打到苏联。

一帮子Nerds,就回实验室,把数据重新调了一遍。结果发现到比之前的还容易。

于是乎,GPS这个伟大的发明就出现了。

然而这一切都源于1957年十月四日早晨学校里咖啡馆里的对话。

最后的总结:Chance favours the connected Minds.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
 





1 Comment


  1. 支持主人,占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