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0

不会让你失望的

June 6, 2010 |  by  |  Apple, Google  |  8 Comments

注:本视频现已由 HTML5 <video> 标签实现,采用 MP4 格式。不支持此方式的浏览器将使用 Flash Player 播放。

(来自Apple4US

这是 Google I/O 2010 第二天 (5月20日)的主题演讲上,Google 工程副总裁 Vic Gundotra 的一段话。他在回顾当年 Google 为什么要开发 Android 平台的时候说到:

“If Google did not act, we face a draconian future. A future where One Man, One Company, One Device, One Carrier, will be our only choice. That’s a future we don’t want. So if you believe in openness, if you believe in choice, if you believe in innovation from everyone, then welcome to Android. “

「如果 Google 不行动起来,那我们都将面临一个残酷的未来:一个人、一家公司、一款设备、一个运营商将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现场掌声雷动)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如果你 相信开放、相信选择、相信来自每个人的创新,欢迎使用 Android。」

//

美国旧金山时间6月7号,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 (WWDC, World 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召开,有人担心Jobs帮助拿不出令人WOW的东西,有名叫做 Bryan Webster 的果粉就忍不住给帮主写信问了

Are google taking the piss? I hope you have some good WWDC announcements to blow them out of water? F*** the google android team!

Google 是喝尿啦?WWDC 上有啥牛B公告干掉他们没?F*** Google Android 团队!

帮主一如既往的淡定简短回复:

You won’t be disappointed.

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这日夜复习的时候,我只能小小期待下了。届时读读新闻吧。

写在WWDC 2010前

无题

June 3, 2010 |  by  |  Uncategorized  |  7 Comments

又见六一

June 1, 2010 |  by  |  LittleFuninLife  |  19 Comments

几年前在CCTV上看到的一期幼儿界面,在网上搜了搜没有找到,就干脆把一直存在电脑里的这个手机翻录上传了。

很喜欢里头的拍摄形式,色调,歌曲,还有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们…

祝小孩子们,大孩子们,不愿长大的大人们,节日快乐~

数字如潮人如水

May 31, 2010 |  by  |  Milk4darren  |  12 Comments

一早起来,看着外头淅淅沥沥的雨点,我是多么的不想出门。

只可惜家中无网,手头无书,只好顶着把已经破了一角的雨伞出门。

老天还是很容易被感动的,今天接近10点多到了图书馆,还可以在Reserve里找到Accg 329 text。万幸。。。

废了10多分钟的时间,在楼下角落电脑区寻到一处座位,貌似这里是唯一可以摆开书本看书的地方了。

就坐在这一堆计算机里,面前铺开的讲义和课本,满眼都是公式和数字。。。

想到半月前读到同人于野的这篇《数字如潮人如水》,不如就在此分享一下。

===全文分割====

结果这篇文章被CCTV2《第1时间》报道了:

欢迎来到数字时代。很可能你已经有了能够随时随地上网的手机,玩3D网络游戏,想看任何电影都能在几小时甚至几秒钟之内下载到高清版本。十五年前尼葛洛庞 帝的《数字化生存》中描写的那个无限带宽,一千多个电视频道外加无处不在的界面友好的计算机的世界,正在慢慢变成现实。然而相对于我们正在经历的另一场静 悄悄的数字革命来说,这个把数字化等同于玩电脑的境界已经过时了。

有这么一位富有的美国老太太,她的业余爱好是赌博。她经常抱着小赌怡情 的态度光顾赌场,输点小钱从不放在心上。可是如果有一晚上输得太多,她也有可能会痛定思痛从此戒赌。有一个下午她总是输,当她输的钱接近900美元的时 候,一个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走了过来。“看来您今天运气不太好啊。不如就玩到这吧,我们的牛排很不错,要不您跟您先生去吃顿晚饭?算我们请客!”

这 位老太太可能连手机都不会用,但是她正在经历另一种数字化生存:她本人被数字化了。这家赌场实时地知道每一位顾客的赌博记录,他们根据这位顾客的年龄,收 入和住址等个人信息以及赌博习惯,可以计算该顾客的 “疼痛点”:一晚上最多输多少钱下次还能再来玩。赌场一旦发现某位顾客今天输的钱接近疼痛点,免费牛排之类的节目就出场了。

其实我们每个 人都正在被数字化。网上书店会根据你以往买书的记录向你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书,这个算法的准确性可以超过任何专家或朋友。世界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服务商 Netflix超过三分之二的DVD是通过这种关联推荐被租借的。而正因为这个推荐系统,90%的电影每个月至少会被租借一次,实现所谓的“长尾”现象。

这 仅仅是冰山一角。据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 Ian Ayres 的 Super Crunchers 一书介绍,每个人的各种个人信息,经常在哪个商店购物,常买哪个牌子的衣服,甚至每一次消费的记录,收到的每一张超速罚单,都正在被商业公司收集利用。根 据这些信息,使用统计回归算法,商家可以知道你的很多事情。以前航空公司的原则是你飞得越多就对你越好,而现在则利用你的所有数据来计算你的“忠诚度”。 一次航班误点或者行李丢失事件发生之后,如果数字算法判断某个长期顾客有可能要因此从此不飞这个公司了,这位客户就会得到特别好的照顾。类似地,租车公司 可能会拒绝为信用历史差的人服务,因为数据分析显示信用分数差的人更容易出车祸。而政客则可以根据你的一揽子数据判断你支持哪个党,可能捐多少钱,从而实 现精确募捐。商家甚至知道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比如 DVD 出租店可以预测你不能按时还片的可能性。

最可怕的是商家可以精确估算每 一个顾客的价格敏感度,从而实现自古以来所有商店的梦想:给每个人看一个不同的定价。据说亚马逊就做过,同样一个商品,那些花钱大手大脚的顾客在网站看到 的价格比精打细算的顾客看到的高。在顾客的抗议下亚马逊保证永远都不再这么做了 — 但商家有更好的办法,比如给对价格敏感的顾客寄减价券。

在 这场数字化革命中,每个人都是一大堆数字,而数字有价。Acxiom 号称是“你所没听说过的最大的公司之一”,它拥有几乎所有美国家庭的消费信息。根据这些记录,该公司把所有人按消费习惯分为70类,知道比如那些人爱出国 旅游,哪些人喜欢呆在家里。实际上,它不但知道你现在属于哪种类型,而且可以预测你明年将会属于哪种类型。Teradata 则是一个专门给企业提供数据分析服务的公司,它可以根据货架上剩下商品的实时信息来预测沃尔玛是否需要立即增加库存。

这些公司获得个人数 据的一个渠道是政府和容易得到的公开信息,比如婚姻状况,车辆和房产注册,当然还包括信用记录。更重要的数字来源则是直接从零售商买。消费者在亚马逊和沃 尔玛的所有记录都被当成一种重要资源出售给了 Acxiom 这样的数据集成公司。另一方面,零售商对各种数字的收集则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比如说超市会精确记录一个品牌的牙膏在货架的摆放位置,因为摆放位置可能会影 响到牙膏的销量,而牙膏放在第几层最好卖这个知识是有人愿意花钱买的。

除了获得已有的数据之外,商业公司还可以在原本没有数据的地方“采 集”数据,这就是随机试验方法。比如说有个公司想搞个促销活动,有两种可供选择的促销手段无法定夺。这个公司可以随机地选择一小部分顾客分为两组,把两种 促销手段分别作为广告寄给这两个组。这样一来,被当成小白鼠的这些顾客对广告的反映,可以告诉公司哪种手段值得推广到所有顾客。有了随机测试这个办法,商 业公司在采取新策略的时候会变得更加大胆,从而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成功。

在网上书店买过几本书,书店就会经常向你推荐类似的书。刚刚找到一 份好工作,高档消费品的广告就寄到家里来了。走进一家从没去过的餐馆,服务员居然知道你喜欢哪种啤酒。这种生活看上去相当不错 — 可是事情还有另一面。书店知道你对喜欢的书根本不在乎多花10%的钱。服装店知道没必要让你这种顾客知道最近正在打折。餐馆服务员知道什么啤酒能让你多喝 几瓶。

如果一个人在什么时间买了一双价值多少钱的鞋这样的信息可以直接影响她将来消费要面临的价格水平,那么买鞋算不算需要保护的个人隐 私?如果人脸识别技术成熟以后,我们随便上趟街都会被记录在案,那么这个记录是否应该允许被商业公司拥有?

但是消费者也可以利用数字反 击。2008 年,微软收购了 Farecast 公司,这个公司干的事儿是帮助消费者对各个航空公司进行数字分析。它使用一大堆数字指标,实时地监测机票价格,然后预测票价的走向。我们都知道买机票并不 是越早买越便宜,但是什么时候最便宜? Farecast 知道。实际上,它甚至可以卖给你一个价格保险,如果到时候机票价格没降下来,它承担损失。去年,Farecast 已经被集成在 Bing 之中。

在 这个新数字时代,人是一堆数字。我们到底是数字的主人,还是数字的奴隶?也许第一步是要知道数字的重要性。如果你不想被数字玩,你最好学会玩数字。

(此文发表于5月1日的《新知客》,杂志应该已经上市了。我还没看到最终版本,上面也许还会有对四个玩数字的公司的介绍。)

//4年前在喜来登实习的时候就感受到酒店整个系统对于客人资料保留分析的强大,我不善表达,这篇文章确实分析的十分到位。

祝福!

May 30, 2010 |  by  |  blogging  |  19 Comments

公元2010年5月30日,赶在六一儿童节之前,

姐姐和姐夫在成都举办婚礼结婚啦 :)

不能在一起庆祝,在这送上祝福!

照片是小时后和姐姐在照相馆拍的,注意姐姐坐的是一张板凳(我不让她坐在车子上。。。)

翻越爸妈给的照片,里面有一张确实吓 了一跳~

Olny Srmat Poelpe Can Raed Tihs

May 29, 2010 |  by  |  Finance  |  No Comments

//

cdnuolt blveiee taht I cluod aulaclty uesdnatnrd waht I was rdanieg. The phaonmneal pweor of the hmuan mnid, aoccdrnig to a rscheearch at Cmabrigde Uinervtisy, it deosn’t mttaer in waht oredr the ltteers in a wrod are, the olny iprmoatnt tihng is taht the frist and lsat ltteer be in the rghit pclae. The rset can be a taotl mses and you can sitll raed it wouthit a porbelm.

Tihs is bcuseae the huamn mnid deos not raed ervey lteter by istlef, but the wrod as a wlohe. Amzanig huh? yaeh and I awlyas tghuhot slpeling was ipmorantt! if you can raed tihs psas it on !!

//

这是ACCG 329 Security Pricing and Hedging (Option, Futures and Other Derivatives / John C. Hull )最后一节课后一小时老师和大家讨论的话题—Black Swan。

类似的例子比如有:

A BIRD IN THE

THE HAND IS WORTH

TWO IN THE BUSH

第一眼看完上面的三行话你们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还有一个brain test:

Alzheimers’ Eye test

Count every ” F ” in the following text:

FINISHED FILES ARE THE RE
SULT OF YEARS OF SCIENTI
FIC STUDY COMBINED WITH
THE EXPERIENCE OF YEARS…

How many F?

There are 6. don’t believe? Read it again.

Really, go Back and Try to find the 6 F’s before you scroll down.

The reasoning behind is because:

The brain cannot process “OF”.

Incredible? Go back and look again!!

Anyone who counts all 6 “F’s” on the first go is a genius.

Three is normal, four is quite rare.


最后一节课里讨论的内容是VaR (Value at Risk), 非常容易理解的一个概念。通过一个问题大家就可以明白:“How bad can things get?” 通过一个数字就可以同俗上了解整个portfolio的risk level,比较易于管理层用于分析企业表现和风险管理。压力测试(Stress Test)也是通过VaR引申出来的。

提到Black Swan Theory的意义就在于,VaR和现有的很多定价模型比如Black Scholes等等包括所有经济学里的模型的成立都是有假设(Assumption)的。没有完美的模型。Black Swan的故事说的是:

“在澳大利亚被发现之前,生活在十七世纪欧洲的人们都相信一件事——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因为当时所能见到的 天鹅的确都是白色的,所以根据经验主义,那简直就是一个真理,至少可以算是一个公理吧。那么,见到黑色天鹅的几率是多少呢?根本无法计算,也没有人想过要计算。直到1697年,探险家在澳大利亚发 现了黑天鹅,人们才知道以前的结论是片面的——并非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见到第一只黑天鹅,对于鸟类学者而言或许是个很有意思的惊喜,但这并不是发现黑 天鹅这一事件的重要意义之所在。这是一个证明,证明了我们的认知是多么的具有局限性——虽然你是在观察了几百万只天鹅之后才得出了“所有 的天鹅都是白色的”结论,但只需要另一个发现就能将它彻底推翻。”

一句话可以这么概括下:“Absence of evd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我想了想可能初中的时候我就明白。可Nassim Nicholas Taleb因为写的这本《黑天鹅》,成了当今红人。

另一个人,李祥林(David X. Li),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统计学博士,在2000年3 月号的《固定收入学报》(TheJournalofFixedIncome)发表《联结函数的违约相关分析》(OnDefaultCorrelation:ACopulanApproach)。李祥林的计量模型提出一项创新的观点 “time- until-default”,描述在一定经济环境下,公司倒闭的相关联结性。李祥林的研究,刺激了信贷衍生债券市场的高速发展,其势有人称为“爆炸性”,带动一种新兴衍生金融工具“信贷违约掉期” (CDS,CreditDefaultSwaps)。若不是金融危机,也许就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PS:

这里有几篇非常好的文章,如果你想多了解Black Swan,可以读一读。

如果你需要一份Black Swan的电子版(中文),可以留言我给你Email一份。不过只有epub (iPad版本)和mobi (Kindle版本)。

or 等家里网络有了,传到服务器上给链接。

Summer Goals

May 27, 2010 |  by  |  Photography, TraveLLog  |  5 Comments

家里最近没有网络,今天爸妈去到成都姐姐那里,原本每个周末的电话今天改成视频。

一大早抱着电脑去的学校,怕把这事儿给忘 了。

上完课和小小去shopping centre吃晚饭,两人走了近10分钟都不知道该吃什么,说实话我们两个人这整个楼里没能想到一个想吃得东西。。。我们最近还是比较喜欢买些菜自己烧。比较舒服。就像前两天QQ来家里帮着房子里大家复习到夜里,吃上几盘自己炒的菜,热上几个馒头,QQ说这很有家的感觉。

不过最后和小小还是各自要了份饭菜解决了温饱。小小问要不要一会去Borders,不看书,复习功课。我这才感觉是啊,今天是礼拜四了。想了想一会要去图书馆和爸妈视频,只好陪小小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图书馆还是满满的都是人。不过比早晨和中午要少的多了。

去楼下的讨论区找了张桌子坐下,会比较不那么安静,视频说话应该不会有太多异样的眼光~

浏览几条tweet,然后就听了 @ruanyf 推荐的《晨光》。

(本来想放到这里可以直接听,可惜学校的网络无法登录私人的FTP,没法更新博客服务器的文件,改天补上)

听着许巍的《晨星》,看着http://summergoals.tumblr.com的张张照片。我的 眼睛有点酸酸的。一是时隔了4年从国内大学的一年级,4年我没有在听过许巍。。。二是看见照片里他们的惬意,远离世俗喧嚣,彻底放松的生活和相处。。。我和小小梦想了 很久的生活。。。却一直没有鼓足那份勇气。。。
“每个黎明前都有黑暗,每滴泪水后都有温暖。。。总会有人穿过这黑暗。。。如果梦想没有新的色彩,我愿化作彩 虹直到永远。。。” 想着想着,写着写着,itunes循环到了下首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
一直都想不能有一个彻底的LEAP Year,那么我们就缩个水Leap month吧 :)
(pictures from Summer Goals @ Tumblr)
我们也有许多 Summer goals。。。

Interview Skills Workshop

May 26,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  4 Comments

学校的关怀是无微不至,学校的邮件系统上周六也全部把staff给换上了Gmail服务,VC (Steven Schwartz)也在博客继续了一篇“临摹”乔布斯Adobe繳文形式的文章,“Assessing the benefits of Gmail”。

学校在这些方面确实很人性化,基本上很多东西都是online的,选课-缴费-选座位-查收学校的Email,Calendar,图书馆,当然还有先进的Blackboard系统,近乎所有的课堂资料,公告和老师的讲课的iLecture(可供不上课的同学使用的课堂音频视频档案,每周更新)。可以说是如果学校不要求有Tutorial的attendence我基本只需要第一次去学校的Orientation然后领张student ID,就基本不需要去学校都可以学习,然后Final时参加考试即可 :)

最近通过学校的Email推送系统,去student service注册预定了几个Interview Skills workshop,可以了解些要注意的文化习俗和技巧。

赶得不巧,赶在Final考事前复习阶段这周要去两个Workshop,不过还好啦,总共抽出来3个小时时间。周一结束了一个,收获还是有的,为了保证能让大家有足够的空间,周一的workshop限制在25人,当天有4个Local学生,其余全部International。

下面做了几点总结,我个人觉得比较新鲜或者会有些用的:

  • Brainstorm at least six questions that you would like to ask when you are asked to ask during the interview.
  • Contact the person of reference before you go for the interview!!
  • Dress for sucess! Wear clothes that are apporpriate to the work environment you wish to enter. Err on the side of caution- dark suits, ties, skirts, pantyhose, and muted perfume/ aftershave and jewellery.
  • First impression are important- shake hands firmly, make eye contact and smile! (Note: sometime do an equal handshake)
  • Steer your body to the person who ask you question.
  • Open palm, this is the only guesture I find in the card-match game that has a postive feeling…
  • Try to match your voice.
  • Never ask about sallary, benefits until subjects are raised by the employer.
  • Star Technique: Situation- Task- Action- Result. Focus 60% on Action, 20% on Task, and 10% equally on Situation and Result.
  • linkMe.com
  • www.bemyinterviewer.co.uk
  • Student Service at Lincion building provide Mock interview before you going for the real one ;-)

大家有经验的多多分享啊!!!

黄世仁和杨白劳

May 25, 2010 |  by  |  Economics  |  5 Comments

3年前还在西安读书的时候,看过一档电视理财类节目,节目里邀请的是所谓的某某高级理财大师,可我却没记住那人的名字。不过节目里他提到的几个关于“借钱”理论(暂且当作是理论吧),我倒是一直记得很清楚。大意是,“如果你打算借钱给朋友,那就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 他强调,“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我其实并不是非常同意这个理财大师的观点,但很多时候我又不得不遵循他说的去做。原因很简单,我这个人心比较软,钱借出了后,如果朋友不提出还钱我不到没饭吃饿死,我是一般不会开口的。说白了我不是很愿意麻烦别人,宁可自己可能比较麻烦。这方面我是吃过不少亏,不过这点倒也没改变多少。注¹

//这里插播一个测试:看看你有多少朋友。(注意:Do at your own risk)//

前一阵子有朋友问我,她的一个朋友问ta借钱,借还是不借?

问到我的时候,刚好是我看到上一个测试不久。我当时就为难了,因为我觉得这个朋友是个善良的人,在这方面基本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很担心ta在借钱出去后会吃亏,明明是自己帮别人,做好事,却最后闹得自己很被动,心情不好。所以我给ta的建议里60%偏重于不要借这个钱。但处于金额对借钱的人来说并不是太大,因该不会赖账,所以最后ta还是借钱给了朋友。即便如此在“追要”还款的过程中,两人闹的不是很开心。

上个礼拜六早晨,听BBC的podcast时候有一则新闻,说的是印度有地区的农民贷款购买转基因小麦的种子(Genetically Modified (GM) crops seeds),结果因为种植失败,那个村庄已有上千的农民自杀。原因很简单,他们贷了大量的款,随着种植的失败,基本上没有可能在有生还上这些贷款,只好结束生命,“赖掉”这借来的钱。

很吃惊吗?一点也不。

从个人,到家庭,到公司到一个国家,其实都有同样的倾向:借过头债,然后赖掉。唯一不同的大概是,惩罚一个个人或家庭是相对容易的,惩罚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国家是相对难的。所以,从概率上说,大概国家或者公司赖债的概率要比家庭和个人赖债的概率大多了。至少,如果你看过Reinhart和Rogoff的《This Time is Different》,你就会发现,只有极少数的国家在赖债这件事情上是很干净的。

这个世界,有时候黄世仁和杨白劳确实是颠倒的。

所以,我想大声说:好运,债主们。注²

注¹:我不认为这个和社会经验有联系。

注²:包括欧元区的债主们和美国的债主们。

ps:这篇文章是锻炼的模仿写作,如有雷同,绝非巧合。

Why do I need an iPad?

May 23, 2010 |  by  |  blogging, iPad  |  4 Comments

Picture tells a thousand words…

 

Those are the lecture notes I have to print out during one semester for three units excluding handed-in homeworks.

I have to squeeze few more slides on one page sometimes, and some off-class reading materials are only one-time-in-semester use…

 

不会沉没的海盗湾

May 18, 2010 |  by  |  InterNet, LittleFuninLife  |  5 Comments

几天前,德国汉堡法庭判决,海盗湾必须强制下线。

于是,北京时间昨天深夜,带宽提供商断开了海盗湾的服务器。 这至少是第四次海盗湾被强制下线了。

我当时就预言,海盗湾一定会第四次回 来,而且就在24小时之内。

结果就在北京时间18点左右,海盗湾的首页果然可以重新打开了。而且,它的首页还放了一张图片。

下面写着:”我就是你们的天网。你们想用那些可笑的伎俩控制互联网,做梦去吧!

海盗湾的官方网志,也贴出了最新回应

请记住,我们是关不掉的!

各位,你们可能已经听说了,那些家伙又一次试图关闭我们。他们不会成功的。我们的带宽提供商是好人,所以我们决定把网站搬个地方,不让他们为难。

海盗湾是不会沉没的。只要我们愿意,它将永远航行在互联网上。请记住这一点。

自从2003年海盗湾上线以来,他们从我们这里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多么激动人心的宣言啊!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热爱自由的人存在,我们就不会下线。

那些与互联网为敌的人们,你们是不会成功的。

(完)

美国的韧性

May 18, 2010 |  by  |  Economics  |  3 Comments

整整一个月前读的一篇《美国的韧性》,一组美国的经济数据,反过来映射中国的发展,角度新颖。我一直比较欣赏郭凯的这个思维模式文章的手法。这篇文章一直想过要把翻译成英文,却也一直没翻。

一是确实感觉中文翻译英文对我来说,所需时间太多,个人词汇和成语故事积累贫乏,不能准确形象的表达。

二是后来感觉这篇文章也确实没有必要出现英文的版本。

整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读一个月前的这个版本,同样,推荐读下评论。我总觉得每篇好文章下的评论总是能挖出更多价值的东西。下面的是改版后的《美国的韧性》

===正文===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差点把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拉入深度 萧条。危机的硝烟稍稍散去一点之时,很多人突然发现,原本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美国离得更近了。

不少人觉得美国衰弱了,永久地衰弱了。美国国会在医改,金融管 制,全球变暖,移民等重大问题上的僵局让你觉得这个国家做什么都只能是缓慢推进,进一尺,退八分。更不要说经济危机的废墟还远没有清理干净,经济的稳健复 苏还远未确定。

从很大程度上,美国是衰弱了。在相对意义上,美国不太可能再重新 回到二战结束或者苏联解体之后那样的支配地位,在经济上尤其如此。

而中国经济在这场危机中的耀眼表现,确实来之不易,显示了中国经 济的活力,更让不少人开始有了沾沾自喜的骄傲。

但我想从一个很窄的角度说说美国的韧性,好让我们把视野稍微放得 长远一点。

从某种意义上,和中国相比,美国在历史上的崛起是悄无声息的。

我做了一点简单计算,从1820年到1870年,美国平均的GDP增长率大概是4.3%,但其中一部分是因为人口的快速增长导致的。在这50年间,美国的人口平均增长率超过了2%,所以如果没有人口增长,美国的GDP增长率也就是2%左右。从1870年到1929年,也就是大萧条开始之前,美国增长的极值是一年13.8%,但平均起来这60年的增长率也就是3.8%,剔除人口增长的因素,也就是2%左右。二战以后的60多年,美国增长的极值是8.7%,平均只有2.9%,去掉人口因素,还是2%左右。这其实是经济史和经济增长文献中非常广为人知的基本事实,美国成为超级大国过程十分平淡,就是用剔除人口因素之后的每年2%的速度毫无戏剧性地增长了近200年。但是一回头,却发现它已把所有的国家遥遥地抛在后面。

如果说美国有什么奇迹,那就是这个国家在最近两三百年的时间里比 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更有韧性,小步慢跑的美国在很多方面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其他国家都未达到的高度。

中国已经大步快跑了30年,乐观的人觉得至少还能再这样跑30年。如果真如此,那时的中国会是经济总量第一大国,人均水平也 会相当可观,大概能达到当前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也就是说,中国还要这样快跑30年才能在人均意义上达到今天的发达国家水平,这已经是了不起的 成就,相当于中国用一个甲子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两个多世纪走的路。

但即便看好中国的人,大概也会承认,上面说的这是最好的情形。政 治、经济、军事、环境、资源,以及人口等在内的诸多因素,但凡其中一个出现差错都可能让最好的情形无法出现。如果当下的中国是盛世,那么这个盛世会持续多 长时间,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则不同,这个国家温和的盛世已持续了至少有200年,这个国家也面对过很多挑战,也许没有中国苦难多,但也不少——打过内战,有过大 萧条,有过激烈的种族冲突,光被暗杀的总统就有4位,占总共44位总统的 近1/10。但历史证明,这个国家有着一种很强的韧性,从而保持了平和的进 步和稳定。

这种韧性并非偶然。麻省理工学院的阿西莫格鲁教授和哈佛大学的罗 宾逊教授,在他们仍在进行的合作研究中,正越来越清晰地揭示,具有广泛参与的政治制度会是保持韧性的一个关键。尽管从短期看,政治制度几乎和经济表现没有 必然关系,什么样的制度下都有经济成功的事例。

但数个世纪来,昙花一现的国家不少,最后真正坚持下来的还是那些 不断完善制度的国家。事实上,当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的土地时,现在的美国远不是最繁荣的土地,而一个世纪前,南美的阿根廷还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黄炎培曾经问过,如何让中国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循序渐进地推进政治经济改革,练就中国自身特有的一 种韧性,或许是一种答案。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May 16, 2010 |  by  |  BOOKS, Education, Society  |  8 Comments

[读书]

这是魏武挥老师豆瓣读到的一本书的分享。

整个书是以对话形式讲述的 48 则故事叠加出来的。

那天摘了几段魏老师的话放在 twitter 上,今天整理过来。

  • 有人认为很多天才都是疯子,很多疯子也都是天才。这种话大家都知道,但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疯子智商特别 高?还是智商特别高的人容易疯狂?在我看来,疯子之所以疯了,是因为ta看待周遭世界的角度,和所谓的正常人完全不同。而“正常”二字,却是人类社会主观 去规范的,而不是什么客观存在。
  • 有一些所谓的“疯子”,由于他们的视角不同,故而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当他发现这些结论和身边的人的结论无法 契合,从而导致他本人也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时候,他会感到惊恐乃至于暴躁。于是,一些不可接受的狂暴行为被实施,也就是说:对社会具有侵犯性。但事实 上,他们不过是在自保
  • 另外一些“疯子”,可能智商比较高一些,或者读书读得比较好,他们可以自圆其说,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逻辑,他 们选择了漠视他人,而不是狂暴行为。这些疯子的举手投足,让我们觉得他们“故作高深”,凛然不可侵犯,但其实是因为我们和他们无法对话。
  • 无法对话的原因在于疯子大多都比较偏执,为了完善他们那个逻辑,他们不晓得花了多少功夫(比如有人精研玛雅 文化的文字符号,还有个让量子学教授也惊叹的量子青年),而我们只是略略知道,却又如何对话?
  • 第 15 则故事,说的是一个老太太,执着地认为她故去的老伴并未故去,在她的生活里,那位老先生一直是存在 的,故而吃饭要摆一副碗筷(外加夹菜),喝茶要记得给他续水,对着一张空椅子要絮絮叨叨一些生活琐事。但文后作者抄录的那张老太太亲手写的卡片,让我这个 读者丝毫不觉得这是一种荒唐。是的,在我热泪盈眶的时刻,我的确在想,如果这是疯狂的话,何不让它永远疯狂?:我们的容颜都已慢慢苍老 但那份心情,却依旧没有改变 感谢你带给我的每一天 正是因为你 我才有勇气说 “永远,永远”
  • 疯子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观里的,狂躁的疯子意味着ta自己觉着无法把这个世界观说圆了,看上去像个天才的 疯子则是彻底完善了 ta 的逻辑(至少ta这么认为)。我不敢自居天才,但我的确觉得某种意义上,我就是个疯子,因为我的的确确活在自己的世界观里。难道, 你不是么?

魏武挥老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

还没有 Ebook Reader,就昨晚把 PDF 的文字复制放到了网页上,这样方便手机阅读,今天火车上也读了不到 10 则故事。我到觉得其实真是要把这些叠加的故事排成一部电影。也一定是情节丰富,很有逻辑和看处的。

如果你有适合阅读 PDF 文档的电子设备,你可以点击下载这边书《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你也可以点击这里去网页浏览阅读,不过提示网页页面很长。

T 2

May 15,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TraveLLog  |  11 Comments

昨天课后和 Kathryn 去了 T2 坐了会儿。

 

取代了以往周四晚上 Borders 读书的习惯。坐在这茶社也是别有番滋味。

去年买的 T2 的一套茶具,瓷壶一个,杯具 2 枚,一包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茶。也是喝了几个月。

我对茶文化了解仅限于知道英文 TEA这个词来自于福建话的 “茶”。

倒是一直就想过把每周读书的几小时放在这个地方,只可惜光线太暗罢了。倒是非常适合谈些轻松的话题。

这张 Menu上的 Title很喜欢:“Everyone’s Cup of Tea.” 一语双关。

 

(上图下部的精致小壶作用是记录 Table Number,每个客人的桌子上不同,便于服务)

我和 Kathryn各点了一小壶茶,我要的是 Buddhas Tears¹,Kathryn 要的是 Red Fancy Fruit²,都是从 T2 Favorites 里挑的。

下面的这个是我的那小壶,

 

还要了几份点心,价格都是相当合理。

 

坐了有一小时余,我们继续冲进了茶社对面的T2茶具店里又拍了几张照片,就不一一注解了。

 

 

这些情调当然是和国内茶社的情调完全不一样。不过却决不输给国内一点啊。我很佩服外国人一贯的这张品牌概念。让你无法拒绝。

PS:建议大家访问下 T 2 的官方主页,和 T2day 的博客,看上去也是很不错的。

—-

¹.Buddhas Tears:

A bud and the first two leaves are carefully plucked and hand shaped into tiny pearls which are rolled with fresh jasmine flowers. Amazingly fragrant with a delicate pale liqour. Pretty to watch.

². Red Fancy Fruit:

Great to look at and even better to drink. Rooibos blended with summer petals and terrific fruit flavours. Smooth and creamy on the palate.

解释是从 T2 Menu 上摘录下来的。

喝一口的心理学与喝一瓶的心理学

May 11, 2010 |  by  |  BusNote, Milk4darren  |  2 Comments

本文来自 学而时嘻之。从很简单的统计学角度切入说了下心理暗示,虽然我不认为从作者的sample和population关系的论证可以得出“佩戴护身符的第一天也许会充满正面的情绪,第二天可能就不好使了,时间 长了反而成为累赘,一天不戴可能还会恐慌。所谓“积极心理暗示”,其关键也许就在于让受试者感到新鲜想不到。”这样一个结论。不过文章的角度还是很有启发的。

===全文如下===

我有时候特别羡慕“实验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他们常常能以非常直观的逻辑,在大学里找一帮学生受试者做一些特别 方便的“实验”,写成一篇简明易懂的论文,证明的不过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然后还能经常发表在 Science 之类的顶级刊物上,并且被媒体和博客大肆报道。相比之下,物理学家们就算投入几百万美元做实验,加上外行根本看不懂的理论推导,结论完全不显然的情况下, 也未必能确保一篇 PRL 和十五分钟的名望。

比如2007年 Scinece 上有一篇被报道了无穷多次的论文,“Are Women Really More Talkative Than Men?”研究的问题是人们都说女人话比男人多,多么?这篇文章的研究方法 是在八年的时间跨度内选取了6个大学,每个实验进行4到10天不等,总共考察了男女共396名大学生,让他们只要是清醒的时候就佩戴一个录音机记录所说的 话。这样直接统计的结果是女生平均每天说16215个词,男生每天说15669个词,相差7%,因此女生似乎并不明显比男生唠叨。我对这个研究的评论是如 果一个物理学家这样搞科研的话早没工作了。就算给他们八年时间,他们都不知道重点考察中年以上妇女。

但是人们就是喜欢心理学。本文并不是为了抒发怨念,其实我也喜欢心理学 — 我从来不在博客上谈论自己写的论文,却经常谈论心理学实验。本文要说的是这些心理学实验的一个重大弊端。

最近中文媒体上流传非常广泛的一个心理学实验是德国人做的,说护身符的确能给人带来好运, 因为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这个研究的方法是

在德国科学家进行的一场实验中,数十人被叫来进行一场高尔夫比赛,其中一半人被告知使用的是在多场比赛中给选手带来好运的幸运球,而另一半人则 被告知使用的只是普通球。比赛结束后,科学家发现使用“幸运球”的选手的击球入洞率要比使用普通球的选手高出近40%。

首先这是心理实验庸俗化的一个典型例子,因为关于积极心理暗示效应的实验早就汗牛充栋,比如在 Predictably Irrational (《怪诞行为学》)这本书里就介绍了好几个。其中一个说传统上人们都认为亚洲学生数学好,而女生的数学不好,那么亚洲女 生呢?在试验中找一帮亚洲女生分成两组做数学测验。测验前心理暗示其中一组在强调她们是亚洲人;另一组则强调她们是女生。结果果然,第一组的成绩好于第二 组。

另一个更有意思的实验则在考试之前向学生卖 SoBe 饮料(这是一种比较贵的饮料,我喝过,味道倒在其次,瓶子做得挺好),只说这个饮料可能会有效果,但不一定是对脑力有好处(其实没好处)。结果那些拒绝买 和花全价买了 SoBe 的学生在测验中成绩相同,都是15道题平均答对9道,而那些被允许以一个折扣价买了这饮料喝的学生则只答对了6.5道。

据此,我们是否应该佩戴护身符,应该在参加数学考试之前提醒自己是个亚洲人,并且千万别喝减价饮料呢?很可能不是这样。

这些实验的弊端在于只做一次,而且还是在实验室里。如果让那些受试者每天都来参加这种考试,每天都是用幸运球比赛,积极心理暗示还有用么?

Tim Harford 在 The Logic of Life 这本书中介绍了一个在我看来重要得多的实验。在实验室里,受试者们分别扮演雇主和雇员,实验发现如果雇主给雇员一个比标准工资高一些的工资的话,雇员也会 自觉的干比标准要求多一点的活儿。实验结论显然是,意外的涨工资会带来员工更努力工作的善意回报。但这一次经济学家并没有满足于此!

他们决定把实验在生活中再做一次。他们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招来一批工人,然后随机地给其中一些工人比广告上说的更高的工资。一开始似乎验证了实验室的 结论,那些获得意外高工资的人的确干的更加卖力 — 然而这种卖力只持续了不到半天。半天之后,所有工人都只干他们“该干”的活了。

这个实验使我想起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争。这两种可乐的味道非常接近,但如果你仔细品的话,会发现百事更甜一点,而可口可乐略带一点酸味。可口可乐 公司曾经做过实验,在不公布品牌的情况下把这两种可乐倒在小杯里,找一帮受试者品尝。结果是大多数人选择百事可乐更好喝。

在实验结果的刺激下可口可乐决定改良配方,使得味道更像百事可乐,结果是惨遭失败!消费者抗议新配方。怀旧因素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在实验室里喝 一口喝拿回家去喝一瓶,感觉是两码事。其实如果只喝一口的话,可能很多人认为汽水比茶好喝。

目前大多数的心理学实验,是“喝一口的心理学”,而不是“喝一瓶的心理学”。佩戴护身符的第一天也许会充满正面的情绪,第二天可能就不好使了,时间 长了反而成为累赘,一天不戴可能还会恐慌。所谓“积极心理暗示”,其关键也许就在于让受试者感到新鲜想不到。

那么如果一个人每天都能想象到一个不同的“积极心理暗示”,总能变着法地鼓励自己,他是否会在长期尺度上比别人做的更好呢?我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 看法,为了把这些个人看法变成无可争议的结论,我们需要的还是,设计得非常合理的心理学实验。从这个角度说实验心理学毕竟还真有可能是一门科学。

一句话,

May 11, 2010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2天前看到推友 @foralways7 的一条更新:电闪雷鸣啊~~我觉得我应该关电脑…..

突然就一下子把我拉到了无数个以前夏天在家的情景,梦热的天气,终于一场雷雨,风呼呼的刮着树枝,闪电劈开暗暗的乌云。往往我都在看电视。我也曾无数次想过是不是要关掉电视。小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去关掉的,可大了后不是理科生的我一直想不明白闪电真能通过天线把电视劈开、、、而且后来都是有线电视了,没有屋顶上的天线,这更说不通了。我想如果有线电视台办公室既然没拔掉信号,我也就没有必要关掉电视。不过有时候闪电实在吓人,加上雷声轰鸣,我也偶尔关上几次,原因很简单,我怕死。。。都说这世界上无奇不有,只是概率问题(有条件上youtube的同学可以搜搜“ONE IN A MILLION CHANCE OF THIS HAPPENING!!! ”有不少相关视频)。

看到那条推后,我就想这一定是在非常惬意的时候才发出的:)结果继续看到下一条推更加确定了下,“打雷要下雨,嘞噢~ 下雨要打闪,嘞噢~~~” (比较明显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文字的力量是强大的。

我一直都非常欣赏创作的人,不管是什么创作,诗歌文章,还是代码程序,还是电影歌曲,还是像iPad这样的玩意儿,反正这些创作者是弄出了原本没有的东西。

更别提每当这些创作和你一不小心有了交集的时候,这个“共鸣”真是了不得。

上次读的一篇文章,提到读GQ杂志,

开篇采访了李健,采访的过程中,李健说:

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有着大好前途,是因为你有不确定性,以后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到了公司,从最底层做起,一个小小的科长就可能完 全影响你的生活。

一个记者采访博尔赫斯,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 他说生活毫无意义。忽然间音乐响了起来,博尔赫斯停了停,说,我修正一下刚才的答案,生活还是有些意义的,比如刚才音乐响起的时候。

我就特别喜欢博尔赫斯的那句修正后的补充。每读一遍我都有种被一股电流激过的感觉。

就像电影看到一个点,哗的下眼泪控制不住流出来。

有一次打工,老板讲到她的孩子7岁的时候在板球场上玩,一群孩子打板球,有投手把球扔起来,结果她的孩子不懂怎么回事,就去捡球,一板子被打到鼻子上,当场鼻子全部是血。。。她被老师电话通知,过去接了孩子送去医院,又是和老师理论怎么没有付到责任等等。她说去医院路上孩子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了,一直没有声音,躺在驾驶座旁边。。。然后到了医院她就抱着孩子和医生一起进去。。。孩子是混血,重的不得了,累的她满头的汗,进了医院,孩子睁开眼,说了句话:“Mommy, I love you!”

听完我差点掉泪,眼睛至少是酸了几秒。

真的有时候就那么一句话。

Iron Man 2 and 叶问2

May 7, 2010 |  by  |  blogging, Movies  |  4 Comments

{ Movie }

今天吃晚饭时候,家里三人一起把《叶问2》看了。

我这个人民族情结比较重,所以这部片子是很对我胃口的。只可惜了没能在电影院里感受下那场面。

但其实我更是喜欢里头的故事,特别是甄子丹演得叶问这个角色。有时候吧,我真的很佩服演员,很多时候看完电影,再让我看看故事里现实版的真人形象,我倒接受不了了。完全被演员在电影里刻画的形象占据。你比如《幸福来敲门》里的Chris Gardner,<The Blind Side>里的Michael Oher,再比如叶问。

和《叶问1》一样,我也很喜欢最后叶问的这段总结性发言:

“今天的胜负,我不是想证明中国功夫比西洋功夫更加优胜,我只是想说,人的地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我很希望,从这一刻开始,大家可以学会懂得怎样去互相尊重。”

-
“He didn’t come today to prove who’s better Chinese or western boxing,although people have different status in live,he doesn’t believe the one person indignity is work more than others.He hopes then we can start to respect each others.”

另外几句台词也很喜欢:

  1. 叶师傅,你就像打我一样打那个洋鬼子啊。
  2. 在下叶问。佛山咏春派 师承陈华顺 请甘多位师父 多多指教。
  3. 良心和真相?你是有良心,但是你有真相吗?我有真相,来,我来爆料,你写死他。
  4. 我们中国人用香,除了计时之外,代表我们谦逊。
  5. 叶问2里头甄子丹演得是叶问,黄晓明演得是2。(这句不是台词)

===Iron Man 2===

这也是一部推荐的电影,我还真第一次坐在影院的第一排看电影。

很喜欢Tony在国会作辩护时用的透明手持触摸屏设备,iPad一半大小,你会感觉它无所不能;然后在他生日派对 上DJ的那太帖了钢铁侠头盔的mac,这样发光的是钢铁侠的眼睛,很酷;最后Hammer宣布美国最新军事面孔事后的场面太搞了~可以用”雷”这个字。

整个电影里的未来科技因素,虽然没有脱离苹果的触摸屏概念,可TONY的办公室确实十足的空间化!整个空间 都是你的工作室。你只需要动动胳膊,整个智能语音系统也非常牛逼。Tony喜欢在办公室里的古董车沙发上搜索信息,只需要告诉电脑你的指令。就这么简单。随时在你的工作空间都会有智能和你对话,就像你的私人助理,个不通的是,虽然它不会太多的思考,但它掌控着 所有的信息,而且有着超级计算机的数据分析和计算能力。这一切,你触口可得。你在和计算机对话,一个”brain” trust,knowledge base。

确实十足的感受下未来几十年内的科技:)

因为这些技术并不遥远,所以真实感还是蛮强的。

如果你看TED,你应该还记得一个印度年轻人去年演示的如何把第六感应用到智能设备。那一套设备只是利用了 几个鼠标的滑轮和感应器,但很震撼。搜下Pranav Mistry at TED,翻墙视频http://bit.ly/cCT48g

这不就是那个Tony拿的透明手持设备?

Pranav Mistry: The thrilling potential of SixthSense technology

花絮:看Iron Man当天,我还特意吃了个 IRON MAN Ultimate double angus meal…

两部电影的结束都很有意思,可能现在电影都是这样还是我都没看到最后字幕结束?

Iron Man字幕结束了,结果出来了个3的引子;叶问2 也是在结束出来了个要学功夫的李小龙…

看来3出来的时候,去看也是顺理成章了。

(完)

脱媒

May 6,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3 Comments

前言:这也是前一段日子路上手机读的一篇文章。可以配合着上一篇阅读。另外同时推荐去出处阅读下评论。

======原文=======

一个政府,如果烂印钞票,最后 钞票就会失去信用,老百姓也就不会使用政府发的钞票,而是用别的东西来做交易中介,金银也好,香烟也好,大米也好,甚至可以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这就是一 种(金融)脱媒。脱“媒”,是一种对“媒”失去信心和信任的体现。上面说的这种脱媒,伤害的不仅是老百姓,也伤害造成脱媒的政府,如果没人愿意用你发的货 币,然后大家都以物易物,那政府怕是除了直接去抢,是什么财政收入也从民间收不上来了,靠发票子维持政府运转也不太现实了。

这个世界的媒很多,除了金融机 构是一种媒以外,最常见的媒大概就是新闻媒体了。新闻媒体,跟钞票一样,也是要有信心和信任的,要是别人都不相信媒体说的东西,全靠小道消息,手抄本,小 册子来获得和传递消息,那这也是脱媒。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可以用无穷多的手段来传递消息,脱媒的可能性只会更大,不会更小。

我自己主动脱过媒,就是停止更 新自己在搜狐的博客,这话一说都好久了。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忍受不了动不动就被莫明其妙的“你点击的网志不存在”,而我几乎是个完全不谈敏感话题的 人,即便谈的时候也是用十分隐晦的口气,而且 “被不存在”的博文都是很正常的文章。另一方面我也忍受不了在门户网站上动不动“被标题党”,原意被串改,然后引来一群只读标题的人群殴,网站正好靠这个 挣点击量。

有时候我是有点担心的,“被不 存在”可能会加速脱媒的过程,导致大家都只看网上的小道消息,可是网上的小道消息里最后活下来又都是那些吓死人的标题,或者是极端的东西,理性的东西被挤 到角落。

就像纸币一样,脱媒是伤害双方 的,这一边觉得耳根很清净,没有“很黄很暴力”,可是就是没人看你的。而到了那边,只剩下“很黄很暴力”,人都翻墙出来了,不看“很黄很暴力”看什么?

一点小感想,为记。

ps: 译言反复审核我那篇Thoughs on Google,前段时间还一直挂在心上,然后删掉推送到首页的《乔布斯:我对Flash的想法》也被莫名删除。。。虽然刚刚开始没多少时间翻译几篇,可还是不太舒服。因此决定还是所有以后翻译的文章都备份到博客来吧。

可以访问 TR| 译 TR.Nooidea.com 。以后译文可能就不朝这里推送了:)

来不及

May 2,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2 Comments

昨天早晨坐车读到一篇文章

提到:

大众传媒对于暴力行为报道的限度,是媒体伦理的重要研究课题。伯顿著《媒体与社会》教科书中引文可 参考:“无怪乎最为持久的担忧就是:大众传媒当中的暴力引发了社会当中的暴力。…安德森的调查结果显示,约77%的 研究证明了媒体暴力确实引发了现实生活中的暴力,时至今日,这一结论仍然是成立的。
我头脑里马上想到的是3年前外院读书出现过的连续跳楼自杀。一个同学跳楼了,然后接着那个月里连续有5个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结束了生 命。抛开先不说对生命尊重和爱护。单独说这组事件,我想第一个跳楼的对自己家人和关心他的朋友们造成的伤害对比社会或者其他旁观者应该会相对大得多。倒并不是说要分开去看待这个问题,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结束方式也必然有很多综合因素的影像,同样也传递出一样的信息。而造成后面一连串的相同行为的应该说更要取决于第一个跟随着。How to start a movement (我很推荐这个视频,曾给我启 发不过)里面提到的理论虽然可能放到这里未必合适,但我觉得却有相似之处。心理学上也有“维特效应”这个说法,如果一个自杀事件得到广泛宣传,那么社会上类似案例就会骤然增加,比如玛丽莲梦 露自杀后想不开自杀的比例提高了10%。这种情形下,固然做出自杀的决定需要莫大的勇气,然而有了第一个跟随者,或许这样的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更容易触动潜在的这样一个人群。

因此来说如何处理好第一个跳楼的事件显得非常重要,一旦让它触发了第一个跟随,往往就很难控制了。

极端做法:封闭消息。如果这是一个信息闭塞的年代。问题可能会大大的简化。可这并不是好的处理方式。你可以为了不引起恐慌,而隐瞒信息。可一旦处理的稍不到位,情况就很难掌控。何况是互联网信息传播如此迅速的年代。看看国内最近的几组可怕新闻就应该很清楚了。况且事后公关是何等的困难?!(这里再推荐两篇公关危机的文章12

回忆下记忆里第一次出现在我什么身边的人自杀,是徐州读高中,一个朋友因为分班校长未同意跳楼了。然后他杀学校学生打架被捅死一个,非正常死亡翻墙去网吧被电死两个。只是我知道的,3年高中一共死了4个人。然后大学像我说的一连6个人跳楼死的。其中有一个就是3年前在北京政法跳下的那个海南的男孩,他曾是当时我下一届学生会宣传部的干士。

听说他站在10多层的楼顶,先是尝试用刀片割手腕,因为感觉疼痛层停止尝试,跳下去的时候他后悔了,因为现场有他滑落时双手趴住顶层 墙壁边缘的腕部留下的血迹。也有人说他因为割腕的疼痛让他放弃过跳楼的想法,可是失足掉了下去。

可又能怎样呢?已经来不及了。

最愚蠢的一代

May 2, 2010 |  by  |  BOOKS, Education  |  No Comments

来自《三联生活周刊》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英语教授马克·鲍尔莱因写了《最愚蠢的一代》,就得罪了8700万美国年轻人。

在 书中,他提出一个让美国教育界困惑不已的问题:在整个人类历史上,知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过:图书馆、博物馆、大学、历史频道、维基 百科、《华尔街 日报》、《纽约时报》,一切都在你的鼠标下,但我们没有看到年轻人,至少是美国年轻人,包括高中生和大学生,在历史知识、公民意识、阅读成绩、国际竞争力 方面的提高。为什么?


“因为他们把时间都花在了社交网站、IM(即时通讯软件)和手机短信上了。”在接受本刊记者采 访时,鲍尔莱因说。

马克·鲍尔莱因(Mark Bauerlein)对Facebook尤其深恶痛绝。尼尔森的调查数据显示,年轻人最常去的10个网站中,9个是社交网站,“一个人成 熟的标志之一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但是,将这样的罪名完全归结 到数字技术身上,是否过于粗暴和简单化呢?

Read More

我对 Flash 的想法

April 30, 2010 |  by  |  Apple, Steve Jobs  |  5 Comments

苹果公司已经与 Adobe 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 事实上,我们在众所周知的车库里就会见了 Adobe 的创始人。 苹果公司是他们的第一个大客户,我们当时新型的 Laserwriter 打印机就采用了他们的 Postscript 语言。 苹果投资 Adobe 并且持有大约 20% 的股份已有有多年。 两家公司密切合作,我们共同开拓桌面出版一起渡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从那个辉光的时代开始,我们两家公司便开始疏远。 苹果曾一度接近濒临死亡,Adobe 那时通过他们的 Acrobat 产品进入了企业市场。 今天,两家公司还共同努力服务于他们共同的又有非凡创造力的客户们 – Mac 用户购买了Adobe 公司 Creative Suite 产品的近一半的份额 – 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太多共同利益。

我想草草记下一些我对 Adobe 的 Flash 产品的想法,这样我的客户和那些吹毛求疵的人也许可以可以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我们不允许在 iPhone ,iPod 和 iPad 上支持 Flash 。 Adobe 认为我们的决定主要是出于商业利益 – 他们说,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应用程序商店 – 但实际上它是基于技术上问题。 Adobe 声称,我们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Flash是开放的,但其实正好相反。 请让我解释。

首先:关于「开放」。

Adobe 拥有 Flash 产品 100% 所有权。 Adobe 是唯一可以获取的渠道,而且 Adobe 在 Flash 产品未来发展和定价方面等等都有绝对的权利。尽管 Adobe 的 Flash 产品广泛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开放的,因为它们完全由 Adobe 控制,并且只能从 Adobe 获取。 几乎从任何角度考虑,Flash 都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苹果公司有许多专利产品了。 iPhone、iPod 和 iPad 的操作系统都是苹果全部所有,但我们坚决认为,所有有关互联网的标准都应该是开放的。 苹果不支持 Flash,可我们支持 HTML5 ,CSS 和 JavaScript – 所有的都是开放标准。 苹果卖出的每一台高性能,低功耗的移动设备都是开放标准的体现。 HTML5,苹果,谷歌和其他公司都采用了这个新的网络标准,它让网页开发者可以在不需要任何第三方浏览器插件(比如 Flash )就能创做出出色的图形,版面设计,动画和过渡。 HTML5 由一个标准委员会监管,是完全开放的标准,苹果只是是委员会的一员。

苹果公司甚至创造了网络的开放标准。 例如,苹果曾经的一个小的开源项目,我们创造了 WebKit,这个完全开源的 HTML5 渲染引擎是我们所有产品中 Safari 浏览器核心。 WebKit 的已被广泛采用。 谷歌的 Android 浏览器使用它,Palm 使用它,使用它诺基亚使用它,RIM(黑莓)已经宣布,他们将来也用它。 几乎除了微软以外,大家都用它开发智能手机的浏览器。为了开放 WebKit 技术。,苹果已经设定了移动网络浏览器的标准。

第二:关于「完整的网页」。

Adobe 已经多次表示,苹果的移动设备不能访问「完整的网页」,因为网页上 75% 的视频是 Flash 格式。 他们不愿提及的是,几乎所有的影片都是更现代的格式,H.264,而且是支持在 iPhone,iPod 和 iPad 上观看的。YouTube 上的视频估计占互联网上视频数量的 40%,通过捆绑在所有苹果移动设备的应用程序,都可以完美的观看,你要是用 iPad 观看的话那更是最棒的探索和体验。 再加上从 Vimeo、Netflix、Facebook、ABC、CBS、CNN、MSNBC、Fox News、ESPN、NPR、Time、The New York Times、The Wall Street Journal、Sports Illusrated、People、National Geographic 以及其他等等。iPhone、iPod 和 iPad 的用户根本不会错过多少视频。

Adobe 还表示,苹果设备不能玩Flash游戏。 这是真的。 幸运的是,在苹果应用程序商店,有超过50000个游戏和娱乐程序,其中许多还是免费的。 我们程序商店为iPhone,iPod和iPad提供的游戏和娱乐程序比世界上其他的任何平台的都要多。

第三:有关可靠性,安全性和性能。

赛门铁克公司最近强调,Flash 是 2009 年的安全纪录里最为不安全的。 我们也非常清楚的知道 Flash 是 Mac 电脑崩溃的首要原因。 我们一直与 Adobe 解决这些问题,但他们持续现在好几年都没有动静。 我们不希望 Flash 降低 iPhone、iPod 和 iPad 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再者,Flash 在移动设备上的表现并不好。 这些年我们让 Adobe 展示下 Flash 在移动设备上的良好表现,好几年下来,我们都厌烦了。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Adobe 公开表示,2009 年初会在智能手机上搭载 Flash,然后是 2009 年下半年,后来又 2010 年上半年,现在他们又说 2010 年下半年。 最终应该会发布的,不过还好我们没有一直等下去。 谁能知道它到底表现怎么样?

第四:关于电池的使用寿命。

要实现更长的电池续航,移动设备在观看视频时必须通过硬件视频解码;通过软件进行视频解码会耗费太多的电力。 在现代移动设备中使用的芯片,许多解码器都是H.264标准 – 这是用于在每个蓝光 DVD 播放机的行业标准,且已经用于苹果,谷歌(YouTube)、Vimeo、Netflix 和其他许多公司。

尽管 Flash 最近增加了对 H.264 的支持,可几乎所有 Flash 视频网站目前都是需要老版本的解码器,而移动芯片都没有植入这些解码器,必须在软件上运行。这差别是惊人的:在 iPhone 例如,一个H.264的视频可以播放长达 10 小时,那么通过软件运行视频解码的话,不到 5 小时电池就会完全耗尽。

当网站重新使用 H.264 编码视频时,他们不提供支持 Flash 。不需要任何插件,使用苹果的 Safari 浏览器和谷歌的 Chrome 浏览器就能完美的观看。而且在 iPhone、iPod 和 iPad 上效果也很棒!

第五:关于触摸。

Flash 是专门为使用鼠标的 PC 机设计的,不是针对使用手指的触摸屏。 例如,许多 Flash 的网站依靠「鼠标替换」,即在一个特定的点鼠标箭头悬停,会弹出菜单或其他选择。 苹果革命性的多点触摸界面不用鼠标,也没有所谓鼠标替换的概念。 这些 Flash 的网站将需要重写以支持触摸的设备。 如果开发人员需要重写这些网站,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像 HTML5,CSS 和 JavaScript 这些先进的技术?

即便 iPhone、iPod 和 iPad 支持,也解决不了问题,大多数 Flash 网站依然需要重写,以支持触摸屏的设备。

第六:最重要的原因。

除了 Flash 的封闭性、专有性和重大的技术缺陷,又不支持触摸屏的设备,我们在 iPhone、iPod 和 iPad 上不支持 Flash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们讨论了使用 Flash 播放视频和对它网站内容交互方式上的缺点,可 Adobe 还要让开发者用 Flash 创建的应用程序,然后在我们的移动设备上运行。

我们有过痛苦的经验,知道让第三方软件层介于平台和开发者之间,只能带来一个低标准的应用,最终阻碍平台的加强和改进。 如果开发者开始依赖于第三方开发库和工具,他们就只能第三方选择采用新的功能时才能利用平台和增强功能。 我们不能把自己可以提供给开发者的增强平台交给第三方决定。

如果第三方同时提供一个跨平台的开发工具,这就更糟糕了。 第三方也许不会采用一个增强平台,除非所有增强平台都得到支持。 因此,开发者就只能被限制在功能最低的平台交集里。 同样,我们不能接受因为我们对手不支持,就不允许开发人员使用我们创新的平台和增强的开发功能。

Flash 是一个跨平台的开发工具。 Adobe 的目标不是帮助开发人员为 iPhone、iPod 和 iPad 编写的最佳的应用程序。 他们的目标是帮助开发者编写跨平台的应用程序。 另外,Adobe 对于支持苹果的增强平台一直极度的缓慢。 你比如说,Mac OS X 都已经开卖 10 年了,Adobe 公司发布的 CS5 两星期前才刚刚在 Mac 下本土化(完全兼容 Cocoa )。Adobe 是主要的第三方开发商里,最后一个完全支持 Mac OS X 的。

我们的动机很简单 – 我们希望能够给我们的开发人员提供最先进和创新的平台。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直接站在这样一个平台的肩膀上,创造出世界上前所未有好的应用程序。 我们要不断增强这个平台,让开发人员可以创建更惊人的,功能强大,有趣和有用的应用程序。 每个人都是赢家 – 我们卖出更多的设备,因为我们有最好的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拥有更多更广泛的客户群,同时用户也会因为有更多更好的应用及平台而开心。

结论。

Flash 是 PC 时代的产物 – 为 PC 机和鼠标产生的。 Flash 是 Adobe 公司成功的生意,我们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推动 Flash 跳出 PC 机到其他领域。 但移动时代是一个低功率设备,触摸界面和开放的 Web 标准的时代 – 这些都不是 Flash 擅长的领域。

各个媒体都在为苹果的移动设备提供内容,Flash 已经不再是观看视频或者说浏览各种网页内容必不可少的了。而且苹果程序商店里那 200,000 个程序也证明,对于上万个开发者来说,Flash 也不是开发图形效果丰富程序的必备了,包括那些游戏程序。

新的标准会开创一个新的移动时代。就像 HTML5,它不仅会在移动设备上大放光彩也一样在 PC 机上展露头角。不要总是批评苹果,不要总对自己的过去念念不忘,看到未来,Adobe 应该开专注于开发更好的 HTML5 工具。

史蒂夫·乔布斯
2010年4月

via http://www.apple.com/hotnews/thoughts-on-flash/

把你的iPhone变成Wifi热点,通过MyWi共享你的网络

April 28, 2010 |  by  |  Apple, How To  |  5 Comments

{ Tr | }

iPhone从刚开始上市就各种功能非常牛B,可只有 说我们都能玩个遍,都能充分利用才算真的好机子。3G最近也开放了媒体串流。虽然iPhone完全具备共享网络的功能,可却一直不可以使用。为什么我们就 不能用这个如此完美的设备和我们最爱的人们视频聊天?

Read More

Thoughts on Google (tr)

Statistics:

Adam Smith, such a genius and great man for the past few centuries, brought up a well known Hypothesis of Economic Man which states that rational man is selfish and  driven by economic interests. His statement has been a very hot debating topic, ups and downs, but still widely recognized.

But remember, there are assumptions on his statement. People makes bullshit which apparently makes sense simply because he or she does not notice those assumptions. For example, google’s interest theory.

Why google’s theory on interest is not consistent with the rational economic man hypothesis? Let the economics theory answer this for us.
From Adam Smith to utilitarians, and then Keynes, people are considered to be selfish for their own interests, but none of them has denied that people are sometimes non-selfish for their choices from the other perspective. However, the exceptions under the hypothesis do not prevent us using the hypothesis explaining the social phenomenon driven by interest. This is because the the hypothesis of rational economic man is based on the overall national statistics. Someone quotes the example saying, then why Martin Luther King quitted his decent job as a lawyer and why Oskar Schindler saved those Jews on his own risk for almost nothing? Statistics tells you it just doesn’t matter since those people are outliers in the normal distribution.
In fact, it is understandably that most of the excellent individuals and organizations are among the statistical outliers.
Only swindler plays around the hypothesis in that way, strict economist does not.

Logic:

There are people trying to make a convincing point that it’s for google’s benefit to pull out its service from China’s market.

“If Google has to lose its $600 million in revenues from China by pulling out of the country, then at the very least it’s won a lot in brand and integrity points by the public, English-language and scorched-earth way they did it.”
And you can’t believe there are also a bunch of Wall Street genius really bet on this with their money. They hold the same point of view that it’s good for google to do so. (Assuming the market efficiency, then why the price of google’s stock dropped when google made the decision if it was a good news?)
Let’s assume it’s a valid hypothesis, then the question is,”so what?”
Here is the logic: if A is true then B is true, but we can’t simply make a conclusion that if B is true then A is also true based on the first half statement.
So logically, we can’t draw the conclusion to prove that google is doing this for its benefits.

 

Market:

Analyzing with the most unfavorable data drawn from the market, google’s decision is for sure violating its commercial interests.

Last year, China’s search engine market was worth about ¥6.95 billion RMB ($1.02 billion US dollar). From the most pessimistic data, Google should have taken up one third of the market. If we are more optimistically about the data, Google occupied 43% market share in China, and with a 15% monthly increase over the past 5 months. The profit generated in China’s market is expected to count 2% out of google’s total profit.

You may or may not notice, Microsoft and Yahoo with less than 10% market share in China respectively, are fighting badly for the huge potential market in China. There is just not any commercial or interest reason for Google to leave this growing market where it has already established a dominant advantage.

Under the modern cooperate system, the company is representing the interests of its shareholders. However, Google has offered another option.

Dual Class Share:

Dual class shares might be the answer for the above question.

Goolge’s two founders, Larry Page, Sergey Brin, together with CEO Eric Schmidt hold 1/3 of the shares in the company. There is a share B, one counts for ten of the voting rights, comparing to share B issued in the market. In other words, Page, Brin and Schmidt have the 80% voting rights for the company’s decision. Google is highly centralized.
The system is supposed to prevent their intervention on the operation while they can still receive their dividends. The problem occurs when it comes to this case, Google has made such an important decision based on the opinions of the three persons. (WJS also had a report on this.)
(By the way, Baidu has the same system as Google in this point. The only person who holds more than 10% of the shares is Li Yanhong (CEO of Baidu, a Chinese). And the rest of shares in the company are almost venture capital. The largest shareholder is DFJ, the company also has invested in Hotmail before. Baidu is nothing different but like a typical US company as what you can observe from
the board structure. Similarly, Li Yanhong also holds the B stock and he make decisions for Baidu with his partners.

 

Don’t be Evil:

It’s not a simple matter to distinguish “do evil” or “do good”. And sometimes it is just meaningless to do such a distinguish. In psychology,it is believed that human’s behavior is often driven by mixed motives. Say a young man saves a drowning girl, he must be a good boy to do so. At the same time, god knows he might have a sexual fantasy on the girl. Additionaly, people who write the reviews are always being too extreme on the topic. Save the girl, you are a hero; but sleep with the girl afterward, you are just a beast with hero’s Burberry dustcoat.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make up the boy’s story and the motives parts to explain.
However, we can take Google as a very good example for this. There may be few people remember the defense Google made in the U.S. Congress for its motivation to enter China’s market in 2006. Just google it and compared it with the recent statement Google post on its blog. You will realize that Google could do both “evil” and “good” at the same time and both time plausibly.
And the definition of “evil” does not make any sense either.
As what HanHan¹ says, Government always plays trick. It teaches you a word, but never explains to you the definition. Like, recently it tells you do not send dirty-joke messages, but it never explains to you what is dirty-joke message. Actually, it does explain to you indirectly that “the government defines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Just like the British governor tells us in the movie “The Boat That Rocked“, if the government can’t find any law to ban the Pirate Radio, then just makes a new law! Simple.
This is exactly the same situation for Google’s “don’t be evil” where the staff of Google concludes,” Brin defines the word “EVIL”.

 

Last but not least:

Google’s decisions are made by a small minority. One of the guy’s (Brin) childhood was spent in a totalitarian Soviet period. The behavior of the minority group might also be driven by mixed motives.

So let’s think retrospectively on google’s decision, it is more likely to be a final deal with the government, for its own interest, for the hate of centralism, for the faith on internet freedom, and for the anger over the hacking issue.
People only care about money but with no moral, they are not worth of you trust.
However, the sincere people singing the song of “don’t be evil” are not always doing the right thing.

For me, I don’t really care about the dignity of Google, or if it is for its own benefits or not. No matter Google’s leaving China or not, I hope it continues with its faith of the internet freedom.
And I don’t care what Brin defines “Evil”, what I believe is it’s better to have an internet with less censorship.

 

 

1. China’s best-selling novelist, champion amateur race-car driver, wildly popular bloggerRead more: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931619,00.html

文章在翻译过程中与作者考究后一些地方做出了修改。作者最新更新的原文在这里:
http://newkhonsou.spaces.live.com/blog/cns!675308C8A0B112DE!487.entry

PS: 第一次尝试翻译,有些用词也不准确,有些地方只好打比喻,可是又找不到更为恰当的例子。比如男孩救人的地方,上 岸,就是舍身救人的雷锋。上床,就是乘人之危的禽兽。 我想找两个电影人物 一个英雄一个乘人之危的假英雄来直接取代里头的Hero名词都找不到。。。英语素材太匮乏。。。

望各位读者多多赐教。

update: 30/11/2011

原文因为 Windows LiveSpace迁移到 WordPress平台,地址更新为:

http://realkhonsou.wordpress.com/2010/01/15/google-,统计,逻辑和股权/

TED Talk & School

April 20, 2010 |  by  |  1drop4All, Education, Worldstory  |  4 Comments

{ Inspire Me }

前阵子看了不少视频,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尝试Video Log的播客形式发表日志。就像Avatar里头那个主角每天对摄像头记录生活一样。

我觉得这一定会很有意思,而且应该是个趋势。直观简单而且易于表达。

只可惜Youtube这么好的东西被屏蔽了。

今天暂且分享3个视频,都是从TED转播过来的,放到了Youku.com 方便大家观看。

  • Derek Sivers: How to Start A Movement!

  • Jonathan Klein: Photo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说明:

刚刚说为了观看方便,从Youtube找来,放到Youku.com。没想到第二个视频一直说在转码。等我刷新后结果出现:

然后点击查看原因:

叹息。。。

我确实无语,我一直都不是网络审查机制的完全反对者,但看到这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我在Tag里放了什么关键词?

想到个笑话,顺便贴出来:

“半夜IDC急电,“你的网站有涉嫌台独 的关键词,请立即删除!”站长立即从被窝里爬起,冒着零下10度的严寒上网,找那个违法关键词。最后找到的是这样一条信息:转让一台独立服务器。”

你说Youku.com啊,打上你的水印又能说明啥,左上角是土豆,左下角是xxx.com制作,右上角叠加隐约放了3个logo,2个被盖住看不清,上头是个优酷!然后还提示你,版权所有!

。。。

如果上面的看不到,自己解决翻墙吧:Youtube链接 // TED 链接

  • Adora Svitak: What adults can learn from kids

最后,虽然一肚子不爽,还是把这更新完吧…

有些东西把确实是,你不知道是哪一个瞬间,还是哪一句话语,总是能打动你,给你力量也好,灵感也罢,但总是触动了你那根神经。

还比如这句话,

“一个记者采访博尔赫斯,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 他说生活毫无意义。忽然间音乐响了起来,博尔赫斯停了停,说,我修正一下刚才的答案,生活还是有些意义的,比如刚才音乐响起的时。”

======

其实写到这就该结束了,不过记得还读了篇文章,也挺喜欢,找了下,贴在这分享下:

I Miss School

Read More

Here WE Go, Here WE gO!!

April 14,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 Filming  |  6 Comments

{ Okay, Go! }

here we go!

========

这是用相机连拍照片后期简单制作的,非常简单。只是用了一个背景音乐然后,手动在电脑上控制照片播放节奏,然后使用一个屏幕录像软件录下。

平台是Macintosh,相机Olympus,使用的软件有:

  • iPhoto – 整理并控制照片
  • VLC – 播放从Youtube下载下的OKAY GO! 视频音乐 HERE IT GOES AGAIN!
  • ScreenFlow – 电脑屏幕录制软件
  • iMovie – 后期添加了下最后的文字
  • Chrome – 视频上传 :)

好了,大家都来连拍吧~~

点击这里可以去Youtube观看( Watch This Video Clip on YOUTUBE ),为了国内朋友不用翻墙我也传到了Yo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