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差异

August 18,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ocial Science

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任何内容了,差不多前一个礼拜 Mac的硬盘死了,在 ebay买了块 Hitachi的 TravelStar,现在才得以重生。

打算周末把换硬盘的经理以图片形式整理一下发到博客。

今天这篇文章是昨天晚上 Auditing课内容的一点总结,原本是要发到 web_log那边,但想想内容应该挺有意思,刚好这么久没有新文章,来除除草。

(image credit: asianoffbeat.com)

这周的 auditing课就是讨论学校老师 Chris Patel的一篇学术论文:《 Cultural Influences on Judgments of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in Auditor–Client Conflict Resolution》,文章的 Hypothesis(假说)是:澳大利亚会计师比较印度和马来西亚华人会计师,更不轻易在与客户间有利益冲突时屈服于客户。

Chris从文化的因素探讨了这个问题,我简单把其中的一些提到的澳洲、印度 和马来华人的主流文化因素在这里总结分享一下。

背景

简单说下者三者的关系,管理者为股东选派代理经营公司,在“人都是自私、人都是自利”的假设下,为防止管理者谋私利,而不是很好的考虑公司利益,股东任命审计师查账(因为记账的是管理者)。

现在,比方说查账时审计师发现公司负债被低估 100万,有账目需要修改,而管理者坚决认为没有必要。这时就是审计师和客户产生利益冲突。客户指代公司,或代表公司的管理者。

方便大家理解,这里稍稍说一下,虽然审计师是由股东任命(大公司一般会有 audit committee代表股东任命,或者董事会代表),向股东汇报,钱还是公司出。就是说管理者花钱请审计师来查账,然后向股东汇报。

所以出现了利益冲突,是说呢还是不说呢?

根据 Chris在论文里的讨论和给出的结论,是相比印度和马来华人,澳洲人更多是选择给股东如实汇报,而不是妥协于管理者

印度

先从印度的文化讲的话,印度的社会阶层概念很深刻,比如印度的 Caste System。好比你出生于卖鞋子的家庭,那你这辈子也买鞋子,你娃娃也是。(现代或许没有那么样?)

另一个现象就是,虽然有着严格的阶层概念,但是印度非常重视同阶层的内在和谐(harmony within hierarchy)。这个是受到印度教的普遍影响。不是说了,印度人白天要么睡觉,要么工作,晚上就去拜佛

马来华人

马来华人和印度有着相似的地方,虽然说对于权利的崇拜或者说对上层的那种恐惧没有那么厉害,但是主流上(mainstream)还是有着尊老、敬上的文化;另外与印度教相似,孔子的“儒家思想” 还是很深刻的影响着海外华人,包括马来华人。

两者有着一个共同特性,「集体主义」(Collectivism)比较可以形容,在做决定的时候,特别是牵扯到道德伦理时,人们会更多考虑自己的行为会对周围他人的影响。说白了,会不会破坏了内部的“和谐”。

澳洲人

与印度和马来华人不同的是,澳洲人(指代主流澳洲文化)则更属于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这会让人在权威面前更不容易屈服,比如员工与上司有意见分歧,澳洲员工不会畏惧,因为他觉得这只是职位的不等,不代表能力的不等,或许明天他就坐在老板的位子。所以他不觉得老板的想法就是好的。在行为思考时更加 Critical

总结

进一步总结,有一个概念叫「Power Distance」,澳洲人在自己和上司间的权利距离低,因此平等性让他们更会有质疑的态度,所谓个人的独特性。印度和马来华人则更倾向于屈服权势。

这里提到的只是一小部分的文化层面分析,论文里当然还通过许多统计数据和模型,在 emperical方面也证实了假说。我就不多提了。

至于说,为何研究对象不选中国而是马来华人,主要原因是澳洲、印度、马来同属英联邦,有着共同的Corporations Act ,同时会计公司有着同样的Professional Background,再其次差不多都说英文,方便做调研。

衍生

在描述印度文化提到个人时,论文里有一小段说的很好,我引用一下:

The Indian self is “not an individual, but a ‘dividual’ self”. That is, Indians assign different meanings to different layers of selfhood.

等级和等级内和谐一句话通过个人的概念体现出来了。

 

另外,突然想到前两天读的一本书,James McGregor的 “One Billion Consumers” ,里面有一段提到关于中国 Firm Control的说法,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上次澳洲一个朋友碰到的道德故事,更是让我理解深刻,全段内容如下:

Firm control from the top has always been considered the only path to peace and prosperity in China.

One reason is that China is a shame-based society, very different from the guilt-based West, with society’s religious orientation, many controls are internalized. Guilt, which is ultimately the fear of sin and external damnation, plus a check on bad behaviour.

In China, it is the fear of exposure and the accompanying shame that tarnishes the entire extended family. As a result, the Chinese can feel pretty good about doing almost anything as long as they don’t get caught.

In that atmosphere, the only efficient form of law and order is a strong and omnipresent government that increases the likelihood of getting caught if you do something wrong.

 

当时读到这里,想想那些山寨产业(甚至人们已经不认为这是 shame了),想想前阵子国内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美国上市的信任危机,恍然大悟。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
 



You May Also Like To Read:



3 Comments


  1. auditor和Director之间的冲突是agent theory讨论的范围。

    • Agency 问题源于 authority delegation,更准确说是讨论 shareholder和 management之间的关系。auditor是应该完全 independent,不过由于是shareholder任命,与director 之间的利益冲突,间接上是可以转为 shareholder和 director的冲突。还是稍微有点差异。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