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7th, 2011

Q&A

December 27, 2011 |  by  |  Education, Linked  |  No Comments

I’m often stunned by the lack of questions that adults are prepared to ask.

When you see kids go on a field trip, the questions pour out of them. Never ending, interesting, deep… even risky.

And then the resistance kicks in and we apparently lose the ability.

Is the weather the only thing you can think to ask about? A great question is one you can ask yourself, one that disturbs your status quo and scares you a little bit.

The A part is easy. We’re good at answers. Q, not so much.

True.

我與Siri的一週。 My Week with Siri.

December 27, 2011 |  by  |  Linked, Siri, Story  |  No Comments

「机器,正在生物化;而生物,正在工程化。」

在《你好,我是 Siri!》那篇文章里我说,

「iPhone后乔布斯喜欢说『I have an App for that!』;如果乔布斯还继续活着,他的下一个口头语或许会是:『Ask Siri!』」

早在 2007年第一代 iPhone发布时,同人于野说「如果未来30年之内物理学没有重大突破(也就是说没有发现超时空传输之类的的理论),那么我认为唯一可能的硬技术突破在人工智能方面,也就是机器人。」

一位朋友分享了他与 Siri的一周感受,颇有意思。其中让我感到最为惊喜的有两个场景:

在我離開的時候,記得提醒我拿傘啊!

Siri 就會自動根據GPS定位追蹤,來判斷一旦妳離開說這句話的地點超過一定範圍,就跳出訊息提醒妳方才記錄的事。這一點功能,甚至可以延伸為「當我到….哪裡時,提醒我做….什麼。」若你在電話簿裡的個人資訊當中,建立好多個地點,例如:Home,Work place 等,你就可以發出像「Remind me to buy milk when I arrive home」,或者「Remind me to call Honey when I leave work place」的請求,讓 Siri 根據你的行為來提醒你該做什麼事

 

我記下了!

當我在某一天的深夜,跟她”聊”到我喜歡的事,基本上,是測試,我沒養狗,但我還是說了 I love my dog(還沒探討到對 Siri 說謊的議題呀…XD),然後,Siri 回答說「我記下了!」

這讓我驚覺到一件事情:如果我們每個人的 Siri 都是我們每個人專屬的 Siri,那會怎樣呢?

如果每個人的 Siri 都 Noted down 她主人的喜好,這麼一來,我們和 Siri 的互動又會變成怎麼樣呢?

“Siri 幫我找可樂”

“Master, 我以為你比較喜歡雪碧?但我還是替你找到了附近有提供可樂的地方:…”

另外,Siri无法听懂日本人英文也很有趣。还有原来让 Siri唱歌,Siri会唱「Daisy Bell」是有历史原因的。

Siri现在还有很多事情不可以,但她也说了「我希望可以帮你,只是我不被准许。」和人一样,有一个『学习』的过程,相信今后会有 API开放给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