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的和你得到的

December 20, 2011 |  by  |  Design, Entrepreneur, Steve Jobs

上周 The Verge终于发布了第二期 On The VERGE,的嘉宾是 John Gruber。这是我在看到 John和 Marco在 Instagram上放出当时拍摄现场照片就一直在等的。

原本以为 Marco也会出现,结果 47分钟 @gruber 结束后,就没有其他外请的人了,或许可以期待 On The @Verge 003吧。

John Gruber和 Joshua Topolsky期间谈到了一些有关苹果设计的内容。[点击这里可以观看这一视频片段截取]

Joshua问 John乔布斯不在了,苹果的设计会有影响吗?

John认为,不会有。不论是工业设计,任何一个设计,从 UI的设计,甚至是下一个代 iPhone的盒子包装都还会很棒。乔布斯并不本人是个设计者,而是一个设计的指导者(Director of designer)。然后 Joshua提到了一个词「Dreamer」。

Steve Jobs was a dreamer, his job was basically dreaming up stuff actually.

看到「Dreamer」这个词,让我突然有点小的感慨。

乔布斯不懂技术其实也给了他很大的优势。比如他完全可以从用户角度出发,不用考虑技术的约束。他的出发点是:这样很好,我要我的产品可以这样。他不管技术上有多大难度或者现有的技术能不能实现,那是你们的事情,是工程师、设计者、程序员的问题。

实事上从乔布斯过往的经历和苹果产品上都可以看到这样一股劲头的影子。

(一)

乔布斯如何工作》中提到早期 Mac OS开发时候,设计师是用 Macromedia Director软件制作新界面模型,尽管乔布斯可以开关窗口、下拉菜单,但它毕竟只是动画演示,而不是由代码写就的真实程序。小组将程序代码运行在另一台电脑上,和动画演示的机器并排放在一起。运行程序原型给乔布斯看时,乔布斯俯身向前,鼻子几乎贴到了电脑屏幕上,仔细地在程序和动画演示之间进行查验。

“乔布斯可以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进行对比,来看看是否匹配。” 瑞茨拉夫说,“他会一直深入到每个细节里去,详加勘察每一方面到像素的级别上去。若是有出入,“某些工程师可就要挨一顿臭骂了。”

瑞茨拉夫的团队当时只为达到乔布斯满意,在细化滚动条上就花了6个月时间。

也只因为这样,我们看到了后来 Mac OS X下出现的那些让人惊叹的图标和各种出色的图形界面。

 

(二)

乔布斯的养父是个手艺人,按照乔布斯的回忆说家里什么东西坏了都可以修好。乔布斯自传里提到他的养父对他的影响深远,其中一点就是要把事情做好,做的完美,即便是那些别人看不到的(Even the unseen part)。

自专利讲过一段故事,乔布斯在六七岁时和父亲一起修建园子的篱笆,父亲让他把篱笆的内面也弄得和外面一样漂亮。

乔布斯说「又没人能看得见。」Nobody will know.

父亲说道「但你可以看得见。」But you will know.

然后我们了解到后来的乔布斯在苹果要求藏在机箱中印刷电路板也必须设计得漂亮,他可以盯着 iPhone的一颗用户用户或许永远不会看到的芯片发呆几个晚上,知道他想到他觉得完美的设计。

 

(三)

一位联想电脑的高层曾对我感慨,苹果的一些设计是其同行完全不敢想象的。比如Macbook背后的苹果标志,是嵌在外壳上的一块塑胶,如果是其他公司,肯定采用注塑方式制作这个白色标志。但注塑的问题是,它镶嵌到其它的材质里,脱模一定会造成缝隙。为了制造完美的标志,苹果买了几百台数控机床,日以继夜的进行塑胶切割,以实现完美的曲线。“这个成本对于其它公司是不敢想像的。” [来源]

这种对美极致的追求已经不仅仅只在乔布斯身上。或者也许是乔布斯的极度压力下苹果的各个设计师们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BloomBurg Business Week今年11月初的一篇文章 Apple’s Supply-Chain Secret? Hoard Lasers 提到 Jony Ive在 Macbook Air上让光线透过金属的一项设计。是在 5年前,Ive带领苹果的设计小组,要在当时下一代的 MacBook Pro上加入一个新的设计,让Macbook Pro 屏幕上方可以有一个小绿灯,启动相机时,可以穿过电脑的铝制外壳发光。

从物理角度来说,光是无法穿过金属的。

后来 Ive找来一组制造与材料的专家,试着找出如何解决方案。最后发现,可以使用特制的雷射在铝材上打穿一的小洞,小到几乎无法被人眼看见,但是又大到可以使光线穿过铝材。但另外的问题是苹果需要很多雷射机器才能完成这个设计。然后团队找到一家生产晶片制造用雷射设备的美国公司,经过一些调整将那些机器使用到了 Macbook Pro生产上。每部机器大约花费了苹果 $250,000美金。当然苹果不但购买,并签下了独佔契约。至今为了 MacBook Air、Trackpad 和无线键盘等产品上出现的小绿灯,苹果已经购买了数以百计的机器。

我在《Macbook Air使用体验》里还转门有一张这个小绿灯的特写。第七张图片。

 

(四)

乔布斯不是一个发明家,他没有发明出个人电脑,他没有发明出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他没有发明手机,平板电脑也不是他的首创。他是一个微创新者(Tweaker)

Outlier 作者 Malcolm Gladwell在 The New Yorker写道

Jobs’s sensibility was editorial, not inventive. His gift lay in taking what was in front of him—the tablet with stylus—and ruthlessly refining it. After looking at the first commercials for the iPad, he tracked down the copywriter, James Vincent, and told him, “Your commercials suck.”


“Well, what do you want?” Vincent shot back. “You’ve not been able to tell me what you want.”
“I don’t know,” Jobs said. “You have to bring me something new. Nothing you’ve shown me is even close.”
Vincent argued back and suddenly Jobs went ballistic. “He just started screaming at me,” Vincent recalled. Vincent could be volatile himself, and the volleys escalated.
When Vincent shouted, “You’ve got to tell me what you want,” Jobs shot back, “You’ve got to show me some stuff, and 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That was Jobs’s credo, and until he saw it his perfectionism kept him on edge.

他并没有发明出,但当他看到一件新产品放在他的面前,他知道应该是什么样子才对。就像上面我引用的这小段故事那样,在拍摄 iPad广告时,乔布斯根本不知道他要得广告是什么样。他不知道。

James Vincent写剧本的人给了乔布斯第一个版本的广告后,乔布斯大骂:「真是一坨屎!」

James Vincent当然生气,「你得先告诉我你要什么,我才能给你写出来!!」

乔布斯他不知道。但他要求 James能拿出点新东西。

当 Vincent再次回斥乔布斯你得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时,乔布斯发了疯一样的大喊大叫。

最后吼道「你给我弄出点东西看,看了我才知道我要什么!」

我看到了,我才知道我要什么!

不是创新,是对完美的追求成就了他和苹果产品、广告那些美的设计。

 

(五)

回到开头的那几句话。

乔布斯不懂技术其实也给了他很大的优势。比如他完全可以从用户角度出发,不用考虑技术的约束。他的出发点是:这样很好,我要我的产品可以这样。他不管技术上有多大难度或者现有的技术能不能实现,那是你们的事情,是工程师、设计者、程序员的问题。

如果他得不到他想得到的他会哭。当着员工的面,设计师、工程师的面哭。隔着电话给技术供应者合作伙伴哭。

直到满足他的要求。

在最近看得一部关于乔布斯的纪录片里,他年轻时的搭档 Steve Woz有一句话说我觉得很到位:

Steve Jobs is the Engine for the revolution.

乔布斯只不过是把你认为你做不到的事情,利用任何他可以使用的手段让你做到了。

人们想要的东西和能得到的东西总是会存在差异。在乔布斯的眼睛里,想得到的和得到的必须是一个东西。

最后来让我们看看这些我们已经得到的东西。 

 





5 Comments


  1. (三)“日以继夜”—— 很奇怪的词……

  2. 乔布斯知道用户要什么,这点就足够了

  3. 嗯。确实佩服乔布斯啊。。。

  4. 看完这篇文章我想哭,不仅是想念乔布斯,更是被这不折不扣的苹果精神所打动。反观现在的社会,有太多的浮躁和快餐文化。

Trackbacks

  1. 与 Jony(乔纳森·伊夫)聊苹果工业设计,2012 新款 Macbook Pro 更多细节 | Nooidea.com | 装傻充愣
  2. QCK Team Reader – 微软的「折纸计划」和「后 PC 时代」
  3. 创造价值 | Nooidea.com | 装傻充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