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腔

January 24, 2012 |  by  |  Steve Jobs, Thoughts

知乎的一个问题,什么叫「文章的翻译腔很重」

我的理解是:

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大致有三步,第一步理解了英文语境语义后将复杂句式和表达转换为简单易懂的句式表达;第二步将其转换为汉语;第三步,尝试用汉语的表达习惯将第二步的译文重新打理一遍。

往往很多时候,我们都停留在第二步。有时候是懒,毕竟那个版本的翻译读者是能理解的;有时候就是汉语的积淀不够。我是两个原因都有,所以博客里常常一些文章引用外文的地方表达都相当「翻译腔」。

今天刚好接触到一些,就现学现卖。

翻译首先是一个语际转换过程。由于英汉两种语言在形态、结构和表现手段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能够直接用汉语按照英语的形态与结构把原作的意思再现出来的情况并不多。在大多数情况下,需要对原文的形态和结构惊醒适当调整,才能把原义妥帖、顺畅的表达出来。在词语的层次上,具体表现为此类的转换和次序的调整;在句子的层次上,则表现为句式的转换和句序的调整。

比如:

The new situation requires the formation of a new strategy.
如果我们在一文中保留上句原文中 formation 的名词词性,直接翻译作「新形势要求新战略的指定」,似乎也能传达意愿,但带有明细爱你的翻译腔。
只要吧该名词还原到器词根 form,既可转换成汉语动词,翻译作「新形势要求制定新战略」,这样读起来就通畅的多了。

有趣的是,自我国白话运动以来,在大量翻译作品的影响下,现代汉语也发生了明显的「欧化」倾向,名词的对切就是器典型表现。久而久之,这种现象已被大多数汉语读者所接受,并且成为一种文字分格。

例如:

The election of Obama amounted to a national catharsis – a repudiation of historically unpopular Republican president and his economic and foreign policies, and an embrace of Obama’s call for a change in the direction and the tone of the country.
奥巴马的当选可以视为国人的一种情感宣泄 – 是对以为历来最不得人心的共和党总统以及经济与外交政策的否定,也是对奥巴马改变美国前进方向和处世态度的号召的拥护。

另外,英语介词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其使用范围与频度上都远远超过汉语介词;许多形容词也不是用来修饰主语。诸多不同,这里就不再一一举例。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以为英文还不错,翻译就应该没问题。其实不然,理解原文的真正意思固然重要,能尽可能贴切原文意思的用汉语表达出来则是另一回事。这个环节上汉语的积累显得更加重要了。

想想前段时间网络上对《乔布斯传》翻译的讨论,事实上如果你哪怕尝试过翻译任何一篇文章,你都应该明白,「哪有那么简单」。何况,这部传记的翻译,更不简简单单停留在行文表达上,还有要了解许多人物和事件的背景知识。

所谓「阅读 表达」,这是两码事。你可以轻松读出来翻译腔,想要表达出汉语习惯的译文则不轻松。

 



很喜欢:
分享到: QQ空间 开心网 人人网 微博 豆瓣 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