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im Cook

苹果供应链体系,富士康内幕故事调研

April 7, 2012 |  by  |  Apple, Industry Intelligence, Story, Tim Cook  |  2 Comments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潘毅所主导的关于富士康工厂的调研:

在所有针对富士康的调研中,潘毅及其团队可谓耗时最长,规模最大,程度也最深:历时近 2 年,多达 6 次;团队成员近百人,其中近 20 人潜伏进厂;调研覆盖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 19 个厂区,共收集有效问卷 2409 份,采访工人 500 多例,整理第一手采访资料十万余字。迄今已发布三次调研报告。

潘毅第一次实地调研去的是东莞的一家雨衣厂,底层是货仓,二三层是生产线,顶层给工人做宿舍。为防止盗窃,宿舍窗户都会上锁,火灾时无法逃脱。

财经的这篇苹果供应链体系中国「闯入者」的内幕故事》,并没有多少干货。不知道哪里可以看到潘毅的 3 份调研报告。

这事情本身就很棘手。当然调查所谓「血汗工厂」是没有错的,让在富士康的工人得到更好的待遇,就像 Foxconn 的执行 Louis Woo 在 ABC News 采访里说被问到:

如果苹果愿意给富士康多一些分成,你会把这些利润作为工资待遇转换给工人吗?

Louis Woo 回答:

当然,为什么不呢。如果可以,那么员工收入更多,工作环境更好,他们会更加高兴,也会有更多人愿意来到富士康工作。

矛头就直接指向了苹果。

但事实还是实事,富士康的工人无论收入上还是环境上都比其他代工厂家要好很多。

不管是之前《美国生活》主持人 Mike Daisey 在节目里的评论,还是潘毅的调研报告,还是正在进行的美国公平劳工协会(Fair Labor Association)的审计。 我们也只能是想可以尽可能的获取多的实事,而不是观点,因为这里很难在一个角度上作出结论。

Mike Daisey 编造故事撒谎,也无非想给自己的节目提高收视率。

潘毅凭借《中国制造:全球化工厂下的女工》一书,在 2005 年获得米尔斯(C. Wright Mills)奖,成为首次获此奖的亚洲学者。包括一同参与的硕士生、学术界的人士,与自己的学术研究也不无干系。调研能引起越大的轰动当然越好。看过几期在苹果店门口的「No More iSlave」视频,不做评价。

美国公平劳工协会的审计,苹果同意让 FLA 来做独立的审计,虽然很具权威性,但首先审计的巨额费用是由苹果支付,可以理解为苹果花钱请 FLA 来做审计。这就本身产生很大的利益冲突(conflits of interests),一定会影响其独立性和中立性(independence and neutrality)。其次,虽然 FLA 非常专业也有着丰富的类似审计经验,但我不认为他们在富士康中可以与员工和管理者建立十分有效的沟通。

苹果是矛头的一端,富士康的工人应该是另一端。

工人想有更好的工作环境,也应享有法定的工作时间,对于「改善工作环境」,一名来自湖南,叫做陈亚梅(Chen Yamei)的 25岁女工对记者说:(来源

我们到这里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玩儿的,所以收入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刚刚被告知今后每个月最多只能加班 36 小时。我告诉你,我们中有很多人都为此很不高兴,我们认为每月加班 60 小时是合理的,36 小时实在是太少了。

陈亚梅在富士康已经工作了四年时间,现在月收入能达到 ¥4000 多一点点。

那苹果呢?

我只能说「树大招风」,这是必然。

会计里面有一个说法,一个公司或一个产业很大的时候就容易有 Political attraction(政治吸引力)。比如中国的高速发展对资源的需求,澳洲矿业公司繁荣,必定带来更多的关注,当地民众、环保主义者、政府等等,然后今年就通过了 MRRT 税法向矿业公司征收额外的资源收益稅。

再如海外代购这几年国内的火爆,海关总署公布新的进境物品完税价格,所有境外快递企业使用 EMS 清关派送包裹,不得按照进境邮递物品办理清关手续。有人称,池子里放水养的鱼肥了就该下手了。

When you get famous, everyone comes to you, for good or for bad.

任何主观的看法都是无意义的,除非你的观点可以改变实事。让 Tim Cook 把高 Profit margin 降低?如果将苹果 30% 的利润率部分转移给富士康工人工资,必定会让整个供应链收到影响。

不同人不同角度获取的实事(facts)都不会一样。还是让市场自生自灭吧,市场会找到平衡点,但主要还是看苹果如何决定了。必定苹果产品的价格并没不是以成本为导向的。

乔布斯说:「别想了苹果海外的工作岗位不可能回到美国本土的。」

中国哪天也发展起来了,工厂还会搬去印度、巴西、非洲。一样还会有一群人去调查,去「卧底」。

 

update 7 April 2012

上面的文字是 6 号晚上读了财经《苹果供应链体系中国「闯入者」的内幕故事》后写下的。

今天读到 FT 中文网的最新报道

苹果(Apple)决定支持其最大合同供应商富士康(Foxconn)在其在华工厂中实施广泛的工资和劳资关系改革。

苹果的 $1000 亿现金

March 20, 2012 |  by  |  Apple, Steve Jobs, Story, Tim Cook  |  No Comments

一年前我问老师:「苹果有那么多现金,为何一直不给股东分红呢?」

老师反问我:「你认为苹果目前的状态,股东有必要逼着苹果分红利吗?」

我记得上课那天苹果的股票($AAPL)价格是 $336 。

今天,苹果的股价是 $601。

回过头来再想想老师说的话,才明白过来。

股票价格通常是基于人们对于公司未来回报的期望(expectation for future returns),也就是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是否可以持续增长。

2010 年苹果发布了 iPhone 4 和 iPad 一代后,没有人不认为未来回报会很好,因此或许把现金留在苹果是最好的投资。今年发布的 iPhone 4S,以及 new iPad 都给苹果带来了大量的现金收入。

通常来说一个公司如果可以有充足的现金是件好事。可是也没有一个公司可以像苹果坐在 $1000 亿的现金上什么都不做。从投资者的角度,投资人会觉得:

苹果没有很好的管理好现金。或者说苹果未能发现更有价值的投资项目。

现金放在那里就意味着机会成本,这是非常昂贵的。

如果有可以投资的项目,回报高于银行利息,那这些钱就不应该放在银行;如果投资的项目回报没有高于银行利息(lack of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这钱就应该回馈给股东(dividend)。

但苹果没有做出任何一个决定,上次第四季度财报后库克在 conference call 依然决定留守现金。

Read More

$AAPL 苹果宣布 $100 亿股票回购(财政年 2013年),每股 $2.65 红利(第四季度)。

March 19, 2012 |  by  |  Apple, Tim Cook  |  2 Comments

在 Conference call 前,苹果宣布将于财政年 2013年(fiscal year 2013),也就是今年的 9 月 1 日起有接近 $10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回购计划预计在 3 年内完成;同时今年第四季度(今年 7 月 1 日)起某个时间分发红利,每股 $AAPL $2.65 美元。

原本是想在 Conference call 前把之前的一篇关于苹果现金的草稿整理发布了,结果回来晚了……

只有苹果

March 9, 2012 |  by  |  Apple, Industry Intelligence, iPad, Tim Cook  |  No Comments

Only Apple could deliver this kind of innovation, in such a beautiful, integrated, and easy-to-use way. It’s what we love to do. It’s what we stand for. And across the year, you’re going to see a lot more of this kind of innovation. We are just getting started.

只有苹果能以如此美丽、完整和易用的方式,带来这样的创新。这是我们所热爱的事业,这是苹果所在的意义。在整个 2012 年,你们还将见到更多这样的创新。序幕才刚刚拉开。

这是 Tim Cook 在洛杉矶时间 3 月 7 日新 iPad(The new iPad)媒体发布会的结束前的最后一段话。

John Gruber 写了一篇文章「Only Apple」阐述他的观点:

Here’s the thing: He was right. To pretend otherwise you have to put your head in the sand (or some other hole).

事实上,Tim Cook 说的没错。你可以采取鸵鸟政策,假装不是这样,但你无法逃避。

Tim Cook 所说的或许显得不那么谦虚,但所有他提到的并没有任何夸张(hyperbole)。没有任何其他公司如同苹果,可以做出 The new iPad 一样的产品 – 以同样的价格销售,卖出如此的量,全球性的追捧,并有着如此的内容生态圈(content ecosystem)和这样出色的用户体验。

John 还引用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场赛马「Secretariat – Belmont Stakes 1973」来做比喻。1 目前苹果在业界的位置就如当年在 Belmont Stakes 赛场的 Secretariat,让任何对手难以追赶

比较赞同这句话:

Nothing is guaranteed to last.

The future’s uncertain and the end is always near.

当前苹果遥遥领先。但没有东西可以保证一直持续,未来有太多不确定性,这个科技互联网发展如此迅速的时代,随时你都可能从河东到河西。

虽然发布会最后一秒前那个「屏幕触觉反馈技术(haptic-feedback technology)」的猜测没有出现在 The new iPad 中。我也真心觉得苹果这次对不住邀请函提案里的那后个单独的半句话:「And Touch.」

我只能说苹果确实不是保守,2010年 Steve Jobs 在 AllThingsD D8会议上的一次关于 TV 提问做的回答时说[链接]:

和技术无关,和战略愿景无关,电视行业的问题是如何做出一款让消费者接受的,简单的,各个功能界面统一,并且有可行的走向市场的策略。

一项技术、一款设计是否真的到了推向市场的时机。苹果在这点上的把我非常小心,实事也证明很到位。也正是因为这个基因,总是让我们感觉每次苹果发布会时候,特别在更新产品时,很多时候总不会有那种「哇塞」的感觉。

但回过头看看 The new iPad:

Retina 屏幕、A5X 处理器、500 像素镜头、1080p 录像,语音识别、  4G LTE 网络。10 小时的电池续航。

可能觉得没有什么所谓的「Innovation」,但基本上都刚好卡在需求上了。

如果我可以满足你所有的需求,我就可以赚够你所有的钱。

苹果很清楚,当前它的目标依旧是提供简单易用的功能,扩大自己产品的受众。

Phil 在发布会宣布 iPad 2 降价时也提到:

新款 iPad 上市后,我们将继续销售 iPad 2,iPad 2 将降价 $100。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更多人将有可能接触到这样一个变革性的设备,更多的学校将可以把 iPad 上的新技术带进课堂

Steve Jobs 植入苹果 DNA 的方式就是如此,先让你拥有一台可以消费内容的设备,然后他又提供了你内容。(如 iPod 和 MP3)

这个领域需要可以很好的把握好节奏感,慢了不行,快了也不行。 

  1. 在这场比赛里 Secretariat 以 31 length 赢了比赛。在赛马历史上非常著名。这里有当年比赛的视频可以观看(需要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