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Economics

「Please Steal My Ideas.」优秀的开发者偷想法,而不是产品。

March 6, 2012 |  by  |  Case Study, Economics, Entrepreneur  |  No Comments

iOS 开发者 David Barnard 在 Appcubby 官网博客里发布了一个视频,标题为「Please Steal My Ideas」。

主要就是提到一款他在 2010 年开发的一款 Wikipedia app「Wiki Pro」(现在已经停止开发)。

视频里提到这款 App,有许多地方他真心希望可以被其他开发者借鉴融入到更多的 app 当中。

比如在内容阅读上,可以不离开阅读情景(context)情况下可以点击内容中的 Link 读取链接的内容。他自己也强调,这个功能也是「借用(borrow)」了「pop over」的概念。

另外一个功能,就是从侧栏可以双指「拖出」菜单(power slide),在 David 开发的 Wiki Pro 里,这个手势功能用于在阅读维基条目时拖出条目中的段落章节(section)。他提到,在设计这些功能时开发者需要非常小心,因为用户需要学习每个 app 下的特定手势,但往往一些手势是大家所视为通用的,比如简单的单指上下滑动,有时用户常会上下滑动时却不小心成左右滑动,造成拉出菜单,很令人厌烦。因此,David 将其设计为「双指」,并且不提供任何单指左右滑动的动作(因 app 而定)。

因为是 2010 年就发布的 app,因此也看到许多 app 也有实现类似功能的。比如「唐茶」的书里两个功能都有体现,另外 Facebook app、Twitter app 也有 Power slide 的手势。

不过 David 还是希望看到更多开发者将这些想法融入到更多的应用。

这篇文章的主题并不是上面的两个功能,而是 David Barnard 在另一篇文章「Great Developers Steal Ideas, Not Products」里阐述的关于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以及对应的道德和法律的观点。

对于从别人那里「借鉴」想法,David 曾想用的词是「Borrow」,我们看到视频里他也用的那个词,他说那个不离开语境打开链接查看内容的功能也 borrow 了 pop over 的概念。

直到他读到了一篇 T. S. Elliot 的文章里提到的一段话:

Immature poets imitate; mature poets steal; bad poets deface what they take, and good poets make it into something better, or at least something different. The good poet welds his theft into a whole of feeling which is unique, utterly different than that from which it is torn; the bad poet throws it into something which has no cohesion.

和乔布斯在苹果 Macintosh 开发初期时提到的「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类似。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不论是用词「借(borrow)」还是「偷(steal)」,他似乎遗漏了重要的一点 — Elliot 在使用「偷(steal)」这个词时,并不是在说「不道德」,而是想强调「所有权(ownership)」。

你偷窃一个想法(idea),你可以投入时间并且将你你自己的想法和品味融合进去,让这个想法成为一个拥有你特质的不同的东西,或许可以是更好的东西。

但如果你是借用,那么你从别人的产品(已有的东西,而非 idea)会越来越多的复制,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只会越来越没有你的特质,你的贡献。

因而,也越不值得自豪,越不是你自己的产品。

Less to be proud of, less to own.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原创这回事儿》里,其实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包括乔布斯并不是一个创新者,而是一个微创新者(tweaker)

乔布斯说「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换句话说,有很多优秀的产品并不都是所谓的「原创」点子,许多时候是那么一个瞬间,那么一个其他人的想法甚至一句话,给你带来了灵感,而你付出行动加入了你的理解和品味,做出一款优秀的产品。

前几天 @MrJamieLin Twitter 上更新:不要「說服」別人跟你合作,Inspire 別人跟你合作。

其实这里的道理也很相通,火花都是撞击出来的嘛!

对于 Ownership,我想到 3 年前刚学 Micro-economics 100 课程的时候,老师曾提到过 Private property 的内容。在资本主义(Capitalism)里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私有制(Private Ownership)」。试想,如果你幸工作获取的劳动成果,你的所得得不到保护,那么你还会愿意劳动吗?你可以通过工作购买一套别墅,但是得不到社会保护,谁都可以明天把房子抢了,估计大家都不用考虑有个人财产了。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和个人财产(Private property)都是一样的,It’s about ownership.  

资源诅咒(Resource Curse)

February 27, 2012 |  by  |  Economics, Society,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Oil and the Resource Curse 这篇文章是我去年第一次接触到 NATTI 时遇到的一篇翻译习题。

上几周时候又碰到了这篇文章,重新看了一遍,才意识到去年自己练习翻译的版本有多么不靠谱(指的是不符合 NATTI 翻译的标准)。英文原文的句式和逻辑非常棒,语言词汇的把握也特别到位,是一篇很出色的文章。

在网上搜索「Resource Curse」或是「资源诅咒」,你可以找到许多学术方面的文章。指代的是「Paradox of Plenty」的经济学悖论,主要就是说:

丰富的自然资源(特指非可再生),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resource curse)而不是祈福(resource bless),大多数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那些资源稀缺的国家增长的更慢。

(image credit: CNBC.com)

今天把这篇文章的译文整理一下更新在这里算是一个分享,同时也刚好关联着聊几句有关创业和创投的内容。

Read More

Bill Gross: Amazing Fact Learned @WEF (World Economic Forum)

January 30, 2012 |  by  |  Apple, Economics, Linked  |  No Comments

6 个小时前 Bill Gross Twitter 上更新的一些自己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获取的一些数据和信息。

其中有 20 条更新里有 4 条有关苹果。4 条里除了下面这条外,

Apple’s cash reserve is enough to pay off the total public debt of 8 countries in EU!

苹果的现金储备可以足够帮欧盟 8 个国家还清债务。(数据查看

还有一条更加让人震惊:

There are 371,000 babies born each day. There are 377,900 iPhones sold each day.

每天地球上有 371,000 个娃娃出生,而每天全球卖出的 iPhone 是 377,000 台。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关于印度的信息:

1 in every 2 people in India is under 25 years old (and they want their piece of the pie).

印度每 2 个人中就有一个是 25 岁以下的。他们将和世界的你们竞争同一块蛋糕。

几年前弗莱德曼在《世界是平的》里对美国人的担心丝毫没有夸张。这样一个通过信息技术互联在一起的世界里,全球的市场、劳动力和产品整个世界共享。信息完全有效流通,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最有效率和最低成本的方式实现。

回头看看中国,两点:

1、信息可以自由流通吗?

2、估计每 2个中国人中间,有 1 个是退休中老年人。

政策许多时候是不可逆的,一个夫妻一个娃,再过个 10 年。不知道中国还能不能养得起老年人了。

另外一条:

89 percent of young people want a job that helps to change the world for the better.

89% 的年轻人想做一份可以改变世界的工作,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Bill Gross 一共分享了 20 条。因为太长,就首页截断了。有感兴趣的朋友点击 Read more 阅读所有的信息。

Read More

点球博弈论

June 27, 2010 |  by  |  Economics  |  6 Comments

经济学家喜欢看世界杯,因为他们喜欢足球,而足球是了解世界的窗口。体育运动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你可以看到实实在在的比分,而比分没有办法隐藏, 于是每 个人的表现都清楚地记录在案。不仅如此,许多经济学家热衷于博弈论,这种理论研究不同的小团队之间如何通过预测对手的行为来打败对手。罚球就是一个很典型 的例子。你要是翻看以前的数据就会发现,大多数球员都会将球往左边或者右边踢。一般人都会把球往左踢,不是吗?因为这样容易些。而左撇子会将球往右边踢。

但从来没有人把球往中间踢,因为如果你径直从中间射门,球一下就被挡住了,而你看起来就像个傻子,踢球时连想都不想。

但 数据显示,往中间踢实际上是最明智的选择。为什么球员不喜欢这么做呢?也许其中涉及到个人荣誉与社会荣誉的问题,其实世界杯也就这么回事。没有哪 个球员想冒这个险从中间射门,因为一旦失败就会被观众骂作傻子,遗臭万年。所以虽然往旁边踢会减少进球的几率,但即使没进也没人会骂自己踢了臭球。

上面是6月20号BBC体育英语里的一段。

关于点球的经济分析,也就是博弈论中的混合策略纳什均衡,这里略去(注释¹)。要指出的是,这理论的预测结果与现实的数据高度一致。下面的故事来源于 兰小欢

Read More

黄世仁和杨白劳

May 25, 2010 |  by  |  Economics  |  5 Comments

3年前还在西安读书的时候,看过一档电视理财类节目,节目里邀请的是所谓的某某高级理财大师,可我却没记住那人的名字。不过节目里他提到的几个关于“借钱”理论(暂且当作是理论吧),我倒是一直记得很清楚。大意是,“如果你打算借钱给朋友,那就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 他强调,“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我其实并不是非常同意这个理财大师的观点,但很多时候我又不得不遵循他说的去做。原因很简单,我这个人心比较软,钱借出了后,如果朋友不提出还钱我不到没饭吃饿死,我是一般不会开口的。说白了我不是很愿意麻烦别人,宁可自己可能比较麻烦。这方面我是吃过不少亏,不过这点倒也没改变多少。注¹

//这里插播一个测试:看看你有多少朋友。(注意:Do at your own risk)//

前一阵子有朋友问我,她的一个朋友问ta借钱,借还是不借?

问到我的时候,刚好是我看到上一个测试不久。我当时就为难了,因为我觉得这个朋友是个善良的人,在这方面基本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很担心ta在借钱出去后会吃亏,明明是自己帮别人,做好事,却最后闹得自己很被动,心情不好。所以我给ta的建议里60%偏重于不要借这个钱。但处于金额对借钱的人来说并不是太大,因该不会赖账,所以最后ta还是借钱给了朋友。即便如此在“追要”还款的过程中,两人闹的不是很开心。

上个礼拜六早晨,听BBC的podcast时候有一则新闻,说的是印度有地区的农民贷款购买转基因小麦的种子(Genetically Modified (GM) crops seeds),结果因为种植失败,那个村庄已有上千的农民自杀。原因很简单,他们贷了大量的款,随着种植的失败,基本上没有可能在有生还上这些贷款,只好结束生命,“赖掉”这借来的钱。

很吃惊吗?一点也不。

从个人,到家庭,到公司到一个国家,其实都有同样的倾向:借过头债,然后赖掉。唯一不同的大概是,惩罚一个个人或家庭是相对容易的,惩罚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国家是相对难的。所以,从概率上说,大概国家或者公司赖债的概率要比家庭和个人赖债的概率大多了。至少,如果你看过Reinhart和Rogoff的《This Time is Different》,你就会发现,只有极少数的国家在赖债这件事情上是很干净的。

这个世界,有时候黄世仁和杨白劳确实是颠倒的。

所以,我想大声说:好运,债主们。注²

注¹:我不认为这个和社会经验有联系。

注²:包括欧元区的债主们和美国的债主们。

ps:这篇文章是锻炼的模仿写作,如有雷同,绝非巧合。

美国的韧性

May 18, 2010 |  by  |  Economics  |  3 Comments

整整一个月前读的一篇《美国的韧性》,一组美国的经济数据,反过来映射中国的发展,角度新颖。我一直比较欣赏郭凯的这个思维模式文章的手法。这篇文章一直想过要把翻译成英文,却也一直没翻。

一是确实感觉中文翻译英文对我来说,所需时间太多,个人词汇和成语故事积累贫乏,不能准确形象的表达。

二是后来感觉这篇文章也确实没有必要出现英文的版本。

整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读一个月前的这个版本,同样,推荐读下评论。我总觉得每篇好文章下的评论总是能挖出更多价值的东西。下面的是改版后的《美国的韧性》

===正文===

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差点把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拉入深度 萧条。危机的硝烟稍稍散去一点之时,很多人突然发现,原本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美国离得更近了。

不少人觉得美国衰弱了,永久地衰弱了。美国国会在医改,金融管 制,全球变暖,移民等重大问题上的僵局让你觉得这个国家做什么都只能是缓慢推进,进一尺,退八分。更不要说经济危机的废墟还远没有清理干净,经济的稳健复 苏还远未确定。

从很大程度上,美国是衰弱了。在相对意义上,美国不太可能再重新 回到二战结束或者苏联解体之后那样的支配地位,在经济上尤其如此。

而中国经济在这场危机中的耀眼表现,确实来之不易,显示了中国经 济的活力,更让不少人开始有了沾沾自喜的骄傲。

但我想从一个很窄的角度说说美国的韧性,好让我们把视野稍微放得 长远一点。

从某种意义上,和中国相比,美国在历史上的崛起是悄无声息的。

我做了一点简单计算,从1820年到1870年,美国平均的GDP增长率大概是4.3%,但其中一部分是因为人口的快速增长导致的。在这50年间,美国的人口平均增长率超过了2%,所以如果没有人口增长,美国的GDP增长率也就是2%左右。从1870年到1929年,也就是大萧条开始之前,美国增长的极值是一年13.8%,但平均起来这60年的增长率也就是3.8%,剔除人口增长的因素,也就是2%左右。二战以后的60多年,美国增长的极值是8.7%,平均只有2.9%,去掉人口因素,还是2%左右。这其实是经济史和经济增长文献中非常广为人知的基本事实,美国成为超级大国过程十分平淡,就是用剔除人口因素之后的每年2%的速度毫无戏剧性地增长了近200年。但是一回头,却发现它已把所有的国家遥遥地抛在后面。

如果说美国有什么奇迹,那就是这个国家在最近两三百年的时间里比 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更有韧性,小步慢跑的美国在很多方面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其他国家都未达到的高度。

中国已经大步快跑了30年,乐观的人觉得至少还能再这样跑30年。如果真如此,那时的中国会是经济总量第一大国,人均水平也 会相当可观,大概能达到当前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也就是说,中国还要这样快跑30年才能在人均意义上达到今天的发达国家水平,这已经是了不起的 成就,相当于中国用一个甲子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两个多世纪走的路。

但即便看好中国的人,大概也会承认,上面说的这是最好的情形。政 治、经济、军事、环境、资源,以及人口等在内的诸多因素,但凡其中一个出现差错都可能让最好的情形无法出现。如果当下的中国是盛世,那么这个盛世会持续多 长时间,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则不同,这个国家温和的盛世已持续了至少有200年,这个国家也面对过很多挑战,也许没有中国苦难多,但也不少——打过内战,有过大 萧条,有过激烈的种族冲突,光被暗杀的总统就有4位,占总共44位总统的 近1/10。但历史证明,这个国家有着一种很强的韧性,从而保持了平和的进 步和稳定。

这种韧性并非偶然。麻省理工学院的阿西莫格鲁教授和哈佛大学的罗 宾逊教授,在他们仍在进行的合作研究中,正越来越清晰地揭示,具有广泛参与的政治制度会是保持韧性的一个关键。尽管从短期看,政治制度几乎和经济表现没有 必然关系,什么样的制度下都有经济成功的事例。

但数个世纪来,昙花一现的国家不少,最后真正坚持下来的还是那些 不断完善制度的国家。事实上,当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的土地时,现在的美国远不是最繁荣的土地,而一个世纪前,南美的阿根廷还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黄炎培曾经问过,如何让中国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循序渐进地推进政治经济改革,练就中国自身特有的一 种韧性,或许是一种答案。

中国经济增长之谜

October 5, 2009 |  by  |  Economics  |  9 Comments

{ Myth 迷 }

-

今天复习宏观经济2年级的课程,于是在第一章近年全球各主要经济体中看到了一段关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原因。

最下面的一点实在是有趣, Still a puzzle.

{source: Macroeconomics : Australasian edition / Olivier Blanchard and Jeffrey Sheen. 3rd edtion.}

Everybody Freak Out!

June 12, 2009 |  by  |  blogging, Economics  |  11 Comments

{ Econ 200 }

仅此文献给明天考《微观原理及积分应用》| Microeconomics /Theory and Application with Calculus-by Jeffery M. Perloff 的朋友们。

以下内容均来自校内Blackboard系统的Econ 200讨论区,版权和解释权都不归我。

感谢 Naveed Shah 为我们祝福。

也感谢在另一个Threat下您那豪放的言语 :p

Read More

最聪明的家伙们

November 9, 2008 |  by  |  Economics  |  No Comments

昨天早上,谷主和我已经各自拿起自己正在读的书准备去河边享受阳光的时候(我最近正在读《列宁墓――苏联最后的日子》,一本挺不错的书,还得了94年的普利策奖,虽然我个人觉得还没好到够普利策奖的地步),我在用遥控器关电视的最后一刹那,被划过耳朵的几句话抓住了,于是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我和谷主都坐在电视机前,看一部几年前的记录片《安然(Enron)-屋里最聪明的家伙们》。

 

记录片里有一段,是作者故意在嘲笑安然的,说安然必须寻找新的盈利点来支持其已经高得离谱的股价,虽然实际上安然已经入不敷出了。于是安然放出风来,考虑推出一种新的衍生产品,使得大家可以买卖未来的天气。当然,这个产品还没有出来,安然就倒了。

 

你也许会觉得这是一个笑话,但是对做经济学的而言,特别是做宏观的人而言,这完全不是一个笑话,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让我先说一下,为什么允许人们可以买卖天气是一个在理论上的“好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