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blogging

经验的意义

June 12, 2010 |  by  |  blogging, Thoughts  |  3 Comments

(一)考试

这连续两周都在忙活着考试,今天算是结束了最后一门,Money and Finance,与其说是们Econ(经济学)的课程,学校的代码是ECON 350,我愿意把这门课当历史课学。必定里面很多内容都是有关钱的演变进化和金融系统的形成。

巨大的信息量让这门课看起来是无头无序,其实不过8大块。最后一节课有人问老师要Sample Question和去年的Pass Paper,老师聪明的提到了一个Behavioural Finace(行为金融学)的概念,Anchoring。

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说人们很容易把自己未来的视线和行为分析以自己最近的一些观察为基础,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对市场信息反应不足(under reaction to news)。举个很简单的非金融市场例子会比较容易理解:假设你去买东西,东西的标价1000块人民币,你于买家讨价,出价500块,买家不同意说800块,最后和你达成合议,双方同意700块成交。不论这个东西到底价值在700元以下多少你根本不在乎,你的大脑早把它定在1000元的基础上可以讲下多少钱了。在这里你感觉占了300块的便宜。这种技巧总是被房地产,买车的商家使用。

老师的意思很明显,各位,如果我给了你们Sample Question,你们还会去借书查看资料,每个Topic的去复习吗?这样只会害了你们啊,考试的时候傻眼你怪谁呢?

(二)世界杯

昨夜里2010年南非世界杯终于吹响哨子。我简短在深夜复习时Twitter上看了几条文字直播。

回想起来第一次真正开始看世界杯那应该是10几年前了,98年法国世界杯的时候,我小学升初中。考试前每晚是拿着球星的卡片看靴子,看被球袜包裹的护腿板,看发型,看描述,看身价。只可惜还没考试一天晚上就被父亲抓住,没收了所有卡片,墙上贴着的大幅海报也全部拿下。考试当天中午踢球,下午的数学考试迟到(因为忘了买三角尺)。最后的决赛是考完假期在家拉着天线看的黑白直播。

几年后的2002年世界杯,中国第一次出线。我读高中。

米卢当时执掌中国队,在冲出10强赛前的时候,米卢也是被众多“官员”职责。

我只记得米卢说的一句话:“你们没有任何资格来评价我和我的训练。你们(中国足球)一次世界杯决赛圈都没有进过,而我有着4次带领球队进入决赛圈的经验!(中国是第五支球队)”

是的,这个时候我们最好是闭上嘴巴,就算你张着,你还能说什么呢?

(三)三国

历史不是我擅长的,从高中开始我就不是特别喜欢历史。马明芬老师在高中第三年是又给我找各类书籍,又是给我看各种历史电影,如此般努力的我并没有考出平均以上的分数。借鉴他人的学习方法和经验,未必能成功,当时我也知道。

也许就是我大脑相关历史方面的发育才刚刚开始吧,才喜欢上看三国,才喜欢上读些历史传记。

几年前在上海的时候,小杰哥给我说过他对历史的理解,为的是鼓励我考取导游证。

他说:“历史的意义不在你要记住那些时间和地点。我们的文科教育太理科化。文科的东西怎能用理科的思维去学习?你应该知道那段历史能给你的启示是什么,历史总是重复的,古人的教训和经验,当然是你学习历史的真正财富。如何把历史的意义联系到现实中来,才是真正了解历史的意义。”

后来我拿到了陕西省英文导游证,历史方面的知识虽然不高。

(四)写给我自己

郭建峰曾经说过他打Wii保龄球游戏的故事:

保龄球游戏的满分是300, 即连打12个全中。

他当时的最高分是299分,打了十一个全中,最后一次打了九个瓶,一个未倒。

十一次全中是当时他能打出的最好成绩,正常情况下,六七个全中是很轻松的,七是一个分水岭,一旦过了七,第八个,第九个全中就比较悬了,很多情 况下,感觉上与之前是一样的力道,一样的旋转,结果却大不一样

之前同样的方式,七次全中,到了第八第九次,就出现一个未倒,甚至三个未倒的情况,自己看着屏幕目瞪口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所谓的压力无形累加的结果。

如果人是机器,没有欲望,没有情绪波动,那理论上,只要有一次全中,那之后可以有100次,1000次甚而一亿次全中,因为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 法,之后就是简单的重复。

可惜人非圣贤,更非机器,在面对漫漫累计的压力的时候,即使自己反复暗示自己淡定,告诉自己我不紧张,我不在意,可是对于好的结果的渴望是在无 形中给自己的机体以压力的,你甚至感觉不到这种压力的存在,但是结果会很鲜明的告诉你这种无形之物的存在。

正 因为如此,正因为人不是机器,因此经验会显得如此的重要,经验的价值并非知道应该怎么做,这种文字的知识,google百度一下大都找得到,经验的真正意 义在于可以让一个人能真正的淡定,不受压力的影响,在其他人都失去理性的时候还能一如既往的做出正确的决定,力挽狂澜于千钧一发之际,这才是最为弥足珍贵 体现一个人价值的地方。

(五)如果我有个娃

我曾经有过个想法,把自己平日里的一些所想所思和生活经验找个本子记下来,大概在高中和西安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已经记了有2个本子了。很多都是摘抄,从各种杂志上看到的些触动我的东西。后来前年的时候用了饭否,然后我就像可以重新拾掇起来,“顺手”方便用手机发到饭否(已故的微博)上,多好。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我一直琢磨着如果我以后有了孩子,我可以给ta“传授”些我的经验,这样就省得ta走弯路。

可后来我想通了,我就算给ta讲一万个我的经验,都没有用。首先孩子是绝对不会听的,就像我自己一样,父母给我说一万个这个不要做那个不要做,我还是一样会去做的。这是挡不住的。唯一可以做的是,就让ta去经历吧,从山上跌下来摔的有多疼,只有他自己摔了ta才知道,告诉他是没用的。

崔健唱:“不是我不明白,这时代变化快。”

是的,告诉孩子自己的经验,倒不如给孩子讲述自己的经历。ta也会有自己的判断力,让孩子取其所需。

最后,我想哪天我真有娃了,这篇文章不知道要不要ta读一遍。

祝福!

May 30, 2010 |  by  |  blogging  |  19 Comments

公元2010年5月30日,赶在六一儿童节之前,

姐姐和姐夫在成都举办婚礼结婚啦 :)

不能在一起庆祝,在这送上祝福!

照片是小时后和姐姐在照相馆拍的,注意姐姐坐的是一张板凳(我不让她坐在车子上。。。)

翻越爸妈给的照片,里面有一张确实吓 了一跳~

Interview Skills Workshop

May 26,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  4 Comments

学校的关怀是无微不至,学校的邮件系统上周六也全部把staff给换上了Gmail服务,VC (Steven Schwartz)也在博客继续了一篇“临摹”乔布斯Adobe繳文形式的文章,“Assessing the benefits of Gmail”。

学校在这些方面确实很人性化,基本上很多东西都是online的,选课-缴费-选座位-查收学校的Email,Calendar,图书馆,当然还有先进的Blackboard系统,近乎所有的课堂资料,公告和老师的讲课的iLecture(可供不上课的同学使用的课堂音频视频档案,每周更新)。可以说是如果学校不要求有Tutorial的attendence我基本只需要第一次去学校的Orientation然后领张student ID,就基本不需要去学校都可以学习,然后Final时参加考试即可 :)

最近通过学校的Email推送系统,去student service注册预定了几个Interview Skills workshop,可以了解些要注意的文化习俗和技巧。

赶得不巧,赶在Final考事前复习阶段这周要去两个Workshop,不过还好啦,总共抽出来3个小时时间。周一结束了一个,收获还是有的,为了保证能让大家有足够的空间,周一的workshop限制在25人,当天有4个Local学生,其余全部International。

下面做了几点总结,我个人觉得比较新鲜或者会有些用的:

  • Brainstorm at least six questions that you would like to ask when you are asked to ask during the interview.
  • Contact the person of reference before you go for the interview!!
  • Dress for sucess! Wear clothes that are apporpriate to the work environment you wish to enter. Err on the side of caution- dark suits, ties, skirts, pantyhose, and muted perfume/ aftershave and jewellery.
  • First impression are important- shake hands firmly, make eye contact and smile! (Note: sometime do an equal handshake)
  • Steer your body to the person who ask you question.
  • Open palm, this is the only guesture I find in the card-match game that has a postive feeling…
  • Try to match your voice.
  • Never ask about sallary, benefits until subjects are raised by the employer.
  • Star Technique: Situation- Task- Action- Result. Focus 60% on Action, 20% on Task, and 10% equally on Situation and Result.
  • linkMe.com
  • www.bemyinterviewer.co.uk
  • Student Service at Lincion building provide Mock interview before you going for the real one 😉

大家有经验的多多分享啊!!!

Why do I need an iPad?

May 23, 2010 |  by  |  blogging, iPad  |  4 Comments

Picture tells a thousand words…

 

Those are the lecture notes I have to print out during one semester for three units excluding handed-in homeworks.

I have to squeeze few more slides on one page sometimes, and some off-class reading materials are only one-time-in-semester use…

 

T 2

May 15,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TraveLLog  |  11 Comments

昨天课后和 Kathryn 去了 T2 坐了会儿。

 

取代了以往周四晚上 Borders 读书的习惯。坐在这茶社也是别有番滋味。

去年买的 T2 的一套茶具,瓷壶一个,杯具 2 枚,一包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茶。也是喝了几个月。

我对茶文化了解仅限于知道英文 TEA这个词来自于福建话的 “茶”。

倒是一直就想过把每周读书的几小时放在这个地方,只可惜光线太暗罢了。倒是非常适合谈些轻松的话题。

这张 Menu上的 Title很喜欢:“Everyone’s Cup of Tea.” 一语双关。

 

(上图下部的精致小壶作用是记录 Table Number,每个客人的桌子上不同,便于服务)

我和 Kathryn各点了一小壶茶,我要的是 Buddhas Tears¹,Kathryn 要的是 Red Fancy Fruit²,都是从 T2 Favorites 里挑的。

下面的这个是我的那小壶,

 

还要了几份点心,价格都是相当合理。

 

坐了有一小时余,我们继续冲进了茶社对面的T2茶具店里又拍了几张照片,就不一一注解了。

 

 

这些情调当然是和国内茶社的情调完全不一样。不过却决不输给国内一点啊。我很佩服外国人一贯的这张品牌概念。让你无法拒绝。

PS:建议大家访问下 T 2 的官方主页,和 T2day 的博客,看上去也是很不错的。

—-

¹.Buddhas Tears:

A bud and the first two leaves are carefully plucked and hand shaped into tiny pearls which are rolled with fresh jasmine flowers. Amazingly fragrant with a delicate pale liqour. Pretty to watch.

². Red Fancy Fruit:

Great to look at and even better to drink. Rooibos blended with summer petals and terrific fruit flavours. Smooth and creamy on the palate.

解释是从 T2 Menu 上摘录下来的。

一句话,

May 11, 2010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2天前看到推友 @foralways7 的一条更新:电闪雷鸣啊~~我觉得我应该关电脑…..

突然就一下子把我拉到了无数个以前夏天在家的情景,梦热的天气,终于一场雷雨,风呼呼的刮着树枝,闪电劈开暗暗的乌云。往往我都在看电视。我也曾无数次想过是不是要关掉电视。小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去关掉的,可大了后不是理科生的我一直想不明白闪电真能通过天线把电视劈开、、、而且后来都是有线电视了,没有屋顶上的天线,这更说不通了。我想如果有线电视台办公室既然没拔掉信号,我也就没有必要关掉电视。不过有时候闪电实在吓人,加上雷声轰鸣,我也偶尔关上几次,原因很简单,我怕死。。。都说这世界上无奇不有,只是概率问题(有条件上youtube的同学可以搜搜“ONE IN A MILLION CHANCE OF THIS HAPPENING!!! ”有不少相关视频)。

看到那条推后,我就想这一定是在非常惬意的时候才发出的:)结果继续看到下一条推更加确定了下,“打雷要下雨,嘞噢~ 下雨要打闪,嘞噢~~~” (比较明显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文字的力量是强大的。

我一直都非常欣赏创作的人,不管是什么创作,诗歌文章,还是代码程序,还是电影歌曲,还是像iPad这样的玩意儿,反正这些创作者是弄出了原本没有的东西。

更别提每当这些创作和你一不小心有了交集的时候,这个“共鸣”真是了不得。

上次读的一篇文章,提到读GQ杂志,

开篇采访了李健,采访的过程中,李健说:

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有着大好前途,是因为你有不确定性,以后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到了公司,从最底层做起,一个小小的科长就可能完 全影响你的生活。

一个记者采访博尔赫斯,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 他说生活毫无意义。忽然间音乐响了起来,博尔赫斯停了停,说,我修正一下刚才的答案,生活还是有些意义的,比如刚才音乐响起的时候。

我就特别喜欢博尔赫斯的那句修正后的补充。每读一遍我都有种被一股电流激过的感觉。

就像电影看到一个点,哗的下眼泪控制不住流出来。

有一次打工,老板讲到她的孩子7岁的时候在板球场上玩,一群孩子打板球,有投手把球扔起来,结果她的孩子不懂怎么回事,就去捡球,一板子被打到鼻子上,当场鼻子全部是血。。。她被老师电话通知,过去接了孩子送去医院,又是和老师理论怎么没有付到责任等等。她说去医院路上孩子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了,一直没有声音,躺在驾驶座旁边。。。然后到了医院她就抱着孩子和医生一起进去。。。孩子是混血,重的不得了,累的她满头的汗,进了医院,孩子睁开眼,说了句话:“Mommy, I love you!”

听完我差点掉泪,眼睛至少是酸了几秒。

真的有时候就那么一句话。

Iron Man 2 and 叶问2

May 7, 2010 |  by  |  blogging, Movies  |  4 Comments

{ Movie }

今天吃晚饭时候,家里三人一起把《叶问2》看了。

我这个人民族情结比较重,所以这部片子是很对我胃口的。只可惜了没能在电影院里感受下那场面。

但其实我更是喜欢里头的故事,特别是甄子丹演得叶问这个角色。有时候吧,我真的很佩服演员,很多时候看完电影,再让我看看故事里现实版的真人形象,我倒接受不了了。完全被演员在电影里刻画的形象占据。你比如《幸福来敲门》里的Chris Gardner,<The Blind Side>里的Michael Oher,再比如叶问。

和《叶问1》一样,我也很喜欢最后叶问的这段总结性发言:

“今天的胜负,我不是想证明中国功夫比西洋功夫更加优胜,我只是想说,人的地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我很希望,从这一刻开始,大家可以学会懂得怎样去互相尊重。”


“He didn’t come today to prove who’s better Chinese or western boxing,although people have different status in live,he doesn’t believe the one person indignity is work more than others.He hopes then we can start to respect each others.”

另外几句台词也很喜欢:

  1. 叶师傅,你就像打我一样打那个洋鬼子啊。
  2. 在下叶问。佛山咏春派 师承陈华顺 请甘多位师父 多多指教。
  3. 良心和真相?你是有良心,但是你有真相吗?我有真相,来,我来爆料,你写死他。
  4. 我们中国人用香,除了计时之外,代表我们谦逊。
  5. 叶问2里头甄子丹演得是叶问,黄晓明演得是2。(这句不是台词)

===Iron Man 2===

这也是一部推荐的电影,我还真第一次坐在影院的第一排看电影。

很喜欢Tony在国会作辩护时用的透明手持触摸屏设备,iPad一半大小,你会感觉它无所不能;然后在他生日派对 上DJ的那太帖了钢铁侠头盔的mac,这样发光的是钢铁侠的眼睛,很酷;最后Hammer宣布美国最新军事面孔事后的场面太搞了~可以用”雷”这个字。

整个电影里的未来科技因素,虽然没有脱离苹果的触摸屏概念,可TONY的办公室确实十足的空间化!整个空间 都是你的工作室。你只需要动动胳膊,整个智能语音系统也非常牛逼。Tony喜欢在办公室里的古董车沙发上搜索信息,只需要告诉电脑你的指令。就这么简单。随时在你的工作空间都会有智能和你对话,就像你的私人助理,个不通的是,虽然它不会太多的思考,但它掌控着 所有的信息,而且有着超级计算机的数据分析和计算能力。这一切,你触口可得。你在和计算机对话,一个”brain” trust,knowledge base。

确实十足的感受下未来几十年内的科技:)

因为这些技术并不遥远,所以真实感还是蛮强的。

如果你看TED,你应该还记得一个印度年轻人去年演示的如何把第六感应用到智能设备。那一套设备只是利用了 几个鼠标的滑轮和感应器,但很震撼。搜下Pranav Mistry at TED,翻墙视频http://bit.ly/cCT48g

这不就是那个Tony拿的透明手持设备?

Pranav Mistry: The thrilling potential of SixthSense technology

花絮:看Iron Man当天,我还特意吃了个 IRON MAN Ultimate double angus meal…

两部电影的结束都很有意思,可能现在电影都是这样还是我都没看到最后字幕结束?

Iron Man字幕结束了,结果出来了个3的引子;叶问2 也是在结束出来了个要学功夫的李小龙…

看来3出来的时候,去看也是顺理成章了。

(完)

脱媒

May 6,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3 Comments

前言:这也是前一段日子路上手机读的一篇文章。可以配合着上一篇阅读。另外同时推荐去出处阅读下评论。

======原文=======

一个政府,如果烂印钞票,最后 钞票就会失去信用,老百姓也就不会使用政府发的钞票,而是用别的东西来做交易中介,金银也好,香烟也好,大米也好,甚至可以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这就是一 种(金融)脱媒。脱“媒”,是一种对“媒”失去信心和信任的体现。上面说的这种脱媒,伤害的不仅是老百姓,也伤害造成脱媒的政府,如果没人愿意用你发的货 币,然后大家都以物易物,那政府怕是除了直接去抢,是什么财政收入也从民间收不上来了,靠发票子维持政府运转也不太现实了。

这个世界的媒很多,除了金融机 构是一种媒以外,最常见的媒大概就是新闻媒体了。新闻媒体,跟钞票一样,也是要有信心和信任的,要是别人都不相信媒体说的东西,全靠小道消息,手抄本,小 册子来获得和传递消息,那这也是脱媒。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可以用无穷多的手段来传递消息,脱媒的可能性只会更大,不会更小。

我自己主动脱过媒,就是停止更 新自己在搜狐的博客,这话一说都好久了。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忍受不了动不动就被莫明其妙的“你点击的网志不存在”,而我几乎是个完全不谈敏感话题的 人,即便谈的时候也是用十分隐晦的口气,而且 “被不存在”的博文都是很正常的文章。另一方面我也忍受不了在门户网站上动不动“被标题党”,原意被串改,然后引来一群只读标题的人群殴,网站正好靠这个 挣点击量。

有时候我是有点担心的,“被不 存在”可能会加速脱媒的过程,导致大家都只看网上的小道消息,可是网上的小道消息里最后活下来又都是那些吓死人的标题,或者是极端的东西,理性的东西被挤 到角落。

就像纸币一样,脱媒是伤害双方 的,这一边觉得耳根很清净,没有“很黄很暴力”,可是就是没人看你的。而到了那边,只剩下“很黄很暴力”,人都翻墙出来了,不看“很黄很暴力”看什么?

一点小感想,为记。

ps: 译言反复审核我那篇Thoughs on Google,前段时间还一直挂在心上,然后删掉推送到首页的《乔布斯:我对Flash的想法》也被莫名删除。。。虽然刚刚开始没多少时间翻译几篇,可还是不太舒服。因此决定还是所有以后翻译的文章都备份到博客来吧。

可以访问 TR| 译 TR.Nooidea.com 。以后译文可能就不朝这里推送了:)

来不及

May 2,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2 Comments

昨天早晨坐车读到一篇文章

提到:

大众传媒对于暴力行为报道的限度,是媒体伦理的重要研究课题。伯顿著《媒体与社会》教科书中引文可 参考:“无怪乎最为持久的担忧就是:大众传媒当中的暴力引发了社会当中的暴力。…安德森的调查结果显示,约77%的 研究证明了媒体暴力确实引发了现实生活中的暴力,时至今日,这一结论仍然是成立的。
我头脑里马上想到的是3年前外院读书出现过的连续跳楼自杀。一个同学跳楼了,然后接着那个月里连续有5个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结束了生 命。抛开先不说对生命尊重和爱护。单独说这组事件,我想第一个跳楼的对自己家人和关心他的朋友们造成的伤害对比社会或者其他旁观者应该会相对大得多。倒并不是说要分开去看待这个问题,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结束方式也必然有很多综合因素的影像,同样也传递出一样的信息。而造成后面一连串的相同行为的应该说更要取决于第一个跟随着。How to start a movement (我很推荐这个视频,曾给我启 发不过)里面提到的理论虽然可能放到这里未必合适,但我觉得却有相似之处。心理学上也有“维特效应”这个说法,如果一个自杀事件得到广泛宣传,那么社会上类似案例就会骤然增加,比如玛丽莲梦 露自杀后想不开自杀的比例提高了10%。这种情形下,固然做出自杀的决定需要莫大的勇气,然而有了第一个跟随者,或许这样的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更容易触动潜在的这样一个人群。

因此来说如何处理好第一个跳楼的事件显得非常重要,一旦让它触发了第一个跟随,往往就很难控制了。

极端做法:封闭消息。如果这是一个信息闭塞的年代。问题可能会大大的简化。可这并不是好的处理方式。你可以为了不引起恐慌,而隐瞒信息。可一旦处理的稍不到位,情况就很难掌控。何况是互联网信息传播如此迅速的年代。看看国内最近的几组可怕新闻就应该很清楚了。况且事后公关是何等的困难?!(这里再推荐两篇公关危机的文章12

回忆下记忆里第一次出现在我什么身边的人自杀,是徐州读高中,一个朋友因为分班校长未同意跳楼了。然后他杀学校学生打架被捅死一个,非正常死亡翻墙去网吧被电死两个。只是我知道的,3年高中一共死了4个人。然后大学像我说的一连6个人跳楼死的。其中有一个就是3年前在北京政法跳下的那个海南的男孩,他曾是当时我下一届学生会宣传部的干士。

听说他站在10多层的楼顶,先是尝试用刀片割手腕,因为感觉疼痛层停止尝试,跳下去的时候他后悔了,因为现场有他滑落时双手趴住顶层 墙壁边缘的腕部留下的血迹。也有人说他因为割腕的疼痛让他放弃过跳楼的想法,可是失足掉了下去。

可又能怎样呢?已经来不及了。

Here WE Go, Here WE gO!!

April 14, 2010 |  by  |  ♥ Filming, blogging, Photography  |  6 Comments

{ Okay, Go! }

here we go!

========

这是用相机连拍照片后期简单制作的,非常简单。只是用了一个背景音乐然后,手动在电脑上控制照片播放节奏,然后使用一个屏幕录像软件录下。

平台是Macintosh,相机Olympus,使用的软件有:

  • iPhoto – 整理并控制照片
  • VLC – 播放从Youtube下载下的OKAY GO! 视频音乐 HERE IT GOES AGAIN!
  • ScreenFlow – 电脑屏幕录制软件
  • iMovie – 后期添加了下最后的文字
  • Chrome – 视频上传 :)

好了,大家都来连拍吧~~

点击这里可以去Youtube观看( Watch This Video Clip on YOUTUBE ),为了国内朋友不用翻墙我也传到了Youku.com

北京故事:1990-1993

April 13, 2010 |  by  |  blogging, Society  |  1 Comment

转转载一篇文章。

=========================

1989年上半年,中央美院学生方力钧正在为毕业发愁。

他要在两居室和自由之间做出抉择:学校推荐的工作是北京造币厂,那是一个传统,美院的很多学生都会分到那里,工资不错,还有两居室,但必须坐班。方 力钧觉得用青春去换两居室,代价太大,他更喜欢不受约束的生活。他选择了后者,做了一名”盲流艺术家”。

这一年是很多人的发愁之年,南京某空军部队吴姓老兵也在发愁,明年就要退役,是留在南京还是去上海?

回小县城做一名化肥工人那是他所不愿意的。四年前从家里偷出户口本去从军,就是为了奔向大城市。吴姓老兵是个文艺积极分子,喜欢弹琴唱歌,唱《外面 的世界》,战友们听得羡慕不已时,他暗自下了决心,要去搞音乐!多年之后,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左小祖咒,真的成了一名摇滚歌手。

1990年春天,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90现代音乐会”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唐朝”、”呼吸”、”眼镜蛇”、”1989″、”宝贝兄弟”和 “ADO”这六支乐队粉墨登场。20岁的左小祖咒刚刚退役,拎着一把吉他,一台单卡录音机,还有被子,坐着舅舅的卡车去闯荡上海滩。

为了生存,他做起小贩。最开始是给别人转录港台流行歌,一盒四五块钱,后来专门在复旦大学兜售打口带,推销给文艺青年。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叫田彬的人溜达到了北京大学附近。他是《中国美术报》的编辑,但是这份报纸早在前一年12月25日就宣布了停办,田彬和同为编 辑的栗宪庭、丁方一起失去了公职,成为自由人。

在一个晴天,田彬不知怎么走到了圆明园福缘门村。有人在巷子里晒太阳,田彬发现那儿房子很多且便宜,紧邻福海,可以游泳,于是就搬了进去。不久,和 他来往密切的方力钧也搬了进来。他俩共用一个院子,三间房,中间是堂屋,两人各占一边。热情好客的两人把这里租金便宜的消息四处散布,圆明园画家村的大规 模聚集就这么开始了。

接下来的五年里,一拨又一拨的艺术青年开始投奔圆明园。南京的画家徐一晖,有一天在街上碰到栗宪庭。后者说你跟我去北京吧,徐一晖往塑料袋子里装了 两件衣服,上衣口袋插了一把牙刷,就跟着走了。他俩路过山东,画家鹿林已经下海,搞装修,整日挎着大哥大、骑着野狼摩托车在济南街头飞驰,栗宪廷和徐一晖 告诉他:北京有个画家村,鹿林二话没说,扔下工程队,扔下老婆和儿子就到了圆明园。

那是一个崇尚自由的年代,为了自由,艺术青年抛家离职,或者干脆拒绝了分配。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喊一句”圆明园,秋高气爽”都可以成为诗的年 代!

1993年5月,左小祖咒终于从上海杀到了北京。最开始,租住在朝阳门内某破院里,因为那间房子隔音很差,不适合摇滚,祖咒就试着给行为艺术家张洹 打了个传呼。张洹很热情,就说你骑车到什么地方,倒什么公共汽车,我在哪个口等。那是长城饭店旁边的路口,当时长城饭店后面还很荒凉,他们路过一个湖,湖 里还有死猪,很臭。左小祖咒对这个地方很不满意,热心的张洹还是找到一个干净点的院子,好说歹说,把他留了下来。院子所在就是大山庄,现在的朝阳公园。日 后,左小祖咒将和一群行为艺术家在此创建”东村”艺术区。

左小祖咒有备而来,他带了600张打口碟来到北京,这是他在上海活命的买卖;他还带了一个小弟,负责在北京继续售卖打口碟,维持二人生计。他将抽身 出来,全身心写歌,”我来北京就是要搞音乐的,虽然成形的歌儿也没有,吉他弹得一塌糊涂,但是我的思想已经成熟了,就会相当自信!”

在这一年的三月,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成立,新生代摇滚青年有了组织,北京开始了以迷笛学校为中心的摇滚村庄聚集:东北旺、树村、霍营,这些村子的村民 不知道,好多被摇滚乐迷奉为经典的歌曲,最初版本都是他们先听到的。

(作者:胡吗个,原载《华夏地理》 2009年4月号

做个标记

April 3, 2010 |  by  |  blogging  |  5 Comments

{ Happy Birthday }

今天google PR更新,说实话很久没有关心过博客的流量博客的page rank这些了。

但还是顺手查了下,发现居然从3升到4了,真是不容易啊,不过看起来这一年多我也没有以前写的多。

这是个奇怪的事情。不过还是值得高兴的,所以做个标记 :)

—–

然后,先感谢党和政府,再感谢父母亲友,最后祝我生日快乐!

送自己一句话:

如果你已经过了20岁但还不到25岁的话,你必须找到除了爱情之外,能够使你用双脚坚强站在大地上的东西。 你要找到谋生的方式。现在考虑不晚了。 不要想到什么就写。不要流连于小感伤和小感动。明天我24岁了。#BirthdayGift #KaifuLee

PS:

明天新南威尔士州夏令时(Daylight Saving Time)结束,这样4月4号这一天我有25个小时啦 :)

我打算明天下班回家去Woolworth Liquor买瓶红酒,庆祝过去的23年时光。

Yes, Cheers to the past 23 years!

Happy Easter!

April 2,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  8 Comments

{ LONG Holiday }

今天Good Friday啦,睡了个大懒觉~

起床收拾下,准备出发去city,朋友前几天国内回来,把媳妇也带来啦,下午越好出去唱个歌吃个饭聊聊天。还有另外一对couple:)外加一小胖?

记得上次Good Friday的时候也是在这朋友的住处过的,几个同事聚在一起,我还有了这一张不错的图片,

哈哈,又是Easter的2周长假,今年确实很多任务,晚上回来看来要好好计划下。

安排下时间,外加一项神秘任务。

恩,还想把去年的EASTER SHOW视频做一下,希望能放到Youtube上去 :)

搞不明白

March 12,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5 Comments

{ UNIVERSE }
几年前读过一期讲风水的《国家地理杂志》。里面提到过一个比较有趣的观点叫“驯羊理论”,大致的意思就是说,“风水学”作为一个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学问,一个独立的文化分支,不应该用西方的自然科学来衡量。打个比方,有三个牧羊人,中国(代表东方),欧洲西方,还有南美。三个牧羊人都独立的发展自己的驯羊方法(各自独立的文化基淀和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方式),然而牧羊人西方以他的方法最先驯好了羊(西方自然科学最先对社会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这就让东方和南美,纷纷放弃了自己的那套理论,开始学习实践西方的方法。而且和西方一样,这么多年确实是效果不错。不过最后文章也提到了,随着对自然破坏的加剧,大家包括西方对中国东方像风水学,易经等学问越来越多的产生兴趣。“天时地利人和,和谐的发展”。
我想到上头这些是因为前两天几个朋友讲到一部美剧《边缘危机》。这部美剧我没看过,不过朋友说是讲得一些最前沿的些科技和理论。提到了几个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平行世界”,还有如果可以让墙震动到一定程度,分子运动如何如何那么,人和其他物体是可以穿过这堵墙的。这些东西我没看,当然我更不是学物理的,连个理科生都不是,我也不敢评论什么。不过倒是让我想到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个穿墙的就让我想到了小时听到的古代有个人会穿墙术的故事。

我在想这些东西会不会都是真的?必定人类对宇宙的了解还太局限。你再比如说针灸,有老中医给我讲过说古老的时候发明中医的那个人确实是有特异功能,他是可以真切的看到人身上的经络。所以才慢慢总结“发明”了针灸。你说这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是什么专家,历史也不好。说句时实话我对这些故事也罢,记载也罢,都持中立态度。

还有个事儿,第六感。先别给我提科学的解释,你说人是不是也有第七感,第八感。就像狗,鱼,鸡,马,牛对地震,灾难有预感一样(这里不提什么超声),人在进化,同时也在退化。随着一部分功能的进化,必定有些特异的或原有的功能随着生活环境慢慢也就没了。你说第六感,有些人强有些人弱,有些人基本没有。可还有些人,你们叫他怪物,他有第三只眼,他能看到你看不到的。

所以我还有不少搞不懂的,你也别拿这些你能搞懂的笑话我。

读万卷书,省千棵树

March 8, 2010 |  by  |  Apple, blogging  |  7 Comments

{e-Book Reader}
最近我是没怎么关注iPad要出货的消息,因为从1个月前它发布时看到我就不怎么喜欢,我还是比较直观的人,你要问我不喜欢哪,我说我不喜欢那个正面的界面。看起来不协调。就下面这张:

特别是地下的dock,特别看起来不舒服。

先不管这界面是可以自定义还是怎么地,我就是说下我第一印象。

今晚又突然想起iPad来原因也很简单:我真缺一个能让我舒舒服服读PDF格式的阅读器。

Read More

应该不是幻觉

February 25, 2010 |  by  |  blogging  |  5 Comments

{ 动作 }

昨晚睡得还是香的,自从上个假期开始的时候搬过Villa这里,确实夜里静得多了,人也少了很多。礼拜五早晨也很少听得见垃圾车来收垃圾箱的声音。(房子里马路比较远,Villa的垃圾不用自己推出去)。

可昨晚,不知还是凌晨的时候,自己醒来过一次。

不知道是睡前侧卧用过电脑还是睡后侧着摸过地上手机调闹钟,反正我朦胧醒的时候,我的头以脖子为支点和身体是成90度的,倒挂在床的一侧,身体不太清楚方位了。

唯一我的意识就是整个脖子僵住了,动弹不得,只要任何形式的挪动都会很痛。睡的稀里糊涂,但感谢大脑还能发出正确指令,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时候,好像大脑一直在指挥我的头,胳膊和手(辅助),围绕一个中心,不能过猛的挪动我的头部,保持颈部始终有依托(因为要把脖子从90度的床角搬到30度的枕头上)。只是模糊的记得我是用手慢慢托住脖子,还很疼,一直要用力托住,慢慢移动,同时调整身体的方位,最后不知道是用了多少时间,然后就知道自己应该没事了,在然后就又睡的毫无知觉。

反正早晨起来一直到今天回到家,我都觉得这事挺有意思。还是第一次经历。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脖子吧今天也没有多疼。

不过回到家刚我又照着记忆里的姿势躺了一会,确实不太舒服。

想想,听说网上有个人每天坚持早晨起来把自己的梦记下来,差不多都写了有好几年了。一定有意思。

Read More

打球

February 16, 2010 |  by  |  blogging  |  5 Comments

{也学央视植入广告一枚}

题外:

得过且过,你永远过不上好生活。

不论你说乔布斯(steve jobs)是偏执的完美主义也好,残酷的完美主义也好。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他的完美追求,不会出现苹果这样的产品。

上头是早晨还没睡醒,收到的一条短信,晚上打完球回来就冲澡就想到了乔布斯。看来我也受毒害不轻。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一个事儿,就是打球踢球这事儿。

以前每次在这踢球,和鬼佬一起踢,小场地,都是用shopping centre里购物的推车摆的球门。当然踢起来就会很随意。“踢着玩嘛”。可老外,从不跟玩儿着踢,离“球门”3米都能正脚抽。按初中时候我们玩球儿的说,这TM的就是流氓球。你轻轻过去,绕过个人,推进就算了。没必要吧?

嗨,老外他还就这么较真。

中国人确实比较多时候持“得过且过”这态度。无所谓态度。差不多就行了。唉,没事儿,不就少个这多个那嘛!没啥区别。

反正我就记得小时候,父母朋友每次要吃东西是问我吃什么,我就经常说“随便”。以至于新加坡还真有这么种叫Whatever的喝的。

比起来老外,点个汉堡,有时候都得给店员说出一连串要的陷儿和不要的佐料、、、

你不能否认的,老外确实比较较真。

当然你把这当成文化的差异去理解,这也不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

中国有没有像乔布斯那样较真的?

有啊,复读3年不考上清华北大不念大学的也不少。

淡如水

February 13, 2010 |  by  |  blogging  |  6 Comments

{ 友 }

刚在家吃完饭后给原来的同事Allen发了个信息,因为不确定他是不是已经下班。

结果没到2分钟,电话打来了。

上一个圣诞的时候他给我发过信息,但那个时候忙了糊涂,一直要打过去电话都没有打。这次也可以说是同命相连,两人都没有在家里过年。聊了之后才知道他下午就已经放假了。

电话接起,相互交流了些各自的信息,然后就开始聊天扯地了,40多分钟的电话一直是话题不断。

没有多么深奥的探讨,也没有太多的八卦,很亲切,很放松。

有时候吧,很奇怪,可以说3年前9月1号我们一起到DBS的时候,开始我觉得Allen不是我特别喜欢交流的类型。可时间过去,我倒是心里头总能惦记着这么个Allen。这个和我游了大半年泳很少上互联网的Allen。

想了想校内里头的确也有不少朋友,很少“互动”。不过感情应该都知道的。

ps:

新加坡赌场Marina Bay Sands大年初一开赌。听说还有1200个荷官职位的欠缺。

update:

收到另外朋友更新,Marina Bay Sands只针对新加坡PR和Resident开放…(这还怎么赚钱?Singaporean这么Kiasu)。[superemotions file=”icon_wink.gif” title=”Wink”]

丢不掉的东西

February 7, 2010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从马小小回家,悉尼差不多已经连续下了有一个礼拜的雨了。昨晚和朋友从city回来路上就是大雨磅礴,基本看不清路,不过借助GPS还是一样一路平安回来。别说下雨了,就是是大白天,给一张地图,哪怕有3个指南针,我想回来也不会多容易。

今天说到的话题可以说也是巧合,就像新室友Joseph说的那样,他前两天问我信不信上帝,他说他信,因为他觉得世界上有太多巧合,特别巧合的巧合。机缘嘛,他举例说,比如他原本很想学习却总不能安耐下来学个踏实,结果就来了我这样一个“踏实”学习的人…先囧一下;还有比如之类之类的,就像是一切都有安排一样。巧合的放在一起。这篇文章也纯属巧合,恰巧我今天能有一天休息,可恰巧TPG又有路线故障,家里上不了网,出去走了两趟又回来,这雨哗哗的下,家里基本书也没有心情读,索性用textedit打个草稿写篇日志。

要说的事情其实很普通,就是今天出门前Joseph找不到相机了,急啊~这种事情确实很烦人,要找的东西就刚好找不到,我也是常有遇到。每当这个时候google都会出现到我脑子里,很多次,也很简单,我习惯性的找东西就想到google。或者是打下电话,因为经常性的马小小找不到手机总是让我拨下号码,听铃声找手机。所以每当找不到需要找的东西时我总是有这两个条件反射。

又是巧合,昨天工作的时候和一个学IT同事聊天,先是聊苹果iPhone apps的开发,然后不知因为什么让他想到了他读书最后一年研究的一个课题,讲得是Laser Sensitivity 方面的东西。全名和缩写我都没记住。大概是这么样的一个东西。

条形码我们都很了解,由一些()组成,包含了产品的些信息,我记得几年前用诺基亚N70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安装软件实现条形码识别阅读。现在大多的超市都有激光扫描check out系统,每个商品都有一个二位条形码,通过激光扫描,可以结账。昨天同事说到的那个激光技术就是说在超市的出口处有类似现在检查你偷东西的两个柱子(代激光的),然后比如有一购物车的商品通过的这扇“门”的时候,所有的商品就会一并结账。直接付钱就好了。多好的技术,多少的方便。

听说这个技术其实在加拿大已经有两年多的测试了,只是澳洲在高科技上还很落后(还用着ADSL,流量还限制,今天还故障了…)这个技术也就一直只是在研究的课题上。

刚听同事说完,两个东西跳到我脑袋,一是成本,因为我想要让这个东西推广出去,就不能不考虑小厂家的成本,不过同事说植入的芯片非常廉价,倒是技术比较复杂,必定各样的商品都有,液体的,固体的,材质也不同,如何让每个产品都能便宜的植入芯片才是要考虑的问题。其次我想到的是未来的人,曾经看到过些科幻电影里就有过出生的人都会在手腕植入“条形码”的情形。像朋友说的那样,这个技术的产生意义并不在于超市结账给我们节省了多少时间,芯片可以储存的信息量要远大于条形码,可以通过芯片信息直接就可以在结账的时候知道你买的商品的所有信息,产地,生产日期,包括出自那条生产线。幻想下如果在家里也有一台挂在墙上的“镜子”,商品放在面前就会告诉你产品有没有过期,有问题的商品就可以直接让你找到厂家,甚至是哪个环节的问题。返想下TOYOTA召回的几万台车子(技术可能还要复杂些),这样看来这技术确实带来的利益确实远远超过了超市结账的便利。如果通过这面“镜子”寻找芯片信息的物品,我想Joseph的相机应该很容易被定位找到了。

问题是,这个技术会不会像科幻电影里演得那样被最终用到人或者动物身上?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只不过是虚拟的存在。通俗的说一句,“人肉搜索”不就是差不多的道理?或者说有了精确的搜索功能再加上日益发展的SNS社区网络。不管实名也好,非实名也好,每个人都在这样一个虚拟社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Avatar,操控着这个虚拟的你行为在这个社区。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标签,就像超市的产品一样加上了芯片。我们确实是越来越习惯给任何东西加上“标签”。Wordpress就有Tag功能,给QQ的好友加上映像标签,hash tag(#tag)甚至是成为了默认的互联网关键词识别标签。在Twitter上你给自己的东西加以标注,#haiti差不多好多天都在Twitter的Trending topics里出现在前10名。你可以通过标签感知这个世界在发生些什么,大家在关注些什么。你也可以通过标签寻找你需要的任何信息。朋友们不再需要通过小眼睛识别我,他们在QQ上只要看到大嘴猴头像出现,就知道是我上线了。(这是2年前朋友Tony给我说的)所以不管我换什么名字,大嘴猴就已经可以识别我了。因为至少在他的好友列表里,大嘴猴就是我的标签。

我是觉得现实生活是越来越虚拟了,虚拟生活是越来越现实了。虚拟社区不光是在弥补现实生活,却在逐步取代我们现实的生活。我可不想哪天体内被植入这样一块芯片,随着时间推移还不断的更新属于我的标签,然后在你们的面前,你可以知道我的哪个器官不健康,今天吃了大米还是面条,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不过有个好处,父母再也不担心会丢小孩子勒,猫狗小乌龟都不怕找不到勒。

ps: this post is updated at a friend’s house. the internet is still un-accessable at home,

so you may find the format of the post is a bit of wired.

anyway, it’s happy to get this post on 🙂

February 2, 2010 |  by  |  blogging  |  5 Comments

{ 思亲 }

Read More

Woking like a DOG

January 23, 2010 |  by  |  blogging  |  8 Comments

{ 7:00AM ~ 10:30PM }


上面的状态估计是我随时有超过10分钟空闲时间的状态。。。

确实自从上周末开始,就每天持续这样的工作状态,平时9点到下午6点上班,赶车回家7点去图书馆给下几届童鞋们补习功课。周末则早7点至下午6点工作,晚上继续平时的状态…好不容易休息2天,则全天贡献给童鞋们…

估计这样的状态将继续持续到下周4…

西安话说“累成马了”,我看差不多了…

不过还要再次对ECFS的其他Executives今天学期前2次会议表示道歉。的确我是无法脱身,bb坏掉了没有能及时回复大家下学期社团安排计划,也没有及时更新IT的agenda。特别是Anna,深表歉意!

———————

送上朋友闲暇邮件的一篇笑文:(的确经典)

What a black man write to a White / 黑人给白人的一封信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亲爱的白种人,有几件事你必须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当我出生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长大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阳光下,我是黑色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我死了,我仍是黑色的。
you—white people, 你—白种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当你出生时,你是粉红色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长大了,变成白色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阳光下,你是红色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时,你是青色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时,你是黄色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时,你是绿色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当你死时,你是灰色的
And you, call me “color”? 而你,却叫我「有色人种」?

苹果的手段

January 19, 2010 |  by  |  Apple, blogging  |  7 Comments

{ i  Apple }
apple-itablet-event-invites-arrive-0

确切的说,我不是很期望1月27号的早早到来。因为那就意味着我的假期更加接近了尾声。

可我又不能不希望它快快的到来。因为不知道又有什么surprise在那天出现。

一直从去年就让我激动的不得了的brick,虽然不太可能再出现,但谁能知道“islate”会是个啥样子。又听说用的是Clouded Mac OS,又听说卖价在1000美元以内,又听说…

but,

不过,传闻也说Jobs对这个产品很满意。虽是传闻,却已足够让人联想了。

Read More

对话

January 13, 2010 |  by  |  blogging  |  9 Comments

{ draft }
▪    就这样一个不高的台子,就把我们和他们隔开了
▪    最怕就是对这个社会无痛无痒
▪    文人固穷,风骨,穷则容易被圈养。教材,国家。
▪    韩寒
▪    改革不能从既得利益者走
▪    一部分人先富,带动周边-东部进入中央-邓小平活着也不能动这些人的神经
▪    谁支持改革,谁是既得利益者,谁是反对者,你又能依靠谁?
▪    选举? 就可以知道谁是你的既得利益谁是你的反对
▪    中国和日本,拜神,私下有贸易
▪    中国有什么吸引人-潜在市场-什么才能保证这个市场-稳定
▪    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不能看到一个事件的本质的话,最好别发言,很傻
▪    人类总会可以找到可替代资源
▪    人类的天性就是趋利避害,善于选择

看文档上的修改日期应该是去年9月底,快国庆的那段时间学校假期和pete在Myer一家咖啡店的对话。

第一句话就是提到刚刚点完喝的,坐下等待时pete说的一句,指的是我们坐的位子区域,虽是不高的一个台子,确实给了我们不错的感觉。

剩下的就是几句简单的note。也没多少心思整理,方过来留个底,应该看到还能有不少反射信息浮出脑海。

I am thinking about…

December 28, 2009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 CHANGE A BIT }

刚刚忙完了一个圣诞,眼看新年又即将来到…

最近总是想能把博客改改面貌,这主题也算是用的最久的一个了,现在是越来越不爱折腾这些,前些日子升级WP的时候也是想换下主题,或者升级下主题,可想到那些弄过的修改,我就已经不想换了。

不过最近假期倒是想可以抽个时间改变些东西,也许会换这新皮,如果可以找到合适的话 :)

然后再把分类和about页面等也做下修改和修饰。必定写了一年多的独立博客了,现在也慢慢感觉到的自己到底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是什么了。简单下分类,然后打算把以前5年里写的其他的博客和空间也能安年份整理过来 :)也纪念纪念自己的blog生涯。还记得起几年前老师问上网干嘛的时候,我还提到了blog。。。那个时候估计整个班里也就没几个写这种网络日记的。现在blog已经排到了50个改变世界的发明中文

另外就是还想再独立出一个子域,或分类来专门存放attanote的积累,现在是大都“云”在twitter那了。有点想试着翻译些文章,积累些新东西。算是第三次学习英语吧。

好了,不多写了。去看部电影,准备睡觉。

The Boat that Rocked

December 20, 2009 |  by  |  blogging, LittleFuninLife  |  6 Comments

{ PIRATE RADIO }

60s/70s inspiration: Fashion, Music and Lif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