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BusNote

贵族精神的消亡,流氓意识的兴起

July 3, 2012 |  by  |  BusNote, Linked  |  No Comments

接着昨天的《有钱与富有》,今天读到一篇文章《贵族精神的消亡,流氓意识的兴起》。更加深刻。

 高尚与高贵没有本质的不同,然而高尚与高贵还是有一步之遥,那是程度的不同,境界的不同。你跨越了那一步之遥,就抵达高贵的境界。平民也会高尚,但往往只能在顺境中高尚,却不能在逆境中固守高尚。如若在逆境中依然能固守高尚,那就是高贵的境界了,也就成为贵族了。

 

 贵族精神有三种高贵的内涵:一是诚信,二是道义,三是使命感。

诚信是人类文明的灵魂,没有诚信,就没有道德,也就没有文明;诚信也是个人品格的灵魂,没有诚信,就不可能有高贵的品格。缺失诚信的人,不是无赖,就是流氓。缺失诚信的民族,注定是愚昧而野蛮的民族。诚信也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没有诚信,就不会有成熟的民主。民主靠宪政,宪法就是社会的契约,契约的根基就是诚信,没有诚信,契约就是废纸。

贵族之所以是贵族,是因为贵族把诚信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诚信带来高尚,带来尊严,带来生命高贵的价值。欧洲的贵族宁愿用决斗分胜负,而不愿用阴谋诡计争输赢,这实质上就是对诚信价值的死守。中国古代的史官,宁愿被杀头也不为帝王篡改历史,也是对诚信价值的死守。

道义包含人道与公道。人道是公道的前提,就是对人生命的尊重。连人道意识都没有的人,就根本不可能有公道。信奉暴力,就是对人道的蔑视;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对人间公道的蔑视。人道与公道衍生出现代文明的人权主义,欧洲之所以能诞生《人权公约》,实质上就是贵族精神在推动。

道义精神带来仁慈,带来宽容,带来关怀,带来公正。贵族具有关怀弱者的情怀,世界上的慈善事业几乎都是由贵族出资创建的,靠的就是这种道义的精神。

使命感就是勇于承担的精神。担当起人类社会的良知,担当起人类传统文化与道德的卫道士,维持社会公义,维护社会理性和平发展。

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贵族坚韧不拔的信心与力量,一旦民族陷入危机,贵族就站在民族的前列,身先士卒捍卫民族的安宁。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他们”普罗米修斯盗天火”的精神,带给他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捍卫与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

文章原本作者(闲人·维杰)分了三部分:

 第一篇谈「贵族精神与人类文明的关系

第二篇谈「中国贵族精神的特质与衰变

第三篇谈「流氓意识,祸国殃民

非常推荐去阅读这里整理出来的版本(链接),很深刻。也很有启发,特别是从「 被中国人误读的欧洲贵族」那里开始的 4 段论述很值得读读。

Notebook:多年前的几行书摘

May 1, 2012 |  by  |  blogging, BusNote  |  No Comments

这几天从行李箱里找出来的一些笔记本。其中这本挺有意思,没记错的话应该是 6 年前国内读书时候专门买来摘录那时候读的《心理月刊》。

翻了几页,发现许多摘录还是蛮有意思。整理了几段,放在这里与各位共享。

1. 负性移情

为自己找到一个假想的敌人,是发泄内心愤怒的最安全、最省力、最有益的方法。

2. 正性移情

人们会把热情、爱、欣赏投射给另一些事物和人,与他们分享快乐。

3.

认为梦是潜意识打开的一扇窗,释梦因此成为通往潜意识的捷径。

梦游一种重要心理补偿作用,是一个内在的自我平衡调节系统。

4. 自我预言

人们的但有多半来源于自我暗示,暗示自己会出「事」,心理学把它这种自我暗示堪称一种自我预言,激发无意识的自我求证过程,结果就出事了。这「事」绝非梦惹的祸,而是重复暗示的结果。所以,改变自己对梦的解释。

5. 神经心理学的数据标明,睡眠会强化新近的记忆,加速大脑机制的运转。大脑皮层对新近场景的重视不仅能从数量上加强记忆的痕迹,还能促进一是的重组,使之洞察隐藏的规律。

所以会有「梦寐以求」、「梦笔生花」。

6. 激发动机的强度法则:叶克斯·多德生定律

7.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有理性的动物。

人类的情绪和行为,并不是完全受理性支配,我们更多的受我们不知道的那些非理性的东西 – 潜意识深处的欲望支配着。

8. 长此以往,如果恼怒、不快和恐惧等负面情绪得不到重视和排解,就会以别的渠道发泄出来,通常就是疼痛。

恐惧会积聚到脖子上,恼怒会下沉到肚子里,不快会走到脊椎上,引发相应部位的疼痛。

9. 人梦在网上交流的方式往往与现实世界不同,我们往往会更诚恳,而且与他人的关系更亲密。

这是所谓的「超人际(hyperpersonal)」效应,这个词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乔·沃尔瑟 1996 年创造的。

网络交流要通过在键盘上打字完成,这让人们有时间思考自己如何回应。网络交流也让人不必担心自己的相貌与声音,这样一来就可以将经历完全放在所谈论的话题上。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评判别人时,首先看到他们的外表,然后了解性格和价值观。

在网络世界,情况恰相反,人们是「从里到外」来了解对方。

不敢相信,这是 6 年前我做的笔记。 

 

从无知到有知

July 21, 2010 |  by  |  BOOKS, BusNote  |  14 Comments

人的一生是要不断学习的。这里面的动力很简单:因为我们在有些方面还“无知”, 无知是做事情的一个障碍。我们如果想做好事情,就要求知,要改变这种无知的状况。

可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无知” (ignorance) 其实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一种叫做不知道型无知 (uninformed ignorance),另一种叫做知道型无知 (informed ignorance)。

Read More

开出租车的前首席研究员

July 18, 2010 |  by  |  BusNote, Education  |  3 Comments

其实是去年 8 月流传很广的一则新闻,我过了近一年才注意到,觉得很有意思。

蔡明杰(Mingjie Cai),中科院的硕士,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在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的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and Cell Biology,IMCB)担任了 16 年的首席研究员,2008 年突然遭到解聘。解聘的原因,他在 blog 讲是“uniquely Singapore”新加坡特有的,但没有明确说怎么回事。在他那个后来非常出名的 blog 的第一篇文章里,他简略的讲了一点。大致是说,本来他 在研究所里干得好好的,但是数年前几个来自西方的“大牛”进入管理层后,把那个地方搞得乌烟瘴气,管理混乱。尽管他对这个地方的贡献巨大,但在管理层的操 控和扭曲标准下,竟然被解职,而且没有任何补偿。

Read More

中国常见问题(CHINA FAQ)

July 13, 2010 |  by  |  BusNote  |  4 Comments

FAQ Part 1

The nine men who control China, China’s ten largest companies, and more.

中国九个要人,十大公司,点击图片看的更多更清楚。

Read More

记念刘和珍君

July 12, 2010 |  by  |  BusNote, Chicken Soup  |  3 Comments

据报道,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不见了,保留下来的只有 《拿来主义》、《祝福》和《记念刘和珍君》3篇。

卫报也在上个月有这样一篇记述鲁迅的文章,《鲁迅:中国的良心》/ China’s Conscience,说鲁迅是相当于在中国将狄更斯(Dickens)和乔伊斯( Joyce)集于一身的人物。小时候学鲁迅文章的时候我根本没读懂个什么。前两天天在网上重新读了几篇,虽也无法说出哪里写的好,但确实字字都有股力量。

Read More

做个聪明高效的信息学习者

July 9, 2010 |  by  |  BusNote, dumbideas  |  8 Comments

或许你和我一样:

“喜欢”却“没时间”看书了;因工作关系,很少读书,都是看博客来吸取知识,离不开googlereader….

我和你一样。所以我和你分享这个我心中的想法,我感悟出来的几点,希望对你有帮助。

Read More

名利场的规则

July 7, 2010 |  by  |  Apple, BusNote, Google  |  3 Comments

Guy KawasakiThe Art of Start里面讲过一句话:The theory goes if you make MEANING you’ll make Money. But if you start up to soly make money, you’ll attract wrong kind of employees.

Guy Kawasaki是原苹果的Evangelist(这个词我一直不知道准确的该翻译成什么,可以理解为苹果的福音传播者),理所当然他在The Art of Start 都是举的苹果的例子。苹果的信条就是,产品、产品、产品、….只在乎给用户能带来最漂亮,最优秀的产品。事实上哪个有点文化的大公司都差不多这样,最明显的例子还不在于苹果,是Google。也许在别的公司里,经营者和产品经理一般都是先考虑什么样的服务可以赚钱,然后再开发可以提供这种服务的产品。然而,在Google,人们首先要的目的是找到 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才会考虑怎样吧这些技术转化成钱。从Google提供的服务里基本都能感受到这一点。Google并不追求在最短时间里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这个原则最经典的体验就是Google的首页。尽管这张网页被认为是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一块“不动 产”。但首页一个广告也没有,意味放弃了百万美元的收入,Google就是为了提供用户高质量的搜索体验。 Read More

中国@南非世界杯

June 18, 2010 |  by  |  BusNote  |  4 Comments

就算国足不争气,南非世界杯仍然有中国人大显身手的机会。中国足球界种种令人沮丧的表现,并没有影响中国公司涌向南非的热情,换一种方式参与,一样 能体验到世界杯带来的刺激。

英利绿色能源,一家来自中国小城河北保定的美国上市公司,带给了南非最大的惊喜。这家拥有最完整产业链的全球最大光伏产品制造商之一,成为世界杯历 史上第一家中国赞助商。英利公司将为南非世界杯20个训练基地提供太阳能电池板,藉此享有包括部分南非世界杯足球赛门票、场地广告宣传和媒体版权在内的全 球市场营销权,以及获准在赛场的球迷乐园展示其太阳能产品的权利。据估算,英利公司至少要为此付出8000万美元的代价。即便如此,仍有另外3家中国公司 跃跃欲试。

此外,中国最大的家用空调制造商格力电器取得了两座世界杯主场馆、一个世界杯官员办公大楼空调系统的供应商资格。啤酒生产商哈尔滨啤酒借助其母公司 百威英博的世界杯官方合作伙伴资格,也开始在电视广告中名正言顺地宣扬自己的世界杯赞助商身份。而运动产品供应商鸿星尔克则是另辟蹊径地与朝鲜队签署了合 作协议,为这支神秘的参赛球队提供比赛服装。

当然,试图在南非世界杯赛场一显身手的不止他们,更是遍布“中国制造”的身影。南非世界杯的吉祥物“扎库米”由上海华声塑胶工艺礼品有限公司制造, 比赛用球则由江西九江思麦博公司生产,而伊丽莎白港的纳尔逊曼德拉湾球场的5万个座椅则全部是由浙江余姚大丰体育设备有限公司提供的。一些浙江的小型公司 也在加紧为世界杯赶制球迷用品,如围巾、假发、国旗以及一些非洲概念的纪念品等。

还有一些中国企业希望借助世界杯这个契机,宣布在南非的投资项目。中非发展基金和冀东发展集团刚刚宣布将帮助南非建造一个至少价值2亿美元的水泥 厂,而汽车制造商一汽也在4月宣布了在南非投资1亿美元建造汽车组装厂的计划。

取材于《经济导报》2010年5月26日报道“中 国企业淘金世界杯

弗里德曼:美利坚真正的梦之队

June 9, 2010 |  by  |  1drop4All, BusNote  |  4 Comments

America’s Real Dream Team,Thomas L. Friedman 周六发表在 纽 约时报 专栏上的最新一篇文章,是今年到现在我看到的最凝练,继而小感动,之后让人汗颜的作品。

文章来自 Friedman 最近在华盛顿参加的一次晚宴,这是个有 40 位主宾参加的宴会。他是这么开头的,“让我列出这些主宾的名字,你们猜猜这是场什么宴会”

Linda Zhou, Alice Wei Zhao, Lori Ying, Angela Yu-Yun Yeung, Lynnelle Lin Ye, Kevin Young Xu, Benjamin Chang Sun, Jane Yoonhae Suh, Katheryn Cheng Shi, Sunanda Sharma, Sarine Gayaneh Shahmirian, Arjun Ranganath Puranik, Raman Venkat Nelakant, Akhil Mathew, Paul Masih Das, David Chienyun Liu, Elisa Bisi Lin, Yifan Li, Lanair Amaad Lett, Ruoyi Jiang, Otana Agape Jakpor, Peter Danming Hu, Yale Wang Fan, Yuval Yaacov Calev, Levent Alpoge, John Vincenzo Capodilupo and Namrata Anand.

没错,上面一段是我照搬 copy 专栏文章里列出的名字。扫一眼这些拼写,怎么样?这位大师是否是列席了一个有多国头面政经人物出席的活动?…从这些名字看… 一个 中印友好联盟 的晚餐会?

他们都是美国中学生,是 Intel Science Talent Search 2010 届的 40 名决赛选手。

ISTS 是美国历史最久也最富盛名的科学竞赛(近年也有中国学生参加),在美国国内有时俗称 Baby Nobels 小诺贝尔(老布什任内参加 1991 年届颁奖礼时笑曰 Super Bowl of science)。传统上其评委会里至少有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其几十年的历史里,迄今已有 6 个获奖孩子成年后获得了 诺贝尔 奖,另外还有孩子后来成为 Fields 菲尔兹 奖得主,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国家科学奖得主,30 人成为国家科学院院士等等。这个比赛在全美国范围内的高中生间展开,发现并奖励那些在数学、科学方面最出色的人才,竞赛内容是考察他们对科学难题的解决方 案。

好了,回到正题,扫一眼上面的名字,Friedman 和我们一样都注意到了:很多获奖者来自移民家庭,而且很多是亚洲 —- 不过,我今天不是要说亚裔移民的美国生活现状,更不想这份名单成为白痴愤青中华优越论的佐证。我觉得这篇文章有意思,是看 Friedman 如何简洁地解释一个国家怎么做到保持优秀,如何面对当下的麻烦,以及,抽丝剥茧看这个国度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Friedman 是个坚定的挺移民派。ISTS 决赛晚宴就是一个关于移民之积极效应的绝佳说服力之处。他说“我认为保持一个进入我们国家的持续不断的合法移民流 —- 不论他们是蓝领还是白大褂 —- 是保持我们领先于中国的关键。 I think keeping a constant flow of legal immigrants into our country — whether they wear blue collars or lab coats — is the key to keeping us ahead of China.” 白大褂者,高端也。

然后这句话是精华同时又让人感慨万千,是我发在 twitter 上选择的那句:

因为当你把这些活力四射又抱负远大的人和民主 制度以及自由市场放在一块的时候,magic happens。
Because when you mix all of these energetic, high-aspiring people with a democratic system and free markets, magic happens.

我喜欢这句精确地点明本质要素的话,虽然这几样要素刺得人眼睛火辣辣地疼,刺得人心沉甸甸地重。

Read More

喝一口的心理学与喝一瓶的心理学

May 11, 2010 |  by  |  BusNote, Milk4darren  |  2 Comments

本文来自 学而时嘻之。从很简单的统计学角度切入说了下心理暗示,虽然我不认为从作者的sample和population关系的论证可以得出“佩戴护身符的第一天也许会充满正面的情绪,第二天可能就不好使了,时间 长了反而成为累赘,一天不戴可能还会恐慌。所谓“积极心理暗示”,其关键也许就在于让受试者感到新鲜想不到。”这样一个结论。不过文章的角度还是很有启发的。

===全文如下===

我有时候特别羡慕“实验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他们常常能以非常直观的逻辑,在大学里找一帮学生受试者做一些特别 方便的“实验”,写成一篇简明易懂的论文,证明的不过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然后还能经常发表在 Science 之类的顶级刊物上,并且被媒体和博客大肆报道。相比之下,物理学家们就算投入几百万美元做实验,加上外行根本看不懂的理论推导,结论完全不显然的情况下, 也未必能确保一篇 PRL 和十五分钟的名望。

比如2007年 Scinece 上有一篇被报道了无穷多次的论文,“Are Women Really More Talkative Than Men?”研究的问题是人们都说女人话比男人多,多么?这篇文章的研究方法 是在八年的时间跨度内选取了6个大学,每个实验进行4到10天不等,总共考察了男女共396名大学生,让他们只要是清醒的时候就佩戴一个录音机记录所说的 话。这样直接统计的结果是女生平均每天说16215个词,男生每天说15669个词,相差7%,因此女生似乎并不明显比男生唠叨。我对这个研究的评论是如 果一个物理学家这样搞科研的话早没工作了。就算给他们八年时间,他们都不知道重点考察中年以上妇女。

但是人们就是喜欢心理学。本文并不是为了抒发怨念,其实我也喜欢心理学 — 我从来不在博客上谈论自己写的论文,却经常谈论心理学实验。本文要说的是这些心理学实验的一个重大弊端。

最近中文媒体上流传非常广泛的一个心理学实验是德国人做的,说护身符的确能给人带来好运, 因为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这个研究的方法是

在德国科学家进行的一场实验中,数十人被叫来进行一场高尔夫比赛,其中一半人被告知使用的是在多场比赛中给选手带来好运的幸运球,而另一半人则 被告知使用的只是普通球。比赛结束后,科学家发现使用“幸运球”的选手的击球入洞率要比使用普通球的选手高出近40%。

首先这是心理实验庸俗化的一个典型例子,因为关于积极心理暗示效应的实验早就汗牛充栋,比如在 Predictably Irrational (《怪诞行为学》)这本书里就介绍了好几个。其中一个说传统上人们都认为亚洲学生数学好,而女生的数学不好,那么亚洲女 生呢?在试验中找一帮亚洲女生分成两组做数学测验。测验前心理暗示其中一组在强调她们是亚洲人;另一组则强调她们是女生。结果果然,第一组的成绩好于第二 组。

另一个更有意思的实验则在考试之前向学生卖 SoBe 饮料(这是一种比较贵的饮料,我喝过,味道倒在其次,瓶子做得挺好),只说这个饮料可能会有效果,但不一定是对脑力有好处(其实没好处)。结果那些拒绝买 和花全价买了 SoBe 的学生在测验中成绩相同,都是15道题平均答对9道,而那些被允许以一个折扣价买了这饮料喝的学生则只答对了6.5道。

据此,我们是否应该佩戴护身符,应该在参加数学考试之前提醒自己是个亚洲人,并且千万别喝减价饮料呢?很可能不是这样。

这些实验的弊端在于只做一次,而且还是在实验室里。如果让那些受试者每天都来参加这种考试,每天都是用幸运球比赛,积极心理暗示还有用么?

Tim Harford 在 The Logic of Life 这本书中介绍了一个在我看来重要得多的实验。在实验室里,受试者们分别扮演雇主和雇员,实验发现如果雇主给雇员一个比标准工资高一些的工资的话,雇员也会 自觉的干比标准要求多一点的活儿。实验结论显然是,意外的涨工资会带来员工更努力工作的善意回报。但这一次经济学家并没有满足于此!

他们决定把实验在生活中再做一次。他们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招来一批工人,然后随机地给其中一些工人比广告上说的更高的工资。一开始似乎验证了实验室的 结论,那些获得意外高工资的人的确干的更加卖力 — 然而这种卖力只持续了不到半天。半天之后,所有工人都只干他们“该干”的活了。

这个实验使我想起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争。这两种可乐的味道非常接近,但如果你仔细品的话,会发现百事更甜一点,而可口可乐略带一点酸味。可口可乐 公司曾经做过实验,在不公布品牌的情况下把这两种可乐倒在小杯里,找一帮受试者品尝。结果是大多数人选择百事可乐更好喝。

在实验结果的刺激下可口可乐决定改良配方,使得味道更像百事可乐,结果是惨遭失败!消费者抗议新配方。怀旧因素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在实验室里喝 一口喝拿回家去喝一瓶,感觉是两码事。其实如果只喝一口的话,可能很多人认为汽水比茶好喝。

目前大多数的心理学实验,是“喝一口的心理学”,而不是“喝一瓶的心理学”。佩戴护身符的第一天也许会充满正面的情绪,第二天可能就不好使了,时间 长了反而成为累赘,一天不戴可能还会恐慌。所谓“积极心理暗示”,其关键也许就在于让受试者感到新鲜想不到。

那么如果一个人每天都能想象到一个不同的“积极心理暗示”,总能变着法地鼓励自己,他是否会在长期尺度上比别人做的更好呢?我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 看法,为了把这些个人看法变成无可争议的结论,我们需要的还是,设计得非常合理的心理学实验。从这个角度说实验心理学毕竟还真有可能是一门科学。

脱媒

May 6,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3 Comments

前言:这也是前一段日子路上手机读的一篇文章。可以配合着上一篇阅读。另外同时推荐去出处阅读下评论。

======原文=======

一个政府,如果烂印钞票,最后 钞票就会失去信用,老百姓也就不会使用政府发的钞票,而是用别的东西来做交易中介,金银也好,香烟也好,大米也好,甚至可以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这就是一 种(金融)脱媒。脱“媒”,是一种对“媒”失去信心和信任的体现。上面说的这种脱媒,伤害的不仅是老百姓,也伤害造成脱媒的政府,如果没人愿意用你发的货 币,然后大家都以物易物,那政府怕是除了直接去抢,是什么财政收入也从民间收不上来了,靠发票子维持政府运转也不太现实了。

这个世界的媒很多,除了金融机 构是一种媒以外,最常见的媒大概就是新闻媒体了。新闻媒体,跟钞票一样,也是要有信心和信任的,要是别人都不相信媒体说的东西,全靠小道消息,手抄本,小 册子来获得和传递消息,那这也是脱媒。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可以用无穷多的手段来传递消息,脱媒的可能性只会更大,不会更小。

我自己主动脱过媒,就是停止更 新自己在搜狐的博客,这话一说都好久了。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忍受不了动不动就被莫明其妙的“你点击的网志不存在”,而我几乎是个完全不谈敏感话题的 人,即便谈的时候也是用十分隐晦的口气,而且 “被不存在”的博文都是很正常的文章。另一方面我也忍受不了在门户网站上动不动“被标题党”,原意被串改,然后引来一群只读标题的人群殴,网站正好靠这个 挣点击量。

有时候我是有点担心的,“被不 存在”可能会加速脱媒的过程,导致大家都只看网上的小道消息,可是网上的小道消息里最后活下来又都是那些吓死人的标题,或者是极端的东西,理性的东西被挤 到角落。

就像纸币一样,脱媒是伤害双方 的,这一边觉得耳根很清净,没有“很黄很暴力”,可是就是没人看你的。而到了那边,只剩下“很黄很暴力”,人都翻墙出来了,不看“很黄很暴力”看什么?

一点小感想,为记。

ps: 译言反复审核我那篇Thoughs on Google,前段时间还一直挂在心上,然后删掉推送到首页的《乔布斯:我对Flash的想法》也被莫名删除。。。虽然刚刚开始没多少时间翻译几篇,可还是不太舒服。因此决定还是所有以后翻译的文章都备份到博客来吧。

可以访问 TR| 译 TR.Nooidea.com 。以后译文可能就不朝这里推送了:)

来不及

May 2,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2 Comments

昨天早晨坐车读到一篇文章

提到:

大众传媒对于暴力行为报道的限度,是媒体伦理的重要研究课题。伯顿著《媒体与社会》教科书中引文可 参考:“无怪乎最为持久的担忧就是:大众传媒当中的暴力引发了社会当中的暴力。…安德森的调查结果显示,约77%的 研究证明了媒体暴力确实引发了现实生活中的暴力,时至今日,这一结论仍然是成立的。
我头脑里马上想到的是3年前外院读书出现过的连续跳楼自杀。一个同学跳楼了,然后接着那个月里连续有5个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结束了生 命。抛开先不说对生命尊重和爱护。单独说这组事件,我想第一个跳楼的对自己家人和关心他的朋友们造成的伤害对比社会或者其他旁观者应该会相对大得多。倒并不是说要分开去看待这个问题,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结束方式也必然有很多综合因素的影像,同样也传递出一样的信息。而造成后面一连串的相同行为的应该说更要取决于第一个跟随着。How to start a movement (我很推荐这个视频,曾给我启 发不过)里面提到的理论虽然可能放到这里未必合适,但我觉得却有相似之处。心理学上也有“维特效应”这个说法,如果一个自杀事件得到广泛宣传,那么社会上类似案例就会骤然增加,比如玛丽莲梦 露自杀后想不开自杀的比例提高了10%。这种情形下,固然做出自杀的决定需要莫大的勇气,然而有了第一个跟随者,或许这样的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更容易触动潜在的这样一个人群。

因此来说如何处理好第一个跳楼的事件显得非常重要,一旦让它触发了第一个跟随,往往就很难控制了。

极端做法:封闭消息。如果这是一个信息闭塞的年代。问题可能会大大的简化。可这并不是好的处理方式。你可以为了不引起恐慌,而隐瞒信息。可一旦处理的稍不到位,情况就很难掌控。何况是互联网信息传播如此迅速的年代。看看国内最近的几组可怕新闻就应该很清楚了。况且事后公关是何等的困难?!(这里再推荐两篇公关危机的文章12

回忆下记忆里第一次出现在我什么身边的人自杀,是徐州读高中,一个朋友因为分班校长未同意跳楼了。然后他杀学校学生打架被捅死一个,非正常死亡翻墙去网吧被电死两个。只是我知道的,3年高中一共死了4个人。然后大学像我说的一连6个人跳楼死的。其中有一个就是3年前在北京政法跳下的那个海南的男孩,他曾是当时我下一届学生会宣传部的干士。

听说他站在10多层的楼顶,先是尝试用刀片割手腕,因为感觉疼痛层停止尝试,跳下去的时候他后悔了,因为现场有他滑落时双手趴住顶层 墙壁边缘的腕部留下的血迹。也有人说他因为割腕的疼痛让他放弃过跳楼的想法,可是失足掉了下去。

可又能怎样呢?已经来不及了。

搞不明白

March 12, 2010 |  by  |  blogging, BusNote  |  5 Comments

{ UNIVERSE }
几年前读过一期讲风水的《国家地理杂志》。里面提到过一个比较有趣的观点叫“驯羊理论”,大致的意思就是说,“风水学”作为一个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学问,一个独立的文化分支,不应该用西方的自然科学来衡量。打个比方,有三个牧羊人,中国(代表东方),欧洲西方,还有南美。三个牧羊人都独立的发展自己的驯羊方法(各自独立的文化基淀和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方式),然而牧羊人西方以他的方法最先驯好了羊(西方自然科学最先对社会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这就让东方和南美,纷纷放弃了自己的那套理论,开始学习实践西方的方法。而且和西方一样,这么多年确实是效果不错。不过最后文章也提到了,随着对自然破坏的加剧,大家包括西方对中国东方像风水学,易经等学问越来越多的产生兴趣。“天时地利人和,和谐的发展”。
我想到上头这些是因为前两天几个朋友讲到一部美剧《边缘危机》。这部美剧我没看过,不过朋友说是讲得一些最前沿的些科技和理论。提到了几个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平行世界”,还有如果可以让墙震动到一定程度,分子运动如何如何那么,人和其他物体是可以穿过这堵墙的。这些东西我没看,当然我更不是学物理的,连个理科生都不是,我也不敢评论什么。不过倒是让我想到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那个穿墙的就让我想到了小时听到的古代有个人会穿墙术的故事。

我在想这些东西会不会都是真的?必定人类对宇宙的了解还太局限。你再比如说针灸,有老中医给我讲过说古老的时候发明中医的那个人确实是有特异功能,他是可以真切的看到人身上的经络。所以才慢慢总结“发明”了针灸。你说这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是什么专家,历史也不好。说句时实话我对这些故事也罢,记载也罢,都持中立态度。

还有个事儿,第六感。先别给我提科学的解释,你说人是不是也有第七感,第八感。就像狗,鱼,鸡,马,牛对地震,灾难有预感一样(这里不提什么超声),人在进化,同时也在退化。随着一部分功能的进化,必定有些特异的或原有的功能随着生活环境慢慢也就没了。你说第六感,有些人强有些人弱,有些人基本没有。可还有些人,你们叫他怪物,他有第三只眼,他能看到你看不到的。

所以我还有不少搞不懂的,你也别拿这些你能搞懂的笑话我。

制夷

September 8, 2009 |  by  |  BusNote  |  8 Comments

{ SHOW TIME }

可以说中国师夷长技已经不少年了,多数都是一味的山寨模仿。

中国正真的崛起,从李开复先生的举动开始。

Read More

傻子变聪明

August 15, 2009 |  by  |  BusNote, Milk4darren  |  18 Comments

{ Book Makes Me Smart }

从小就不是很爱读书,也许是男孩子的玩性太大。

幼儿园到高中就没怎么读过几本像样的书,不知道是我脑子比较滞后还是小时候就对书没什么兴趣。

我读的书基本都是教科书,而且是学过的教科书,初中2年级上厕所就喜欢翻两本小学5年级的书读读。还津津有味。

记忆中最有成就的就是读的四大名著里头的三本,还都是小学五年级毕业的暑假在家读的,其次应该就是些杂文杂书。

家里《扬子晚报》和《读者》算是初中到高中为数不多的读物了。

以前小时候我比较喜欢读小故事,短小的,比如《读者》里头的“意•林”,还有笑话读者中间彩页后第一或者第二页。我读不来太长的书,没有耐性。初中曾经去过图书馆,借过世界名著,没记错的话是小仲马的《茶花女》,当时学校开运动会,刚好在太阳下找块阴凉可以读读。唯一记得的就是书名和当时语文老师宋老师说的话,“目前这种书不太适合你们读,太长,太深奥。读不下去几天的。“后来确实印证了她的话,我第二周运动会结束就还回了图书馆,也再没去借过什么书了。

高中,大学图书证还是照办,书确实是没借过基本。

现在是好些了,教科书比较贵,有时候确实舍不得,还是经常到图书馆的Reserve区借上3个小时。当然也发达了,也能在图书馆的E-Reserve上网读。

随着科技带给我的便利,虽然我没有Kindle,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在我的手机上读书,但电子的书比较倾向于中文的。读起来不会太费劲儿。英文的书,我还是宁愿选择图书馆借来或者买回来读。

———

数周以前读的一篇文章《经济学不是教条主义》,看到了这本《一种经济,多种药方》,于是找了找,也没在Ebay上看到便宜的,遂在万能的推特寻求帮助。感谢 @Yeleay 的分享,我也得到了这本书的PDF电子版 :)

可惜的是,我已经在 BORDERS 放了Special Order。等待了3~6周,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周,终于收到邮件提示,取回来了书。

BORDERS SPECIAL ORDER GIFTCARD

BORDERS SPECIAL ORDER GIFTCARD

Read More

语言不是问题,文化是难题

July 22, 2009 |  by  |  blogging, BusNote  |  19 Comments

{文化翻译/ Understand Cultures}

前两天本来是想做个在线翻译平台的推荐。一直没写,今天写的时候突然想到早晨老板提到的一件她朋友孩子的事情。

前天悉尼EPPING发生一家5口华人被灭门杀光的重大案件,听说只有一15岁女儿由于回国游学幸免于难。

所以这两天也常提到些个人安全的事情。

其中有她朋友孩子(原籍中国•台湾)的这么一个故事,

说一天孩子Allen(假名)去坐火车,进站后走在车站的站台上,3个穆斯林女孩迎面走来,Allen与其3人中一侧面女生由于人流窜急相互发生轻微碰撞,也许就是个衣服和衣服的摩擦。

后果出乎意料,Allen当场被3女子抡起胳膊,扇了几个耳光。

原因是穆斯林女子是不能随便碰的。

听完后,我大惊,虽然是听说过穆斯林女子蒙面,穆斯林女子除了丈夫不能别人碰。最近也还听过,

马来西亚一穆斯林妇女被判鞭刑: 一名穆斯林妇女在马来西亚被法庭判处鞭刑,原因是她被发现在酒吧喝酒。 http://bit.ly/10tN8e

可还真没想到现实比听到的确实显示的多。几个巴掌应当让孩子Allen不会不记得这个文化的差异了。

———————–

于是今天写这篇推荐的时候就突然想起这文化上的差异了。

Google说他们在未来几年内会让自己的翻译器实现99%翻译的准确率。宣称届时可以实现商务会议的无阻碍互联网通话。

我是相信Google的实力的,以Google做事的风格,都是默默的做最好的服务最好的功能,总是有笑到最后的感觉。所以更何况都敢对媒体说出来。不过说这句话的是中国区某老总。

想了想也有道理,Google只提到说商务上,确实,商务上的语言还是比较标准话比较规范的,相对来说是可以更加准确的。不过生活用语好像难以实现啊。

必定有很多带有文化底蕴的东西,难的不说,简单的就说汉语里的“儿”化音。不说那个味儿能不能翻译出来了,估计目前连准确性都难达到。(感兴趣同学去试试-Google Translate

无意间想到新加坡的英语SINGLISH里总会在口语里夹杂着 la, lou, o, lei 的。试了一下, Read More

白社会/你有病啊

June 14, 2009 |  by  |  blogging, BusNote  |  17 Comments

{ MARKET SHARE }

or

{ CUSTOMER BOUCE RATE MATTER }

最近是听到些关于“搜狐/白社会”会侵占“校内”微软”BING”想要做搜索老大,让我想到1年前国内时手机“大头”读到的一篇关于“百度Hi”的文字。

觉得写的很有道理,就当盗窃分享下,还好从邮箱里找到当时大头发的备份,内容如下:

百度Hi:大棋局的必然结果

今日之互联网,在各种应用日趋成熟的情况下,互联网企业,特别是大的巨头,已不再仅仅专注于一种服务来定义其企业的性质。例如说,腾讯早已不是单纯的即时通讯服务提供商,百度也不只是搜索服务提供商。

复杂的棋局

百度目前占据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份额的60%~70%左右,不仅有网页、MP3、图片、视频等搜索,还在搜索的基础上推出贴吧、知道、空间、百科、新闻、游戏、财经、影视等多项衍生产品,2008年则要推出百度Hi以及C2C两个战略级的产品。

腾讯目前占据国内即时通讯市场的80%左右,是国内即时通讯市场的巨无霸,除了即时通讯服务外,它还提供空间(Ozone)、音乐、搜索(搜搜)、新闻、C2C(拍拍)、问问(与百度知道类似)、游戏等诸多衍生产品。

Read More

血性

May 7, 2009 |  by  |  BusNote  |  19 Comments

{ Be Tough }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用这个 “Tough” 来形容血性这个词语。

写这篇日志其实是算个读后感想了,还是那本4个月前开始的《曾国藩》,一二三部前两部《血祭》和《野焚》是在N70上读的,第三部《黑雨》在8707g上还没有读完,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提前写些感想怕是读完了换了新书就不再想起来了。

*每次是看到书都想着看完再好好读一遍,但基本上每次也都没有再读第二遍了*

读下《曾国藩》整体的感觉就是让我对中国历史产生了很大的兴趣,高中时候看“太平天国”归纳事件的起因,过程,结果,意义,虽然马明芬老师又是借我历史小说又是给我们看历史纪录片,可到头来我基本上还是记不住什么,勉强高考能得个说得过去的分数。

读自传让我感觉身临其境,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以前很少能这样读东西,看看报,翻翻感兴趣的新闻,说是关心事实,太浮躁了,太肤浅了,脑袋里没有东西,关心不出来个什么的。

历史不是一个一个事件这么简单串起来的教科书,从历史中学习经验才是真的,我不用记住完整的某年某月某事件,但我要知道今天如果让我碰到了一个情况,我可以借鉴到历史的经验给我一个解决问题的参考,我觉得这不是经验主义,不是教条。自称”今亮“的左季高能两次借用诸葛亮的空城计保住城池,如果今日也有类似情况,我又何妨不能用呢?当然左季高的胆识和情况的分析能力以及形势所迫那是另一回事了。那如果你说”空城计”都是小说里写的,又是另一码事了。只是做个比方,不必计较太多。 Read More

一个人的困境

April 9, 2009 |  by  |  blogging, BusNote  |  33 Comments

{ When You’re By Yourself. }

几件事情堆到一起,不知道改从哪个先说起,我也奇怪,很多事情总想能够一口吃个大胖子。一股脑的做一大堆事情。

写博客也还老想着把一个礼拜的见闻感想都放到一篇里去。

照片日志,不是来抒发个人情感牢骚的,虽然若带些个人价值观取向。

Event One,

看到博友 Broken Bridges 的《卧谈摘要》让我感想颇多,虽然我从为给以前高中,大学宿舍里的夜聊想到过如此儒雅的叫法。却也不得不在今天回忆往日”宿舍卧谈“的场景。

我很怀念宿舍的日子,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这里也谈到过一些→”写给亲爱的朋友们“。

那是一个奔放的年代,但总都有个压抑的结束,但也许只有这样才有它们各自的味道,才会让我们有今日的回忆。

高中的夜谈随着高考的临近,话题从军训时大家的彼此羞涩的个人生活经历的交流,到兴趣爱好的共识,到各种话题的探索和对纯粹知识的追求,到无穷无尽的数学题目,到一次一次的成绩探索,到小声说话怕打扰到朋友们的休息学习,到离开校园要考试要远走要高飞。

大学的卧谈,随着我们的”成熟“,随着”社会“大门的越来越近,我们的话题也多了,我们的日子也快了,我们谈论的东西,不再是以前那样的”童真“,我们觉得我们需要的是认可,我们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控制别人想法的欲望,我们的讨论有时会变成争执,但这一切我们还是很开心,这是属于我们的一种方式,我们的友谊依旧是那份纯真。

我喜欢拿着一瓶啤酒,几个人有一包花生。

坐在那里聊天,谈自己,谈感情,谈社会,谈未来,谈自己做过的,谈自己没做过的。

科技是可以以你不可以适应的速度让你适应新的生活和方式。当有了电脑,当有了论坛,当有了美剧,当有了游戏。 Read More

I AM F { IMF }

April 4, 2009 |  by  |  BusNote  |  8 Comments

官网在这里,点击进入 → I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 IMF }

首先我注意到的是,网站结尾域名是 .ORG 定义为 ↓ Read More

IMF 与 铁山密谋

April 3, 2009 |  by  |  BusNote  |  2 Comments

1963年8月初,美国中西部的一个著名大学里,一位化名为“约翰.窦”(JohnDoe)的社会学教授,接到一个华盛顿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参加一项秘密研究课题,参与该计划的15名专家都是美国著名大学的顶尖学者。“约翰.窦”教授带着好奇来到了一个名叫“铁山”(IronMountain)的地方报到。“铁山”靠近纽约州的哈德迅城(Hudson),这里有当年冷战期间为防御苏联核打击而修建的巨大的地下设施,几百家美国最大公司的总部都在此处设有临时办公地点。这些公司包括:新泽西的标准石油公司,壳牌石油公司和汉诺威制造信托公司等。如果核战争爆发,这里将成为美国最重要的商业运作中心,以确保核战争之后,美国商业体系仍然能够生存下来。平时,这里是这些公司储存机密文件档案的地方。
这个神秘的研究小组要研究的课题是,如果世界进入了“永久和平”阶段,美国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以及美国的对应策略。这项研究工作持续了2年半的时间。
1967年,这个15人的课题组完成了一份绝密报告,这份报告的作者们被政府要求对该报告严格保密。但是,其中的“约翰.窦”教授觉得这份报告实在太重要了,不应该向公众隐瞒。他于是找到著名作家里欧.莱文(LeonardLewin),在里欧.莱文的帮助下,这本名叫《来自铁山的报告》(ReportFromIronMountain)被戴尔出版公司(DialPress)于1967年正式出版。该书一经面世,立刻震惊美国社会各界。大家都在猜到底谁是“约翰.窦”。该报告被认为是当时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RobertMcNamara)策划,麦克纳马拉是外交协会的成员,后来担任世界银行行长。运作的研究机构被认为就是哈德迅研究所(HudsonInstitute),该机构的创始人赫曼.凯恩(HermanKahn)也是外交协会成员。
对于这次泄密事件,约翰迅的国家安全特别助理罗斯托(Rostow)立刻站出来进行紧急“消毒”,他指出该报告纯属子虚乌有。同样是外交协会成员亨利.鲁斯(HenryLuce)控制下的《时代》也说该报告是“巧妙的谎言”。该报告究竟是真是假,美国社会到今天仍然争论不休。 Read More

IMF 与 狼吃羊

April 3, 2009 |  by  |  BusNote  |  3 Comments

“我们就像狼群站在高高的山脊之上,俯视着一群麋鹿。泰国的经济看起来与其说是一头亚洲的小老虎,不如说更像一只受伤的猎物。我们选择病弱的(进行猎杀),是为了保持鹿群整体上更健康。”[8.1]
美国时代周刊1997

众所周知,谁能垄断某种商品的供应,谁就能实现超级利润。而货币乃是一种人人都需要的商品,如果谁能垄断一国的货币发行,谁就拥有无法限量的赚取超级利润的手段。这就是数百年来,为什么国际银行家要绞尽脑汁、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地谋取垄断一国的货币发行权的原因。他们最高的境界就是垄断全世界的货币发行权。
为了确保控制世界货币发行这一金融战略制高点,国际银行家从70年代起,发动了一系列旨在巩固美元信心、“肢解”发展中国家经济、和打垮潜在竞争对手的货币战争,其最终的战略目的就是:让世界经济“有控制地解体”,为完成一个由伦敦-华尔街轴心控制之下的“世界政府”、“世界货币”和“世界税收”奠定坚实的基础。
请注意,国际银行家是一个“超级特殊利益集团”,他们不忠于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相反,他们控制国家和政府。他们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内利用美元和美国的力量,但是,当他们的准备工作就绪后,就可能随时攻击美元,从而制造世界范围内1929年级别的经济危机,以严重的危机促使和胁迫各国政府放弃更多的主权,施行区域货币和区域政府。
打击中国的金融体系,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的重中之重。对中国下手,决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什么方式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任何侥幸的想法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他们可能采取的的战略战术和打击日本的有着很大的相似性,首先是制造中国的超级资产泡沫,中国的经济在他们的“帮助下”,将会有几年的极度繁荣时期,类似于1985年到1990年的日本。然后他们将痛下杀手,实施“远程非接触式”的金融核打击,打垮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将国际和国内资金吓得四散奔逃。最后再以跳楼价收购中国的核心资产,并对中国经济进行“彻底解体”,完成统一世界过程中的最艰难的一步。 Read More

IMF 与 SDR

April 3, 2009 |  by  |  BusNote  |  2 Comments

“他们会说IMF非常傲慢。他们会说IMF从来不曾真正倾听它所致力帮助的发展中国家的呼声。他们会说IMF的决策是秘密的和不民主的。他们会说IMF的经济‘疗法’经常使问题更加恶化–使(经济发展)缓慢恶化为不景气,从不景气恶化为衰退。他们说的不错。我从1996年到(2000年)9月担任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经历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亚洲金融风暴、拉美和俄罗斯金融危机)。我亲眼目睹了IMF和美国财政部对这次危机的措施,我被惊呆了。”[6.15]
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
斯蒂格利茨(JosephStiglitz)作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世界银行和IMF的2000年年会前一周发表了这一针对这两个最大国际金融机构的强烈抨击,他当即被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强制退休”了。其实,开掉斯蒂格利茨的不是沃尔芬森,而是美国财政部部长萨摩斯(LawrenceSummers),而美国财政部拥有世界银行17%的股份,拥有世界银行行长的任免权和一票否决权,在事实上控制着世界银行的运作。萨摩斯对斯蒂格利茨厌倦到了无法忍耐的程度,他甚至不愿强制斯蒂格利茨默默地退休,而一定要动用“赶走”(Removal)的极端形式来羞辱斯蒂格利茨。
斯蒂格利茨于2001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斯蒂格利茨还曾担任克林顿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
问题不是出在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水平不够,而是出在他的“政治立场”有问题,主要是对国际银行家分外热心的“全球化”持消极态度。他对这两家国际金融机构的评价和见解当然是建立在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之上,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制造和利用这些问题”正是这两家金融机构的使命。 Read More

充数

March 24, 2009 |  by  |  blogging, BusNote,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CHOICES (择)

————————————-

Plan (谋)

Execute (行)

Celebrate (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