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se Study

一次只做一件事情

May 30,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Productivity  |  6 Comments

标题是 FT 中文网 2011 年的一篇文章,不知道为什么我前几天还在 FTChinese 的 Twitter 帐户更新里看到。

我觉得很有启发,然后想到两三年前读到的另外两篇相关的文章也一并与各位分享。

第一篇:《一次只做一件事情》by 蒂姆·哈福德(英文原文

2006 年,当时就职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心理学家卡琳•弗德(Karin Foerde)、芭芭拉·J·诺尔顿(Barbara J. Knowlton)和拉塞尔·A·波特拉克(Russell A. Poldrack)做了这样一项实验:在电脑屏幕上向 14 位受试者展示各种形状的图形,同时向他们播放低音调和高音调的声响。在一组实验中,受试者只需要辨认出图形中的样式,并以此为根据做出推测。而在另一组实验中,受试者还需同时对高音调声响进行计数。

结果十分有趣:在同时处理多任务的实验组中,受试者很善于飞快地做出预测,但随后却不能解释图形所蕴含的样式,也不能将之灵活地应用在其它场合。用术语讲,就是他们的「陈述性记忆」(declarative learning)因注意力分散而受到抑制。

简而言之,同时处理多任务的人当时看起来似乎很能干,但可能并没有从自己的经历中汲取到多少东西。

一次最好只做一件事,除非你宁愿不去记住自己本该在做的事。无怪乎我们许多人都会一边开会一边玩黑莓(BlackBerry)。

最后一句话…… 还挺有讽刺意味。

不过对于作者说的双屏幕办公,确实深有体会。自从进入 duo monitor 时代后,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工作空间。

但其实多数时间,我都只需要一块屏幕来主要投入生产力劳动。和蒂姆·哈福德一样,多一块屏幕,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将所有相关的工作内容尽可能在一个可视范围内展示。这可能也是我为什么特别喜欢便签式记录待办事项和想法的原因吧。我时常会帮别人做 case,文档一开就好几个,然后还有 Word 整理成稿。以前我都是尽可能利用 OS X 下的窗口管理功能来切换各个窗口,后来可以借助强大的触摸板来实现快速切换,现在有了多一个 24 寸的外接显示器,基本上算是一个屏幕的延续。可以方便的把参考的文档、网页等摆在大屏幕上,然后 Macbook 小屏幕上进行工作。

然后就想到了之前我的一个感受「小屏幕更容易使人集中注意力?

因为,也是前几天。读到《一次只做一件事》后在火车回家路上读 Kindle 时想的。

难道说 Kindle 的功能单一,难用到只能舒服的读书。这个也是所谓的「一次只做一件事」?

另外,我读 Kindle 的收获是:

在上下班,上下学的乘车路途中,比较适合读些小说类的内容。如果旅途拥挤,不便拿出 Kindle,还是用手机扫扫 Twitter 或微博内容。

我比较享受的是,周末或晚上睡前能有整块的时间,捧着 Kindle 读上几章节的书。是一本书。不是推送的文章。

最怀念的是,可以能像初中时候骑着自行车上下学,和朋友一路「飙车」、聊天,有钱了还能停下路边买串炸炸。不光是怀念那个时光。还因为,骑自行车的时候,两手拿把,眼睛可以看路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不可能还盯着一块屏幕不放。

还有就是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多时候如果一下子来了很多个事情要做,心情会比较容易变得烦躁不安。如果不做安排,很容易一直想着几件事情,结果最后一件事情都没做好。最好还是借助一下纸和笔,或任何清单类的工具,梳理一下,将大脑从琐碎的事情中释放出来,列出一张清单后。就着手最困难的、最重要的,一个一个解决就好了。[阅读《To do 和 Done》]

一次只做一件事情,就显得格外有效率,大脑也格外放松。

第二篇同人于野的《一脑不能两用》 和第三篇刘未鹏的《暗时间》,两篇文章都非常推荐阅读。我在 2 年前《搓麻将》那篇文章也有过引用。

1.

人脑不能并行计算。当我们以为我们在进行 multitasking 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我们的大脑像最土的 CPU一样在不同任务之间「轮转」,而不能真正「同时」做这些任务。

这时候肯定有人会问,我跑步的时候听评书,这个 multitasking 不是很有效率么?《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说,这个叫做 background tasking,后台任务。这里的关键是跑步不用动脑子。只要一动脑子,就成了 switch-tasking,就是低效率的。

 2.程序员们都知道,任务切换需要耗费许多额外的花销,通俗地来讲,首先需要保存当前上下文以便下次能够顺利切换回来,然后要加载目标任务的上下文。如果一个系统不停地在多个任务之间来回倒腾,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在上下文切换上,无形中浪费很多的时间。相比之下,如果只做一件任务,就不会有此损失。这就是为什么专注的人比不专注的人时间利用效率高得多的原因。任务切换的暗时间看似非常不明显,甚至很多人认为“多任务”是件很好的事情(有时候的确是),但日积月累起来就会发现,消耗在切换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大脑开始一件任务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时间来「热身」,这个时间因人而异。举个例子,你看了一会书之后,忽然感到一阵 无聊,忍不住打开浏览器,十分钟后你想起来还要继续看书,但要回复到当时理想的状态,却需要一段时间来努力去集中精力,把记忆中相关的知识全都激活起来, 从而才能进入「状态」,因为你上了十分钟网之后这些记忆已经被抑制了。如果这个「热身」状态需要一刻钟,那么看似十分钟的上网闲逛其实就花费了二十五分钟。

今天 AllThingsD 的 D10 大会上,Tim Cook 被问到从 Steve Jobs 身上得到了哪些启示呢?

答曰:「专注,专注,专注。You can only do so many things great and you should cast aside everything else.」

「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 Be Hated.

May 25, 2012 |  by  |  Case Study, Chicken Soup, Linked  |  No Comments

这是对《请给它 5 分中的时间》那篇文章,在天使湾创投 TEA 社区的一段由 @holy 发表的讨论。

我觉得很有启发,与各位分享。

文章我投了票,是一个非常好的角度,但是 5 分钟后我又反悔了,又觉得很扯淡,又想收回我的投票。至于这位 @superwa 的观点,我更不会投票了。为什么?因为我想到类似的文章诸如《请放慢你的脚步,等一等你的灵魂》,心灵鸡汤尤其明显。

事实上,讨论的场景有很多种:

1、如果是接近头脑风暴的交互式 idea 倾泻,这种每次给一个观点 5 分钟的做法简直是地狱折磨,这个时候就是扣扳机,扣扳机,扣扳机!就是观点,观点,观点。再有个基本框架的前提下,有多少 idea 是多少 idea,做好蓄水池。

2、这篇文章的积极意义不是说这 5 分钟,而是在于,当你辩驳或表达你的反对观点时,请先过过脑,不要过急,平稳有力的表达出来,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带出情绪,带出轻蔑,带出命令……

3、人与人的思维敏捷性天然是有差异的,我相信马云的思维敏捷性比一般人快很多是能得到很多人的共识,同样一个问题,不同人的积淀,不同人的天赋,不同人的反应力一定是有高下的,一个高水准的快枪手非要让他降速做慢动作瞄准了再射,又合理吗?

4、一个团队一个会场,如果所有人都是像文中的这位沉稳绅士一般,严肃,内敛,严谨到机械,在每一个观点出来前,来句「抱歉,先给我 5 分钟时间」,人家蹲坑都完了,你还没尿出来。而事实上另外一层,就像唐僧团队,先开枪后瞄准的讨论角色也是需要一名成员的,这个人就是八戒,如果没有一个先发枪,打破沉默的破冰者,或许整个讨论的氛围就活跃不起来,这一层,你又有考虑?

5、总结:思考需要时间,但是这个时间的思维敏捷性差异于不同人的禀赋,包括思维反应力,言语反应力,5 分钟不是重点,重点是任何反驳或争论都要尽量有理有据的有所思考。

最后,反问一句:如果他的立论鲜明,观点有力,敏捷超然,辩论自得,就像此段反驳我也就短短 10 分钟即兴写就,我就洋洋得意了,请问,又怎么了呢?

Be hated!

非常推荐大家将自己阅读到的一些好的内容在 TEA 社区分享。算是一个中文版的「YC Hackers News」,但是真的很棒,社区讨论的气氛非常好,也很有质量。

纽约时报:Facebook 首次公开募股,历史上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 IPO 对比

May 18, 2012 |  by  |  Case Study, Facebook, Technology,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自 1980 年至今,已有大约 2, 400 家科技、互联网和电信公司 IPO ,今天 Facebook 将于 2012 年 5 月 18 日登陆纳斯达克(Nasdaq),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在 $38 美元一股,此价格让公司估值达到 $1040 亿美元,几乎是 2004 年 Google 上市时估价的 4 倍,首次公开融资 160 亿美元。

New York Times 制作了一个互动性的页面:「Interactive Graphic Comparing the Facebook Offering

可以看到所有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的 IPO 当天的公司估值(Facebook IPO 前后对比),Google 当年 $280 亿的估值在 Facebook 之后就小巫见大巫了……

然后还有 IPO 各个公司首日股价涨跌情况(First-Day Pop ),另外还有 3 年后的公司价值如何对比,可以看到 2000 年前后的许多公司的惨况,从首日的图变到 3 年后哗哗的下去了。

点击去 NYT 查看互动页面,可以鼠标悬停获取数据(还是蛮有意思的)。

Fine Dining

May 14, 2012 |  by  |  Case Study, Startups, Thoughts  |  7 Comments

悉尼的 Surry Hills 区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区,住着很多艺术家一样的人,也有着非常多特别棒的餐馆和咖啡店。

我和小小周末的时候常常会过去坐下喝杯咖啡,吃点早餐。

前一个周末在 Bill’s Restaurant 吃早晨,一份大早餐(Big breakfast)要 $28 澳币,里面有:一块三明治面包(中间夹了些黄油)、半个番茄、一片培根、两根香肠、一片菜叶、8 个小蘑菇、两个鸡蛋。

说句实在话,开始我以为 $28 块应该会很大份,因为通常来说大早餐差不多都在 17 快左右。但看看上面我拍的照片,并不是很大份。

这家餐馆确实偏贵一些,可一早 10 点多我们坐下就基本上所有的位子包括餐馆外路边的座位,都全部坐满了。

吃完饭,在 Surry Hills 区我们走了走路。小小说,做餐饮,就要做 fine dining(精制美食)。就好像那些餐馆,有的是 10 块钱一份的,有的是得提前半年预订才有位子的,比如那个 Tetsuya

我对餐饮也不了解。不过这让我想到之前打工地方的有个老中医。他做推拿针灸 20 多年,手法很好,有许多老外都排队预约他做治疗。这算是他的 expertise 了吧,除了钓鱼他也没什么其他爱好,所以没事就继续钻研钻研,他喜欢针灸推拿这行。最开始的时候,他店里就他一个人,慢慢的生意好了,口碑传播,顾客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招些学医的人来店里帮忙,跟他学习然后慢慢店的规模也大起来了。

再后来,也就是四五年前,偶然机会一个客人觉得他这的生意那么好。而且悉尼也没几家店,觉得这里有生意可做。于是商量和这个老中医合伙,他出资,老中医出技术,一起开家大的中医推拿针灸连锁。确实一连几年下来,连锁的店开了许多家,也遍布澳洲其他几个城市。合伙加入的人也多了好几个,必定几家店需要不少的投入和开支。老中医倒是更忙不过来了,基本上很多固定预约他的客人也很难再预约到他了。他也越来越没有时间固定在一个店忙,总是需要几家店跑来跑去,要么就是新店开张得打招牌,要么是给其他员工培训。

越来越多的商业因素融入这个传统的中医理疗店,一些店的老板选择给顾客提供更加「快餐式」的标准服务,这样更加有效率,也更加赚钱,培训员工也方便很多。店里浑水摸鱼为了赚钱的兼职员工也越来越多。老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顾客没有投诉,不影响生意就也都不会过问。

类似的店也多了起来,因为竞争,各家的价格也开始下降。

后来,那个老中医从连锁里退了出来。自己在悉尼另一个区重新开了个店,就像几年前那样一家小店,有 1 个兼职的员工负责店里的杂务。给顾客治疗的就他一个人。这次不同的是,老中医把价格抬的高了许多,但是凭借他精湛的技术,每天预约的单子上还是慢慢的名字排下去。他每天就接待那么几位顾客,收入却不比几年前少。

算是寓言故事吗?

倒是有那么点意义。

小小童鞋说,只有做 fine dining 才真的赚钱。 

[注] 小小读了之后说这种文章居然还可以发布,需要解释一下,我提到的 fine dining 当然不是类似那家 Bill’s Restaurant,Tetsuya 这样的能算是吧。只是我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相通之处。

中国制造业的转型

April 25,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Society  |  No Comments

CNTV 经济频道的一期节目《中国财经报道:拿什么留住你 新生代农民工》。

很久没有看这样的央视报道类节目。看了 30 多分钟,发现讨论的内容,这不就是之前读书时一门课讨论的「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再典型不过的例子嘛!还写过相关的论文 3 篇。下面是节目的后半部分采访「都市丽人」总裁的一些对话,我觉得挺有启发,分享过来。

早年中国的化妆品,中国品牌是做的不错的。但是到 2003 年、2004 年基本就都被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品牌打没了。因为他们更注重渠道,更注重品牌,更注重消费者需求。而我们当时更注重的就是,我生产制造,制造出来之后简单满足一下消费者的需求,这与国外品牌的分歧是很大的。

通过加工制造,企业厂房的规模会有很大的扩张。但这种情况下会带来缺乏对市场把握与了解的问题,是和市场脱节的,工厂能做到的只是接单。

如果一味的只做制造和加工,自己没有品牌和渠道,只会沦为国外品牌的代工工厂。而且对方掌握主动权,未来的利润也只会越来越薄。打造自己的品牌和渠道,开设直营店,面临首要问题就是招聘大量的销售人员。不再是简单的可以做一些技术的工人就可以了,不再是 10 个小时在车间好好的做一天技术工作就可以了。现在是需要有与市场对口的产品,并且生产的每一件产品都是能卖掉的(有好产品、有好销售)。

现在转为最重要的是销量,早期的问题就是底层销售人员离职率非常高。

90 后的员工,多为一种情感的诉求,是一种对未来自己命运的把握。原本在父母身边长大的 90后、80后,进入社会工作环境发现会有很大不同,许多东西不是原本那样可以顺从自身的要求,落差很大。那么这样的一种心理的诉求,不是只能用 ¥300 工资的增加可以简单解决的了。

从培训制度入手,今天虽然是一个店员,但未来是有可能成为店长,也有可能成为区域的店长。这一切的变化会改变你的生活。那么员工就愿意去学习,愿意去吧自己的精力投入到现在的工作中去,因为他会觉得现在付出的一切在未来可以得到回报。

知乎的路怎么走?

April 11,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Social Networking, Startups  |  No Comments

周源:

我的初心不是「把高质量信息都聚集在一起」,这个目标实现的方法多了去了。

我的理想也不是去做一个海量的知识库,这是一个静态的东西,搜索引擎会做得更好。

我也不想让知乎成为各种论坛的叠加,论坛就是垂直内容+人气,但牛逼的东西在内容上从来都不是垂直的,Facebook、Twitter、Linkedin、微博,都是多场景的。

虽然以上目标不赖,但我觉得这都不是知乎要做的事。

同时,我也不想用各种概念来约束自己的想象力,说起来可笑,我翻了半天,也没看到 Facebook 说自己是 SNS,Linkedin 说自己是某 X 东西,Twitter 说自己是某 Y 东西。我们真不应该拿社区、工具、SNS 这样本来就有歧义的概念套在自己身上。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种随处可见的需求 —— 一个人大脑中从未分享过的知识、经验、见解和判断力,总是另一群人非常想知道的东西

 

我想说的是,问答或许不应该是知乎的全部。一家优秀的公司不是围绕一个定位思考,而是围绕一种用户场景不停思考。

回到那个随处可见的需求——一个人大脑中从未分享过的知识、经验、见解和判断力,总是另一群人非常想知道的东西。知乎的使命是连接每个人和他们想知道一切。

所以,接下来我们既要提供工具,也要建设社区,我们在做问答,还会做搜索,做阅读,和更多的事情。连接才刚刚开始

 

Keso:

不要为 Quora 马首是瞻。可以被 Quora 启发,不要被 Quora 引领。从界面到功能,都应该走知乎自己的路。开始做了,就忘掉 Quora。

提供更好的个人知识管理工具。我感兴趣的答案,应该允许我组织到我个人的知识库中。

更好的站内沟通机制。用评论取代必要的站内沟通,不好。我所理解的知乎,本质应该是人际圈,问答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有的挑,没的读?

March 26, 2012 |  by  |  Case Study, InterNet, Productivity, Thoughts  |  6 Comments

情景一

5 年前在国内读大学时候,《周末画报》是一本我经常在报亭购买阅读的读物。

版面大,图文并茂。内容也很不错,尤其喜欢读里面的一些专栏观点。小小那时候也和我一起读,记得每期我常常会先挑「财富」版开始,她就挑「生活」版开始,也没有冲突。看完后,就会各自在剩下的版面里挑些感兴趣的内容继续读。

这个情景可以再向前推几年,我读高中时候。那时候我在寄宿学校,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每周也就最多出校门到外面一两次,还需要班主任的「出门条」。记得那时候在课堂里最美的时光就是周末一起踢完球,在集体澡堂洗完澡,吃完晚饭后在教室里夜自习时候不看书,读同学从校外买来的报纸。什么当地的晚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 从来不挑,因为也没得挑。后排同学们相互传阅,拿到哪个页面就读,然后等别人读完了交换。就算不是自己喜欢的版面,也统统浏览个遍。有时候,教室里会有同学打开电视机,即便是复习的同学也会抬头看得无比舒服开心,就算是播的「每天 7:00 的节目」。

没得挑,却津津有味。

情景二

今天比较空闲。打开了一直保存在浏览器书签上的「周末画报」。

读了财富版的一篇《预言中国新引擎》,是画报对奈斯比特夫妇的一个采访,谈及一些对中国经济转型的看法。

对其中两段话特别喜欢,一段是夫人多丽丝谈及如何从「实现从制造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时提到的:提升教育。

一个国家要实现从世界工厂转变为知识驱动的经济形态,就必须让人民充分发挥自身创造力。而人民拥有创造力的起点就是教育。中国应该摒除死记硬背的教育,鼓励学生通过讨论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给学生犯错的权利和空间

另外一段问到约翰,「如果你预测错了怎么办?」时约翰·奈斯比特的回答:

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从不觉得自己一定得是对的。任何一个问题上我都有可能做出错误判断。如果一直存有自己必须是正确的想法,你会失去发表观点的勇气,就关上了学习新东西的大门。

《周末画报》的网页版本算是比较简洁的,基本上和发行的纸版一直,可以轻松阅读各个版面的文章。

也和所有的在线网页一样,网页版的画报可以让我轻松的找到以往的刊目,包括通过一些算法在网页端在阅读一篇文章时我可以轻松看到所有与此话题相关的文章报道,另外也有一些热门标签可以给我提示所有的其他人都在阅读些什么,关注些什么。这一切都在帮助我:「好像让我不要漏掉了一点不该漏掉的信息。」

有时间的时候,花一两个小时几篇相关文章或一个系列报道读下来确实过瘾。

很多时候,没那么多整块的时间。于是许多链接内容就被放在了收藏夹(浏览器书签)或者保存在 Read It Later 之类的云端服务,供稍候阅读,仿佛把一篇阅读存入收藏夹后就万事大吉。「收藏」的动作成本低,代价却很高。

这是一个被信息淹没的时代,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找到时间处理完那些收藏的条目,新的内容又被加入收藏。

收藏的列表长了,筛选的时间长了,细细读下来的文章却少了。

各种相关链接增多了,真正值得细读的内容却少了。

 

情景三

也就最多 2 年前,我用 GoogleReader 还比较多。那时候我还在用黑莓,也刚用 Twitter。当时我常在早晨坐火车(悉尼的地铁)去读书的路上,用 Viigo 软件把我读到的新闻故事分享到 Twitter,记得 Viigo 一直分享功能的中文支持不好,每次分享中文文章时候我还必须把标题翻译成一句简短的英文概要,才能没有乱码的同步到 Twitter。

虽然只是两年多的时间,但那个年代已经久远。你可以从订阅的频道里看到,我那时候居然还读「CnBeta」……

后来我的订阅内容上有了很多变化,「信息贪婪」也使得 Google Reader 的订阅器里开始更加频繁的出现 1000+ 的提示。我发现原本通过 RSS 聚合,创建一个自己独特阅读中心的做法已经太过低效了。同时渐渐我已经更多的从 Twitter 关注里获取新闻、信息、更新。于是新的一个组合出现:

把在 RSS 订阅里更新频繁的、新闻资讯类的频道全部转移到 Twitter 中的关注。Google Reader 的 RSS 订阅里只保留一些更新频率低的博客、频道。

同时你会巧合的发现,通常更新频率低的博客往往也没有 Twitter,而且在剩余的这些订阅里,内容的质量也会相对高一些,值得细读。定期打开 Google Reader 阅读,这样甚至连 100+ 也不再常出现了。同时转移在 Twitter 关注中的频道,也可以帮助快速了解资讯。

Twitter 中还会有一些优质内容,而通常阅读 Tweets 都是在零碎的空闲时间。

怎么办?我的做法就是 Favorite +RIL。

有人提到这会纵容自己的「拖延症」,但我不这么认为。

Fav is a nice habit.  这里「收藏」反而是一个不错的做法。它可以让你免于遭受信息过载,你不会被爆炸式的信息吞噬,却可以通过 Fav 来筛选你需要的信息,迅速的把信息和噪音区分。

并不一定在有充裕时间时,会把这些所有 Fav 的内容细读,而是好像一个存档,在日后需要相关信息时,可以更有效的找到相应的内容。

信息处理后的管理显得尤为重要了,以至于我已经专门将 Read It Later 用于存档,需要阅读的内容直接推送到 Readability 当天或当周解决。

 

情景四

每次我写东西时候都会有许多网页打开作为参考,因为习惯在老款白色 Macbook 上敲键盘,可 Macbook 的处理能力加上仅有 2 GB  DDR 2 内存,运行 Chrome 浏览器打开 20+ 个 Tab,基本上就不要再开其他 app 了。风扇也会呼呼的转个不停。

所以,每次当要结束一篇文章可以点击发布的时候,整个过程中看到每个 Tab 下的网页实现了它作为参考的价值,一个个被关掉时,听着电脑风扇声逐渐变小,我都一阵释然。

清理掉那些平日积累的 RIL 条目,从浏览器收藏夹中把一个文件夹里的所有 URL 书签删除的感觉要比把他们添加进来时爽很多。

我想到了李小龙那句话

It’s not daily increase but daily decrease.

— hack away the unessentials!

 

简单描述下四个情景。

实事上「信息」这东西自从人类出现就伴随我们,相信杜甫那个年代也有信息多到人们处理不来的时候。

在现在这个年代,各种推荐、各类社交、海量「相关」内容,感觉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需要知道。好处是我们有着更多的选择,但绝不敢看到哪里有热闹就都停下来看半小时。 

大而不倒:市值重要吗?(苹果 $AAPL 市值会超过 10000 亿美元吗?)

March 21, 2012 |  by  |  Apple, Case Study, Finance, Industry Intelligence, Linked  |  No Comments

市值已经 $3000 亿了,它还会涨吗? $5000 亿了,它还会涨吗?好象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市值这么高的公司耶。

方三文

这真是个感性的想法。实际股价涨不涨,最后应该只取决于公司的盈利能力能否持续增长,而盈利能否持续增长又取决于苹果的产品销量能否持续增长。
而销量能否持续增长,一方面取决于市场的规模,还有多少潜在的用户;另一方面取决于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能否上升。
目前苹果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有多高呢?以手机为例,在美国市场上,iphone并不是老大,落后于三星、LG、MOTO;在中国,手机用户有 10 亿,而 iPhone 现在的数量大约是 2000 多万只,也就是市占率还是个位数。

 

普遍存在的一种思维是:对于已经规模很大的公司,投资者可能感性地质疑其增长前景;那么他的兴趣就会希望去从小公司里找能成长为大公司的「黑马」。
实际的情况是,小公司成长为大公司的概率,远远小于大公司继续增长的概率。小公司之所以是小公司,往往是它的行业处境、商业模式、管理能力决定的。而大公司之所以能成长为大公司,就因为它们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这就叫,大而不倒。
所以真正有意义的问题是:企业所处的行业规模有多大?企业在行业的竞争力如何?把市值忘掉吧。

这里只是要说,公司市值大小,和股价涨不涨,关系可能不是那么大。

「Please Steal My Ideas.」优秀的开发者偷想法,而不是产品。

March 6, 2012 |  by  |  Case Study, Economics, Entrepreneur  |  No Comments

iOS 开发者 David Barnard 在 Appcubby 官网博客里发布了一个视频,标题为「Please Steal My Ideas」。

主要就是提到一款他在 2010 年开发的一款 Wikipedia app「Wiki Pro」(现在已经停止开发)。

视频里提到这款 App,有许多地方他真心希望可以被其他开发者借鉴融入到更多的 app 当中。

比如在内容阅读上,可以不离开阅读情景(context)情况下可以点击内容中的 Link 读取链接的内容。他自己也强调,这个功能也是「借用(borrow)」了「pop over」的概念。

另外一个功能,就是从侧栏可以双指「拖出」菜单(power slide),在 David 开发的 Wiki Pro 里,这个手势功能用于在阅读维基条目时拖出条目中的段落章节(section)。他提到,在设计这些功能时开发者需要非常小心,因为用户需要学习每个 app 下的特定手势,但往往一些手势是大家所视为通用的,比如简单的单指上下滑动,有时用户常会上下滑动时却不小心成左右滑动,造成拉出菜单,很令人厌烦。因此,David 将其设计为「双指」,并且不提供任何单指左右滑动的动作(因 app 而定)。

因为是 2010 年就发布的 app,因此也看到许多 app 也有实现类似功能的。比如「唐茶」的书里两个功能都有体现,另外 Facebook app、Twitter app 也有 Power slide 的手势。

不过 David 还是希望看到更多开发者将这些想法融入到更多的应用。

这篇文章的主题并不是上面的两个功能,而是 David Barnard 在另一篇文章「Great Developers Steal Ideas, Not Products」里阐述的关于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以及对应的道德和法律的观点。

对于从别人那里「借鉴」想法,David 曾想用的词是「Borrow」,我们看到视频里他也用的那个词,他说那个不离开语境打开链接查看内容的功能也 borrow 了 pop over 的概念。

直到他读到了一篇 T. S. Elliot 的文章里提到的一段话:

Immature poets imitate; mature poets steal; bad poets deface what they take, and good poets make it into something better, or at least something different. The good poet welds his theft into a whole of feeling which is unique, utterly different than that from which it is torn; the bad poet throws it into something which has no cohesion.

和乔布斯在苹果 Macintosh 开发初期时提到的「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类似。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不论是用词「借(borrow)」还是「偷(steal)」,他似乎遗漏了重要的一点 — Elliot 在使用「偷(steal)」这个词时,并不是在说「不道德」,而是想强调「所有权(ownership)」。

你偷窃一个想法(idea),你可以投入时间并且将你你自己的想法和品味融合进去,让这个想法成为一个拥有你特质的不同的东西,或许可以是更好的东西。

但如果你是借用,那么你从别人的产品(已有的东西,而非 idea)会越来越多的复制,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只会越来越没有你的特质,你的贡献。

因而,也越不值得自豪,越不是你自己的产品。

Less to be proud of, less to own.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原创这回事儿》里,其实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包括乔布斯并不是一个创新者,而是一个微创新者(tweaker)

乔布斯说「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换句话说,有很多优秀的产品并不都是所谓的「原创」点子,许多时候是那么一个瞬间,那么一个其他人的想法甚至一句话,给你带来了灵感,而你付出行动加入了你的理解和品味,做出一款优秀的产品。

前几天 @MrJamieLin Twitter 上更新:不要「說服」別人跟你合作,Inspire 別人跟你合作。

其实这里的道理也很相通,火花都是撞击出来的嘛!

对于 Ownership,我想到 3 年前刚学 Micro-economics 100 课程的时候,老师曾提到过 Private property 的内容。在资本主义(Capitalism)里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私有制(Private Ownership)」。试想,如果你幸工作获取的劳动成果,你的所得得不到保护,那么你还会愿意劳动吗?你可以通过工作购买一套别墅,但是得不到社会保护,谁都可以明天把房子抢了,估计大家都不用考虑有个人财产了。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和个人财产(Private property)都是一样的,It’s about ownership.  

内容、广告、电商。

March 2, 2012 |  by  |  Case Study, Industry Intelligence, Linked  |  No Comments

几天前搜集一些资料时候在程苓峰微薄读到的几条相关内容:

内容即广告,广告即内容。@方三文 和@罗振宇 在<产品家>沙龙的观点。人们在 Pinterest上一边讨论衣服首饰一边下单,在雪球里一边讨论股票一边补仓。地方电视台最大收入来源是电视购物。书评人在微博里推销一本书,然后跟当当分账。一个创业者在一年前预言:“媒体会成为零售商,零售商也会成为媒体。” [链接]

股票是适合复制 Pinterest / 美丽说模式的垂直领域之一。@方三文 在<产品家>沙龙的观点。垂直微博要壮大得满足:1.是个长期持续的最好终生的需求。比如女人购物和股民炒股,但买车、旅游就不是。2.用户讨论的对象就是商品,比如衣服和股票,讨论完了就买。但母婴就不是,她们喜欢讨论养育技巧而不是奶粉。 [链接]

一年前 Net a Porter创始人说:“在未来,媒体会成为零售商,零售商也会成为媒体。”一年后这个预言已经部分实现。Pinterest和美丽说是媒体,但通过它的链接可以直接去电子商务网站买东西。用户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 shopping 。凡客有了凡客达人,淘宝有了wow。媒体和电商会继续融合,我期待微博的动作。 [链接]

36氪的流量是 cnBeta 的 1/5 ,但大公司愿意投给 36氪的广告价格是 cnBeta 的 5 倍。爆料来自<产品家>沙龙现场。这就是内容质量的价值。质量产生影响力,再产生品牌内涵。这是质量取代流量为王的活生生现实。 [链接]

Adsense 后的下一代广告平台,最可能出自腾讯或 360。是@梁公军 在<产品家>沙龙上的观点。Adsense 基于文本匹配,但下一代平台是对人的职业、兴趣等信息,加上所处位置所看内容的分析,精准到因人因地因时而不同的社会化广告。腾讯和 360 的能力体现在:精确掌握用户行为,搜索技术,大资源去占领智能手机。[链接]

为什么一个 idea 成就一个传奇公司这个时代快要过去了

February 28,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Startups  |  1 Comment

同人于野早在 2010 年《从 Web 2.0 到推荐引擎 2.0》里的一个留言,很有启发。

为什么一个 idea 就成就一个传奇公司这个时代快要过去了,我并不懂电子商务,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一个公司要想真正赚钱,必须得掌握一个稀缺的资源,比如说人无我有的核心技术,或者进入市场的高门槛。现在这些互联网公司,他们的技术门槛是比较低的,而好主意的问题在于容易被人复制,他们的稀缺资源很大程度上就是忠实客户的数量。但所谓的忠实客户其实一点都不忠实,这主要表现在大家都不敢收费,谁一收费马上就会有人复制一个不收费的服务。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当初喊了那么多年 Email 收费时代已经到来,结果 Google 一出 Gmail 大家全把收费这事彻底忘了。以至于连淘宝也是不收费。这样一来这些 Web 2.0 公司,大家的收入来源都是广告。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的商业模式,所谓的 idea,太容易被人复制了,没有核心技术。

腾讯现在很招人恨,说一有小公司搞出一个 idea,腾讯就会抄袭他们,这也许正是因为 idea 不值钱的缘故吧。

那么为什么过去这 20 来年很多小公司可以靠 idea 发展起来呢?我想可能主要是风险投资。有了 idea,必须舍得先期投入一部分,才能把服务做得像个样子,才能获得顾客。从这个意义上讲,是风险投资公司在推动互联网的发展。

而现在,有很多互联网公司已经做大了。这些大公司将像腾讯那样不给小公司机会。他们的实力足以打败那些风投公司。

而这些大公司将会慢慢发展出自己的核心技术,增强竞争力。在这个局面下,也许只有一种小公司可以发展,那就是那些由几个掌握核心技术的科学家出来创办的小公司。就好像我以前听可能是优比客(ubikr)说过的一句话,说现在的风投公司第一句话先问 What is your unfair competitive advantage? 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是 unfair 的。

当然互联网上可能的服务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小公司仍然会有机会。就好像有那么多连锁饭店的情况下小饭馆仍然存在一样。比如说给 iPhone 开发个应用之类,服务小众市场。但是如果没有核心技术,像这样的 startup 恐怕是很难发展成大鳄了。

小的将会被大的兼并,就好像从西周时代的“蕨类战争”,到春秋战国时代的“恐龙战争”一样。

To do 和 Done

February 20, 2012 |  by  |  Case Study, Productivity, TheNeXt Me  |  17 Comments

周末读到一篇 Y-combinator 推荐的文章 Why To-Do Lists Dont Work and Done Lists Do 。大致的内容就是说:

对于许多没有规定一定何时要完成的东西,check-lists 是没有意义的。

一张表列满了要做的事情,到了肚子咕咕叫要吃午饭时候可能那些一件一件的事情就显得没那么要紧了。一天快结束的时候,可能你对单子上事件和一早你列单子时候的意义都会不同。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常常先会挑选那些简单的、不耗时的、轻松的事情去做,然后最后才会考虑那些重要的麻烦的事情。结果是,勾 ☑ 打了不少,实际解决的有意义事情不多。

然后又提出:工作中应当列「完成事项」Done lists 来督促自己,把每天所完成的事情记录下来。还推荐了几款相关的 app。

(image credit: Jack Dorsey)

很早的时候我也开始尝试利用一些工具和方法实践过 To-do ,包括 GTD。

我的感受是:To-do-list 日常生活中可以作为一个有效的简便方法帮助自己可以不会漏掉要做的重要事情,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也可以帮助清理大脑减轻大脑负担。不用一直可以提醒自己还有什么还有什么。生活中应用最多的情形比如「购物清单」。另外我从去年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前天晚上或早晨出门前会仔细想想当日有哪些事情需要做,然后记在本子上,随时提醒自己也随时可以记录新的东西和想法。今年新年还特意送给自己一本 MOLESKINE

对于 Leo Widrich 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 To-do lists 带来的困境,我觉得留言里 Shaun 说的很对:

If  your to-do list doesn’t work you’re doing it wrong.
I use a to-do short list.  3-5 high priority tasks and I start with the most uncomfortable item on the list.  It works.

上个月的读过几章节时间管理的书 Eat That Frog! 其中作者提到的第一个原则就是手头有几件事情时,挑那件最难最麻烦最不愿意做的先开始。和 Shaun 提到的观点一致。实事的确如此。

Read More

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November 2, 2011 |  by  |  BOOKS, Case Study, Society  |  No Comments

作者:同人于野

链接: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1年10月29日)

如果一个物理学家谈物理,哪怕他只是用大家都能听懂的语言做科普,外行一般也不太敢提出质疑。人们知道物理学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尖端科学,没经过多年 训练的人胡乱说话只能闹笑话。可是当一个社会学家谈论社会问题的时候,哪怕他旁征博引了好多东西方先贤的经典理论,别人还是可以毫无压力地批评他。不管专 家怎么说,每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认为自己知道汽油涨价是怎么回事,每一个网友都认为反腐败的出路是明摆着的,每一个球迷都认为如果从来没搞过足球的韦迪能当 足协主席,那么我也能当。

这也许怪不得大众。实践表明,像政治学这样的软科学,其“专家”的实用程度很可能并不显著高于“砖家”。1984年,伯克利的心理学家 Philip Tetlock做了一个影响深远的研究。他调查284个专门以预测政治经济趋势为职业的政治学家、智囊和外交官,向他们提出各种预测问题, 比如说戈尔巴乔夫有没有可能被政变搞下台。Tetlock要求专家们对其中大多数问题,比如某个国家的未来政治自由状况,提供出现三种可能性(保持现状, 加强或者减弱)的大致概率。这个研究做了二十年,一直等到当年预测的事情全部水落石出。到2003年,Tetlock总结了这些专家给的答案,发现他们的 总成绩还不如索性把每个问题的三种可能性都均等的设为33%。也就是说,专家的预测水平还比不上直接抛硬币。更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专家对自己专业领域的 预测得分居然比在自己专业外领域更差。

Read More

文化差异

August 18,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ocial Science  |  3 Comments

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任何内容了,差不多前一个礼拜 Mac的硬盘死了,在 ebay买了块 Hitachi的 TravelStar,现在才得以重生。

打算周末把换硬盘的经理以图片形式整理一下发到博客。

今天这篇文章是昨天晚上 Auditing课内容的一点总结,原本是要发到 web_log那边,但想想内容应该挺有意思,刚好这么久没有新文章,来除除草。

(image credit: asianoffbeat.com)

这周的 auditing课就是讨论学校老师 Chris Patel的一篇学术论文:《 Cultural Influences on Judgments of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in Auditor–Client Conflict Resolution》,文章的 Hypothesis(假说)是:澳大利亚会计师比较印度和马来西亚华人会计师,更不轻易在与客户间有利益冲突时屈服于客户。

Chris从文化的因素探讨了这个问题,我简单把其中的一些提到的澳洲、印度 和马来华人的主流文化因素在这里总结分享一下。
Read More

好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August 5,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tartups, Venture Capital  |  4 Comments

几周前逛「知乎」读到的一个问题讨论,问题就是看到的文章标题《好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里的 “投资人”从问题和回答的语境来看,应该是比较倾向于“天使投资人” 与 创业前期的风险资本投资者(所谓的VC)。

截止到目前(05/08/11)晚11点问题有9个回答,我觉得很值得分享,这里整理贴出前三位的回答,分别来自 KesoRoy LiVictor Zhou

(image credit: Internet)

Keso:

投资人的好坏确实很难有定论,我们看到太多拔苗助长的投资案例,也看到太多勾心斗角的投资案例,最终创业者和投资者两败俱伤,创业者损失了青春和其他机会成本,投资者则未能获得预期的投资回报。很多时候不好断言到底是投资者的责任,还是创业者的责任,或者双方的责任。

对创业者来说,大约需要想清楚这样几个方面的问题:

Read More

GroupOn 的探险

每当出门旅行的时候,我就总对 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意思为基于位置相关的各类信息服务,特别的有感想。

有一次在墨尔本的 Peninsula区域自行的旅途上,下了一个巴士后虽然有个小的沿街社区,但看看周围的餐馆和咖啡厅,我真希望通过在Foursquare Check in可以获得一些其他人有用的信息分享。至少可以提供些帮助,方便我们做选择。

(image credit: howtogeek.com)

这次假期去走了一趟(有使用 Groupon在澳洲的 Coupon),途中就有见到过类似上图的提示。经过 Gold Coast途中,去 White Water World玩了一个下午,就曾用 Foursquare Check-in得到小的优惠。

途中还有很多感受,前两天刚好看到新闻《Foursquare将与Groupon合作推出团购服务》就想着整理下几点自己的想法。

Read More

你相信 Groupon是场骗局吗?

June 15,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Thoughts, Venture Capital  |  6 Comments

我都已经记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 GROUPON这个名字了。然后很多个礼拜前,我曾经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订阅了 Groupon在澳洲市场的代表「StarDeals」的邮件列表。

每天凌晨12点前后 StarDeals都会准时给我推送两笔 Deal,一个是 Sydney Local的,一个是 National(全澳)的。我当时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购买我人生中第一次团购 Coupon呢?说实话我不清楚,因为每次推荐给我的东西大都我不感兴趣,比如美容桑拿、40寸电视机、也会有很多 Lunch Coupon。直到上个礼拜,假期将近,看到了「Hamilton Island」的一个 Deal,我才果断拍下,这比交易可以给两个人省下近 $1,500澳币。

( pic credit: The Australian

最近 $GRPN 上市 IPO递交文件已经一周有余,但依旧仍是硅谷创业者之间讨论的火热话题。几乎所有科技/ 金融报道都在问:「Groupon 是一场庞氏骗局吗?

我查阅了些资料,虽然不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但或许可以帮助大家了解下 Groupon的状况,从不同角度帮助大家判断。

Read More

Will you marry me?

May 17, 2011 |  by  |  Case Study, Social Networking, Startups, Thoughts  |  9 Comments

这个标题是不是有点夸张?其实我是想这篇文章来说说目前「小众」流行的问答社区。

之所以说是当前「小众」流行,是因为一我感觉知道和使用的人还不够多,其次问答社区还很年青,很多待发现的东西正在探索中吧(我自己假象的)。

首先我得承认我还不算一个对问答社区上瘾的人,去年8月8号注册的Quora,关注了一个话题,「知乎」是 @Fenng 大侠给的邀请码,注册有三个多月,提问4个,回答了2个,编辑15次。换句话说的难听点,我是站在一旁说点不痛痒的话。

所以丑话都说在前面,读到文章的看到有不对之处还请指出,欢迎留言交换意见,不要拍死我就好。

Read More

分类 与 产品规划(一点感想)

April 8, 2011 |  by  |  Case Study, dumbideas, i OS  |  5 Comments

前言

昨天在 App store里搜「烧菜」的app,在 Twitter上问了下有没有推荐的,结果没有得到多少回应。于是就把能看到的几款「美食」「菜谱」的 app下了几个,依次尝试。有几点感触记录一下。

有趣的发现

几款美食app的内部分类系统,第一款 美食杰 更具通常的习惯,有菜谱大全、营养健康、厨房百科、食疗药膳,然后提供菜谱搜索。

Read More

分享瞬间

February 8, 2011 |  by  |  Case Study, iPhone, Mobile Intelligence, Startups  |  No Comments

KKK在 iFanr的更新《完美的照片分享?》提到 Path 这款照片分享程式,讲到了一点:

手机上,你我真正想分享的,是美奂美伦的照片( Photo )?或者,是生命中那动人一刻( Moment )?

前几天用上 iPhone后,也赶快装上了 Instagram这款照片分享程式,学习@puddng 同鞋,我给 instagram里的照片全部用 「The Gramoment No. xxx 」 来记录。其中的 Gramoment也是意指 Instagram Moment,想通过这个程式表达一些心情,展现一些瞬间。

Path分享的主体是照片(或者你说是生命的一刻),意义在于分享,在于人之间的互动。这两者想依附。

Read More

魅族M9 宣布上市销售(小谈创新)

December 15, 2010 |  by  |  Case Study, Gadgets, Thoughts  |  6 Comments

前两天看到Twitter上有人提到:

魅族论坛非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12月10日,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已经在魅族指定官方授权店预定了33571部魅族M9手机。

我就像是不是要更新篇文章,也算是至少Mark一下。

因为我个人本身还是非常欣赏 J. Wong这个人,也非常看好Meizu 的「山寨」之旅。

产品推广上,「魅族」基本上不做广告。2003年,魅族MP3产品推出后,J. Wong(黄章网名)做了个论坛,亲自发帖回帖,依靠口碑维系品牌声誉。

可以说「魅族」的唯一营销策略就是在论坛炒作,J. Wong 不光是做出来东西你一看像是苹果产品,连乔布斯那套「饥渴营销」也一并用在 Meizu Phone上。

Read More

渠道(下)

November 9, 2010 |  by  |  Case Study, E-Reading  |  2 Comments

我的客户不是读者或书籍的购买者,而是出版商。如果编辑不买我的书,它就无法出版。

赛斯·高汀Seth Godin)8月份时候在自己的博客上宣布自己的新书 Linchpin 将是最后一本通过传统渠道发售的书,以后所有作品都将以电子书的形式发售。

曾做了大约十年的 Book Packager(类似电影行业的制片人),在成功帮助出版商出版了 120 本书之后。赛斯·高汀渐渐悟出上面的道理,高汀表示,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知道自己的读者是谁,读者与作者之间的重重障碍——书店、分销商、媒体、印刷厂、出版商的存在都已经毫无意义。

Read More

渠道(中)

November 7, 2010 |  by  |  Amazon, Case Study, Jeff Bezos  |  2 Comments

我们的愿景是让每一本曾经出版的书,无论何种语言,用户都能在 60 秒内读到。

说这句话的不是要建立电子图书馆的Google,而是亚马逊。


在众多仿效苹果的企业和个人当中,亚马逊(Amazon)的杰夫·贝索斯算是成功的一个,亚马逊正在对图书出版商们做的事,正是苹果乔布斯对音乐产业做的事情。

杰夫·贝索斯需要赢得电子书销售的竞争,并将此变成一个大众市场现象。 通过Kindle,他成功地将电子书从一个新奇的概念推动发展成为一个成熟流行的消费品。

曾经作为音乐下载业的后来者,亚马逊只获得了很小一部分市场份额,尽管它比苹果的定价更低廉。贝索斯明白,在另一个有钱的对手进入之前,牢牢掌握营销渠道有多么重要。

推出 kindle 时,亚马逊的第一板斧就是把每本电子书 9.99 美元的定价强加给出版商。苹果从它卖出的每首歌中赚到几分钱,亚马逊却在大部分书目上亏钱。但亚马逊改变了消费者对图书价格的预期,重新定义了一本「书」的花销,就像苹果对音乐所做的那样。

Read More

渠道(上)

November 6, 2010 |  by  |  App Store, Case Study, i OS, OS X  |  No Comments

读过《货币战争》的人,应该会记得一句反复被强调多遍的话,这句话就是 老罗斯切尔德 (Rothschild) 说的那句,

只要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在制订法律。

FT金融时报亚洲主编 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曾经讲过他在印度首次和孟买的富豪们会面的经历。

区区几英里的路,只因为出租车司机为了节省50卢比(0.02美元)的过路费,没有走新开通的跨海大桥(Sea Link),而是一头扎入拥挤的车流中。整个路程花费了一个多小时,让戴维错过了与一位身家超过60亿美元的富豪 安尼尔•阿加瓦尔(Anil Agarwal)约好的大半时间。

Read More

一万小时的练习

October 8, 2010 |  by  |  Case Study, Education, MethodoloGy  |  2 Comments

在朋友分享里看到一个视频,标题《其实神也是人!(YouTube3天点击超过1350000次)》。速度太慢,于是顺着关键词里给的英文名字 Danny MacAskill,到 Youtube 上找到了这个视频 Inspired Bicycles – Danny MacAskill April 2009

想到周二 ECFS 组织 Deloitte BSC(Business Strategy Competition)的第一场 training 时候,学校一个 judge 上台给大家分享如何才能做好一个 presentation。

其中讲到他的一个故事,他曾去过韩国交流讲课,任教期间被朋友邀请去唱 K。

他说那是他人生为数不多的那么几次去唱 K 的第一次,当然开始的表现一般,渐渐,几杯酒后,也渐入佳境,可即便这样,唱完一首歌后也不过只能得满分 100 里的 70%。

可是那几个韩国朋友基本都可以至少有几首歌可以达到 100 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