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hicken Soup

Getting There

June 7, 2012 |  by  |  Chicken Soup, Thoughts  |  1 Comment

今天和学校一位很有资质的校友聊天,期间谈到工作的事情。

就像昨天在 Twitter 分享的那篇文章一样,在澳洲的新移民中有许多高学历的人,却因为缺乏「人脉资本」而很难就业,或者说找到理想的工作。

进一步说,很多人有足够的职业技能(Occupational Skills),但却得不到施展技能的机会。

这位校友说道这个话题时提到了一句话:「Getting There.」

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一个词,就是「Succeed」。Getting There 就是说,你达到目的地,获得成功的意思。

很有意思的是,这句话不是我第一次听到。

一年前我还在读书的时候,ACCG 862 Financial Accounting 这门课上,Peter 老师也曾经在课堂上提到这句话。他当时说,「曾经 UTS(悉尼科技大学)有一个广告宣传,宣传语就是这句 Getting there。原话是 “Hanging there and Getting there!”」

意思就是说,在这里读书与志同道合的校友们共同努力,不论有多少问题、困难,只要你坚持下来,你总会有收获(Hanging there)。你也就会一步一步接近你的目的地(Getting there)。It’s all about the journey that matters.

所以一年前的课堂上,Peter 强调:「Don’t read the texts on the slides, read between the lines.」(不要只是读课件上文字,要理解它说的什么,明白其含义。)

他继续到,大家在这里读书并不是来仅仅学习那基本教科书,更重要的是,你去体验校园的气氛,和一群有着目标和梦想的人共同奋斗,即便是一同参加社团活动,你的 network、你的 experience 才是最珍贵的。当然,如果你可以很好的体验大学的生活,去参加各种活动,同时还可以拿到很高的 GPA,就更好了 🙂

因此我一直记忆犹新这句「Getting there.」

有了目标,然后一直为此努力,就好了。

今天的聊天使我认识到,其实最难的部分都不是这两个。

The hardest part is, TO START.

最难的地方是,开始

Because, when you start, you are getting there. Then all you need to do is, hanging there.

因为,你上路了,你才会离目标越来越近。接下来你只需要的是,坚持下去。

Along the way, you learn and gain the experience and skills you need. Remember? It’s the journey that matters.

坚持的途中,你可以再继续学习你缺乏的技能和积累经验。记住,踏上了旅途后,这一切途中经历的风雨就会是最宝贵的财富。

说的通俗一些,就是一旦进入了「开始」的状态。一切才会有进展,才会逐步明朗起来。

最近也有所感触,对于任何事情,任何项目,或者是任何初创公司(Start-ups),是一样的。如果你有一个想法,你想去实现,最难得不是怎样实现,二是如何迅速的进入「开始的状态」! Talk is Cheap. 

update

恶心死自己了,写了这么一大坨。最后才想到,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再补充一点,校友提到:

如果你有高技术,却无法得到机会。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退一步。让自己从低一级的工作做起,当你有了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你就不担心没有发挥的平台了。(如果你连简单的事情,都不愿意去做好,谁又会相信你,给你重要的工作呢?)

也是让我想到「Start」的原因。

「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 Be Hated.

May 25, 2012 |  by  |  Case Study, Chicken Soup, Linked  |  No Comments

这是对《请给它 5 分中的时间》那篇文章,在天使湾创投 TEA 社区的一段由 @holy 发表的讨论。

我觉得很有启发,与各位分享。

文章我投了票,是一个非常好的角度,但是 5 分钟后我又反悔了,又觉得很扯淡,又想收回我的投票。至于这位 @superwa 的观点,我更不会投票了。为什么?因为我想到类似的文章诸如《请放慢你的脚步,等一等你的灵魂》,心灵鸡汤尤其明显。

事实上,讨论的场景有很多种:

1、如果是接近头脑风暴的交互式 idea 倾泻,这种每次给一个观点 5 分钟的做法简直是地狱折磨,这个时候就是扣扳机,扣扳机,扣扳机!就是观点,观点,观点。再有个基本框架的前提下,有多少 idea 是多少 idea,做好蓄水池。

2、这篇文章的积极意义不是说这 5 分钟,而是在于,当你辩驳或表达你的反对观点时,请先过过脑,不要过急,平稳有力的表达出来,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带出情绪,带出轻蔑,带出命令……

3、人与人的思维敏捷性天然是有差异的,我相信马云的思维敏捷性比一般人快很多是能得到很多人的共识,同样一个问题,不同人的积淀,不同人的天赋,不同人的反应力一定是有高下的,一个高水准的快枪手非要让他降速做慢动作瞄准了再射,又合理吗?

4、一个团队一个会场,如果所有人都是像文中的这位沉稳绅士一般,严肃,内敛,严谨到机械,在每一个观点出来前,来句「抱歉,先给我 5 分钟时间」,人家蹲坑都完了,你还没尿出来。而事实上另外一层,就像唐僧团队,先开枪后瞄准的讨论角色也是需要一名成员的,这个人就是八戒,如果没有一个先发枪,打破沉默的破冰者,或许整个讨论的氛围就活跃不起来,这一层,你又有考虑?

5、总结:思考需要时间,但是这个时间的思维敏捷性差异于不同人的禀赋,包括思维反应力,言语反应力,5 分钟不是重点,重点是任何反驳或争论都要尽量有理有据的有所思考。

最后,反问一句:如果他的立论鲜明,观点有力,敏捷超然,辩论自得,就像此段反驳我也就短短 10 分钟即兴写就,我就洋洋得意了,请问,又怎么了呢?

Be hated!

非常推荐大家将自己阅读到的一些好的内容在 TEA 社区分享。算是一个中文版的「YC Hackers News」,但是真的很棒,社区讨论的气氛非常好,也很有质量。

聪明的人不会认为别人是愚蠢的

May 25, 2012 |  by  |  Chicken Soup, Linked  |  2 Comments

Derek Sivers 的一篇文章「Smart People Don’t Think Others Are Stupid」:

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女人斥责其他人真是愚蠢。

「这个世界上没有聪明和愚蠢的人,只是都会有聪明和愚蠢的时候。」

许多事情往往不是我们看到的表象,因此人们作出的决定也许是聪明的,也许是愚蠢的。就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故事里讲的那样。

Being smart means thinking things through. — try to finde the real answer, not the first answer.

聪明是全面彻底的去思考事情。— 尝试找到真正的答案,而不是急着给出答案

Being Stupid means avoiding thinking by jumping to conclusions. Jumping to a conclusion is like quitting a game: you lose by default.

愚蠢的人不去思考就直接得出结论。这样盲目下结论就意味着放弃了比赛,你已经输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不知道」事实上是很聪明的表现,因为它避免了你选择直接去盲目得出结论。

So When someone says “They are so stupid!” — it means they’ve stopped thinking. They say it to feel finished that subject, because there’s nothing they can do about that. It’s appealing and satisfying to jump to that conclusion.

因此,当某些人说「他们真的是太愚蠢了!」 — 这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在继续思考了。他们这样说可以让自己觉得可以不必再继续下去,因为对现状他们也无能为力。直接这样下结论就显得更加有吸引力,也最可以让自己有满足感。

So if you decide someone is stupid, it means you’re not thinking, which is not being smart.

所以如果你认为某些人愚蠢,这也说明你不再思考了。这样其实并不是聪明的表现。

最后:聪明的人不会认为别人是愚蠢的。

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

April 19, 2012 |  by  |  37 Signals, Chicken Soup, Entrepreneur, TheNeXt Me  |  4 Comments

这是一篇很久前在 37 Signal 日志 SVN(Signal v.s. Noise )读到的文章,作者是 37 Signal 的 Jason F.。很有启发的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标题是「Give it five minutes」,下面的故事,都是以 Jason 的第一人称陈述。

(image credit: designdroplets.com)

几年前,我曾经是个急性子(hothead)。不论任何人说任何事情,我都是不赞同。只要事情不符合我的世界观,我就极力回击。

什么事情,什么我都要是第一个提出来的。(观点也好,想法也好,发的微薄也好)就好像,第一个怎么怎么样很重要。

但事实上争做第一个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我没有足够认真的能去思考一个问题、一件事。你越快想去作出回应,你所思考的就越少。可能并没有这么绝对,但大多时候都是如此。

这事说起来很轻松,就好像你本能的觉得只有别人才这样。你其实也一样。

说道这个先让我们回到 2007 年的一天,我当时在一个「商业创新工厂」的会议上做演讲,同去的还有 Richard Saul Wurman。他在我讲完后上台,介绍了他自己,还对我的发言做了一番称赞。他真是太客气了,其实根本没必要那么做。

但你知道当时我是怎样的吗?我在他还在台上发言的时候,就对他提出的一些库存的事情提出了反对看法,我对他的观点不同意,所以一有机会我就迅速地驳斥他的想法。当时的我真的,简直就像个混球一样。

他的回应却改变了我的一生。非常简单的一段话。

他说:「老兄,给它 5 分钟的时间。(Man, give it five minutes.)」

我问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回答:「有不同的观点没什么,要回应也没什么。有坚定的想法和信仰是好事,但在你确定想要与我争论前,请允许我先把我的想法全部讲完,让大家明白。完全听过我的想法后,再做回应。(It’s fine to disagree, it’s fine to push back, it’s great to have strong opinions and beliefs, but give my ideas some time to set in before you’re sure you want to argue against them.)」

 

「5 分钟」代表着「思考」,而不是作出回应。

他是对的,我的做法似乎是要在讨论中去证明什么,而不是为了学习什么。

那一刻对我影响深刻。

 

Richard 花去了他大部分职业生涯思考这些问题,他用了 30 年时间。我却不愿意为这些想法给出 5 分钟的时间。

当然,他可能也是错的,我也许是对的。可是在完全坚定自己正确前还是好好再仔细琢磨琢磨。

还有「提出问题」和「作出回应」之间也有不同。去回应就是说你已经认为你自己知道。而提出问题代表你想去知道。你想要问更多的问题,了解更多。

学着先去想而不是快速去回应,是长久一生的追求。并不那么容易。我常常还是会时不时不该性急时,脑袋发热。但我还是为我在这个进步的过程中受益感到高兴。

这就像乔布斯热爱想法、点子,也热爱去做一些东西出来。他有着其少见并且敬重的态度对待着创新的过程。我觉得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懂得,一个好的想法可以最终变得十分强大,但这些想法起初却十分脆弱。这些点子和想法很少可以成形,轻易就会错过,很容易就妥协,也很容易被压扁被否定。

And just as Steve loved ideas, and loved making stuff, he treated the process of creativity with a rare and a wonderful reverence. You see, I think he better than anyone understood that while ideas ultimately can be so powerful, they begin as fragile, barely formed thoughts, so easily missed, so easily compromised, so easily just squished.

这太深刻了。想法是脆弱的,起初的一个想法如此的无力(Ideas often start powerless.)。这些想法就像不存在一样,因为太容易被忽视,太容易被忽略或错过。

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情不需要你任何本事就可以做:

1. 花别人的钱

2.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是那么容易。因为它不需要你投入任何工作。你可以嘲笑它,你可以忽视它, 你甚至对它可以乱说一通。这很容易。

难得的是去保护它,对这个想法做些思考,让它在你脑子里呆一段时间,去探索发现它,获取它的精髓,然后尝试它,付诸实践。

You can scoff at it. You can ignore it. You can puff some smoke at it. That’s easy. The hard thing to do is protect it, think about it, let it marinate, explore it, riff on it, and try it.

这段让我想到了苹果的那则广告:「Think Different.

所以下次你听到什么东西,或者有别人谈论一个想法,抛出一个想法,提出一个想法,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哪怕就稍微对这个想法思考那么一点,再作出回应,再去说实现它有多难,需要花费多少工作。

或许真的很难,真的需要太多精力,但或许它真的值得你去做。 

[Quote] 敏感度

March 15, 2012 |  by  |  Chicken Soup, Linked  |  No Comments

武浩然

這兩年不做建築。對建築的敏感度在下降,對其他設計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頻繁進出醫院看望親人,聽醫生分析病情。對死生大事的敏感度在下降,對生活細節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一天大概和四十個陌生人打交道,每人交談時間約十分鍾。對這個交流過程是否無聊的敏感度在下降,對每人生存狀態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照片拍多了,對相機指標的敏感度在下降,對拍照意圖的敏感度在上升。

這事我覺得還不賴。

童年没有起跑线

November 20, 2010 |  by  |  Chicken Soup, Education, Society  |  2 Comments

昨天读到桑林志的mulberry在twitter里说到孩子在小学一年级的作业已经多到了恐怖,特别是语文。这两天都要两个小时才能写完。提到了怪不的为孩子教育选择移民的人这么多。

没记错,mulberry决定回国工作也是他让孩子来做的个小决定

想起来前段时间读的南桥一篇文章《童年没有起跑线》,很有共鸣。分享过来。

前几天,F3去参加一次钢琴比赛,没有获得名次。我还是很高兴。她才学两年不到,在她们老师的诸多学生当中,能让她去参加比赛,本身就是一个鼓励。F3的老师曾当着我们的面,教训另外两个美国兄妹,说你们学的时间,是她的两倍都不止,看她进步多快!

我后来发现,老师选拔去比赛的四个学生,不是中国人就是韩国人。两种文化里的父母,都望子成龙,对子女教育十分重视,小孩学琴,家长抓得也很 紧。絮絮叨叨督促小孩学琴的“中国妈妈”,在美国青少年的心目当中,都成了一个脸谱化的负面形象。美国家长就比较松一些,一般是让小孩培养兴趣为主,所以 平时练得也少。不过,一旦美国小孩自己产生了兴趣,着魔了,那潜力也会很大。

Read More

《老男孩》

November 10, 2010 |  by  |  Chicken Soup, Movies, Society  |  6 Comments

前几天忙着赶Econ 334的Assignment,昨天才踩着点儿交上去。全部数据整理好,模型配图贴上,打印时才发现已有31页纸。

晚上回家看了看网上一直被推荐的《老男孩》,看了一半不到困意袭来就睡了。

中午吃完午饭,打算在学校 lab看会儿 notes,准备收拾去图书馆时,外面突然大雨蓬勃。就掏出耳机准备把昨晚没看完的部分继续看了。

开始小学的时光那部分还觉得的不真实, 感觉有点可以模仿台湾和韩国的偶像剧似的。

直到两人重新站到舞台, 镜头转到两人回到小学校园,看着现代化的球场,听到我熟悉的学生们集体朗诵课文时我第一次被打动,再次听到两人最后一段台上表演时那琴声一起,我就也只剩下飙泪了…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Read More

蝴蝶效应

October 5, 2010 |  by  |  Attanote, Chicken Soup, TheNeXt Me  |  3 Comments

蝴蝶效应( The 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这是一种混沌现象。蝴蝶在热带轻轻扇动一下翅膀,遥远的国家就可能造成一场飓风。

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Edward Lorenz)1963年在一篇提交纽约科学院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个效应。“一个气象学家提及,如果这个理论被证明正确,一个海鸥扇动翅膀足以永远改变天气 变化。”在以后的演讲和论文中他用了更加有诗意的蝴蝶。

Read More

两代人的校训

September 11, 2010 |  by  |  Chicken Soup, Education  |  No Comments

我印象里国内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校训都很简练。能记得的也就是清华的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还有母校西外的 “博古通今,融贯中西。” 其实搜了下,貌似外院的校训还不是这个,更加简练:“爱国 勤奋 博学 创新”。

这篇文章来自 南桥的博客,原本应该昨天教师节放过来做个纪念的。好了,就来看看美国一所小学校训是怎么样的吧。

===全文 分割=====

孩子们都开学了,拿回很多材料,其中一份是学校的Pledge, 相当于校训,其实这一校训他们都会背。校训云:

I was born to be a winner, and I will not allow myself to think of failure.  I know my capabilities, and I will not give society a reason to label me anything but “the best”.  I shall not be caught sitting on the sideline of life wishing I had done something different.  I will live each day to the fullest and become a literature lifter of the world.
Read More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你的脸 ···

September 4, 2010 |  by  |  Chicken Soup  |  2 Comments

Don’t know what to comment, but I cried over this… All the way…

白天纽约,晚上巴黎

August 25, 2010 |  by  |  Chicken Soup, Society, TheNeXt Me  |  5 Comments

我在赶些什么?我耗尽青春用尽全力,拼命追求身外之物,结果我真的比别人有钱、有名吗?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乐吗?远方有广阔的地平线,为何我还在原地摇过时的呼拉圈?

纽约和巴黎,代表了我人生的两个面向。纽约是白天,巴黎是黑夜。纽约是前半生,巴黎是下半场。

三十五岁之前,我认定纽约是世上最棒的城市。我在加州念研究所,毕业后迫不及待地去纽约工作。一做五年,快乐似神仙。我爱纽约的原因跟很多人一样:她是二 十世纪以来世界文化的中心。丰富、方便。靠着地铁和出租车,你可以穿越时间,前后各跑数百年。人类最新和最旧、最好和最坏的东西,纽约都看得见。

Read More

Don’t work. Avoid telling the truth. Be hated. Love someone.

July 26, 2010 |  by  |  Chicken Soup  |  1 Comment

这篇文章是几个月前传说中的十三姐@Stefsunyanzi (twitter,需翻墙)那里分享来的。内容的作者是Adrian Tan 1,著有The Teenage Textbook (在新加坡被译成“纯爱手册”),作为特别嘉宾出席了不久前南洋理工大学的毕业典礼。

此篇文章便是面向NTU(南洋理工大学)2008届毕业生的演讲。

演讲说得十分精彩,从生活讲起,提到了人生需要经历的很多事情,学习,生命,工作,生活,爱情。

「when you’ve already won her heart, you don’t need to win every argument.」

这是开篇首先送给当场男生的一句。说得真好。

Read More

  1. Adrian Tan 是一名新加坡的律师、作家,写过两本科幻小说,分别叫做The Teenage Textbook 和 The Teenage Workbook, which were bestsellers in Singapore in the late-1980s. 这两本书在八十年代末是畅销书,两本书是作者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书期间写的,销量超5万册。 在1988年,The Teenage Textbook还被拍成了电影和舞台剧。作为律师,他擅长的领域是知识产权法和信息技术法。
    以上内容参考维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Adrian_Tan

记念刘和珍君

July 12, 2010 |  by  |  BusNote, Chicken Soup  |  3 Comments

据报道,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不见了,保留下来的只有 《拿来主义》、《祝福》和《记念刘和珍君》3篇。

卫报也在上个月有这样一篇记述鲁迅的文章,《鲁迅:中国的良心》/ China’s Conscience,说鲁迅是相当于在中国将狄更斯(Dickens)和乔伊斯( Joyce)集于一身的人物。小时候学鲁迅文章的时候我根本没读懂个什么。前两天天在网上重新读了几篇,虽也无法说出哪里写的好,但确实字字都有股力量。

Read More

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

June 28, 2010 |  by  |  Chicken Soup, Education, Society  |  10 Comments

不久以前,我们去看一位从美国回上海探亲的朋友。这位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二十年前赴美国留学,他谈到多年以来在美国生活,感触最深的是,在美国的中国 人的生活追求,与西方人相比,有一个相当大的区别,那就是旅美中国人无论事业成功与否,无论属于哪一个阶层,似乎都非常重视物质生活方面的追求,只要中国 人在一起,无论是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还是多年旅居美国的华侨,都非常实际,讲求生活的享受与安乐,中国人平时谈话的内容不外乎是房子、汽车,在世俗生 活的享受方面似乎有很强的从众心理,不像西方人在人生追求方面那么多元化。在西方,确实有不少人只关心自己的物质生活,但也确实有为数不少的人在追求其他 东西,例如有的人喜欢冒险,而在日常物质享受方面则相当随便,有的人成了事业上的亿万富佬,但生活却十分朴素,始终开一部普通的车子。钱赚得再多也不会想 到买什么高级轿车。他们对于别人以何种方式生活,追求什么,物质生活得如何好,可以完全不在乎。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追求自己觉得值得追求的价值。换言 之,中国人的人生追求相对而言则十分单一,而且很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既然社会上以物质生活为中心,在从众心理的支配下,人们也就自然会去摆阔,以此来显 示自己的成功。西方人的生活追求则比较多元化。甚至连日本人也比中国人生活价值的多元化追求方面要丰富得多。


这位朋友提出的问 题,实际上是一个文化问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在人生目标追求上中西文化所表现出来的反差,我过去也隐约感觉到了。就拿我所接触到的文科研究生与大学生来 说,就我多年教学所知而言,其中相当强烈地出于对本专业由衷的热爱而选择这一专业的学生实在并不多。

前不久我见到的一位来上海 开会的美国女教授。十八年以前,我在南京大学读研究生时,就与这位研究中国历史的留学生成为好朋友。她现在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一所不太有名的大学任教,她 说,她希望的是提早退休,这样,她就可以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自由地研究中国文化与历史,因为她现在上课太忙了,最缺少的是自由支配的时间。 她还说,她生活很简朴,只要再积一些钱,提前退休以后的生活不会有问题。

这种把学术视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价值追求的生活态度,在 美国并非少见。在美国大学里,人文学科的助理教职的收入并不那么有吸引力,然而往往会有数十个博士或博士后宁愿不要去公司赚大钱,而要前来应聘,大学教职 竞争非常激烈。我曾向一位美国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既然获得一个大学文科教职是如此困难,为什么在美国还是会有那么多人选择去读文科学位呢?这位朋友告 诉我,这是因为他们确实有志于哲学、历史、文学与艺术专业,确实以此种学科当作为自己由衷的爱好,他们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