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Productivity

一次只做一件事情

May 30,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Productivity  |  6 Comments

标题是 FT 中文网 2011 年的一篇文章,不知道为什么我前几天还在 FTChinese 的 Twitter 帐户更新里看到。

我觉得很有启发,然后想到两三年前读到的另外两篇相关的文章也一并与各位分享。

第一篇:《一次只做一件事情》by 蒂姆·哈福德(英文原文

2006 年,当时就职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心理学家卡琳•弗德(Karin Foerde)、芭芭拉·J·诺尔顿(Barbara J. Knowlton)和拉塞尔·A·波特拉克(Russell A. Poldrack)做了这样一项实验:在电脑屏幕上向 14 位受试者展示各种形状的图形,同时向他们播放低音调和高音调的声响。在一组实验中,受试者只需要辨认出图形中的样式,并以此为根据做出推测。而在另一组实验中,受试者还需同时对高音调声响进行计数。

结果十分有趣:在同时处理多任务的实验组中,受试者很善于飞快地做出预测,但随后却不能解释图形所蕴含的样式,也不能将之灵活地应用在其它场合。用术语讲,就是他们的「陈述性记忆」(declarative learning)因注意力分散而受到抑制。

简而言之,同时处理多任务的人当时看起来似乎很能干,但可能并没有从自己的经历中汲取到多少东西。

一次最好只做一件事,除非你宁愿不去记住自己本该在做的事。无怪乎我们许多人都会一边开会一边玩黑莓(BlackBerry)。

最后一句话…… 还挺有讽刺意味。

不过对于作者说的双屏幕办公,确实深有体会。自从进入 duo monitor 时代后,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工作空间。

但其实多数时间,我都只需要一块屏幕来主要投入生产力劳动。和蒂姆·哈福德一样,多一块屏幕,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将所有相关的工作内容尽可能在一个可视范围内展示。这可能也是我为什么特别喜欢便签式记录待办事项和想法的原因吧。我时常会帮别人做 case,文档一开就好几个,然后还有 Word 整理成稿。以前我都是尽可能利用 OS X 下的窗口管理功能来切换各个窗口,后来可以借助强大的触摸板来实现快速切换,现在有了多一个 24 寸的外接显示器,基本上算是一个屏幕的延续。可以方便的把参考的文档、网页等摆在大屏幕上,然后 Macbook 小屏幕上进行工作。

然后就想到了之前我的一个感受「小屏幕更容易使人集中注意力?

因为,也是前几天。读到《一次只做一件事》后在火车回家路上读 Kindle 时想的。

难道说 Kindle 的功能单一,难用到只能舒服的读书。这个也是所谓的「一次只做一件事」?

另外,我读 Kindle 的收获是:

在上下班,上下学的乘车路途中,比较适合读些小说类的内容。如果旅途拥挤,不便拿出 Kindle,还是用手机扫扫 Twitter 或微博内容。

我比较享受的是,周末或晚上睡前能有整块的时间,捧着 Kindle 读上几章节的书。是一本书。不是推送的文章。

最怀念的是,可以能像初中时候骑着自行车上下学,和朋友一路「飙车」、聊天,有钱了还能停下路边买串炸炸。不光是怀念那个时光。还因为,骑自行车的时候,两手拿把,眼睛可以看路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不可能还盯着一块屏幕不放。

还有就是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多时候如果一下子来了很多个事情要做,心情会比较容易变得烦躁不安。如果不做安排,很容易一直想着几件事情,结果最后一件事情都没做好。最好还是借助一下纸和笔,或任何清单类的工具,梳理一下,将大脑从琐碎的事情中释放出来,列出一张清单后。就着手最困难的、最重要的,一个一个解决就好了。[阅读《To do 和 Done》]

一次只做一件事情,就显得格外有效率,大脑也格外放松。

第二篇同人于野的《一脑不能两用》 和第三篇刘未鹏的《暗时间》,两篇文章都非常推荐阅读。我在 2 年前《搓麻将》那篇文章也有过引用。

1.

人脑不能并行计算。当我们以为我们在进行 multitasking 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 switch-tasking。我们的大脑像最土的 CPU一样在不同任务之间「轮转」,而不能真正「同时」做这些任务。

这时候肯定有人会问,我跑步的时候听评书,这个 multitasking 不是很有效率么?《The Myth of Multitasking》说,这个叫做 background tasking,后台任务。这里的关键是跑步不用动脑子。只要一动脑子,就成了 switch-tasking,就是低效率的。

 2.程序员们都知道,任务切换需要耗费许多额外的花销,通俗地来讲,首先需要保存当前上下文以便下次能够顺利切换回来,然后要加载目标任务的上下文。如果一个系统不停地在多个任务之间来回倒腾,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在上下文切换上,无形中浪费很多的时间。相比之下,如果只做一件任务,就不会有此损失。这就是为什么专注的人比不专注的人时间利用效率高得多的原因。任务切换的暗时间看似非常不明显,甚至很多人认为“多任务”是件很好的事情(有时候的确是),但日积月累起来就会发现,消耗在切换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大脑开始一件任务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时间来「热身」,这个时间因人而异。举个例子,你看了一会书之后,忽然感到一阵 无聊,忍不住打开浏览器,十分钟后你想起来还要继续看书,但要回复到当时理想的状态,却需要一段时间来努力去集中精力,把记忆中相关的知识全都激活起来, 从而才能进入「状态」,因为你上了十分钟网之后这些记忆已经被抑制了。如果这个「热身」状态需要一刻钟,那么看似十分钟的上网闲逛其实就花费了二十五分钟。

今天 AllThingsD 的 D10 大会上,Tim Cook 被问到从 Steve Jobs 身上得到了哪些启示呢?

答曰:「专注,专注,专注。You can only do so many things great and you should cast aside everything else.」

Read it later Pro 更新改名成「Pocket」,免费提供下载后 Instapaper 作者 Marco Arment 的回应。

April 18, 2012 |  by  |  App Store, iOS Apps, Linked, Productivity  |  No Comments

Read it later Pro 正式更新改名成「Pocket」,而且免费了……

有的挑,没的读》一文里,提到 RIL 算是用的比较多的一款「稍候读」应用,但说句实话 Pro 和 Free 版本的功能差异并对不起之前 $4.99 的价格。虽然我使用 FreeMyApps 免费换的。:P

然后很快,像上次 Readability 3 月发布免费的 app 客户端时一样,很多「稍候读」应用的使用者开始在 Instapaper 的作者 Marco Twitter 上留言,下面是 Marco 的回应:

Lots of people asking me about Read It Later’s rebranding and update to Pocket. Two things:

1. They’re neglecting reading to focus on other media and broad platform support. They’re about as much of a “competitor” now as Evernote.

他们(Pocket)开始重视其他媒介和更广平台的支持,却逐渐忽视了一点:「阅读」。他们倒越来越像是 Evernote 的竞争对象了。

2. I have had free competitors for years, and RIL has been effectively free for a while. As long as I can charge, I don’t need to “respond”.

Instapaper 一直都有提供免费服务的竞争者,Read It Later 也有过一段时间免费和我竞争。只要我可以收费,我就不需要(对免费这档子事)作出任何「回应」。

然后,接着 Tweetbot 的作者之一 Paul Haddad 也给 Marco 「建议」,Marco 也将其转发在 Twitter 上:

I think you should rebrand and go free. Think how many more customers you could get, you’d make up sales with volume.

我觉得你也该重新规划下 Instapaper 的品牌,免费算了。就想想得有多少新用户投奔你啊!你可以转为走量赚钱。

不管怎么说,想让 Marco 免费 Instapaper,不会那么容易的

就连 Instapaper 的内容搜索服务,还要每个月付 $1 美刀……

update

与 @leeiio 在微薄上的一小段讨论

Leeiio:Marco 是一个人做,怎可以免费…… 其实优质的服务提供收费反而更能让用户安心

我:但慢慢的,感觉 Instapaper 的服务他一个人扛不下来…… 不说 Readability 道德不道德的事儿,在 App 的体验上确实很棒。Instapaper 就算免费 Marco 也不会少多少收入其实。我觉得他不免费一确实是他说的,他能收费就不会免费,二和他这个人本身性格有关。

Leeiio:我觉得性格是他收费的主要的原因,和pinboard的创始人一样的理论,App 就应该是收费的。

我:偶也支持!这是他的劳动应有的报酬。虽然如果免费依靠广告分成或者其他也有收入,但苹果在 iAd 上的政策随时都可能变,这个也让开发者处于时刻的不确定当中。(虽然现在苹果在分成上政策很好)

有的挑,没的读?

March 26, 2012 |  by  |  Case Study, InterNet, Productivity, Thoughts  |  6 Comments

情景一

5 年前在国内读大学时候,《周末画报》是一本我经常在报亭购买阅读的读物。

版面大,图文并茂。内容也很不错,尤其喜欢读里面的一些专栏观点。小小那时候也和我一起读,记得每期我常常会先挑「财富」版开始,她就挑「生活」版开始,也没有冲突。看完后,就会各自在剩下的版面里挑些感兴趣的内容继续读。

这个情景可以再向前推几年,我读高中时候。那时候我在寄宿学校,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每周也就最多出校门到外面一两次,还需要班主任的「出门条」。记得那时候在课堂里最美的时光就是周末一起踢完球,在集体澡堂洗完澡,吃完晚饭后在教室里夜自习时候不看书,读同学从校外买来的报纸。什么当地的晚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 从来不挑,因为也没得挑。后排同学们相互传阅,拿到哪个页面就读,然后等别人读完了交换。就算不是自己喜欢的版面,也统统浏览个遍。有时候,教室里会有同学打开电视机,即便是复习的同学也会抬头看得无比舒服开心,就算是播的「每天 7:00 的节目」。

没得挑,却津津有味。

情景二

今天比较空闲。打开了一直保存在浏览器书签上的「周末画报」。

读了财富版的一篇《预言中国新引擎》,是画报对奈斯比特夫妇的一个采访,谈及一些对中国经济转型的看法。

对其中两段话特别喜欢,一段是夫人多丽丝谈及如何从「实现从制造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时提到的:提升教育。

一个国家要实现从世界工厂转变为知识驱动的经济形态,就必须让人民充分发挥自身创造力。而人民拥有创造力的起点就是教育。中国应该摒除死记硬背的教育,鼓励学生通过讨论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给学生犯错的权利和空间

另外一段问到约翰,「如果你预测错了怎么办?」时约翰·奈斯比特的回答:

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从不觉得自己一定得是对的。任何一个问题上我都有可能做出错误判断。如果一直存有自己必须是正确的想法,你会失去发表观点的勇气,就关上了学习新东西的大门。

《周末画报》的网页版本算是比较简洁的,基本上和发行的纸版一直,可以轻松阅读各个版面的文章。

也和所有的在线网页一样,网页版的画报可以让我轻松的找到以往的刊目,包括通过一些算法在网页端在阅读一篇文章时我可以轻松看到所有与此话题相关的文章报道,另外也有一些热门标签可以给我提示所有的其他人都在阅读些什么,关注些什么。这一切都在帮助我:「好像让我不要漏掉了一点不该漏掉的信息。」

有时间的时候,花一两个小时几篇相关文章或一个系列报道读下来确实过瘾。

很多时候,没那么多整块的时间。于是许多链接内容就被放在了收藏夹(浏览器书签)或者保存在 Read It Later 之类的云端服务,供稍候阅读,仿佛把一篇阅读存入收藏夹后就万事大吉。「收藏」的动作成本低,代价却很高。

这是一个被信息淹没的时代,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找到时间处理完那些收藏的条目,新的内容又被加入收藏。

收藏的列表长了,筛选的时间长了,细细读下来的文章却少了。

各种相关链接增多了,真正值得细读的内容却少了。

 

情景三

也就最多 2 年前,我用 GoogleReader 还比较多。那时候我还在用黑莓,也刚用 Twitter。当时我常在早晨坐火车(悉尼的地铁)去读书的路上,用 Viigo 软件把我读到的新闻故事分享到 Twitter,记得 Viigo 一直分享功能的中文支持不好,每次分享中文文章时候我还必须把标题翻译成一句简短的英文概要,才能没有乱码的同步到 Twitter。

虽然只是两年多的时间,但那个年代已经久远。你可以从订阅的频道里看到,我那时候居然还读「CnBeta」……

后来我的订阅内容上有了很多变化,「信息贪婪」也使得 Google Reader 的订阅器里开始更加频繁的出现 1000+ 的提示。我发现原本通过 RSS 聚合,创建一个自己独特阅读中心的做法已经太过低效了。同时渐渐我已经更多的从 Twitter 关注里获取新闻、信息、更新。于是新的一个组合出现:

把在 RSS 订阅里更新频繁的、新闻资讯类的频道全部转移到 Twitter 中的关注。Google Reader 的 RSS 订阅里只保留一些更新频率低的博客、频道。

同时你会巧合的发现,通常更新频率低的博客往往也没有 Twitter,而且在剩余的这些订阅里,内容的质量也会相对高一些,值得细读。定期打开 Google Reader 阅读,这样甚至连 100+ 也不再常出现了。同时转移在 Twitter 关注中的频道,也可以帮助快速了解资讯。

Twitter 中还会有一些优质内容,而通常阅读 Tweets 都是在零碎的空闲时间。

怎么办?我的做法就是 Favorite +RIL。

有人提到这会纵容自己的「拖延症」,但我不这么认为。

Fav is a nice habit.  这里「收藏」反而是一个不错的做法。它可以让你免于遭受信息过载,你不会被爆炸式的信息吞噬,却可以通过 Fav 来筛选你需要的信息,迅速的把信息和噪音区分。

并不一定在有充裕时间时,会把这些所有 Fav 的内容细读,而是好像一个存档,在日后需要相关信息时,可以更有效的找到相应的内容。

信息处理后的管理显得尤为重要了,以至于我已经专门将 Read It Later 用于存档,需要阅读的内容直接推送到 Readability 当天或当周解决。

 

情景四

每次我写东西时候都会有许多网页打开作为参考,因为习惯在老款白色 Macbook 上敲键盘,可 Macbook 的处理能力加上仅有 2 GB  DDR 2 内存,运行 Chrome 浏览器打开 20+ 个 Tab,基本上就不要再开其他 app 了。风扇也会呼呼的转个不停。

所以,每次当要结束一篇文章可以点击发布的时候,整个过程中看到每个 Tab 下的网页实现了它作为参考的价值,一个个被关掉时,听着电脑风扇声逐渐变小,我都一阵释然。

清理掉那些平日积累的 RIL 条目,从浏览器收藏夹中把一个文件夹里的所有 URL 书签删除的感觉要比把他们添加进来时爽很多。

我想到了李小龙那句话

It’s not daily increase but daily decrease.

— hack away the unessentials!

 

简单描述下四个情景。

实事上「信息」这东西自从人类出现就伴随我们,相信杜甫那个年代也有信息多到人们处理不来的时候。

在现在这个年代,各种推荐、各类社交、海量「相关」内容,感觉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需要知道。好处是我们有着更多的选择,但绝不敢看到哪里有热闹就都停下来看半小时。 

To do 和 Done

February 20, 2012 |  by  |  Case Study, Productivity, TheNeXt Me  |  17 Comments

周末读到一篇 Y-combinator 推荐的文章 Why To-Do Lists Dont Work and Done Lists Do 。大致的内容就是说:

对于许多没有规定一定何时要完成的东西,check-lists 是没有意义的。

一张表列满了要做的事情,到了肚子咕咕叫要吃午饭时候可能那些一件一件的事情就显得没那么要紧了。一天快结束的时候,可能你对单子上事件和一早你列单子时候的意义都会不同。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常常先会挑选那些简单的、不耗时的、轻松的事情去做,然后最后才会考虑那些重要的麻烦的事情。结果是,勾 ☑ 打了不少,实际解决的有意义事情不多。

然后又提出:工作中应当列「完成事项」Done lists 来督促自己,把每天所完成的事情记录下来。还推荐了几款相关的 app。

(image credit: Jack Dorsey)

很早的时候我也开始尝试利用一些工具和方法实践过 To-do ,包括 GTD。

我的感受是:To-do-list 日常生活中可以作为一个有效的简便方法帮助自己可以不会漏掉要做的重要事情,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也可以帮助清理大脑减轻大脑负担。不用一直可以提醒自己还有什么还有什么。生活中应用最多的情形比如「购物清单」。另外我从去年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前天晚上或早晨出门前会仔细想想当日有哪些事情需要做,然后记在本子上,随时提醒自己也随时可以记录新的东西和想法。今年新年还特意送给自己一本 MOLESKINE

对于 Leo Widrich 在那篇文章中提到的 To-do lists 带来的困境,我觉得留言里 Shaun 说的很对:

If  your to-do list doesn’t work you’re doing it wrong.
I use a to-do short list.  3-5 high priority tasks and I start with the most uncomfortable item on the list.  It works.

上个月的读过几章节时间管理的书 Eat That Frog! 其中作者提到的第一个原则就是手头有几件事情时,挑那件最难最麻烦最不愿意做的先开始。和 Shaun 提到的观点一致。实事的确如此。

Read More

搓麻将

August 5, 2010 |  by  |  blogging, Case Study, Productivity, Society  |  4 Comments

天回家路上发现十三姐终于更新了篇博客文章,一如既往,习惯的没有标题。

凑个热闹,不巧俺在刚结束的 Winter 假期也学会了国粹「麻将」(Mahjong)。不要问我搓的是什么流派的,我只知道「吃」「碰」「听」「糊」。下面这照片便是俺第一次糊的留影纪念。

(拍摄时间:2010 年 7 月 11 日晚许)

注意照片右下角那一溜洗好排好的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