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MT

Google: Now and Future

July 5, 2012 |  by  |  Apple, Google, Industry Intelligence, Siri  |  No Comments

去年 4 月份的时候我在 Simplenote 里记下过一段话:

 试想一下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一个旅游景区,或者展览。你只需要将手持移动设备(手机)在入口的地方或者一个类似电话亭的地方,近距离打开无线数据传输,停留几秒,之后所有这个区域你所需要了解的信息都会直接在你的手持设备上展示。例如,当地的地图,景点介绍,实时的展览信息等。

其实这些都已经不在陌生,你到任何一个地方,通过智能手机联网,Google Maps 可以给你带来地理信息、线路,Foursquare 可以看到当地景点和生活场所的推荐。

前几天看了几段 2012 Google I/O 的视频,然后对 Android 系统 Jelly Beans 感觉很棒。顺着就在 Youtube 上找测评和体验视频看。

很多报道关于 Google 的 Project Glass,两个月前我也有过一篇专门介绍这个「玻璃计划」的文章。事实上看了 I/O 后我倒对那个 Glass 没增加多少兴趣,倒是特别关注这次 I/O 大会上发布的另一款伴随新 Jelly Beans 系统的产品:「Google Now」。

如标题所说,我感觉这两款产品分别就是代表「现实」和「未来」。

Google Now(现实)

据 Google Now 官方介绍,当你在 Jelly Beans 下第一次使用 Google 搜索时,系统会弹出一个介绍有关 Google Now 的屏幕。然后,如果你要开启使用 Google Now 就必须选择提供的一些选项。这时 Google Now 会主动提供一张「card 」给你,呈现出你需要的信息。

简单的说,Google 会通过搜集你的偏好和资料,为你提供需要的信息,以所谓 Card 的展示方式向你呈现。

目前 Cards 可以涵盖的内容比如有:

天气信息、交通、地图、航班信息、体育赛事资讯、附近地方各种信息、翻译服务等

这里面有两点我特别喜欢,一个就是那个 Card 的概念。最初我知道的第一个使用 Card 这个词的是在 Palm 的 Web OS 里,每个单独打开的程序都是以 Card 形式呈现,可以通过手势向上一拨关掉相应程序,或左右调整程序的顺序。然后又在 6 月份苹果的全球开发者大会上,iOS 6 的 Passbook 也提供了一个新的 Card 概念,很形象的将一张张优惠券和消费卡用 Card 呈现在 Passbook 应用。我喜欢 Android Jelly Beans 里现在许多类似 Web OS 的手势操作,Card 来呈现需要的信息,结合那些手势,很舒服的感觉。

另外一点就是在介绍里的一句话说:

And the best part? All of this happens automatically. Cards appear throughout the day at the moment you need them.

关于 Google Now,最棒的是这一切都是自动发生。信息卡片将在一整天随时你需要他们的时候出现在你眼前。

也就是说这是 Google 从搜索引擎向推荐引擎转变的开始。

Google 不在只是将大量的网络信息通过关键词搜索全部呈现在你的面前,而是通过对你的了解,提前为你做好试探性的决定,将它认为有关联的价值信息呈现给你,同时如果这不是你要的信息,它会将搜索的结果在你挥动指头的下一秒提供给你。

两点:

一、Google Now 需要把信息整理,作出预测性的判断

二、只有与你相关联的信息才会被呈现

不论是那一点,都需要一件东西。就是你的隐私。

还记得,几个月前一直到 Google Drive 的隐私条款,Google 忙活统一自己的隐私政策吗?

当时我还发了条 Tweet

Google 已经无聊透顶了,除了发来「隐私条款」更改的邮件,然后在自己主页搜索框下方贴上通知,现在又强制退出我的 Gmail,让我重新登陆,然后出现此页面再次提示我「隐私条款更改了哦」,你大爷,就怕大家都还不知道你作恶吗?

那时候隐私条款更改的信息反复出现在各个地方,通知用户在未来将会把用户共享信息都统一收集起来。

现在应该可以明白为什么了。

就像在《苹果根本不在乎搜索引擎》里说的那样,事实上这是个悖论。

引述一段:

Pandora 是一个专门致力于歌曲推荐的公司,它的办法是分析歌曲。在 Pandora 的算法中,给每一首歌都有 400 种不同的属性,聘请一位音乐专家,使用 20 分钟的时间给这首歌的所有可能的属性打分。这样一来每一首歌都被一组数标记了属性。Pandora 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包含所有歌曲的数据库,称之为「音乐基因组计划」。

这也让 Pandora 可以在你听过一首歌后,通过基因属性为你推荐其他符合你口味的歌曲。这和 Amazon 根据你的 Taste 为你推荐商品是一个道理。

也就是说,在 3.0 的世界,它是一个推荐的世界。如果你想要 Google Now 为你服务,你为它提供的信息越多,越准确,越私密,它回馈给你的推荐就会越准确,越相关。

看到 Google Now,虽然概念不新鲜。但绝对比我文章开头记录的那一段要厉害的多了。

 

Project Glass(未来)

再回来看看 Google 那个科幻色彩的眼镜。

实事上我还是之前的观点

 那个眼镜,只是一个载体,事实上就是一个小型的移动 Android 设备搭载了一款玻璃。就算是一体化的眼镜设备,Glasses 也应该只是 Project Glass 的一个分支。我更期待的是这个技术通过玻璃载体应用到生活的其他场景。

如果给不太关心科技的朋友看那款眼镜,估计十有六七都觉得那玩意儿也就是个镶在眼镜上的针孔摄像头吧?

的确,如果没有数据网络时候,Google 眼镜的主要作用就是拍照和录像吧?

整个 Google I/O 大会上,还不如不演示了。佩奇的演示里让那些极限运动者带着眼镜,还不如头上带个头盔装个 Go-Pro 相机呢。

如果不是通过数据传输 Google Hangout 直播,那效果真的不如 Go-Pro,$1500 的价格…… 可以买 6 台 Go-Pro 了。

我是感觉 Google Glasses 在之前的 Demo 里确实非常震撼,但是震撼归震撼。

目前它还应该仅仅是未来。

iPhone 上市的时间可以说刚刚好,我担心 Google 眼镜就像当年的 Newton 一样,当然不是我不看好 Project Glass。

我是相当看好 Project Glass 今后在生活中各个场景的应用,而且一定会很棒。我只是不觉得现在推出这款产品很必要。市场还没到如此需要这样一款产品的时候。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我现在都还不适应看到很多人在地铁里带着蓝牙耳机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对着空气说话,还各种笔划。如果在看到双手解放,每个人带着一个眼镜,左右张望,一会儿说「拍张照」一会说「提醒我后天去医院」。我一定更是不适应……

Google Glasses?它还只是个未来。仅此而已。 

在说句笑话,G 粉不要骂我。「我倒是觉得 Google 的理科生們,倒真不如把 Project Glass 卖给 Apple 好了。」

移动互联网临爆点

July 3, 2012 |  by  |  InterNet, Linked, Mobile Intelligence  |  No Comments

创新工场 @郎春晖 :

(一)主流用户迁移

2012 年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是 8000 万到一个亿,这是主流用户迁移的时间段。

以苹果为代表的终端与网络的结合,带来了终端价格的降低,目前 iOS 和 Android 大概覆盖了 1.2 亿的终端。

中国到目前为止的销售前十的终端价格都是在 2000 元以上,活跃度排名就是 1500 元左右的水平。未来可以看到,终端价格马上会下调到 1000 元的水平,中国的用户量会快速爆发起来。

(二)消费转型

整个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现在是一个临爆点。移动互联网上消费有一点转型,不是广告的模式,而是服务收费的模式。

(三)移动互联第二个阶段

从产品的角度来判,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都是有这样的阶段,第一个是怎样的使这个东西更好,第二个就是使这个东西消磨时间的。第三个就是跟消费、交易相关的。我们现在的投资结构来看,已经从第一阶段,进入到了第二阶段了。

(四)产品

产品不要做得太复杂,拿起来就可以上手,不需要任何的教程和工具,就可以很容易的走下来。

(五)竞争

互联网是一个相对成熟的产业链,拼的是什么?就是拼渠道,资源。互联网上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生态链。

移动互联网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企业,拼的是谁快。移动互联网上的生态是快鱼吃慢鱼,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执行能力非常强的速度很快的一类。

Via 虎嗅

The Verge 和它的「每天 90 秒科技新闻:90 Seconds On The Verge」

June 26, 2012 |  by  |  Cool Projects n Teams, Style, Technology  |  1 Comment

The Verge 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科技博客团队。在之前我也提到过,Verge 有一股自己的气质。

这个团队的组成是前 Engadget 的 Joshua Topolsky 一些人。

从之前的 Engadget 继承下来的基因,你可以看到 The Verge 关注的是产品(Products),硬件为主。从这点出发,所以你看到它报道的中心也是围绕相关产品公司,就没有 Google。

不论什么新产品发布会,总会带来最全面的现场报道和最棒的产品测评(图片和视频)。图片就不用说了,苹果发布会不知道多少国内媒体都是用的都是 Verge 的图。

然后其他的新闻资讯方面报道,或者评论性的就很少,许多都是非常简短的 summary。

这是一个非常 Cool 的团队,做着非常 Cool 的事情。

不光很有 Geek 味,比如 The Verge 有  Version History 记录网站的改进历程,也有一份 Ethics Statement 必定和很多产品打交道,为了保持报道的中立性,很有必要。

同时他们也让科技报道变得很有味道。非常喜欢 Verge 的 Monthly Show「On The Verge」。

每期节目会邀请一些非常值得了解的人物,做访谈聊天。非常有料。

除此以外,如果你常常关注,你也许知道 The Verge 还有一个 Label:「5 Minutes on Verge」。

这是一个文字的访谈,采访的人物通常是与科技互联网相关。

不可否认,@新工具 (Xingongju.com)在这些方面从 The Verge 得到了许多启发。

今天,The Verge 作出了一个新的尝试。也是我最期待的一个尝试。

我在 @新工具 访谈里讲过,我在 Youtube 上订阅了超过 1oo 个频道。实事上 Technobufflo 的 Jon Rettinger 早在去年转型专门从事科技产品报道后,就已经推出许多期「新闻整合性」的报道(包括点评 Rumours 等)。

只可惜…… Technobufflo 还是非常业余,抓不住最中心,最吸引人的点。毕竟 Jon 最初是 Marketing 工作者,能把 Technobufflo 在 4 年时间做的如此规模已经很厉害,几个之前不错的测评频道也分别加入 Technobufflo。但内容基本上我已经很少再看鸟。

终于,The Verge 也推出了这个期待依旧的「90 Seconds On The Verge

说是这个名字,还要在考究一下……(yes, we’re going to milk this name just a little bit more)

确实,都说 a picture says one thousand words.

The Verge 原本在图片报道上就非常的出色。现在终于利用好 Youtube 的平台 [订阅频道] ,做出这么多好的视频科技报道。

他们有一个算是强大的视频编辑制作团队(合作),前段时间还在 Twitter 上宣传招人做视频编辑。

这么看,是不是说视频年代要来啦?!

虽然就是 90 秒,信息量可从来不少啊。同时可以把文字报道整合到视频中(链接呈现)。

哦,对了,The Verge 还有不错的 Podcast 频道。同步到 iPod,跑步时候听不错的(有点长了……)。

另外,前两天刚刚上线的 Features ,有着非常深入的各种报道。

你说怎能让你不喜欢这个团队和他们做的事情? 

Google,佩奇,请别生病

June 26, 2012 |  by  |  Google, Linked, Technology  |  No Comments

这两年,在科技互联网行业里,Google 就是个寂寞的理科生。其他大公司、小创业者盯着的都是社会化、电商、社会化电商,关心的是商业模式和盈利前景。

这几年,Google 逐渐失去在互联网界一贯的引领地位,什么都怒被动。但同样在日渐窘迫里,Google 往天上发射了Google map 卫星,推动神秘的 Google X 实验室抛出无人驾驶汽车、Google 眼镜,推出了数字艺术博物馆,拯救全世界的濒危语言。推崇开放、探索、求知,它代表的无疑是种旧时代的骑士精神。

推荐大家阅读一篇文章,同人与野的《工作输给机器人以后……》。

你仿佛才感觉到 Google 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是一个着眼未来许多年后的公司,是一个要改变世界的公司。只是真的,请不要倒下。

另外,很也推荐一下「虎嗅网」,有许多值得阅读的内容。而且很喜欢这样一个风格,和 NYTimes 一样,清晰的版面:左边观点(Opinions),右边新闻(News)。

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初体验

June 18, 2012 |  by  |  Google, Linked, Style, Technology  |  No Comments

谷歌(中国)移动开发部总经理、Android高级工程师贾彦斌在 Google 总部戴着 Project Glass 体验了Self-Driving-Car(Google无人驾驶汽车),以下是他的一些分享:

无人驾驶汽车并非由 Google 独立开发,有几个技术强大的重要伙伴也参与了计划,其中便包括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从航天飞机发动机喷口材料,到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DARPA 的业务覆盖范围极广。而在无人驾驶汽车计划中,他们主要负责Google不太熟悉的硬件工程整合,Google 则负责软件部分。

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启动时的提示音非常性感,就像好莱坞大片里面那种科技感十足的人工智能音。启动后,只需在笔记本电脑上搜索并设置目的地,系统便会自动给出最佳线路。当然,线路是可以人工调整的,以避开一些突发情况,如道路临时施工。

无人驾驶汽车在路口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当交通灯变绿,它开始左转,这时如有行人过马路,它将会停下等待,行人过完马路后它再继续完成转弯。在经过十字路口时,它也会根据规则让其它车辆先通行,如果其它车辆没有反应,它将往前行进一点,以表明自己的意图。

整个系统的核心是车顶上的激光测距仪(Velodyne 64-beam)。该设备在高速旋转时向周围发射 64 束激光,激光碰到周围的物体并返回,便可计算出车体与周边物体的距离。计算机系统再根据这些距离数据描绘出精细的 3D 地形图,然后跟高分辨率地图相结合,生成不同的数据模型供车载计算机系统使用。在汽车的前后保险杠上有四个雷达,用于探测周边情况。后视镜附近有一个摄像机,以检测红绿灯情况。还有一个 GPS、一个惯性测试单元、一个车轮编码器,用来确定车辆位置,跟踪其运动情况。车身内部也有一系列的感应器。通过感应器,车辆可以清晰”看到”周围物体,清楚掌握它们的大小、距离,时刻对周围环境保持 360 度无死角关注。它绝不会因为疲劳、醉酒而分散注意力。

腾讯的报道里有许多照片,很有意思。其中车内的照片是由 Project Glass 那个神器的眼镜拍摄。

Wakoopa Social 将在 2012 年 6 月 30 日彻底关闭。

June 16, 2012 |  by  |  Linked, Social Networking, Web  |  No Comments

Wakoopa 已经在博客里不止一次提到了。

第一次我记得很清楚,是在这篇《iDead》里提到的…… 当时 Steve 还没有去世。

然后最近一次是在《BattleStation:我用他们完成工作》里提到。

我从 2009 年 1 月到现在一直用 Wakoopa 在后台跟踪记录我的应用(Mac 桌面和 Web 端)使用习惯。至今,我已经使用了571 个不同应用,其中浏览器的使用占去了我一大半的份额。

……

不幸的是,今天读到 Wakoopa 在官方博客前几天的一篇更新「Opening one door means closing another」。

Wakoopa 在 2010 年转型将产品重点放到了两款企业研究产品:Trailspot 和 QD。

两个项目都发展的非常好,也证明了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则使得 Wakoopa 团队无法继续投入大量时间在 Wakoopa Social 上……

他们决定在

6 月 23 日为最后一天跟踪记录我们的应用数据

6 月 30 日 Wakoopa Social 将确定关闭

7 月 1 日,用户可以将自己的资料数据导出,这个时间将持续 3 个月。之后所有数据都会被摧毁。

只能一声叹息了……

给自己截了一张图。(Wakoopa @darrenest)大家不用在互加 Contacts 了……

好吧。做一则广告:

你可以加入 新工具 (Xingongju.com) 参与讨论、分享、探索你使用的设备、应用,和生活中的各类工具。

虽然现在还没有 Wakoopa 那样 Social,也算可以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可以让工具变得有味道。

Readability:从免费到免费

June 15, 2012 |  by  |  Digital Reads, InterNet  |  8 Comments

1. 我都已经记不清是去年还是今年的几月份,大家都在 Twitter 上讨论 Readability app 要上线了,而且是免费!因为一直都在使用 Read It Later(现在叫 Pocket)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在意。后来逐渐 Readability 取代了我的几个服务,我开始更多的用 Readability 在 iPhone 和网页端阅读文章,特别喜欢它可以把多分页内容抓取到一个页面(虽然其他的服务也可以),Chrome 上原本最初用的 Klip.me 服务推送 Kindle,也被 Readability 插件取代。

作为用户,内容的消费者。我逐渐更多使用 Readability 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就是阅读界面舒服,至于许多朋友说抓取速度慢,很多时候都是在路上等车坐车阅读,我倒没有特别在意。集合的各个分享和推送服务也是免费,所以体验很好。(虽然 Read It Later 我也用的付费版,而且后来改 Pocket 后丫也免费了……)

2. 再后来 Twitter 上又有一轮关于 Readability 的话题。

这次是一群博客的作者,其中包括几个代表性的科技博客 John Gruber、Ben Brooks,还有 Instapaper 的作者 Marco Arment。John Gruber 甚至直接在 Daring Fireball 博客大骂 Readability 背后的运营者是「人渣」(scumbags)。

John Gruber 的理由是:

一、Readability 对内容消费者收费(自愿),然而 Readability 和内容的创造者一点关系都没有。

二、Readability 不但「替内容创造者」收取费用,更可耻的是它们连 Pageviews 也一并偷走了。

因为用户使用 Readability 标记一篇网络文章后,会生成一个链接类似于:readability.com/articles/xxx 。也就是把原本应该导向文章原作者的流量送去了 Readability。

John Gruber 提到「互联网的使用者,每个人都知道当你分享一篇文章时都应该将链接给出,指向原作者的地方。」Everyone knows shared links should point to the original resource.

 

3. 后来 Readability 修改规则,提出将文章链接直接指向原作者链接,并且收到的费用将按照相应比例分给内容创造者。

 

4. 知乎当时有一篇对此事件的讨论,其中先来看看 Rio 的一段文字阐述。可以方便我们理解 Readability 的定位和模式。

传统媒体的支付流和内容流是这样:

内容的消费者通过媒体这个中介向内容的生产者支付费用。生产者不需要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收费,而是将内容卖给中介媒体获取稿酬、版税等回报;消费者也不需要向内容的最终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订阅、购买等行为支付给中介媒体。

但在互联网上,几乎零成本的传播使得消费者随时可以在多处免费获得同样或同类的内容,中介媒体无法向内容消费者收费,也就无从向内容生产者付费。而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直接向数量庞大的消费者收费并不现实,因为支付关系的总量太大,支付又并非零成本,如图所示:

但内容生产者最终还是要吃饭的,所以互联网的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插入了广告商这个角色:

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并不直接给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点击广告连接在广告商或别处进行消费,其中的一部分利润由广告商再支付给生产者,从而完成内容的价值化。由于消费者并未直接为内容支付费用,生产者能通过内容获取多少收入就完全取决于广告实现多少的转化量。转化量 = 访问量 × 转化率,而转化率又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低值,所以生产者特别在意访问量。在这个模式下,Gruber 这样的内容生产者对于 PV 数据特别看重,也对分享内容而不链接回原始出处并注明原始作者的行为特别在意。
但广告终究不是好的用户体验,始终是干扰内容消费的因素。Readability 要做的则是将广告商从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移除,让消费者能够方便的向生产者付费,回归到类似媒体的支付中介模式上去。

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Readability 并不对内容进行二次加工(筛选、过滤、审查、编辑等),而只是做为一个展示、收藏平台方便消费者快速、有效、舒适的消费内容。此种模式下,内容生产者并不需要担心 PV 转换率的问题,因为一旦生产者接入了 Readability 的平台,生产者获取的收入多少直接取决于其生产的内容有多少人实际消费。换句话说,生产者只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否足够好、足够吸引人,而不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在自己的网站还是别处被人看到。

 

5. 所以 John Gruber 这么在意 Readability 的模式,是因为 Readability 阻断 Daring Fireball 的 PV 和流量,也就是阻断了他的收入来源。要知道自从 2006 年 4 月开始,Daring Fireball 这个博客就是 John Gruber 的全职工作了(除了维护 Markdown 和其他一些服务)。目前 Daring Fireball 的博客收入来源已知的有两个:RSS 订阅的 Sponsor 展示(每周 $7500 美元),另外就是网页端通过 The Deck Network 提供的 Ad 展示(收入不祥)。

 

6. 说到引用指向源链接,Marco Arment 在今年 3 月份的对 Curator 尝试编码并标准化互联网上「via」这个链接词符号这件事,写了一篇文章「I ‘m not  a “curator”」,里面做了大篇幅对于「Source Links」的阐述。

提到:Aggregation, over-quoting, and rewriting

现在网上的文章很多,有的完全是信息整合,有的一篇文章有许多引用,但文内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给了原文初出,还有就是把原文用语言重新组合写一篇。

比如大家都很敬重的 The Verge,你随便点一篇新闻类文章,你就可以看到报道底部有 3 行标签式的内容,分别其实是「来源」「相关标签」,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去点击来源,很多人可能都觉得是标签。看起来确实像标签。

先是 VIA ,然后是 SOURCE,最后是 TAGS。

这条「苹果将要在 10 月初推出 13 寸 Retina 屏幕 Macbook Pro」的消息网上最早的来源就是 Apple Insider。

其实这个信息是很明显的,但 Verge 还是先要放 Via,就好像:「嗯,我们是在 Verge 的讨论区看到 Verge 的社区用户提到此新闻。然后更新的这篇报道,这篇报道的最初来源是 Apple Insider。」

 

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是单纯的新闻站点,以上三个形式的报道都没有任何价值添加(No value added)。它不像是写一篇分析,或者写一篇观点,可以在引述实事资料的情况下有自己的看法。单纯的同样信息,转来转去,就只有一个目的:把流量留在自己的站点。当然这些新闻站许多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相互报道同一个新闻也是算是常见的。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让各个媒体普及使用 Curator 的符号「ᔥ」? 为得就是让读者不轻易找到原文链接,就算找到也让你已经在自己的网站吸收了资讯也不必要再点去原文。

Marco 还专门提了 John Gruber Daring Fireball 的链接性文章(Linked Blog Lists),直接点击标题就会带读者去原文链接。

链接性文章内容则是一部分引用,加上一些观点和看法。

这个问题到哪里都是一团糟。

 

7. Readability 的 CEO Richard Ziade  这个月 13 号在官方博客宣布,废弃现有的向内容创造者支付的系统。

We’re passionate about building tools to help great content flourish online. That goes beyond tinkering with layouts and time-shifting text. That means figuring out alternatives to broken business models that no longer adequately support most writers and publishers.

我们热衷于建造工具可以促进在线内容最好的发展(在线数字内容分销)。这就不仅仅只是排版和稍后阅读如此简单,我们需要找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修补已经坏掉的,已经不可以充分支持大多数内容创造者和发布者的商业模式。

可为和我们试图的 Publisher Payment 计划行不通呢?

因为要这个模式成功我们:[翻译来源]

  • 需要大量的读者通过 Readability 来支持内容的产出;
  • 需要大量的内容出版方(内容创造者)来接受这种支持。

由于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不在少数,因此这种商业模式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是因为缺乏读者的支持,而是因为与 Readability 签约的线上内容出版方数量不足——但追究起来,却和人们如今的阅读习惯有关。现在没有人在一个月内只从 15 到 20 个网站浏览信息。人们每个月浏览成百个网站,创造了一个由出版方组成的巨大的长尾。

Readability 的签约出版方的数量大约为 2000,这个数字只是线上出版方数量的沧海一粟,有  90% 出版方没有与它签约,因此有 90% 从读者收取的本应归属于出版方的费用无法支付出去。时至今日,这笔费用的数字已经达到 15 万美元。

John GruberMarco Arment 也纷纷撰文,并且直言不讳:「Readability Scraps Failed Payment System」(Readability 废弃了「失败」的付费系统)。Marco 还将他做为内容的创造者通过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分成拿到的收入列了出来。可以看出是少的可怜(每个月不到 $50 的收入)。

 

8. 我也照着 Readability 官方博客的指示,去注册了一下 Publisher,验证了对 Nooidea.com 的拥有权后看到,原来从 3 月到现在一共有一篇文章被付费用户列入 Readability 阅读。产生的收入是:$0.03 美元。

而且那篇文章还是转载文章《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9. 现在 Readability 回到了完全免费。 Richard Ziade 说 Stay Tuned,不惯怎样,我是期待可以把这些事情做的更好。

至于链接,至于 PV,说句实话。我是已经无从顾及了。

这篇文章里可以说几乎观点只有 20% 不到,其余均为引述。但总比一个署名都舍不得放出来的要好。算不算「五十步笑百步?」 

新工具 | Xingongju.com

前言

「没有一只猿手曾经制造过一把即使是最粗笨的石刀。」

— 恩格斯

 

远古时代,工具使用改变了人们类的生活,有许多古老的工具流传至今依然在各个角落发挥它们的价值。

我们看到孩子们使用者上世纪 50 年代的工具(书本)学习,我们也在经历新的数字变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新科技体验更美好的生活。

苹果公司在 iPad 广告中告诉整个世界:

我们分享美好的记忆,沉浸于读书的乐趣,学习做一道新的菜肴,看我们喜爱的球队比赛,召开重要的会议,制作家庭视频,学习新的东西。

But how we do all the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现在和未来,工具将被富于更多的意义。我们相信工具的使用可以改变生活,我们也对不同行业不同人物的各种工具组合充满了好奇。

 

赋予意义

[注释1] 「赋予意义」 这个真的很重要,对于自己做的任何事情。 问一问自己,此时此刻为什么做这件事情。如 Benjamin Zander 在那场「音乐与热情」 TED Talk 里最后说的,“Who am I being when…”  任何事情,只有当你赋予其意义,做起来才会有意思,才会有力量。

37Signals 的内在工程师(inner engineer)Nick 总是对车间、工作台子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不论是实体的工作面还是数码平台,都让他痴迷,他也因此特别喜爱观看探索频道的一档节目「How it’s Made」。这个节目所试图表达的是,那些最终成型的产品,绝不仅仅就是一个产品(There’s more than just the end product):那些制作这样一个产品周围的工作空间(workspace)和程序(process)一样让人着迷,甚至更加有趣。

这些工作空间会不会对我们的工作有着某些启发呢?是整齐有序还是乱糟糟,哪个状态会让想法流通更顺畅呢?

How it’s Made

小时候很多朋友都像我一样,喜欢拆拆装装一些玩具或任何东西。总想弄清楚是怎么一样会事。

现在,我们的世界不在单纯的是一些具体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充满了各种看得见摸不着的,但依旧让人着迷的产品。

例如 Tweetbot,这款 Twitter 客户端,它的每一个细节设计都是那么让人兴奋。同样我们也好奇,负责设计这款 app 的设计师 Mark 是用的什么工具设计出如此出色的产品呢?他的工作空间是怎样的呢?负责编程的 Paul 又是在怎样的平台下,使用哪些工具写的代码呢?

当我們看到朋友的一张好看的照片,我们总想问「你是用哪款相机拍摄的呢?后期用什么软件处理的吗?」

好奇心

对于上面的情景我们总是有着十足的好奇心。

我们好奇 37 Signals 这样一个出色团队成员們的工作空间(Battlestations)都是什么样子;我们也窥探 Mark Zuckerberg 的 Macbook Air 是 11 寸还是 13 寸,然后我们从他的 Facebook Timeline 照片上发现直到 2009 年 8 月 10 日, Mark 还在用一台老款的 15 寸 Macbook Pro(中飞机),那么他的 Mac 的 Dock 上又装了哪些常用软件呢?

分享、探索

在 Twitter、微博,还是在博客分享、邮件分享,也常常会听到朋友说到「某某设备/软件真是太好用了。」

许多朋友花费许多时间,寻找、测试、比较各种工具。

这个过程是纠结的,有时令人抓狂;但它也可以是快乐的。

因为分享,你的体验、你的发现、你的推荐可以为更多人节省许多烦恼。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相互分享,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此之外,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于专注地完成工作。

How you gather all tools you need to do any work you want.

跨越了一个领域,或许你会一头雾水。在各个领域人们的分享中,探索你需要的工具。

去分享,去讨论,去探索,去发现好奇心。

 

新工具

你不可能在眺望未来时把生活中的每个点连接起来,只有回顾时能才连点成线。所以你必须相信今日所做的会影响你的未来。

乔布斯说道。

Well,我想今天是点连成线的时候了。

今天我们为你带:「新工具 | Xingongju.com」社区!

我们相信工具的组合对生活、工作、学习有着重要的作用。

你在生活中都使用什么工具呢?有哪些小工具,让你的生活有趣、简单,有哪些工具使你工作的更轻松、舒适?

欢迎和新工具的朋友们一同分享、讨论、探索!我们都有一颗好奇心! 

 

别忘记关注我们

Twitter:@Xingongju

微博: @新工具

一款新的模拟翻页的电子书 UI,提供多页翻页和快速翻页等

June 6, 2012 |  by  |  Digital Reads, iPad, Linked, Technology  |  2 Comments

Twitter 上 @Typeisbeautiful 分享的一段视频「[KAIST ITC] Smart E-Book Interface Prototype Demo」。

视频是 KAIST 学院在信息技术融合(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nvergence)方面的一项专利技术演示。

有关利用苹果提供的私有 API 在 iPad 上 E-book 翻页的交互界面演示。

因为在 Youtube 上,所以我转载上传了一份到 Youku,大家可以看一下。[演示地址]

我觉得真的是太棒了!

这绝对是不论在 iPad 还是 Kindle 上都是电子书阅读上目前最让我期待的一点了!

苹果要是真想搞定教育领域,用 iPad 取代传统教科书。把这个技术收购了吧!

另外,Youtube 这个视频下的一个留言很有意思,因为是强调演示仿纸书的效果,这个留言说「can we roll it up and kill a fly?」(我们能甩起来拍苍蝇吗?)

update

搜索这个演示,看到 iFanr 之前有过一篇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阅读一下:《模仿现实的电子书设计

37Signals 成员从最初的 4 个人到今天的 32 人(8 年)

June 6, 2012 |  by  |  37 Signals, Linked, Startups  |  No Comments

37 Signals 确实是一个不能不让人喜欢的团队。

今天 SVN 分享了他们 8 年来团队成员的成长数据:

8 年前,37 Signals 最初的 4 人团队中有 2 位设计师、1 名程序员、1 个其他。

可以看到设计人员数量在公司起步发展的前几年保持稳定,后来公司产品线有新的服务提供,增加了两倍的人数。(我没有具体去看他们产品的时间线)

程序员方面一直是持续需求,直到去年从最初的 1 名增至 10 名。

产品和服务的成熟,商业化逐步开展来后,支持也是随着增加。为了保证能提供最贴心的支持服务(24/7 coverage),预计今年还要多招一名支持人员。

运营和其他*也是持续增加。

其他*目前是包括了 Noah 负责数据,Shaun 负责视频、Andrea 负责办公室。(可以去分别看看他们的工作空间是什么样子,其中 Noah 负责 data 的是最震撼的……《37 Signals 团队成员的 Battelestations》)

同时今天还要多雇一名负责「Conversion and Retention」的人。具体点就是把潜在用户转换成客户,并维护已有的付费用户(Sales people)。不过来看看 37 Signals 的创始人和 Rework 这本书的作者 Jason Fred 是怎么写这个「Conversion and Retention」职位招聘文案的。绝对就已经是一个十分优秀的 Sales 了。

难怪他在 Rework (《工作大解放》)这本书里说:

如果你准备在一堆人中挑出一个人来做某份工作,那就挑文章写得最好的那个。至于他有没有做过市场、销售、设计、编程或其他什么工作,倒并不重要。这种人的写作才华就值得雇用。这是因为,一个优秀的写手,其优点并不仅仅在于写作。

加上今年再招的 2 个人,就一共 34 个成员了。

许多人纷纷留言表示应该再招 3 个凑够 37 人。哈哈

Facebook:虚拟王国

May 18, 2012 |  by  |  Facebook, Social Networking  |  1 Comment

还有几个小时 Facebook 就 IPO 了,原本就此打住。突然想到几周前在 Twitter 读到过一条信息,在 Fav 列表里搜了一下找出来,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

之前 3 月份我们看到过 $FB 的股票长什么样子,还有那几个巨头公司的股票凭证(Certificate of Stock)都分别是什么样子,包括在 OneShare 服务上可以购买一张这些公司的股票,留作纪念。也算是这些公司的一个股东嘛!(The certificate of ownership of the company.)[文章链接]

今天这是一个叫 LOYAL3 的公司。

他们提供一种叫 CSOP™ 的服务(Customer Stock Ownership Plan™),允许任何人在上市公司的网站或这些公司的 Facebook 页面上购买此公司的股票,买卖过程无需支付任何第三方费用。

之前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过这个 LOYAL3 公司,但他们的服务是通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批准,已经与 NASDAQ 达成协议 的模式,用户可以用 Facebook 只需 3 次点击就可以交易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没有经纪人,没有费用,用户购买股票的价格是当天股票价格的平均价位(无交易价格)。

可以选择每个月放入账户固定资金,用于投资。对于公众投资者,每个月 $10 块、$25、$50 的计划培养一些理睬概念还是很不错的哦。

IPO 用户也可以通过 LOYAL3 参与购买,比如可以预交 $200 或以上资金在账户,设定上线 $400 ,然后在 IPO 当天在公司的 Facebook 公共页面或网站上购买。无费用。

LOYAL 3 关于费用上的解释是,公司觉得用户购买了股票后,就是公司的股东,会更加 Loyal(忠诚),因此费用是有公司承担。

至于 LOYAL3 的商业模式,有人认为因为对于用户没有任何费用收取,这个模式实在为 NASDAQ 创造流通性(liquidity)然后从大量的互换交易中获得回扣。因为用户可以在任何时间交易,但是价格都是到最后当天的平均价结算,LOYAL3 依赖平均价和交易实时发生的市场价位差(Marking to market),同时另外从公司获取费用。

我就在想,Facebook 目前用户 9 亿多,算成一个国家,都是全球第三大人口国了。

人们的生活都在「数字化」、「虚拟化」,那么作为这样一个庞大人口基数的虚拟王国。真的,通过 LOYAL3 开放在 Facebook 让用户可以方便、合理的进行股票交易,或者我们超远的看,如今银行金融等服务都在开始用技术革新,那么未来的一天银行服务直接入住 Facebook,如果可以带来更多便利,如果可以获得政策支持,那么 Facebook 何止是一个虚拟王国?(真像 Mark hoodie 里那副「光照派」图像所说:新世界秩序?哈哈)

广告业务或许是很多人觉得 Facebook 未来盈利的一个重要挖掘点(基于用户数据的准确定位);但如 @王冉 所说:「Facebook 未来在收入模式上应该逐步“腾讯化”,通过增值服务向用户收钱,而不是过于依赖广告。」

我想不用如果,未来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我也相信福布斯 Venkatesh Rao 的这句话:「Facebook 代表的是经济的新形态,就像当年的通用 IPO 一样,Facebook 是美国的未来。」

我感觉真实世界越来越虚拟化,虚拟的世界越来越变得真实。 

纽约时报:Facebook 首次公开募股,历史上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 IPO 对比

May 18, 2012 |  by  |  Case Study, Facebook, Technology,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自 1980 年至今,已有大约 2, 400 家科技、互联网和电信公司 IPO ,今天 Facebook 将于 2012 年 5 月 18 日登陆纳斯达克(Nasdaq),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在 $38 美元一股,此价格让公司估值达到 $1040 亿美元,几乎是 2004 年 Google 上市时估价的 4 倍,首次公开融资 160 亿美元。

New York Times 制作了一个互动性的页面:「Interactive Graphic Comparing the Facebook Offering

可以看到所有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的 IPO 当天的公司估值(Facebook IPO 前后对比),Google 当年 $280 亿的估值在 Facebook 之后就小巫见大巫了……

然后还有 IPO 各个公司首日股价涨跌情况(First-Day Pop ),另外还有 3 年后的公司价值如何对比,可以看到 2000 年前后的许多公司的惨况,从首日的图变到 3 年后哗哗的下去了。

点击去 NYT 查看互动页面,可以鼠标悬停获取数据(还是蛮有意思的)。

扎克伯格的连帽衫(Zuckerberg’s Hoodie)

May 16, 2012 |  by  |  Entrepreneur, 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  2 Comments

为什么 Zuckerberg 身上的那件 hoodie 这样值得所有人关注?

以至于开始流行一个新词:hoodiegate(连帽衫门)。

一直一来那件 hoodie(连帽衫)都是很 Zuckerberg 的标志,就像 Steve Jobs 的 black turtlenecks(黑色高领毛衣)。

(image credit: Reuters)

几天前扎克伯格身穿那件连帽衫出现在 Facebook IPO roadshow(首次公开募股路演)第一站纽约站,这一举止引起了不少媒体和投资人的不满。

Bloomberg 的记者 Mark Millian 引用分析师 Michael Pachater 的话,认为扎克伯格的这一行为是「不成熟」的体现。

扎克伯格以及他标志性的连帽衫表明:他实际上并不关心投资者;他将依然是他自己。我认为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迹象。我认为他必须认识到,他目前正在带领着一批新的支持者;我还认为,他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引用来源]

我不是很赞同以上的观点。

首先,扎克伯格虽一直是「Stay Private Longer」运动的支持者,并始终不愿意让 Facebook 上市,就和扎克伯格穿 hoodie 一样,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投资者。

从资本市场来说,当然都希望 Facebook 上市:

一可以证明互联网公司是可以有很强获利能力;二投资人可以在投资网路公司上赚钱。投行承销商,如果融资 $100 亿美元,就可以获得近 $2.2 亿美元的承销费,做一个 $FB 案子,都可以一年不干活了。同时,Facebook 上市也可以让资本市场更加了解互联网公司和他们的运营、商业模式,为以后带来更加健康和良性的互联网产业资本市场。[这里阅读更多《Facebook IPO:数字背后》]

其次,Mark Millian 还认为扎克伯格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扎克伯格需要他们的钱。扎克伯格我行我素,这也不是在 Facebook 路演才开始的,Facebook 初期当年他穿着脱鞋和睡衣从红杉资本拿到投资,也没有人提到什么尊重吧?《社交网络》的镜头里,倒是 Sean Parker 一身西服笔挺,向穿着睡衣的扎克伯格呼呼的挥手。

对于公众投资者,或许很多 mom and pop 投资者确实不太了解 Facebook 是什么,也更不晓得扎克伯格这个穿 hoodie 的人就会是这个公司的 CEO,你说为了能给他们一丝 peace of mind 我同意。但是你说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我真不赞同。

确实,比起华尔街的人,扎克伯格的这件 hoodie 真的有些「掉价」。

但这里从根本上有一点不同,任何游戏都有游戏的规则。没有了规则,游戏也没法继续。华尔街当然在用它的规则衡量扎克伯格,在华尔街你的穿着得体很重要,这是在向外界展示你所忙于做的事情是重要的事情,因此华尔街人用爱马仕领带做装饰。

然而硅谷里的年轻人,他们也在做着他们认为会改变世界的事情,他们很少西装领带。

有人说,「这并不是不成熟(immaturity)和严肃(seriousness)的问题。」

这是「金钱文化的差异(clash of money culture)」。

Flashy, pin-stripe suited New York financiers v.s. laid black, blue jean-wearing Silicon Valley nerds.

身穿亮堂堂、针条纹西服 的纽约金融人士对比一身黑色,一条蓝色牛仔裤的硅谷屌丝。

纽约和旧金山湾地区(硅谷所在地)的文化差异上可以这么说:

在纽约,判断一个人有没有钱你就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身上的珠宝首饰多贵就差不多知道了。在旧金山, 你根本无法通过衣着打扮作出判断,因为人们都穿的非常随意,你出入五星级的酒店,几乎很难看到有谁穿的是西服。或许唯一可以为你提供一点信号的就是他们的车。也就是说,你在看不到他们车子前,根本不可能从穿着知道他们身家如何。

但不论华尔街的规则是怎样,我敢肯定你很难让扎克伯格脱下身上的这件 hoodie。

为什么呢?其实我觉得这和什么「标志性」,甚至「我行我素」都没有太大关系,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多各种理论那样复杂。

让我给你看两段分别不到 3 分钟长的视频,来告诉你为什么。

Read More

Fine Dining

May 14, 2012 |  by  |  Case Study, Startups, Thoughts  |  7 Comments

悉尼的 Surry Hills 区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区,住着很多艺术家一样的人,也有着非常多特别棒的餐馆和咖啡店。

我和小小周末的时候常常会过去坐下喝杯咖啡,吃点早餐。

前一个周末在 Bill’s Restaurant 吃早晨,一份大早餐(Big breakfast)要 $28 澳币,里面有:一块三明治面包(中间夹了些黄油)、半个番茄、一片培根、两根香肠、一片菜叶、8 个小蘑菇、两个鸡蛋。

说句实在话,开始我以为 $28 块应该会很大份,因为通常来说大早餐差不多都在 17 快左右。但看看上面我拍的照片,并不是很大份。

这家餐馆确实偏贵一些,可一早 10 点多我们坐下就基本上所有的位子包括餐馆外路边的座位,都全部坐满了。

吃完饭,在 Surry Hills 区我们走了走路。小小说,做餐饮,就要做 fine dining(精制美食)。就好像那些餐馆,有的是 10 块钱一份的,有的是得提前半年预订才有位子的,比如那个 Tetsuya

我对餐饮也不了解。不过这让我想到之前打工地方的有个老中医。他做推拿针灸 20 多年,手法很好,有许多老外都排队预约他做治疗。这算是他的 expertise 了吧,除了钓鱼他也没什么其他爱好,所以没事就继续钻研钻研,他喜欢针灸推拿这行。最开始的时候,他店里就他一个人,慢慢的生意好了,口碑传播,顾客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招些学医的人来店里帮忙,跟他学习然后慢慢店的规模也大起来了。

再后来,也就是四五年前,偶然机会一个客人觉得他这的生意那么好。而且悉尼也没几家店,觉得这里有生意可做。于是商量和这个老中医合伙,他出资,老中医出技术,一起开家大的中医推拿针灸连锁。确实一连几年下来,连锁的店开了许多家,也遍布澳洲其他几个城市。合伙加入的人也多了好几个,必定几家店需要不少的投入和开支。老中医倒是更忙不过来了,基本上很多固定预约他的客人也很难再预约到他了。他也越来越没有时间固定在一个店忙,总是需要几家店跑来跑去,要么就是新店开张得打招牌,要么是给其他员工培训。

越来越多的商业因素融入这个传统的中医理疗店,一些店的老板选择给顾客提供更加「快餐式」的标准服务,这样更加有效率,也更加赚钱,培训员工也方便很多。店里浑水摸鱼为了赚钱的兼职员工也越来越多。老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顾客没有投诉,不影响生意就也都不会过问。

类似的店也多了起来,因为竞争,各家的价格也开始下降。

后来,那个老中医从连锁里退了出来。自己在悉尼另一个区重新开了个店,就像几年前那样一家小店,有 1 个兼职的员工负责店里的杂务。给顾客治疗的就他一个人。这次不同的是,老中医把价格抬的高了许多,但是凭借他精湛的技术,每天预约的单子上还是慢慢的名字排下去。他每天就接待那么几位顾客,收入却不比几年前少。

算是寓言故事吗?

倒是有那么点意义。

小小童鞋说,只有做 fine dining 才真的赚钱。 

[注] 小小读了之后说这种文章居然还可以发布,需要解释一下,我提到的 fine dining 当然不是类似那家 Bill’s Restaurant,Tetsuya 这样的能算是吧。只是我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相通之处。

数字革命

May 11, 2012 |  by  |  Apple, Education, iBooks, iPad, Technology  |  No Comments

Seth Godin 年初有一篇文章「When the world changes…」

It’s painful, expensive, time-consuming, stressful and ultimately pointless to work overtime to preserve your dying business model.

为了一个过时的商业模式加班加点,的确是又痛苦、又昂贵、又耗时,让人喘不过气来,而且最后毫无意义。

世界变化时,「旧的势力」总是很大的阻力,阻力只能会越来越小,但这个过程伴随着痛苦。

(image credit: HeraldSun.com.au)

上次 John Gruber 在 5by5 上与 Dan Benjamin 的 The Talk show 节目里提到苹果确实在实验室有一款 7.85 英寸的「iPad smaller」模型后,这几日又开始有传闻提到苹果将在 10 月份和新 iPhone 一同推出一款 7 寸的 mini iPad。iMore 在之前的 iPad 和 Macbook 新款消息上还是压的挺准的

就趁着这个新闻,把躺在草稿里几个月了的内容整理下 – iPad 的数字革命。

我们分享美好的记忆,沉浸于读书的乐趣,学习做一道新的菜肴,看我们喜爱的球队比赛,召开重要的会议,制作家庭视频,学习新的东西。But how we do all the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去年 2011 年 9 月份我写了一篇文章《苹果的下一个市场》提到了「数字阅读」和亚马逊与苹果在这个市场的竞争。上面这段话是当时 iPad 的一则电视广告的广告词。

今年 2012 年 1 月份,苹果在纽约做了一个和教育相关的发布会,其中针对教育市场苹果更新发布了 3 款产品:

iBooks 2、iBooks Author、iTunes U。

然后我们说,还记得 iTunes 对 CD 所做的事情嘛?现在轮到 iPad 对教科书这么做了。用苹果自己的话说,就是「Apple is going to REINVENT the textbook.」

Read More

[Story] Noah Wyle、Steve Jobs 與蕎麥麵店的餐巾紙。

May 2, 2012 |  by  |  Entrepreneur, Linked, Steve Jobs, Story  |  No Comments

这篇文章是 Whiteappleer 翻译的 Fortune 撰稿人 David A. Kaplan 在 2009 年 4 月对 Noah Wyle 的一期采访节目。

Noah Wyle 曾在《硅谷传奇》(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电影中饰演 Steve Jobs。如果你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我强烈推荐你去看看。我看了 2 遍半。

后来因为这部影片乔布斯电话 Noah 在 1999 年的 Macworld 大会上开场扮演了几分钟他自己。[视频]

然后下面是 Macworld 结束后发生的故事:

[ 故事摘自 WhiteAppleer,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

當活動結束之後,他邀請我跟他一起到曼哈頓市中心的蕎麥麵店吃晚餐。除了我的妻子也受到邀請之外,同行的還有他的決策以及設計師團隊們。而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有點後悔自己沒有把握住機會。

他們全部──雖然我不想說是活在 Steve 的恐懼中──都生活在他的意志與突發奇想中。不過由於我不是他們的一員,所以我可以更自在地與 Steve 談笑並融入對話中,這也讓他們有點吃驚。

而在用餐的途中,他突然轉頭對他的設計師們說:

「你們知道我想做什麼東西出來嗎?」

接著,他們全都轉過頭來,並不斷重複著說著:

「Steve,是什麼?Steve,是什麼?」

「你知道那些有我的孩子們戴著棒球帽、穿著制服的相框嗎?」

「知道啊!知道啊!Steve!我們記得那些相框!」

「嗯,我想要做一個相框,不過裡面的相片不是相片,而是一些小朋友揮動著球棒擊球的影片,我們能做的出來嗎?」

「我們做的出來,Steve!」

設計師們異口同聲地說。

「讓我來告訴你們我說的是啥。」

接著,他拿了他的餐巾紙,然後開始畫出示意圖,並把餐巾傳了整個餐桌。他們都同意了在餐巾紙上的設計,沒有人做出任何修改或是建議。

帳單很快地來了,於是我們開始起身並離去,而那張餐巾紙就這樣被放在桌子上。我心想「我一定得拿到那張餐巾紙。」,我的手也伸到了上面。但是Steve從門口那叫住了我,並且問說:

「Noah,想要跟我搭同一輛計程車嗎?」

於是,我把餐巾紙放了下來。原本我可以拿到那個愛迪生的設計的。

这里还有《硅谷传奇》里头那段乔布斯在苹果初期招聘时问到求职者「你还是处男吗?」的故事

另外,如果你想找几部关于乔布斯的纪录片看,我推荐你先从这 4 部开始

哦,对了,很期待 Ashton Kutcher 饰演的「Steve Jobs: Get Inspired」。

「字节社」– 唐茶出品

April 27, 2012 |  by  |  App Store, iOS Apps, Startups, TangchaProject  |  5 Comments

前言

今天回家路上刷新 Twitter Timeline,就看到了唐茶计划上线了 10 本新书,另外还有电子书城「字节社」。

先从上线的新书聊起。

其中一本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是我 2010 年就一直想读的书。我记得很清楚,是在读魏武挥老师博客的《精英 精英主义》时看到的,之前魏老师也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过这本书。也就是下面这段话触动了那个阅读的欲望:

大众这个词,在中文语境中,是一个中性词,甚至我觉得还略略偏向褒义,但 mass 这个词,则是偏向贬义的词:一群面容模糊一盘散沙式群体的词。

没错,mass 是有点乌合之众的味道,勒庞写过这本书,而且这本书在国内,有很多人看过。

mass 这个词和另外一个词 propaganda 几乎是同时进入学术语境的。希特勒上台后,整个自由世界非常恐慌,也非常想知道他是如何上台的。结果他们发现,希特勒的宣传工作做得铺天盖地。于是,他们推断,mass 是一个没有脑子的散沙式的群体,一小撮怀有险恶用心并懂得策略的人利用 propaganda 就可以操控整个群体。

传播学中的「魔弹论」假设就是这么来的:传媒就像有魔力的子弹,对于整个社会群体,一打一个中。

今天,我们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个假设,但我们对大众是一群没有脑子的人,却有着根深蒂固的错误假设。而勒庞那本《乌合之众》最大的错误就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任何一种群众运动,都是有极其深刻的社会背景的。而运动领导人,与其说是领导了这场运动,不如说是顺势而为,推动了这场运动罢了。

但这本书也一直没有读到。原因很简单,从国内网上书店购买寄过来还是朋友捎带过来都比较麻烦。电子版当时也没有找到,即便有也是 PDF 文档,阅读起来不是很方便(我比较倾向于路上移动阅读,当时我还没有 Kindle )。再后来,你知道新的东西总是很多,吸引着你的注意力,当后来新的阅读内容不断叠加出现时候,这本书也就慢慢淡出了。

很高心,今天看到唐茶今天带来了《乌合之众》的电子版本。

 

字节社 by 唐茶计划

(image credit: tangcha.tc)

现在我们再来说说唐茶计划和「字节社」。

「发布会」

整个今天唐茶通过 Twitter 和 微博播报所有新上线的书籍和「字节社」,这个举动很棒!算是一次新媒体的全新发布会?

Read More

马克·扎克伯格这个混球

其实原词不应该是「混球」。

这个词最初是我在知乎一个问题回答里引用的 John Gruber 当时评论 Mark ZuckerBerg 持有 Facebook 大量股权和投票权的一句话。

Zuckerberg was able to hold onto so much stock and an astounding majority of the voting rights is proof that his success is no fluke. The guy must be a badass at the negotiating table.

扎克伯格可以在 Facebook 现在持有如此多的股权和绝大多数投票权,说明他的成功不是侥幸。这小子在谈判桌上一定是个十足的「Badass」。

这个「Badass」,翻译成混球当然不妥,我比较词穷,也没想到什么好词儿。

实事上,英文里「badass」这个词有点意思是指一个人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有点点酷的感觉,甚至还带点褒义。

Mark 自己不也常说:「保持酷的状态很重要」嘛。

(image credit: LATimes.com)

后来知乎的回答下有一个网友留言问:

保留了这么多的投票权和混球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强势?无赖?请指教。

(一)

先来看一看 Facebook 未 IPO 前的融资情况(数据来源是 Crunchbase ):

融资数据来看,从天使到四轮私募,然后风投的入场,经过至少 6 轮大的融资下来后,Mark Zuckerberg 还可以持有 28.4% 的股权,和 56.9% 的投票权。

很多情况下,互联网公司在完成第一轮或第二轮融资后,公司创始人基本上就不再能够完全拥有公司的控制权了(50% 以上投票权)。

Mark Zuckerberg 可以有 56.9% 的绝对控制权,那最直接的就是两个因素:

1. 股权(Shareholding)

2. 投票协议(Voting agreement)

第一个因素很好理解,Sean Parker 给 Mark 当时提出的公司结构,$FB 的 S-1 表 127 页的股权信息注释里也有详细解释,Mark 所持有股权均为 B Class,Pre IPO 一共有 533,801,850 股。B class 的一股在投票权上相当于 10 个 A class。这也就让 Mark 有大于他 28.4% 股权的投票权,但也不过 28.2% 的投票权。

(这种结构其实很普遍,许多科技互联网公司都有类似安排,比如 Google 也是有 Dual Class Structure,B Class 也相当于10倍 的 A Class投票权,保证两个创始人和施密特当年对 Google 有绝对控制权。在这篇 Thoughts on Google 文章里有提到过。)

Read More

Instagram 背后的故事

April 23, 2012 |  by  |  Behind Story, Entrepreneur, Linked,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风险投资机构 Andreessen Horowitz,在 Instagram 初创时投资了 $250,000,在被 Facebook 收购后获利 $78,000,000,312 倍的投资回报。

可是,这远远不够,因为他们在 $25,000 之后没有继续追加投资,而是转而投资了竞争对手 PicPlz。

Andreessen Horowitz 的投资人 Ben Horowitz 在一篇名为「Instagram」的文章对整个过程进行了回忆:

当时他们有三个选择,投资PicPlz、谁都不投和投资 Instagram(但是这样会违反与 PicPlz 的 Dalton 的协议)。最后他们选择了第一个,因为这样不会违反当初和 PicPlz 签订的“不投资竞争对手”的协议。这样的选择就是他们也不能继续追加对 Instagram 的投资。

Ben Horowitz 表示:

不能因为 Dalton 的 PicPlz 没有卖 10 亿美元就认为我们对这笔投资非常后悔。Kevin 和他的 Instagram 团队是非常特别和唯一的,但是我们对投资了 Dalton 还是非常满意的。[via]

读到这个背后的故事,使我联想到几天前那个「泰坦尼克号」上最后时刻的一些事迹

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

April 19, 2012 |  by  |  37 Signals, Chicken Soup, Entrepreneur, TheNeXt Me  |  4 Comments

这是一篇很久前在 37 Signal 日志 SVN(Signal v.s. Noise )读到的文章,作者是 37 Signal 的 Jason F.。很有启发的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标题是「Give it five minutes」,下面的故事,都是以 Jason 的第一人称陈述。

(image credit: designdroplets.com)

几年前,我曾经是个急性子(hothead)。不论任何人说任何事情,我都是不赞同。只要事情不符合我的世界观,我就极力回击。

什么事情,什么我都要是第一个提出来的。(观点也好,想法也好,发的微薄也好)就好像,第一个怎么怎么样很重要。

但事实上争做第一个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我没有足够认真的能去思考一个问题、一件事。你越快想去作出回应,你所思考的就越少。可能并没有这么绝对,但大多时候都是如此。

这事说起来很轻松,就好像你本能的觉得只有别人才这样。你其实也一样。

说道这个先让我们回到 2007 年的一天,我当时在一个「商业创新工厂」的会议上做演讲,同去的还有 Richard Saul Wurman。他在我讲完后上台,介绍了他自己,还对我的发言做了一番称赞。他真是太客气了,其实根本没必要那么做。

但你知道当时我是怎样的吗?我在他还在台上发言的时候,就对他提出的一些库存的事情提出了反对看法,我对他的观点不同意,所以一有机会我就迅速地驳斥他的想法。当时的我真的,简直就像个混球一样。

他的回应却改变了我的一生。非常简单的一段话。

他说:「老兄,给它 5 分钟的时间。(Man, give it five minutes.)」

我问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回答:「有不同的观点没什么,要回应也没什么。有坚定的想法和信仰是好事,但在你确定想要与我争论前,请允许我先把我的想法全部讲完,让大家明白。完全听过我的想法后,再做回应。(It’s fine to disagree, it’s fine to push back, it’s great to have strong opinions and beliefs, but give my ideas some time to set in before you’re sure you want to argue against them.)」

 

「5 分钟」代表着「思考」,而不是作出回应。

他是对的,我的做法似乎是要在讨论中去证明什么,而不是为了学习什么。

那一刻对我影响深刻。

 

Richard 花去了他大部分职业生涯思考这些问题,他用了 30 年时间。我却不愿意为这些想法给出 5 分钟的时间。

当然,他可能也是错的,我也许是对的。可是在完全坚定自己正确前还是好好再仔细琢磨琢磨。

还有「提出问题」和「作出回应」之间也有不同。去回应就是说你已经认为你自己知道。而提出问题代表你想去知道。你想要问更多的问题,了解更多。

学着先去想而不是快速去回应,是长久一生的追求。并不那么容易。我常常还是会时不时不该性急时,脑袋发热。但我还是为我在这个进步的过程中受益感到高兴。

这就像乔布斯热爱想法、点子,也热爱去做一些东西出来。他有着其少见并且敬重的态度对待着创新的过程。我觉得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懂得,一个好的想法可以最终变得十分强大,但这些想法起初却十分脆弱。这些点子和想法很少可以成形,轻易就会错过,很容易就妥协,也很容易被压扁被否定。

And just as Steve loved ideas, and loved making stuff, he treated the process of creativity with a rare and a wonderful reverence. You see, I think he better than anyone understood that while ideas ultimately can be so powerful, they begin as fragile, barely formed thoughts, so easily missed, so easily compromised, so easily just squished.

这太深刻了。想法是脆弱的,起初的一个想法如此的无力(Ideas often start powerless.)。这些想法就像不存在一样,因为太容易被忽视,太容易被忽略或错过。

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情不需要你任何本事就可以做:

1. 花别人的钱

2.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是那么容易。因为它不需要你投入任何工作。你可以嘲笑它,你可以忽视它, 你甚至对它可以乱说一通。这很容易。

难得的是去保护它,对这个想法做些思考,让它在你脑子里呆一段时间,去探索发现它,获取它的精髓,然后尝试它,付诸实践。

You can scoff at it. You can ignore it. You can puff some smoke at it. That’s easy. The hard thing to do is protect it, think about it, let it marinate, explore it, riff on it, and try it.

这段让我想到了苹果的那则广告:「Think Different.

所以下次你听到什么东西,或者有别人谈论一个想法,抛出一个想法,提出一个想法,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哪怕就稍微对这个想法思考那么一点,再作出回应,再去说实现它有多难,需要花费多少工作。

或许真的很难,真的需要太多精力,但或许它真的值得你去做。 

苹果根本不关心搜索引擎

April 13, 2012 |  by  |  App Store, Apple, Google, Industry Intelligence, Siri  |  No Comments
在苹果产品里,目前我主要用使用两个硬件「iPhone 和 Macbook」,用到「搜索」功能的大致在以下一些情景:

iPhone:Search iPhone、App store。

Mac:Mail、Contacts、Spotlight、Finder、Mac App store、iTunes。

Both:各个 App 内部的搜索、浏览器 Web 搜索。

使用搜索引擎搜索,暂且默认这个搜索引擎为 Google 吧。想了想也就是可以特指上面提到的「浏览器 Web 搜索」那个部分。

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我使用苹果产品时使用到得搜索功能通常是用来寻找苹果平台内的资源内容。唯一需要链接寻找互联网内容的搜索,也就是通过 Google 搜索。

搜索的内容对于我来说主要几个方面:资讯、网页、图片、资料文献、下载内容。

(image credit: Internet)
这篇文章几个月前我就在草稿里躺着了。每次提笔写都会有新的故事还有就是总有一些背景知识要扩展,终于铺垫的文章已经好几篇,差不多可以整理一下发布了。所以文章内你会看到许多外链,多数是之前铺垫写下的文章。
如果说用户们期待苹果做一个「搜索引擎」,莫过于果粉们期待苹果可以推出一个更加「苹果味」的搜索,比如用起来能更人性、更简单,或许界面上能更美观?这里不是说 Google 搜索就不人性、不简单、不美观,但的确 Google 还是有些 Geek 味。苹果在用户心中印象则不是。

苹果产品里也有融入一些搜索的功能或工具,比如:

Sherlock(Mac OS 9 时内置的一款用来在苹果电脑里搜索当地和互联网文件的搜索软件)

Spotlight、iOS 搜索、Siri

另外还包括第三方索引一类的软件 Afred 或 QuickSilver 等

为什么要做搜索?

如果说苹果要做搜索,那么苹果这个搜索到底是为了要满足什么?

是要方便用户找到 app?是为了进一步整合 iAd,可以在 iOS 平台提供更精准有效的广告投放?还是或许在未来有潜在的各种可能?

1. App 经济(App economy)的蓬勃发展,数量的迅猛增长,苹果需要有一个搜索,我们看到了苹果不久前收购 Chomp。

3 月苹果刚刚迎来了 App 下载量 250 亿次的里程碑,从 App Store 2008 年 7 月正式上线到,10 亿次、50 亿次、100 亿次、250 亿次,苹果应用商店很强势,但可以判断还处于初步成形的阶段。

虽然 App Store 对苹果总收入的直接贡献很小,但是如果你清楚乔布斯的那个理念:

先给你一个消费内容的设备,在提供内容让你消费。」(阅读第七部分 Well Controlled.)

你会明白,App Store 对于整个苹果的生态系统会有重要的作用。那么完善搜索,提升体验是必须的。

 

2. 如果 Google 的服务已经不能满足苹果,那么苹果就不得不做一个产品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第一、Google CEO 佩奇说,「我们显然拥有很多搜索专利,我们没有利用知识产权起诉他人。整个行业的诉讼越来越多令人难过,我认为,当一家企业进入到生命周期的尾声,或是对自己的竞争能力没有信心时,通常会采取这种措施。」但谁又能说 Google 没有可能会到那一天呢?即使 Google 不会「作恶」不合作,苹果也必须有危机意识。

第二、苹果在 iPad 版的 iPhoto 应用中已经抛弃谷歌地图服务,转用公开地图平台 OpenStreetMap(OSM)的数据。虽然 OSM 是个开放平台,但有着从微软获得的大笔投资,同时创始人还转投微软出任必应地图总架构师,必应也为 OSM 提供了大量数据。我们先不猜测苹果是否有嫌涉及「敌人的敌人为朋友」的桥段,但可以说的是让苹果生态内的搜索摆脱 Google 的服务也一定是考虑范之内。

第三、搜索也在革新,Paul Graham 在「Frighteningly Ambitious Startup Ideas」提到我们需要新的搜索引擎。现实也让我们看到不小比重的搜索被分流到微博(实时)、知乎/ Quora(快速的知识获取)、应用商店(直接找相关服务)[来源]。即便 Google 继续进化,或许也未必满足苹果的需求,换句话说,或许会有更多小的创业公司的新服务能更好更适合苹果的搜索需求。

 

3. 云平台(iCloud)是苹果的下一个重要市场,云就意味着数据?苹果需要一个搜索引擎。

iTunes 的下一代大改版,或许带来苹果对整个平台大的整合与改进。iTunes 11 将整合对 iOS 6 的支持和更好的融入 iCloud 服务。

正如 John Gruber 在 Apple and the Open Web 里所说,苹果虽然是一个卖硬件产品的公司,但却也是一家大的网络公司,苹果没有 HTML 但却占据着很大的 HTTP 份额。同上面所讲,App Store 还才处于初期形成的阶段,可以预见未来苹果在数据内容搜索上的巨大需求和挑战。

Read More

知乎的路怎么走?

April 11, 2012 |  by  |  Case Study, Linked, Social Networking, Startups  |  No Comments

周源:

我的初心不是「把高质量信息都聚集在一起」,这个目标实现的方法多了去了。

我的理想也不是去做一个海量的知识库,这是一个静态的东西,搜索引擎会做得更好。

我也不想让知乎成为各种论坛的叠加,论坛就是垂直内容+人气,但牛逼的东西在内容上从来都不是垂直的,Facebook、Twitter、Linkedin、微博,都是多场景的。

虽然以上目标不赖,但我觉得这都不是知乎要做的事。

同时,我也不想用各种概念来约束自己的想象力,说起来可笑,我翻了半天,也没看到 Facebook 说自己是 SNS,Linkedin 说自己是某 X 东西,Twitter 说自己是某 Y 东西。我们真不应该拿社区、工具、SNS 这样本来就有歧义的概念套在自己身上。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种随处可见的需求 —— 一个人大脑中从未分享过的知识、经验、见解和判断力,总是另一群人非常想知道的东西

 

我想说的是,问答或许不应该是知乎的全部。一家优秀的公司不是围绕一个定位思考,而是围绕一种用户场景不停思考。

回到那个随处可见的需求——一个人大脑中从未分享过的知识、经验、见解和判断力,总是另一群人非常想知道的东西。知乎的使命是连接每个人和他们想知道一切。

所以,接下来我们既要提供工具,也要建设社区,我们在做问答,还会做搜索,做阅读,和更多的事情。连接才刚刚开始

 

Keso:

不要为 Quora 马首是瞻。可以被 Quora 启发,不要被 Quora 引领。从界面到功能,都应该走知乎自己的路。开始做了,就忘掉 Quora。

提供更好的个人知识管理工具。我感兴趣的答案,应该允许我组织到我个人的知识库中。

更好的站内沟通机制。用评论取代必要的站内沟通,不好。我所理解的知乎,本质应该是人际圈,问答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Behind Story] 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收购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CityIndex

Facebook週一宣佈,該公司已與照片共享服務商 Instagram 達成協議,將以 1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後者,支付方式為現金加股票。業界人士指出,這項交易意味著,雖然 Facebook 尚未 IPO(首次公開募股)上市,但已開始利用其市場財富來實現增長。

华尔街见闻

在 Twitter上有一些有意思的比较,如:

「柯达公司走向了破产,而 Instagram 却价值 10 亿美元。」

诞生 551 天的 Instagram 价值 10 亿美元,已经有 116 年历史的纽约时报只值 9.67 亿美元。

 

有分析人士说,这笔交易标志 Facebook 已经正式作为并购市场上的主要竞争者登台亮相,准备与谷歌和其他对手一争高低。

但是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则试图淡化这次巨额并购的意义。

他在自己的 Facebook 网页上写道: 「对 Facebook,这是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收购一个产品和一家公司,他们拥有如此多的用户。但是,我们并不计划进行更多的收购,可能我们不再收购了。」

i美股

1、13个员工与$10亿:这是有史以来第一家估值达到 1 0亿美元而员工数不到 20 人的公司

2、便捷、跨平台与社交

3、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他们的产品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接触到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用户

4、Facebook 主动防御

专注社交媒体的博客《Social Media Insider》如此点评这笔交易:「Facebook 不是为了收购机遇,他们只是想拿下对 Facebook 图片功能威胁最大的竞争对手 Instagram。

美国科技博客 BI 撰稿人尼古拉斯·卡森(Nicholas Carlson)在 2 月初就评价说:「Instagram 是 Facebook 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这款应用极大简化了用户社交分享的操作,而 Facebook 自己的图片分享功能相比而言要繁琐很多,要知道便捷分享是 Facebook 当初从社交网站混战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

今年 Pinterest 一举超过 Tumblr、LinkedIn 和 Google+,成了继 Facebook 和 Twitter 后全美第三大最受欢迎社交网站。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或许是传统社交网站和基于功能的社交网站整合的开始。一方面 Instagram 不断增长的图片社区可以扩大 Facebook 的社交版图,另一方面 Instagram 将帮助 Facebook 改善自己的图片分享功能。

另外提到社交网络,引用一条张亮的微薄:

如果想一想 Facebook 的 CTO 和 COO、Twitter 的 CEO、Pinterest 和 Foursquare 的创始人都出自同一家公司—— Google ——我都不好意思说 Google 不懂社交了。那天跟王兴聊天,我说,Google 错过 Quora 和 Pinterest,未来某天绝对被视作不可饶恕的错误。

Google + 你是不是很脸红?

但我还觉得,Google 并不是真心要在社交领域如何施展身手。

Project Glass 里看到视频演示里出现过的东西:Android、Google+、Maps、Gmail、Gcal、Latitude、Weather,这一切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为了让这些服务真的成为你生活的一个部分,真正进入一个数字化、电子化的世界,它们需要一个载体,这就是 Google 一直不断跌倒继续探寻的 Google + 社交平台。

早期融资的九个误区

April 9, 2012 |  by  |  Linked, Startups,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王啸shaw:

盲目乐观估值过高;关注钱而忽视资金背后的投资人;同时向所有认识的投资人融资;团队没有磨合就开始融资;创始人股权分配平均 股权过于分散; 外部股东控股;兼职创业希望融到钱后全职;在资金流快断掉时才开始融钱; 没有测算自己的成本就开始融资。

王啸来自九合创投,投资过 36Kr 与下厨房。

与 Jony(乔纳森·伊夫)聊苹果工业设计,2012 新款 Macbook Pro 更多细节

April 9, 2012 |  by  |  Design, Industry Intelligence, Jonathan Ive  |  3 Comments

这是 which1spink 在 Neogaf.com 论坛发布的一条帖子。

帖子的发布者讲述了去年(2011 年)九月中一次人生难得的经历,他参观了苹果并与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伊夫(Sir Jonathan Ive)进行了一期问答活动(QA session with Jony)。

(image credit: Neogaf.com)

帖子的作者激动的要命,就连手里拍照的 SGS2 手机(Samsung I9100 Galaxy S II)也连连奔溃…… 拍照时两次掉链子,机器重启的配乐让丫着实在苹果总部丢了个大脸。

「不知道是不是 Android 的机器到了 Cupertino 苹果总部都会出故障……囧。」

来看看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干货!

(一)

苹果 2011 年在工业设计(Industrial Design, ID)上确实乏善可陈。为什么呢?

1. 首先你要清楚的是,苹果只有 12 或 13 名工业设计师,另外还有 12 名只做 CAD 的设计人员。 苹果在人力资源方面确实非常有限,但这样的把控其实是为了能够更加高效。

2. 苹果在产品开发的中期到后期阶段会放弃接近所有的产品。粗略算下来,从客户的角度来看,等于这些工业设计师差不多近 80% 的设计时间都被白白「浪费」了,因为所有这些产品最终都不会发布。

但公司(苹果)则不是这么认为,时间没有被浪费掉,而是这些设计师太懒惰了。当然,事实上他们并不懒惰,这些人每天无时无刻不像一个疯子似的忙着做设计。

只是因为对于他们的要求标准非常高,如此他们的产出与投入相比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也有的时候,即便设计的产品非常完美,却也会因为其他因素无法发布,比如 iPhone 5 。

可以肯定的是,iPhone 5 的设计在 2011 年的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早已完成。但乔布斯决定不发布,是因为他担心新的屏幕尺寸会破坏苹果生态,让 iPhone 产生分裂

另一个例子就是 Newton 的继任者,或者说是 iPad 的前身。[阅读:为何 iPhone 可以如此流行,Newton 却没有?]

大家都应该记得乔布斯提到,事实上苹果是先开发的 iPad,但是后来被搁置,然后先发布的 iPhone,就是这段历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