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Entrepreneur

扎克伯格的连帽衫(Zuckerberg’s Hoodie)

May 16, 2012 |  by  |  Entrepreneur, 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  2 Comments

为什么 Zuckerberg 身上的那件 hoodie 这样值得所有人关注?

以至于开始流行一个新词:hoodiegate(连帽衫门)。

一直一来那件 hoodie(连帽衫)都是很 Zuckerberg 的标志,就像 Steve Jobs 的 black turtlenecks(黑色高领毛衣)。

(image credit: Reuters)

几天前扎克伯格身穿那件连帽衫出现在 Facebook IPO roadshow(首次公开募股路演)第一站纽约站,这一举止引起了不少媒体和投资人的不满。

Bloomberg 的记者 Mark Millian 引用分析师 Michael Pachater 的话,认为扎克伯格的这一行为是「不成熟」的体现。

扎克伯格以及他标志性的连帽衫表明:他实际上并不关心投资者;他将依然是他自己。我认为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迹象。我认为他必须认识到,他目前正在带领着一批新的支持者;我还认为,他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引用来源]

我不是很赞同以上的观点。

首先,扎克伯格虽一直是「Stay Private Longer」运动的支持者,并始终不愿意让 Facebook 上市,就和扎克伯格穿 hoodie 一样,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投资者。

从资本市场来说,当然都希望 Facebook 上市:

一可以证明互联网公司是可以有很强获利能力;二投资人可以在投资网路公司上赚钱。投行承销商,如果融资 $100 亿美元,就可以获得近 $2.2 亿美元的承销费,做一个 $FB 案子,都可以一年不干活了。同时,Facebook 上市也可以让资本市场更加了解互联网公司和他们的运营、商业模式,为以后带来更加健康和良性的互联网产业资本市场。[这里阅读更多《Facebook IPO:数字背后》]

其次,Mark Millian 还认为扎克伯格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扎克伯格需要他们的钱。扎克伯格我行我素,这也不是在 Facebook 路演才开始的,Facebook 初期当年他穿着脱鞋和睡衣从红杉资本拿到投资,也没有人提到什么尊重吧?《社交网络》的镜头里,倒是 Sean Parker 一身西服笔挺,向穿着睡衣的扎克伯格呼呼的挥手。

对于公众投资者,或许很多 mom and pop 投资者确实不太了解 Facebook 是什么,也更不晓得扎克伯格这个穿 hoodie 的人就会是这个公司的 CEO,你说为了能给他们一丝 peace of mind 我同意。但是你说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我真不赞同。

确实,比起华尔街的人,扎克伯格的这件 hoodie 真的有些「掉价」。

但这里从根本上有一点不同,任何游戏都有游戏的规则。没有了规则,游戏也没法继续。华尔街当然在用它的规则衡量扎克伯格,在华尔街你的穿着得体很重要,这是在向外界展示你所忙于做的事情是重要的事情,因此华尔街人用爱马仕领带做装饰。

然而硅谷里的年轻人,他们也在做着他们认为会改变世界的事情,他们很少西装领带。

有人说,「这并不是不成熟(immaturity)和严肃(seriousness)的问题。」

这是「金钱文化的差异(clash of money culture)」。

Flashy, pin-stripe suited New York financiers v.s. laid black, blue jean-wearing Silicon Valley nerds.

身穿亮堂堂、针条纹西服 的纽约金融人士对比一身黑色,一条蓝色牛仔裤的硅谷屌丝。

纽约和旧金山湾地区(硅谷所在地)的文化差异上可以这么说:

在纽约,判断一个人有没有钱你就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身上的珠宝首饰多贵就差不多知道了。在旧金山, 你根本无法通过衣着打扮作出判断,因为人们都穿的非常随意,你出入五星级的酒店,几乎很难看到有谁穿的是西服。或许唯一可以为你提供一点信号的就是他们的车。也就是说,你在看不到他们车子前,根本不可能从穿着知道他们身家如何。

但不论华尔街的规则是怎样,我敢肯定你很难让扎克伯格脱下身上的这件 hoodie。

为什么呢?其实我觉得这和什么「标志性」,甚至「我行我素」都没有太大关系,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多各种理论那样复杂。

让我给你看两段分别不到 3 分钟长的视频,来告诉你为什么。

Read More

[Story] Noah Wyle、Steve Jobs 與蕎麥麵店的餐巾紙。

May 2, 2012 |  by  |  Entrepreneur, Linked, Steve Jobs, Story  |  No Comments

这篇文章是 Whiteappleer 翻译的 Fortune 撰稿人 David A. Kaplan 在 2009 年 4 月对 Noah Wyle 的一期采访节目。

Noah Wyle 曾在《硅谷传奇》(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电影中饰演 Steve Jobs。如果你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我强烈推荐你去看看。我看了 2 遍半。

后来因为这部影片乔布斯电话 Noah 在 1999 年的 Macworld 大会上开场扮演了几分钟他自己。[视频]

然后下面是 Macworld 结束后发生的故事:

[ 故事摘自 WhiteAppleer,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

當活動結束之後,他邀請我跟他一起到曼哈頓市中心的蕎麥麵店吃晚餐。除了我的妻子也受到邀請之外,同行的還有他的決策以及設計師團隊們。而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有點後悔自己沒有把握住機會。

他們全部──雖然我不想說是活在 Steve 的恐懼中──都生活在他的意志與突發奇想中。不過由於我不是他們的一員,所以我可以更自在地與 Steve 談笑並融入對話中,這也讓他們有點吃驚。

而在用餐的途中,他突然轉頭對他的設計師們說:

「你們知道我想做什麼東西出來嗎?」

接著,他們全都轉過頭來,並不斷重複著說著:

「Steve,是什麼?Steve,是什麼?」

「你知道那些有我的孩子們戴著棒球帽、穿著制服的相框嗎?」

「知道啊!知道啊!Steve!我們記得那些相框!」

「嗯,我想要做一個相框,不過裡面的相片不是相片,而是一些小朋友揮動著球棒擊球的影片,我們能做的出來嗎?」

「我們做的出來,Steve!」

設計師們異口同聲地說。

「讓我來告訴你們我說的是啥。」

接著,他拿了他的餐巾紙,然後開始畫出示意圖,並把餐巾傳了整個餐桌。他們都同意了在餐巾紙上的設計,沒有人做出任何修改或是建議。

帳單很快地來了,於是我們開始起身並離去,而那張餐巾紙就這樣被放在桌子上。我心想「我一定得拿到那張餐巾紙。」,我的手也伸到了上面。但是Steve從門口那叫住了我,並且問說:

「Noah,想要跟我搭同一輛計程車嗎?」

於是,我把餐巾紙放了下來。原本我可以拿到那個愛迪生的設計的。

这里还有《硅谷传奇》里头那段乔布斯在苹果初期招聘时问到求职者「你还是处男吗?」的故事

另外,如果你想找几部关于乔布斯的纪录片看,我推荐你先从这 4 部开始

哦,对了,很期待 Ashton Kutcher 饰演的「Steve Jobs: Get Inspired」。

马克·扎克伯格这个混球

其实原词不应该是「混球」。

这个词最初是我在知乎一个问题回答里引用的 John Gruber 当时评论 Mark ZuckerBerg 持有 Facebook 大量股权和投票权的一句话。

Zuckerberg was able to hold onto so much stock and an astounding majority of the voting rights is proof that his success is no fluke. The guy must be a badass at the negotiating table.

扎克伯格可以在 Facebook 现在持有如此多的股权和绝大多数投票权,说明他的成功不是侥幸。这小子在谈判桌上一定是个十足的「Badass」。

这个「Badass」,翻译成混球当然不妥,我比较词穷,也没想到什么好词儿。

实事上,英文里「badass」这个词有点意思是指一个人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有点点酷的感觉,甚至还带点褒义。

Mark 自己不也常说:「保持酷的状态很重要」嘛。

(image credit: LATimes.com)

后来知乎的回答下有一个网友留言问:

保留了这么多的投票权和混球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强势?无赖?请指教。

(一)

先来看一看 Facebook 未 IPO 前的融资情况(数据来源是 Crunchbase ):

融资数据来看,从天使到四轮私募,然后风投的入场,经过至少 6 轮大的融资下来后,Mark Zuckerberg 还可以持有 28.4% 的股权,和 56.9% 的投票权。

很多情况下,互联网公司在完成第一轮或第二轮融资后,公司创始人基本上就不再能够完全拥有公司的控制权了(50% 以上投票权)。

Mark Zuckerberg 可以有 56.9% 的绝对控制权,那最直接的就是两个因素:

1. 股权(Shareholding)

2. 投票协议(Voting agreement)

第一个因素很好理解,Sean Parker 给 Mark 当时提出的公司结构,$FB 的 S-1 表 127 页的股权信息注释里也有详细解释,Mark 所持有股权均为 B Class,Pre IPO 一共有 533,801,850 股。B class 的一股在投票权上相当于 10 个 A class。这也就让 Mark 有大于他 28.4% 股权的投票权,但也不过 28.2% 的投票权。

(这种结构其实很普遍,许多科技互联网公司都有类似安排,比如 Google 也是有 Dual Class Structure,B Class 也相当于10倍 的 A Class投票权,保证两个创始人和施密特当年对 Google 有绝对控制权。在这篇 Thoughts on Google 文章里有提到过。)

Read More

Instagram 背后的故事

April 23, 2012 |  by  |  Behind Story, Entrepreneur, Linked,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风险投资机构 Andreessen Horowitz,在 Instagram 初创时投资了 $250,000,在被 Facebook 收购后获利 $78,000,000,312 倍的投资回报。

可是,这远远不够,因为他们在 $25,000 之后没有继续追加投资,而是转而投资了竞争对手 PicPlz。

Andreessen Horowitz 的投资人 Ben Horowitz 在一篇名为「Instagram」的文章对整个过程进行了回忆:

当时他们有三个选择,投资PicPlz、谁都不投和投资 Instagram(但是这样会违反与 PicPlz 的 Dalton 的协议)。最后他们选择了第一个,因为这样不会违反当初和 PicPlz 签订的“不投资竞争对手”的协议。这样的选择就是他们也不能继续追加对 Instagram 的投资。

Ben Horowitz 表示:

不能因为 Dalton 的 PicPlz 没有卖 10 亿美元就认为我们对这笔投资非常后悔。Kevin 和他的 Instagram 团队是非常特别和唯一的,但是我们对投资了 Dalton 还是非常满意的。[via]

读到这个背后的故事,使我联想到几天前那个「泰坦尼克号」上最后时刻的一些事迹

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

April 19, 2012 |  by  |  37 Signals, Chicken Soup, Entrepreneur, TheNeXt Me  |  4 Comments

这是一篇很久前在 37 Signal 日志 SVN(Signal v.s. Noise )读到的文章,作者是 37 Signal 的 Jason F.。很有启发的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标题是「Give it five minutes」,下面的故事,都是以 Jason 的第一人称陈述。

(image credit: designdroplets.com)

几年前,我曾经是个急性子(hothead)。不论任何人说任何事情,我都是不赞同。只要事情不符合我的世界观,我就极力回击。

什么事情,什么我都要是第一个提出来的。(观点也好,想法也好,发的微薄也好)就好像,第一个怎么怎么样很重要。

但事实上争做第一个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我没有足够认真的能去思考一个问题、一件事。你越快想去作出回应,你所思考的就越少。可能并没有这么绝对,但大多时候都是如此。

这事说起来很轻松,就好像你本能的觉得只有别人才这样。你其实也一样。

说道这个先让我们回到 2007 年的一天,我当时在一个「商业创新工厂」的会议上做演讲,同去的还有 Richard Saul Wurman。他在我讲完后上台,介绍了他自己,还对我的发言做了一番称赞。他真是太客气了,其实根本没必要那么做。

但你知道当时我是怎样的吗?我在他还在台上发言的时候,就对他提出的一些库存的事情提出了反对看法,我对他的观点不同意,所以一有机会我就迅速地驳斥他的想法。当时的我真的,简直就像个混球一样。

他的回应却改变了我的一生。非常简单的一段话。

他说:「老兄,给它 5 分钟的时间。(Man, give it five minutes.)」

我问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回答:「有不同的观点没什么,要回应也没什么。有坚定的想法和信仰是好事,但在你确定想要与我争论前,请允许我先把我的想法全部讲完,让大家明白。完全听过我的想法后,再做回应。(It’s fine to disagree, it’s fine to push back, it’s great to have strong opinions and beliefs, but give my ideas some time to set in before you’re sure you want to argue against them.)」

 

「5 分钟」代表着「思考」,而不是作出回应。

他是对的,我的做法似乎是要在讨论中去证明什么,而不是为了学习什么。

那一刻对我影响深刻。

 

Richard 花去了他大部分职业生涯思考这些问题,他用了 30 年时间。我却不愿意为这些想法给出 5 分钟的时间。

当然,他可能也是错的,我也许是对的。可是在完全坚定自己正确前还是好好再仔细琢磨琢磨。

还有「提出问题」和「作出回应」之间也有不同。去回应就是说你已经认为你自己知道。而提出问题代表你想去知道。你想要问更多的问题,了解更多。

学着先去想而不是快速去回应,是长久一生的追求。并不那么容易。我常常还是会时不时不该性急时,脑袋发热。但我还是为我在这个进步的过程中受益感到高兴。

这就像乔布斯热爱想法、点子,也热爱去做一些东西出来。他有着其少见并且敬重的态度对待着创新的过程。我觉得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懂得,一个好的想法可以最终变得十分强大,但这些想法起初却十分脆弱。这些点子和想法很少可以成形,轻易就会错过,很容易就妥协,也很容易被压扁被否定。

And just as Steve loved ideas, and loved making stuff, he treated the process of creativity with a rare and a wonderful reverence. You see, I think he better than anyone understood that while ideas ultimately can be so powerful, they begin as fragile, barely formed thoughts, so easily missed, so easily compromised, so easily just squished.

这太深刻了。想法是脆弱的,起初的一个想法如此的无力(Ideas often start powerless.)。这些想法就像不存在一样,因为太容易被忽视,太容易被忽略或错过。

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情不需要你任何本事就可以做:

1. 花别人的钱

2.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

对一个想法的不屑,是那么容易。因为它不需要你投入任何工作。你可以嘲笑它,你可以忽视它, 你甚至对它可以乱说一通。这很容易。

难得的是去保护它,对这个想法做些思考,让它在你脑子里呆一段时间,去探索发现它,获取它的精髓,然后尝试它,付诸实践。

You can scoff at it. You can ignore it. You can puff some smoke at it. That’s easy. The hard thing to do is protect it, think about it, let it marinate, explore it, riff on it, and try it.

这段让我想到了苹果的那则广告:「Think Different.

所以下次你听到什么东西,或者有别人谈论一个想法,抛出一个想法,提出一个想法,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哪怕就稍微对这个想法思考那么一点,再作出回应,再去说实现它有多难,需要花费多少工作。

或许真的很难,真的需要太多精力,但或许它真的值得你去做。 

要有北极星一样远的梦想,而不是仅仅是局部优化。

March 28, 2012 |  by  |  Entrepreneur, Linked, Steve Jobs  |  No Comments

王建硕

销售和市场出身的 Sculley 和 Ballmer 强在局部优化。可以带领公司爬上一个小山包,却忘记了远方的更高的山,或者天上的星星。

如果进入一家产品驱动的公司,你会发现有上百种局部优化的办法,只要优化一下价格(定价策略),销售额会翻倍,但一旦完成,很难做第二次优化;可以增加一下分销渠道,销售额也会上升,但没法上升第二次;也可以使销售人员翻一倍,销售额同样上升,但之后又停滞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产品驱动的 CEO,比如 Steve Jobs 和 Bill Gates。还有 eBay 在创始人离开后,市场驱动的 CEO 会在之后的 3 到 5 年持续保持公司的增长却在 5 年左右停滞的原因。

而产品驱动的 CEO 运行的公司一直有种不修边幅的「百废待兴」的感觉。有太多可以优化的地方了,但所有人忙的不是在现有产品上如何提高,而是在忙于寻找,设计新的产品。只有这些,才能持续的保持一家公司在未来的10年里面向前走。

要有北极星一样远的梦想,而不是仅仅是局部优化。

「Please Steal My Ideas.」优秀的开发者偷想法,而不是产品。

March 6, 2012 |  by  |  Case Study, Economics, Entrepreneur  |  No Comments

iOS 开发者 David Barnard 在 Appcubby 官网博客里发布了一个视频,标题为「Please Steal My Ideas」。

主要就是提到一款他在 2010 年开发的一款 Wikipedia app「Wiki Pro」(现在已经停止开发)。

视频里提到这款 App,有许多地方他真心希望可以被其他开发者借鉴融入到更多的 app 当中。

比如在内容阅读上,可以不离开阅读情景(context)情况下可以点击内容中的 Link 读取链接的内容。他自己也强调,这个功能也是「借用(borrow)」了「pop over」的概念。

另外一个功能,就是从侧栏可以双指「拖出」菜单(power slide),在 David 开发的 Wiki Pro 里,这个手势功能用于在阅读维基条目时拖出条目中的段落章节(section)。他提到,在设计这些功能时开发者需要非常小心,因为用户需要学习每个 app 下的特定手势,但往往一些手势是大家所视为通用的,比如简单的单指上下滑动,有时用户常会上下滑动时却不小心成左右滑动,造成拉出菜单,很令人厌烦。因此,David 将其设计为「双指」,并且不提供任何单指左右滑动的动作(因 app 而定)。

因为是 2010 年就发布的 app,因此也看到许多 app 也有实现类似功能的。比如「唐茶」的书里两个功能都有体现,另外 Facebook app、Twitter app 也有 Power slide 的手势。

不过 David 还是希望看到更多开发者将这些想法融入到更多的应用。

这篇文章的主题并不是上面的两个功能,而是 David Barnard 在另一篇文章「Great Developers Steal Ideas, Not Products」里阐述的关于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以及对应的道德和法律的观点。

对于从别人那里「借鉴」想法,David 曾想用的词是「Borrow」,我们看到视频里他也用的那个词,他说那个不离开语境打开链接查看内容的功能也 borrow 了 pop over 的概念。

直到他读到了一篇 T. S. Elliot 的文章里提到的一段话:

Immature poets imitate; mature poets steal; bad poets deface what they take, and good poets make it into something better, or at least something different. The good poet welds his theft into a whole of feeling which is unique, utterly different than that from which it is torn; the bad poet throws it into something which has no cohesion.

和乔布斯在苹果 Macintosh 开发初期时提到的「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类似。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不论是用词「借(borrow)」还是「偷(steal)」,他似乎遗漏了重要的一点 — Elliot 在使用「偷(steal)」这个词时,并不是在说「不道德」,而是想强调「所有权(ownership)」。

你偷窃一个想法(idea),你可以投入时间并且将你你自己的想法和品味融合进去,让这个想法成为一个拥有你特质的不同的东西,或许可以是更好的东西。

但如果你是借用,那么你从别人的产品(已有的东西,而非 idea)会越来越多的复制,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只会越来越没有你的特质,你的贡献。

因而,也越不值得自豪,越不是你自己的产品。

Less to be proud of, less to own.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原创这回事儿》里,其实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包括乔布斯并不是一个创新者,而是一个微创新者(tweaker)

乔布斯说「I’ll know it when I see it.

换句话说,有很多优秀的产品并不都是所谓的「原创」点子,许多时候是那么一个瞬间,那么一个其他人的想法甚至一句话,给你带来了灵感,而你付出行动加入了你的理解和品味,做出一款优秀的产品。

前几天 @MrJamieLin Twitter 上更新:不要「說服」別人跟你合作,Inspire 別人跟你合作。

其实这里的道理也很相通,火花都是撞击出来的嘛!

对于 Ownership,我想到 3 年前刚学 Micro-economics 100 课程的时候,老师曾提到过 Private property 的内容。在资本主义(Capitalism)里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私有制(Private Ownership)」。试想,如果你幸工作获取的劳动成果,你的所得得不到保护,那么你还会愿意劳动吗?你可以通过工作购买一套别墅,但是得不到社会保护,谁都可以明天把房子抢了,估计大家都不用考虑有个人财产了。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和个人财产(Private property)都是一样的,It’s about ownership.  

Mark Zukerberg(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 的办公桌

February 7, 2012 |  by  |  Entrepreneur, 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Startups  |  1 Comment

Stay Focused & Keep Shipping.

这是 Mark Zukerberg 2月 2日那天用移动设备在自己 Facebook 帐号上传的一张照片。标题为:My desk at Facebook HQ

@王冠雄 在微博上给了一个解说,感觉很棒:

1、和员工坐一起,透明;

2、没待签文件山,电子化;

3、全部用苹果,品位;

4、用笔记本,回家也干活;

5、右边盒饭,应酬少。

红色座右铭:Stay Focused & Keep Shipping.

这就是他上市公开信的关键词:Hacker Way. (Mark Zukerberg $FB IPO 公开信 英文版 中文版

「Stay Focused & Keep Shipping.」这句话确实应该让许多互联网公司反思。

是否足够专注,是否可以为用户不断的提供新的服务、功能 和产品?

其实我觉得这点 Facebook 给人感觉和 Apple 倒是很像。反而 Google 到有点脸红了吧?

Stay Focused & Keep Shipping.

有点土,但挺喜欢。 

Apple Cupertino 总部内 Steve Jobs 传奇的继续,海报和语录

January 30, 2012 |  by  |  Entrepreneur, Linked, Steve Jobs  |  No Comments

在 Apple Cupertino 总部里,出现了以 Steve Jobs 过往相片的海报以及语录,相片海报从 Mac 初期的展示一路到他去世前期。

很喜欢这张语录:

I think if you do something and it turns out pretty good, then you should go do something else wonderful, not dwell on it for too long. Just figure out what’s next.

如果你做了一件事情而且发现它相当不错,那就应该去做另一件更棒的事情,别停留在同一间事情上太久。找到你的下一步是什么。

这里有我对一部乔布斯纪录片:Steve Jobs Billion Dollar Hippy 的内容整理,有着比较详细的他一生重要时刻和苹果公司重要决定的纪实。我觉得许多都非常精彩,推荐阅读。

Marco Arment: 我为什么不再提供免费版本 Instapaper app

January 18, 2012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Linked  |  No Comments

这篇 Removed Instapaper Free 还是Instapaper 作者 Marco 去年 4月份的一篇文章。最近又在 Twitter 被提及。iFanr 做了一个整理翻译 [查看],其中 Marco 有几个观点值得分享:

即便通过提供广告展示,来自免费应用的收入要比收费应用的少。

免费用户对应用的评分更低,负面的评论也更多。

免费用户没有付费的意愿。根据 Macro 的经验,尽管他为免费用户提供了“升级”选项,但下载免费版之后会升级到收费版的用户少之又少。他问过免费版的用户,得到的回答是:免费版已经足够好了,或者,有天我会升级的。这个“或者”几乎不可能到来。

免费的用户,最大的需求应该就是免费,“我可以忍受广告。我可以只保留 10 篇文章。我不认为我需要其他功能”——不知道应用开发者如何用更多功能来引诱这种用户付费?

Tyler Nicols 也在不久前发布过一篇博文提到维护免费用户的困境。

另一组数据做一个延伸放在这里,老鱼 @hidigi 在 Twitter 前几日提到:

2011年1月,Verycd因为大规模删除影视、音乐资源下载而流量下滑50%,外界一度认为公司将就此完蛋。但一年过去,这家公司却意外地成为一家月收入过亿、月利润四五千万元的现金奶牛。

值得思考。

乔布斯纪录片:Steve Jobs Billion Dollar Hippy

January 10, 2012 |  by  |  Entrepreneur, Steve Jobs  |  3 Comments

电脑里攒了有 4 部关于 Steve Jobs 的纪录片。

Discovery Channel - iGenius: How Steve Jobs Changed The World

CNBC Titans – Steve Jobs

PBS – Steve Jobs: One Last Thing 2011

BBC – Steve Jobs: Billion Dollar Hippy

上个月陆续前 3 部都看了,都有印象也很有收获,可惜只有其中的 CNBC Titans 当时看完在 Twitter 分享了几句总结:

CNBC Titans 乔布斯,主要以产品为线索展开,信息的来源为苹果的前任 Executive,比如 Scully、Guy Kawasaki、Andy Hertzfeld、一位科技记者、《撬开苹果》作者、Woz、还有一些历史影音素材,最后3分钟谈到了乔布斯的身体状况。

结尾前是乔布斯和盖茨 D8同台那次,一上场大家刚坐下,乔布斯就二郎腿方向反着盖茨跷起,感觉还是不想对话的意思。[截图]

还是 CNBC 的那部,其中一个场景:

2011年 3月 2日,正在休病假的乔布斯意外出席 iPad 2发布会,距离去世也只剩半年。上台后乔布斯说今天我有很棒的产品展示给大家,但在开始之前我想澄清一件事情:

The Reports of my death are greatly exaggerated.

说我已经死了的报道有点太夸张了。

虽然笑着说出,表情还是很复杂。截图不能完全展现,视频看得很明显,让人难受。[截图]

上个周末看了最后剩下的一部纪录片,BBC 制作的 Steve Jobs Billion Dollar Hippy 。也许是因为这次想到了上几次没有做些 Notes,看得认真了不少,觉得整体来讲算是 4部里最喜欢的了。

开头就是乔布斯对「蓝色巨人」发起的演说,然后是著名的苹果 1984广告。

这部纪录片虽说也是从时间和苹果产品的线索展开,但却更多的注重乔布斯这个人。

故事的讲述有他年轻时的朋友,开场是乔布斯离开苹果后就再也没有说过几次话的前苹果董事之一 Mike。

包括还有早期的苹果员工,甚至也采访了一些广告比如 1984广告 的 ad agent,Whole Earth Catalog 的创始人 1。我就继续将整个纪录片理顺下去,同时把做的一些自己觉得有感想的地方简单分享给大家。

Read More

  1.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的原出处刊物

你想要的和你得到的

December 20, 2011 |  by  |  Design, Entrepreneur, Steve Jobs  |  5 Comments

上周 The Verge终于发布了第二期 On The VERGE,的嘉宾是 John Gruber。这是我在看到 John和 Marco在 Instagram上放出当时拍摄现场照片就一直在等的。

原本以为 Marco也会出现,结果 47分钟 @gruber 结束后,就没有其他外请的人了,或许可以期待 On The @Verge 003吧。

John Gruber和 Joshua Topolsky期间谈到了一些有关苹果设计的内容。[点击这里可以观看这一视频片段截取]

Joshua问 John乔布斯不在了,苹果的设计会有影响吗?

John认为,不会有。不论是工业设计,任何一个设计,从 UI的设计,甚至是下一个代 iPhone的盒子包装都还会很棒。乔布斯并不本人是个设计者,而是一个设计的指导者(Director of designer)。然后 Joshua提到了一个词「Dreamer」。

Steve Jobs was a dreamer, his job was basically dreaming up stuff actually.

看到「Dreamer」这个词,让我突然有点小的感慨。

乔布斯不懂技术其实也给了他很大的优势。比如他完全可以从用户角度出发,不用考虑技术的约束。他的出发点是:这样很好,我要我的产品可以这样。他不管技术上有多大难度或者现有的技术能不能实现,那是你们的事情,是工程师、设计者、程序员的问题。

Read More

新模式苹果社区:「Crazybox | 疯狂盒子」团队访谈

October 4, 2011 |  by  |  Cool Projects n Teams, Entrepreneur, Startups  |  4 Comments

「 第一次做访谈。」

下午还整理了一下思路,结果刚刚打开博客编辑器,一片空白了。已经收到 @iKaws 的邮件几天,今早又收到补充的文内插图,现在印象最深的是邮件里 @iKaws反复说道的,「记得帮我措辞和别字!」立马让我联想到乔布斯对产品设计细节一丝不苟的情节。
(图为 Crazybox Logo)

如果有朋友9月底参加过北京国家会展中心举办的 MacWorld Asia大会,你或许已经近距离接触过「CrazyBox | 疯狂盒子」和它的团队成员们。

我一直是很支持国内创业的朋友,一直认为国内互联网、创业、平台程式开发的环境中,需要的是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今天这篇访谈从几个角度让我们了解下 Crazybox要给大家呈现的新苹果社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也看看 Crazybox背后的一些故事。

Read More

文化差异

August 18,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ocial Science  |  3 Comments

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任何内容了,差不多前一个礼拜 Mac的硬盘死了,在 ebay买了块 Hitachi的 TravelStar,现在才得以重生。

打算周末把换硬盘的经理以图片形式整理一下发到博客。

今天这篇文章是昨天晚上 Auditing课内容的一点总结,原本是要发到 web_log那边,但想想内容应该挺有意思,刚好这么久没有新文章,来除除草。

(image credit: asianoffbeat.com)

这周的 auditing课就是讨论学校老师 Chris Patel的一篇学术论文:《 Cultural Influences on Judgments of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in Auditor–Client Conflict Resolution》,文章的 Hypothesis(假说)是:澳大利亚会计师比较印度和马来西亚华人会计师,更不轻易在与客户间有利益冲突时屈服于客户。

Chris从文化的因素探讨了这个问题,我简单把其中的一些提到的澳洲、印度 和马来华人的主流文化因素在这里总结分享一下。
Read More

好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August 5,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tartups, Venture Capital  |  4 Comments

几周前逛「知乎」读到的一个问题讨论,问题就是看到的文章标题《好的投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里的 “投资人”从问题和回答的语境来看,应该是比较倾向于“天使投资人” 与 创业前期的风险资本投资者(所谓的VC)。

截止到目前(05/08/11)晚11点问题有9个回答,我觉得很值得分享,这里整理贴出前三位的回答,分别来自 KesoRoy LiVictor Zhou

(image credit: Internet)

Keso:

投资人的好坏确实很难有定论,我们看到太多拔苗助长的投资案例,也看到太多勾心斗角的投资案例,最终创业者和投资者两败俱伤,创业者损失了青春和其他机会成本,投资者则未能获得预期的投资回报。很多时候不好断言到底是投资者的责任,还是创业者的责任,或者双方的责任。

对创业者来说,大约需要想清楚这样几个方面的问题:

Read More

你相信 Groupon是场骗局吗?

June 15,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Thoughts, Venture Capital  |  6 Comments

我都已经记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 GROUPON这个名字了。然后很多个礼拜前,我曾经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订阅了 Groupon在澳洲市场的代表「StarDeals」的邮件列表。

每天凌晨12点前后 StarDeals都会准时给我推送两笔 Deal,一个是 Sydney Local的,一个是 National(全澳)的。我当时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购买我人生中第一次团购 Coupon呢?说实话我不清楚,因为每次推荐给我的东西大都我不感兴趣,比如美容桑拿、40寸电视机、也会有很多 Lunch Coupon。直到上个礼拜,假期将近,看到了「Hamilton Island」的一个 Deal,我才果断拍下,这比交易可以给两个人省下近 $1,500澳币。

( pic credit: The Australian

最近 $GRPN 上市 IPO递交文件已经一周有余,但依旧仍是硅谷创业者之间讨论的火热话题。几乎所有科技/ 金融报道都在问:「Groupon 是一场庞氏骗局吗?

我查阅了些资料,虽然不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但或许可以帮助大家了解下 Groupon的状况,从不同角度帮助大家判断。

Read More

GroupOn 超级碗的30秒

February 10, 2011 |  by  |  Entrepreneur, Thoughts  |  No Comments

国最贵的电视广告时段,就是每年超级碗决赛直播。一个30秒的广告需要3亿美金,今年的客户包括了宝马、Daimler、韩国Kia、通用汽车、宝威啤酒和电影“牛仔和外星人”。为了增加收入,今年还在Facebook上收广告,包括百思买、Groupon、必胜客、Motorola Xoom和Sketchers。2月6日超级碗,绿湾包装工队和 匹兹堡钢人队,Groupon播出了一则 30秒促销芝加哥喜马拉雅餐厅折扣券的广告。

Fact

影片由喜马拉雅山开始,西藏布达拉宫、吹喇叭的密宗喇嘛、跳舞的藏族小女孩,演员Timothy Hutton的画外音在说「Timothy听说西藏的山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之一,西藏人民处于不幸中,他们的文化处于濒危中。」 The Tibetan people are in trouble. Their culture is in jeopardy.

之后广告将镜头拉回到芝加哥的一家餐厅,Timothy Hutton坐在餐桌前向观众说,「但是他们仍然炮制绝佳的咖喱鱼。如果我们中有200个人从Groupon购买,就可以15元获得芝加哥喜马拉雅餐馆价值30元的西藏食物。」

Marc直接就在博客里更新了一篇《Is Groupon trying to get kicked out of China before it even gets started?》开头就是「Dumb, dumber, dumbest.」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三)

November 16,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1 Comment

马特.穆伦维格(Matt Mullenweg)

WordPress。(wikipedia)


Matt Mullenweg 创立了世界上最常使用的开源博客程序 – WordPress,是当前最伟大的自由表达的博客平台。一些最受欢迎运行在 WordPress上的网站,比如 Techcrunch、Huffingtonpost 和 Mashable等等。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二)

November 14,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2 Comments

戴维·博奈特(David Bohnett)

Geocities.地球村。 (wikipedia)

David Bohnett 和 John Rezner 在1994年一起创立的地球村,随后发展成为互联网上最大的社区网络。David是在互联网上提供免费主页服务的先驱和成功者。可惜的是公司于2009年十月27日停止了运营。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一)

November 13,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1 Comment

有了互联网(Internet)之后,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更加紧密连接。人们也逐渐开始在网上(web)读阅报纸新闻,我们开始更多的使用邮件(e-mails)交流。互联网在线电影电视,更广泛领域的商业都随着互联网应运而生,人们已经开始习惯网上付费,网上购物。各式各样的社交网络的诞生,人们进行着根多的互联网交流,甚至可以和多少年未曾再见面的儿时伙伴网上相遇。在互联网上似乎有很多你这辈子不敢相信的事情都在发生。

人人似乎都有好点子,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实践并成功。事实上好想法的真正意义就在于你是否能让它可以服务于这个世界。

我们来看看互联网世界前进的背后都是哪些重要的人物,他们掌控着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和趋势:不论是曾经、现在、还是未来。

他们改变了互联网,也彻底改变了我们今天的生活。想向下今天的世界如果没有了互联网,将是多么不可思议。

Read More

Thoughts on Google (tr)

Statistics:

Adam Smith, such a genius and great man for the past few centuries, brought up a well known Hypothesis of Economic Man which states that rational man is selfish and  driven by economic interests. His statement has been a very hot debating topic, ups and downs, but still widely recognized.

But remember, there are assumptions on his statement. People makes bullshit which apparently makes sense simply because he or she does not notice those assumptions. For example, google’s interest theory.

Why google’s theory on interest is not consistent with the rational economic man hypothesis? Let the economics theory answer this for us.
From Adam Smith to utilitarians, and then Keynes, people are considered to be selfish for their own interests, but none of them has denied that people are sometimes non-selfish for their choices from the other perspective. However, the exceptions under the hypothesis do not prevent us using the hypothesis explaining the social phenomenon driven by interest. This is because the the hypothesis of rational economic man is based on the overall national statistics. Someone quotes the example saying, then why Martin Luther King quitted his decent job as a lawyer and why Oskar Schindler saved those Jews on his own risk for almost nothing? Statistics tells you it just doesn’t matter since those people are outliers in the normal distribution.
In fact, it is understandably that most of the excellent individuals and organizations are among the statistical outliers.
Only swindler plays around the hypothesis in that way, strict economist does not.

Logic:

There are people trying to make a convincing point that it’s for google’s benefit to pull out its service from China’s market.

“If Google has to lose its $600 million in revenues from China by pulling out of the country, then at the very least it’s won a lot in brand and integrity points by the public, English-language and scorched-earth way they did it.”
And you can’t believe there are also a bunch of Wall Street genius really bet on this with their money. They hold the same point of view that it’s good for google to do so. (Assuming the market efficiency, then why the price of google’s stock dropped when google made the decision if it was a good news?)
Let’s assume it’s a valid hypothesis, then the question is,”so what?”
Here is the logic: if A is true then B is true, but we can’t simply make a conclusion that if B is true then A is also true based on the first half statement.
So logically, we can’t draw the conclusion to prove that google is doing this for its benefits.

 

Market:

Analyzing with the most unfavorable data drawn from the market, google’s decision is for sure violating its commercial interests.

Last year, China’s search engine market was worth about ¥6.95 billion RMB ($1.02 billion US dollar). From the most pessimistic data, Google should have taken up one third of the market. If we are more optimistically about the data, Google occupied 43% market share in China, and with a 15% monthly increase over the past 5 months. The profit generated in China’s market is expected to count 2% out of google’s total profit.

You may or may not notice, Microsoft and Yahoo with less than 10% market share in China respectively, are fighting badly for the huge potential market in China. There is just not any commercial or interest reason for Google to leave this growing market where it has already established a dominant advantage.

Under the modern cooperate system, the company is representing the interests of its shareholders. However, Google has offered another option.

Dual Class Share:

Dual class shares might be the answer for the above question.

Goolge’s two founders, Larry Page, Sergey Brin, together with CEO Eric Schmidt hold 1/3 of the shares in the company. There is a share B, one counts for ten of the voting rights, comparing to share B issued in the market. In other words, Page, Brin and Schmidt have the 80% voting rights for the company’s decision. Google is highly centralized.
The system is supposed to prevent their intervention on the operation while they can still receive their dividends. The problem occurs when it comes to this case, Google has made such an important decision based on the opinions of the three persons. (WJS also had a report on this.)
(By the way, Baidu has the same system as Google in this point. The only person who holds more than 10% of the shares is Li Yanhong (CEO of Baidu, a Chinese). And the rest of shares in the company are almost venture capital. The largest shareholder is DFJ, the company also has invested in Hotmail before. Baidu is nothing different but like a typical US company as what you can observe from
the board structure. Similarly, Li Yanhong also holds the B stock and he make decisions for Baidu with his partners.

 

Don’t be Evil:

It’s not a simple matter to distinguish “do evil” or “do good”. And sometimes it is just meaningless to do such a distinguish. In psychology,it is believed that human’s behavior is often driven by mixed motives. Say a young man saves a drowning girl, he must be a good boy to do so. At the same time, god knows he might have a sexual fantasy on the girl. Additionaly, people who write the reviews are always being too extreme on the topic. Save the girl, you are a hero; but sleep with the girl afterward, you are just a beast with hero’s Burberry dustcoat.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make up the boy’s story and the motives parts to explain.
However, we can take Google as a very good example for this. There may be few people remember the defense Google made in the U.S. Congress for its motivation to enter China’s market in 2006. Just google it and compared it with the recent statement Google post on its blog. You will realize that Google could do both “evil” and “good” at the same time and both time plausibly.
And the definition of “evil” does not make any sense either.
As what HanHan¹ says, Government always plays trick. It teaches you a word, but never explains to you the definition. Like, recently it tells you do not send dirty-joke messages, but it never explains to you what is dirty-joke message. Actually, it does explain to you indirectly that “the government defines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Just like the British governor tells us in the movie “The Boat That Rocked“, if the government can’t find any law to ban the Pirate Radio, then just makes a new law! Simple.
This is exactly the same situation for Google’s “don’t be evil” where the staff of Google concludes,” Brin defines the word “EVIL”.

 

Last but not least:

Google’s decisions are made by a small minority. One of the guy’s (Brin) childhood was spent in a totalitarian Soviet period. The behavior of the minority group might also be driven by mixed motives.

So let’s think retrospectively on google’s decision, it is more likely to be a final deal with the government, for its own interest, for the hate of centralism, for the faith on internet freedom, and for the anger over the hacking issue.
People only care about money but with no moral, they are not worth of you trust.
However, the sincere people singing the song of “don’t be evil” are not always doing the right thing.

For me, I don’t really care about the dignity of Google, or if it is for its own benefits or not. No matter Google’s leaving China or not, I hope it continues with its faith of the internet freedom.
And I don’t care what Brin defines “Evil”, what I believe is it’s better to have an internet with less censorship.

 

 

1. China’s best-selling novelist, champion amateur race-car driver, wildly popular bloggerRead more: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931619,00.html

文章在翻译过程中与作者考究后一些地方做出了修改。作者最新更新的原文在这里:
http://newkhonsou.spaces.live.com/blog/cns!675308C8A0B112DE!487.entry

PS: 第一次尝试翻译,有些用词也不准确,有些地方只好打比喻,可是又找不到更为恰当的例子。比如男孩救人的地方,上 岸,就是舍身救人的雷锋。上床,就是乘人之危的禽兽。 我想找两个电影人物 一个英雄一个乘人之危的假英雄来直接取代里头的Hero名词都找不到。。。英语素材太匮乏。。。

望各位读者多多赐教。

update: 30/11/2011

原文因为 Windows LiveSpace迁移到 WordPress平台,地址更新为:

http://realkhonsou.wordpress.com/2010/01/15/google-,统计,逻辑和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