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临爆点

July 3, 2012 |  by  |  InterNet, Linked, Mobile Intelligence  |  No Comments

创新工场 @郎春晖 :

(一)主流用户迁移

2012 年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是 8000 万到一个亿,这是主流用户迁移的时间段。

以苹果为代表的终端与网络的结合,带来了终端价格的降低,目前 iOS 和 Android 大概覆盖了 1.2 亿的终端。

中国到目前为止的销售前十的终端价格都是在 2000 元以上,活跃度排名就是 1500 元左右的水平。未来可以看到,终端价格马上会下调到 1000 元的水平,中国的用户量会快速爆发起来。

(二)消费转型

整个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现在是一个临爆点。移动互联网上消费有一点转型,不是广告的模式,而是服务收费的模式。

(三)移动互联第二个阶段

从产品的角度来判,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都是有这样的阶段,第一个是怎样的使这个东西更好,第二个就是使这个东西消磨时间的。第三个就是跟消费、交易相关的。我们现在的投资结构来看,已经从第一阶段,进入到了第二阶段了。

(四)产品

产品不要做得太复杂,拿起来就可以上手,不需要任何的教程和工具,就可以很容易的走下来。

(五)竞争

互联网是一个相对成熟的产业链,拼的是什么?就是拼渠道,资源。互联网上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生态链。

移动互联网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企业,拼的是谁快。移动互联网上的生态是快鱼吃慢鱼,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执行能力非常强的速度很快的一类。

Via 虎嗅

Readability:从免费到免费

June 15, 2012 |  by  |  Digital Reads, InterNet  |  8 Comments

1. 我都已经记不清是去年还是今年的几月份,大家都在 Twitter 上讨论 Readability app 要上线了,而且是免费!因为一直都在使用 Read It Later(现在叫 Pocket)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在意。后来逐渐 Readability 取代了我的几个服务,我开始更多的用 Readability 在 iPhone 和网页端阅读文章,特别喜欢它可以把多分页内容抓取到一个页面(虽然其他的服务也可以),Chrome 上原本最初用的 Klip.me 服务推送 Kindle,也被 Readability 插件取代。

作为用户,内容的消费者。我逐渐更多使用 Readability 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就是阅读界面舒服,至于许多朋友说抓取速度慢,很多时候都是在路上等车坐车阅读,我倒没有特别在意。集合的各个分享和推送服务也是免费,所以体验很好。(虽然 Read It Later 我也用的付费版,而且后来改 Pocket 后丫也免费了……)

2. 再后来 Twitter 上又有一轮关于 Readability 的话题。

这次是一群博客的作者,其中包括几个代表性的科技博客 John Gruber、Ben Brooks,还有 Instapaper 的作者 Marco Arment。John Gruber 甚至直接在 Daring Fireball 博客大骂 Readability 背后的运营者是「人渣」(scumbags)。

John Gruber 的理由是:

一、Readability 对内容消费者收费(自愿),然而 Readability 和内容的创造者一点关系都没有。

二、Readability 不但「替内容创造者」收取费用,更可耻的是它们连 Pageviews 也一并偷走了。

因为用户使用 Readability 标记一篇网络文章后,会生成一个链接类似于:readability.com/articles/xxx 。也就是把原本应该导向文章原作者的流量送去了 Readability。

John Gruber 提到「互联网的使用者,每个人都知道当你分享一篇文章时都应该将链接给出,指向原作者的地方。」Everyone knows shared links should point to the original resource.

 

3. 后来 Readability 修改规则,提出将文章链接直接指向原作者链接,并且收到的费用将按照相应比例分给内容创造者。

 

4. 知乎当时有一篇对此事件的讨论,其中先来看看 Rio 的一段文字阐述。可以方便我们理解 Readability 的定位和模式。

传统媒体的支付流和内容流是这样:

内容的消费者通过媒体这个中介向内容的生产者支付费用。生产者不需要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收费,而是将内容卖给中介媒体获取稿酬、版税等回报;消费者也不需要向内容的最终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订阅、购买等行为支付给中介媒体。

但在互联网上,几乎零成本的传播使得消费者随时可以在多处免费获得同样或同类的内容,中介媒体无法向内容消费者收费,也就无从向内容生产者付费。而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直接向数量庞大的消费者收费并不现实,因为支付关系的总量太大,支付又并非零成本,如图所示:

但内容生产者最终还是要吃饭的,所以互联网的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插入了广告商这个角色:

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并不直接给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点击广告连接在广告商或别处进行消费,其中的一部分利润由广告商再支付给生产者,从而完成内容的价值化。由于消费者并未直接为内容支付费用,生产者能通过内容获取多少收入就完全取决于广告实现多少的转化量。转化量 = 访问量 × 转化率,而转化率又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低值,所以生产者特别在意访问量。在这个模式下,Gruber 这样的内容生产者对于 PV 数据特别看重,也对分享内容而不链接回原始出处并注明原始作者的行为特别在意。
但广告终究不是好的用户体验,始终是干扰内容消费的因素。Readability 要做的则是将广告商从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移除,让消费者能够方便的向生产者付费,回归到类似媒体的支付中介模式上去。

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Readability 并不对内容进行二次加工(筛选、过滤、审查、编辑等),而只是做为一个展示、收藏平台方便消费者快速、有效、舒适的消费内容。此种模式下,内容生产者并不需要担心 PV 转换率的问题,因为一旦生产者接入了 Readability 的平台,生产者获取的收入多少直接取决于其生产的内容有多少人实际消费。换句话说,生产者只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否足够好、足够吸引人,而不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在自己的网站还是别处被人看到。

 

5. 所以 John Gruber 这么在意 Readability 的模式,是因为 Readability 阻断 Daring Fireball 的 PV 和流量,也就是阻断了他的收入来源。要知道自从 2006 年 4 月开始,Daring Fireball 这个博客就是 John Gruber 的全职工作了(除了维护 Markdown 和其他一些服务)。目前 Daring Fireball 的博客收入来源已知的有两个:RSS 订阅的 Sponsor 展示(每周 $7500 美元),另外就是网页端通过 The Deck Network 提供的 Ad 展示(收入不祥)。

 

6. 说到引用指向源链接,Marco Arment 在今年 3 月份的对 Curator 尝试编码并标准化互联网上「via」这个链接词符号这件事,写了一篇文章「I ‘m not  a “curator”」,里面做了大篇幅对于「Source Links」的阐述。

提到:Aggregation, over-quoting, and rewriting

现在网上的文章很多,有的完全是信息整合,有的一篇文章有许多引用,但文内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给了原文初出,还有就是把原文用语言重新组合写一篇。

比如大家都很敬重的 The Verge,你随便点一篇新闻类文章,你就可以看到报道底部有 3 行标签式的内容,分别其实是「来源」「相关标签」,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去点击来源,很多人可能都觉得是标签。看起来确实像标签。

先是 VIA ,然后是 SOURCE,最后是 TAGS。

这条「苹果将要在 10 月初推出 13 寸 Retina 屏幕 Macbook Pro」的消息网上最早的来源就是 Apple Insider。

其实这个信息是很明显的,但 Verge 还是先要放 Via,就好像:「嗯,我们是在 Verge 的讨论区看到 Verge 的社区用户提到此新闻。然后更新的这篇报道,这篇报道的最初来源是 Apple Insider。」

 

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是单纯的新闻站点,以上三个形式的报道都没有任何价值添加(No value added)。它不像是写一篇分析,或者写一篇观点,可以在引述实事资料的情况下有自己的看法。单纯的同样信息,转来转去,就只有一个目的:把流量留在自己的站点。当然这些新闻站许多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相互报道同一个新闻也是算是常见的。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让各个媒体普及使用 Curator 的符号「ᔥ」? 为得就是让读者不轻易找到原文链接,就算找到也让你已经在自己的网站吸收了资讯也不必要再点去原文。

Marco 还专门提了 John Gruber Daring Fireball 的链接性文章(Linked Blog Lists),直接点击标题就会带读者去原文链接。

链接性文章内容则是一部分引用,加上一些观点和看法。

这个问题到哪里都是一团糟。

 

7. Readability 的 CEO Richard Ziade  这个月 13 号在官方博客宣布,废弃现有的向内容创造者支付的系统。

We’re passionate about building tools to help great content flourish online. That goes beyond tinkering with layouts and time-shifting text. That means figuring out alternatives to broken business models that no longer adequately support most writers and publishers.

我们热衷于建造工具可以促进在线内容最好的发展(在线数字内容分销)。这就不仅仅只是排版和稍后阅读如此简单,我们需要找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修补已经坏掉的,已经不可以充分支持大多数内容创造者和发布者的商业模式。

可为和我们试图的 Publisher Payment 计划行不通呢?

因为要这个模式成功我们:[翻译来源]

  • 需要大量的读者通过 Readability 来支持内容的产出;
  • 需要大量的内容出版方(内容创造者)来接受这种支持。

由于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不在少数,因此这种商业模式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是因为缺乏读者的支持,而是因为与 Readability 签约的线上内容出版方数量不足——但追究起来,却和人们如今的阅读习惯有关。现在没有人在一个月内只从 15 到 20 个网站浏览信息。人们每个月浏览成百个网站,创造了一个由出版方组成的巨大的长尾。

Readability 的签约出版方的数量大约为 2000,这个数字只是线上出版方数量的沧海一粟,有  90% 出版方没有与它签约,因此有 90% 从读者收取的本应归属于出版方的费用无法支付出去。时至今日,这笔费用的数字已经达到 15 万美元。

John GruberMarco Arment 也纷纷撰文,并且直言不讳:「Readability Scraps Failed Payment System」(Readability 废弃了「失败」的付费系统)。Marco 还将他做为内容的创造者通过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分成拿到的收入列了出来。可以看出是少的可怜(每个月不到 $50 的收入)。

 

8. 我也照着 Readability 官方博客的指示,去注册了一下 Publisher,验证了对 Nooidea.com 的拥有权后看到,原来从 3 月到现在一共有一篇文章被付费用户列入 Readability 阅读。产生的收入是:$0.03 美元。

而且那篇文章还是转载文章《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9. 现在 Readability 回到了完全免费。 Richard Ziade 说 Stay Tuned,不惯怎样,我是期待可以把这些事情做的更好。

至于链接,至于 PV,说句实话。我是已经无从顾及了。

这篇文章里可以说几乎观点只有 20% 不到,其余均为引述。但总比一个署名都舍不得放出来的要好。算不算「五十步笑百步?」 

有的挑,没的读?

March 26, 2012 |  by  |  Case Study, InterNet, Productivity, Thoughts  |  6 Comments

情景一

5 年前在国内读大学时候,《周末画报》是一本我经常在报亭购买阅读的读物。

版面大,图文并茂。内容也很不错,尤其喜欢读里面的一些专栏观点。小小那时候也和我一起读,记得每期我常常会先挑「财富」版开始,她就挑「生活」版开始,也没有冲突。看完后,就会各自在剩下的版面里挑些感兴趣的内容继续读。

这个情景可以再向前推几年,我读高中时候。那时候我在寄宿学校,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每周也就最多出校门到外面一两次,还需要班主任的「出门条」。记得那时候在课堂里最美的时光就是周末一起踢完球,在集体澡堂洗完澡,吃完晚饭后在教室里夜自习时候不看书,读同学从校外买来的报纸。什么当地的晚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 从来不挑,因为也没得挑。后排同学们相互传阅,拿到哪个页面就读,然后等别人读完了交换。就算不是自己喜欢的版面,也统统浏览个遍。有时候,教室里会有同学打开电视机,即便是复习的同学也会抬头看得无比舒服开心,就算是播的「每天 7:00 的节目」。

没得挑,却津津有味。

情景二

今天比较空闲。打开了一直保存在浏览器书签上的「周末画报」。

读了财富版的一篇《预言中国新引擎》,是画报对奈斯比特夫妇的一个采访,谈及一些对中国经济转型的看法。

对其中两段话特别喜欢,一段是夫人多丽丝谈及如何从「实现从制造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时提到的:提升教育。

一个国家要实现从世界工厂转变为知识驱动的经济形态,就必须让人民充分发挥自身创造力。而人民拥有创造力的起点就是教育。中国应该摒除死记硬背的教育,鼓励学生通过讨论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给学生犯错的权利和空间

另外一段问到约翰,「如果你预测错了怎么办?」时约翰·奈斯比特的回答:

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从不觉得自己一定得是对的。任何一个问题上我都有可能做出错误判断。如果一直存有自己必须是正确的想法,你会失去发表观点的勇气,就关上了学习新东西的大门。

《周末画报》的网页版本算是比较简洁的,基本上和发行的纸版一直,可以轻松阅读各个版面的文章。

也和所有的在线网页一样,网页版的画报可以让我轻松的找到以往的刊目,包括通过一些算法在网页端在阅读一篇文章时我可以轻松看到所有与此话题相关的文章报道,另外也有一些热门标签可以给我提示所有的其他人都在阅读些什么,关注些什么。这一切都在帮助我:「好像让我不要漏掉了一点不该漏掉的信息。」

有时间的时候,花一两个小时几篇相关文章或一个系列报道读下来确实过瘾。

很多时候,没那么多整块的时间。于是许多链接内容就被放在了收藏夹(浏览器书签)或者保存在 Read It Later 之类的云端服务,供稍候阅读,仿佛把一篇阅读存入收藏夹后就万事大吉。「收藏」的动作成本低,代价却很高。

这是一个被信息淹没的时代,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找到时间处理完那些收藏的条目,新的内容又被加入收藏。

收藏的列表长了,筛选的时间长了,细细读下来的文章却少了。

各种相关链接增多了,真正值得细读的内容却少了。

 

情景三

也就最多 2 年前,我用 GoogleReader 还比较多。那时候我还在用黑莓,也刚用 Twitter。当时我常在早晨坐火车(悉尼的地铁)去读书的路上,用 Viigo 软件把我读到的新闻故事分享到 Twitter,记得 Viigo 一直分享功能的中文支持不好,每次分享中文文章时候我还必须把标题翻译成一句简短的英文概要,才能没有乱码的同步到 Twitter。

虽然只是两年多的时间,但那个年代已经久远。你可以从订阅的频道里看到,我那时候居然还读「CnBeta」……

后来我的订阅内容上有了很多变化,「信息贪婪」也使得 Google Reader 的订阅器里开始更加频繁的出现 1000+ 的提示。我发现原本通过 RSS 聚合,创建一个自己独特阅读中心的做法已经太过低效了。同时渐渐我已经更多的从 Twitter 关注里获取新闻、信息、更新。于是新的一个组合出现:

把在 RSS 订阅里更新频繁的、新闻资讯类的频道全部转移到 Twitter 中的关注。Google Reader 的 RSS 订阅里只保留一些更新频率低的博客、频道。

同时你会巧合的发现,通常更新频率低的博客往往也没有 Twitter,而且在剩余的这些订阅里,内容的质量也会相对高一些,值得细读。定期打开 Google Reader 阅读,这样甚至连 100+ 也不再常出现了。同时转移在 Twitter 关注中的频道,也可以帮助快速了解资讯。

Twitter 中还会有一些优质内容,而通常阅读 Tweets 都是在零碎的空闲时间。

怎么办?我的做法就是 Favorite +RIL。

有人提到这会纵容自己的「拖延症」,但我不这么认为。

Fav is a nice habit.  这里「收藏」反而是一个不错的做法。它可以让你免于遭受信息过载,你不会被爆炸式的信息吞噬,却可以通过 Fav 来筛选你需要的信息,迅速的把信息和噪音区分。

并不一定在有充裕时间时,会把这些所有 Fav 的内容细读,而是好像一个存档,在日后需要相关信息时,可以更有效的找到相应的内容。

信息处理后的管理显得尤为重要了,以至于我已经专门将 Read It Later 用于存档,需要阅读的内容直接推送到 Readability 当天或当周解决。

 

情景四

每次我写东西时候都会有许多网页打开作为参考,因为习惯在老款白色 Macbook 上敲键盘,可 Macbook 的处理能力加上仅有 2 GB  DDR 2 内存,运行 Chrome 浏览器打开 20+ 个 Tab,基本上就不要再开其他 app 了。风扇也会呼呼的转个不停。

所以,每次当要结束一篇文章可以点击发布的时候,整个过程中看到每个 Tab 下的网页实现了它作为参考的价值,一个个被关掉时,听着电脑风扇声逐渐变小,我都一阵释然。

清理掉那些平日积累的 RIL 条目,从浏览器收藏夹中把一个文件夹里的所有 URL 书签删除的感觉要比把他们添加进来时爽很多。

我想到了李小龙那句话

It’s not daily increase but daily decrease.

— hack away the unessentials!

 

简单描述下四个情景。

实事上「信息」这东西自从人类出现就伴随我们,相信杜甫那个年代也有信息多到人们处理不来的时候。

在现在这个年代,各种推荐、各类社交、海量「相关」内容,感觉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需要知道。好处是我们有着更多的选择,但绝不敢看到哪里有热闹就都停下来看半小时。 

Apple and The Open Web

March 13, 2012 |  by  |  Apple, Google, i OS, Mobile Intelligence  |  No Comments

iPhone v.s. Newton 有什么不同?为何 iPhone 可以如此流行,Newton 却没有?

答:Wireless network 。

iPhone 是什么?

答:Internet in your pants. It binds the galaxy together.

iPhone 是你随身携带的互联网,有着无线(无限)可能。

What’s in Newton is what you put in it. Not interesting enough. iPhone has everything. Newton was ahead of time.

牛顿的概念在那个年代确实有些超前,特别是没有无线网络普及的时候,牛顿就是一台在普通不过的 PDA,里面仅有的东西就是你自己存放进去的文件。

这是 John Gruber 在 2010 年 Web 2.0 Expo NY 2010 上做的讲话「Apple and the Open Web」,里面的观点很有启发。原本是想引用在一篇关于苹果与搜索的文章,但是例子篇幅过长,想单独放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从 Apple 的官网看到,Apple 的产品和服务主要有:Mac、iPod、iPhone、iPad、iTunes,当然还有 iCloud 。虽然苹果的官网和在线商店做的也非常的漂亮,但这个 Website 不是它的一个产品。

我们再看另一家公司 Google,它主要产品就是提供 Web 搜索服务,虽然收入大多来源于投放的广告。

或许你感觉:「嗯,相比 Google,苹果确实算不上一个 Web company。」

别急下结论,我们来看看 Web 。

从 Web 1.0 到当今,Web 背后的基础技术是「HTs」:HTML 和 HTTP

苹果不是一个 HTML 的公司,就如前面说到苹果的主要产品不是 Website ,尽管苹果有 iCloud.com 服务。又尽管 2010 年苹果发布两个社交网络服务:Ping 和 GameCenter,但是 Ping 和 GameCenter 也没有单独浏览器端的 Web 界面。它们分别融合在 iTunes 和 iOS 里。

然而苹果是一个巨大的 HTTP 公司。例如 iTunes 上的每一首歌、每一个 app 都是通过 HTTP 上传、下载。

苹果 2001 年从 KDE 那里买了一个叫 KHTML 的技术,也就是后来的 Webkit ,2005 年苹果宣布将 Webkit 开源。现在大家都知道 Webkit 被广泛用于移动浏览器的开发,另外 Google 的 Chrome 浏览器,苹果自家的 Safari 浏览器也都是基于 Webkit。事实上除了微软的 IE 和 Mozilla 的 Firefox 浏览器,其他的浏览器都基于 Webkit 内核开发。

这个意义重大。因为之前如果一个软件开发者想要自己的产品让更多人接触并使用,以前他会选择的平台是微软 Windows,苹果就被排在外。然而现在大家选择了 Web ,那么苹果则在其中。

来看看苹果是如何定义 iOS 和 Web 的关系,Web 是 iOS 的一个部分:

 

如果你认为互联网上有数亿的网页,而到现在 iOS 的 App 也就 50 万。或许图的比例应该是这样:

但不论如何,苹果还是将 Web 视为 iOS 的一部分。如果是上图的情况,事实是 Web 是 iOS 的一大部分

当时有人想要是有一台 CrunchPad 该多好,只需要一台可以用于浏览网页的触摸平板。就像一台搭载了 Google Chrome OS 的平板电脑,整个系统就是一个浏览器。那么事实上,在一年多前(谈话时即 2010 年),即便是今天(2012 年)你可以在市面上购买来只用于浏览网页体验最好的平板是什么?可以说还是 iPad 。如果你就是只用于 Browse the web,你甚至可以这样:

但是没人愿意这样。为什么?

因为在 iOS 下有着成千上万的 App 可以在提供同样功能和服务的情况下给用户优于在 Browser 下的体验。

John Gruber 掏出 iPhone,从首屏里挑出几款常用 app:

Calendar、Maps、Youtube、Simplenote、MyCast、Weather、Flickr、Mint、Twitter。

所有这些 app 均从 Web 端获取数据或像 Web 端发送数据。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是 Web app ,却不是以 Browser app 的形式出现。他们不是用 HTML 写出,却使用着 HTTP 协议。

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加入了移动平台的 app 开发,iOS 平台也好,Android 平台也好,还是 Windows 平台。

事实状况是 Web app 在迅猛的发展。

「Mobile is the best thing has ever happend to the Web, and the iPhone is the best thing ever happened to Mobile.」

回到开头为什么 iPhone 会如此流行?

就是上面这段话,It’s the Internet in your pants. 移动互联对于网页意义是重大的,而 iPhone 让这一切变得方便可行。

因此论断,苹果算是一个切实的 Web company。 

科技新闻记者是如何做资料和信息搜集的?用哪些工具,习惯怎样用?

February 6, 2012 |  by  |  blogging, How To, Style  |  2 Comments

这是在知乎上的一个问题,我也不是新闻记者,最多就算个科技博客的作者。受邀回答就硬着头皮说了两句。
我觉得记者和博客作者还是有很多不同,感觉记者对报道的内容是没得挑的,主选择的权利很少,所以往往采集资料和信息的方式和工具也会大不相同。

我就只能从自己写博客的角度出发了。很不好意思把问题的答案方向有些拐偏了。

首先我可以选定自己的领域,也可以挑自己要写的话题。因此我知道我自己要找什么资料。

作为个人博客,我没有更多资源,唯一可以利用的也只有网络。但至于从网络搜索,那是一个最后我选择的办法,因为那太过于宽泛,很难精确定位我需要的东西。

我的习惯是 — 平日积累。(这点就不太容易适合媒体记者某些时候的报道了)

因为我可以不需要跟风快速的报道,所以我可以积淀一些再做文章。

从平日浏览的网页,从问答社区,从经常与人交流的微薄。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常去的地方。

我基本上通过两个最简单的工具:

1. Read it later

2. 浏览器书签中一个文件夹

这样方便我把我所需要的任何资料分类保存,可以同时进行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苦于没有找到好的工具可以方便给每一个需要保存的文章做 Note,我还会使用 SImplenoteapp 做一些分类的笔记,方便整理自己的一些想法。(不知各位有何推荐直接可以在 Chrome Mac 上方便保存书签并做笔记的工具)

在我博客 About 里有一段内容:

有时候觉得一个话题很有趣,可是又怕写出来会不完整,会不够清晰。反而差来查去找资料会很费时间,最后折腾到自己都不想写了。所以,我决定只从我看到听到的线索出发,写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记得余华曾经有过一个说法,往往从一个缝隙的阳光,能走出一片光明;反而整片的太阳下倒容易迷失了方向。(大意)

原文刚刚找到了,是余华在《兄弟》这本书后记里写的一段话:

起初我的构思是一部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可是叙述统治了我的写作,篇幅超过了四十万字。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头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走到遥远的天际。所以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他告诫我们,「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寛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好像描述差了许多… 囧。不过意思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一般除了做 Review,在表述观点的文章中很少想去追求全面,都是从一个点出发。事实上我们的观点和内容都会收到自己知识储备的局限,但从一点出发还是比较靠谱,可以慢慢将思路扩充。(我也在一直追求尽力一篇文章说一个事情)有了前面的资料积累。便可以行文。

至于为何我说网络搜索是我最后一个选择,是因为那是求捷径的选择。

许多时候需要我们真的理解一个东西(或者尽力去),而不应该为了赶着早搜索搜集资料然后就拼凑开来。或许媒体记者不会赞同,但要速度也不能丢了准确。几天前早晨新浪科技在 Facebook IPO 文件中 Mark 股权方面数字解读就存在误导,被指正后方才修改。

那天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 Tweets:

Google 可以帮助获取一切你需要的信息。Google 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但你必须可以准确判断你要搜索的是什么,你所需要的能力是能够辨别你 Google 得来的信息是否可信,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所以,如何做资料搜集和用什么工具做资料收集一个重要的基本点是,你是否可以准确的判断你要搜集的点,并且能判断搜集到的信息是否有价值。

哦,对了。平时我自己有一个小本子,手机里也有自带的 Memo 记录程序。会随时记录一些点。

乔布斯说你怎么知道你说不定哪天可以 Connecting the dots。

补充:

搜集资料的方法和工具上我前一个月开始还启用了另一个途径:

通过博客的 Linked List(链接性文章)来做笔记和整理。 

 

非常期待各位朋友分享一下自己使用的信息资料搜集的工具和习惯!

「知乎」新增『领域』功能

December 24, 2011 |  by  |  Linked, Social Networking, Startups  |  No Comments

去年这个时候,知乎上的内容主要以互联网,科技,创业和投资为主,随着知乎的内容和用户增加,很多的不同于初期内容的话题开始不断成长,知乎逐渐丰富起来,慢慢有音乐·电影·图书,生活·旅游,酷知识,商业,体育,职业与成长,社会·人文这些领域的内容。

创造内容的过程,有价值的内容也要沉淀下来,于是我们把这个沉淀产品化了,就产生了领域。

今年 5月《Will You Marry Me?》里提到的问答社区「横向发展」和「纵向发展」,前者应该就是『领域』功能的一个体现,后者不知道何时会被作为产品开发。

必定「文字和链接」并不是每个人都偏好或都擅长的表达形式。

ifttt:让互联网为你工作

June 29, 2011 |  by  |  Industry Intelligence, InterNet, Web  |  31 Comments

咋一看到 ifttt,或许你很难猜到这会是个什么样的互联网应用。名字说全了你可能就知道了:「if this then that」。

它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将其他提供接口的网站当作它的触发器(trigger)和动作(action),如果 A 网站上发生指定事件,就触发 B 网站上的指定动作,成为一个任务(task)。 这些贡献出接口的网站被称为通道(channel)。[来源]

还没收到 @catgrepL 的邀请之前,还没能够体验 ifttt到底是个什么。但总觉得这个服务并不是很陌生。

我联想到的第一个服务是 google news里搜索一个关键词时,会在搜索结果页面下方有一行提示「create an email alert for (你的关键词)」。如下:

Read More

Will you marry me?

May 17, 2011 |  by  |  Case Study, Social Networking, Startups, Thoughts  |  9 Comments

这个标题是不是有点夸张?其实我是想这篇文章来说说目前「小众」流行的问答社区。

之所以说是当前「小众」流行,是因为一我感觉知道和使用的人还不够多,其次问答社区还很年青,很多待发现的东西正在探索中吧(我自己假象的)。

首先我得承认我还不算一个对问答社区上瘾的人,去年8月8号注册的Quora,关注了一个话题,「知乎」是 @Fenng 大侠给的邀请码,注册有三个多月,提问4个,回答了2个,编辑15次。换句话说的难听点,我是站在一旁说点不痛痒的话。

所以丑话都说在前面,读到文章的看到有不对之处还请指出,欢迎留言交换意见,不要拍死我就好。

Read More

分享瞬间

February 8, 2011 |  by  |  Case Study, iPhone, Mobile Intelligence, Startups  |  No Comments

KKK在 iFanr的更新《完美的照片分享?》提到 Path 这款照片分享程式,讲到了一点:

手机上,你我真正想分享的,是美奂美伦的照片( Photo )?或者,是生命中那动人一刻( Moment )?

前几天用上 iPhone后,也赶快装上了 Instagram这款照片分享程式,学习@puddng 同鞋,我给 instagram里的照片全部用 「The Gramoment No. xxx 」 来记录。其中的 Gramoment也是意指 Instagram Moment,想通过这个程式表达一些心情,展现一些瞬间。

Path分享的主体是照片(或者你说是生命的一刻),意义在于分享,在于人之间的互动。这两者想依附。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三)

November 16,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1 Comment

马特.穆伦维格(Matt Mullenweg)

WordPress。(wikipedia)


Matt Mullenweg 创立了世界上最常使用的开源博客程序 – WordPress,是当前最伟大的自由表达的博客平台。一些最受欢迎运行在 WordPress上的网站,比如 Techcrunch、Huffingtonpost 和 Mashable等等。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二)

November 14,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2 Comments

戴维·博奈特(David Bohnett)

Geocities.地球村。 (wikipedia)

David Bohnett 和 John Rezner 在1994年一起创立的地球村,随后发展成为互联网上最大的社区网络。David是在互联网上提供免费主页服务的先驱和成功者。可惜的是公司于2009年十月27日停止了运营。

Read More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一)

November 13,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1 Comment

有了互联网(Internet)之后,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更加紧密连接。人们也逐渐开始在网上(web)读阅报纸新闻,我们开始更多的使用邮件(e-mails)交流。互联网在线电影电视,更广泛领域的商业都随着互联网应运而生,人们已经开始习惯网上付费,网上购物。各式各样的社交网络的诞生,人们进行着根多的互联网交流,甚至可以和多少年未曾再见面的儿时伙伴网上相遇。在互联网上似乎有很多你这辈子不敢相信的事情都在发生。

人人似乎都有好点子,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实践并成功。事实上好想法的真正意义就在于你是否能让它可以服务于这个世界。

我们来看看互联网世界前进的背后都是哪些重要的人物,他们掌控着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和趋势:不论是曾经、现在、还是未来。

他们改变了互联网,也彻底改变了我们今天的生活。想向下今天的世界如果没有了互联网,将是多么不可思议。

Read More

退化,还是爬上推特之肩?

June 24, 2010 |  by  |  InterNet, Milk4darren  |  1 Comment

这篇文章是前几天飞来Melbourne路上读到的,挺喜欢,分享过来,主要是因为文章提到了我比较感兴趣的3个关键词:1.富二代 2.进化和退化 3.站在巨人肩膀上。原文来自Tomasen

===正文===

我一直认为富二代是很有希望的一代。因为他们拥有很多普通人没有的资源,因此除了金钱之外他们有着比别人多的时间和视野,去实现平常人罕有机会付 诸实施的梦想。我曾经见到很多非常努力也非常优秀的人,但是他们常常要奋斗非常久努力非常久之后,才发现人生的意义真的不在于金钱,此时却已迷茫。而相反 的,因为金钱对富二代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更容易发现比金钱更重要的事。

前日和好友 @heshiming 聊天。碰到了一个让我们产生分歧的话题。老何认为以Twitter、Google为首的一系列互联网服务,正在让人类退化。微博让语言能力退 化,Google让学生不再读书。键盘输入法让书写能力退化。这个Web 2.0是出人类的大悲剧。等等等等。

我理解很多人持有同样的观点。但是我的结论却是恰恰相反的:这些应用正在让人类飞快的进化。

我想到再早听到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农夫,打小就非常聪明擅长思考。在那个古老的地方,下雨就不能出门,他很苦恼,经过反复思考试验,他设计了一种 用一根木棍和数根木条再缝上特制布匹的遮雨工具。这种工具还可以折叠,十分方便携带。村人纷纷惊叹他的伟大。他自己也很自豪,终于有一天,他兴致勃勃的出 发到城里,想把他的创造介绍给城里人。但是城里人却对他不屑一顾,他很困惑,直到一位好心人点破,这东西早就有了,我们叫他伞。

这个故事我讲得不好,但它确实蕴含很多哲理。而我想说其中之一,就是缺乏信息的机会成本。正因为信息沟通的手段不足,尽管主人公 很聪明,但是他的才智浪费了,用到了重复别人的劳动上。这是很悲剧的一件事情,有多悲剧,我就不展开了。

但是换一种思维,如果这位主人公能够更早获得世界上已经存在伞了的信息,而将他的聪明才智用在确实尚未被人发现的领域,或许他发明的可能是电,可能 是微积分,可能是E=mc2。正如牛顿说的,如果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谁知道这位主人公会做出什么伟大的事。

人类为新技术而恐惧并不是第一次。蒸汽机出现开始,就不断有人预言人类肌肉会萎缩变成一堆废肉。我们也曾经在多种考试场上被禁止携带计算器入内,但 最终我们会发现头脑的价值是不应该和计算器划等号的。所有发明的工具,不管是蒸汽机还是计算器,把我们从机械化的工作和思维中解脱出来,为的是去思考和创 造更伟大的事。Google Twitter,一个将我们从信息的噪音中解脱出来,一个将我们沟通的时间成本降到最低。它们的诞生,绝不是为了让人类退化。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优胜劣汰的进化过程。不能适应新技术,不能利用新应用的人,表现出来的仿佛就是退化。但是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人类的特点就是能 适应、适应密集资讯、适应网络、适应2.0,就会发现可以利用它们做更多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我们不应该担心退化,我们应该担心不能或不会利用好 Twitter和Google。

牛顿说他的幸运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说我们的幸运是站在互联网时代的肩膀上。我们是互联网的富二代,应该做得到更多。

Read More

不会沉没的海盗湾

May 18, 2010 |  by  |  InterNet, LittleFuninLife  |  5 Comments

几天前,德国汉堡法庭判决,海盗湾必须强制下线。

于是,北京时间昨天深夜,带宽提供商断开了海盗湾的服务器。 这至少是第四次海盗湾被强制下线了。

我当时就预言,海盗湾一定会第四次回 来,而且就在24小时之内。

结果就在北京时间18点左右,海盗湾的首页果然可以重新打开了。而且,它的首页还放了一张图片。

下面写着:”我就是你们的天网。你们想用那些可笑的伎俩控制互联网,做梦去吧!

海盗湾的官方网志,也贴出了最新回应

请记住,我们是关不掉的!

各位,你们可能已经听说了,那些家伙又一次试图关闭我们。他们不会成功的。我们的带宽提供商是好人,所以我们决定把网站搬个地方,不让他们为难。

海盗湾是不会沉没的。只要我们愿意,它将永远航行在互联网上。请记住这一点。

自从2003年海盗湾上线以来,他们从我们这里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多么激动人心的宣言啊!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热爱自由的人存在,我们就不会下线。

那些与互联网为敌的人们,你们是不会成功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