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学习’

两小时的时差

September 29, 2010 |  by  |  blogging  |  1 Comment

早晨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则新闻:

9月28日,微软正式宣布将终结自己前景黯淡的Windows Live Spaces(共享空间)博客服务,近3000万原有帐户将被强制性迁移到主流的博客服务WordPress.com。 http://bit.ly/aSzrJY

结果在被 neso转发后,一直到现在都还有Retweet … 差不多今天被转发将近100+了 其中当然有 rtmeme的助燃剂…

像是狗仔队给报社提供线索,不管是不是独家,看你能不能先报料出来。

两小时的时差,常常我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坐在火车读新闻,看订阅,发推特。可国内朋友大多还在睡梦里或刚刚起床。

想到了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那时早晨我们会想比别人早起2个小时。

周末

July 24,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Weekendglish  |  8 Comments

回家的路上在数座小区中间有一家意大利餐厅,规模不大,每每傍晚路过都是满座。

周末的时候当然更是早早的坐满了一个个家庭,孩子们坐在父母周围,打闹嬉笑,其乐融融,也给这冬天添了不少暖意。

都说工作的人往往在周一周二比较容易效率平平,周三开始才慢慢有了干劲,因为周三一开始人们便突然觉得周末不远了。一眼可以望到了头,就像是悬于半空突然有一根绳索从天而降。

如果你每天经过餐馆,可以知道餐馆一周开馆六天,只有周一是关门的。大厨可以在忙碌的周末后好好酣睡休息一下,不必担心周一开工。

都说一天之际在于晨,一周的开端虽是拜一,那大厨这一周的开始一定比上班族过得要开心顺畅的多。自然好心情也能烧出好吃的菜肴。

Read More

从无知到有知

July 21, 2010 |  by  |  BOOKS, BusNote  |  14 Comments

人的一生是要不断学习的。这里面的动力很简单:因为我们在有些方面还“无知”, 无知是做事情的一个障碍。我们如果想做好事情,就要求知,要改变这种无知的状况。

可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无知” (ignorance) 其实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状态,一种叫做不知道型无知 (uninformed ignorance),另一种叫做知道型无知 (informed ignorance)。

Read More

提问:你在学校学到最有用的东西是什么?

July 15, 2010 |  by  |  dumbideas, Education  |  5 Comments

这是@Good 在2010年7月7日在twitter,Facebook上做的一个调查问卷:学校学到的东西里你觉得最有用的是什么呢?这里分别放了些推荐的互动回答。

Twitter:

Read More

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June 20, 2010 |  by  |  blogging  |  11 Comments

这个周六打工的路上碰到一位菲律宾的老太太,看上去有 50 多岁,工作之余在考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她说考到了她就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工作了,她想去加拿大。我问她澳洲也还好,为何这 么大岁数还要再远去他方。她说了一句让我颇为感动的话:「because it will change my life」。

老太太十分鼓励学习,她说:「Take the Education, because when you take it, no one could take it away from you.」

在外读书这一眨眼睛,都快接近尾声了。

在决定出来读书前,其实国外的课件和教学氛围确实是我非常向往的。

以前是听说过朋友在英国读书,每周一篇小论文,每月一篇大论文。

不觉得可怕,到是真想体验那种,老师列出一页纸的阅读表单,然后必须疯狂阅读,做笔记的学习生活。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二次体验大学生活的机会。我很幸运,父母的支持让我能成为幸运者中的一位。

谢谢你们!爸爸,父亲节快乐!

Olny Srmat Poelpe Can Raed Tihs

May 29, 2010 |  by  |  Finance  |  No Comments

//

cdnuolt blveiee taht I cluod aulaclty uesdnatnrd waht I was rdanieg. The phaonmneal pweor of the hmuan mnid, aoccdrnig to a rscheearch at Cmabrigde Uinervtisy, it deosn’t mttaer in waht oredr the ltteers in a wrod are, the olny iprmoatnt tihng is taht the frist and lsat ltteer be in the rghit pclae. The rset can be a taotl mses and you can sitll raed it wouthit a porbelm.

Tihs is bcuseae the huamn mnid deos not raed ervey lteter by istlef, but the wrod as a wlohe. Amzanig huh? yaeh and I awlyas tghuhot slpeling was ipmorantt! if you can raed tihs psas it on !!

//

这是ACCG 329 Security Pricing and Hedging (Option, Futures and Other Derivatives / John C. Hull )最后一节课后一小时老师和大家讨论的话题—Black Swan。

类似的例子比如有:

A BIRD IN THE

THE HAND IS WORTH

TWO IN THE BUSH

第一眼看完上面的三行话你们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还有一个brain test:

Alzheimers’ Eye test

Count every ” F ” in the following text:

FINISHED FILES ARE THE RE
SULT OF YEARS OF SCIENTI
FIC STUDY COMBINED WITH
THE EXPERIENCE OF YEARS…

How many F?

There are 6. don’t believe? Read it again.

Really, go Back and Try to find the 6 F’s before you scroll down.

The reasoning behind is because:

The brain cannot process “OF”.

Incredible? Go back and look again!!

Anyone who counts all 6 “F’s” on the first go is a genius.

Three is normal, four is quite rare.


最后一节课里讨论的内容是VaR (Value at Risk), 非常容易理解的一个概念。通过一个问题大家就可以明白:“How bad can things get?” 通过一个数字就可以同俗上了解整个portfolio的risk level,比较易于管理层用于分析企业表现和风险管理。压力测试(Stress Test)也是通过VaR引申出来的。

提到Black Swan Theory的意义就在于,VaR和现有的很多定价模型比如Black Scholes等等包括所有经济学里的模型的成立都是有假设(Assumption)的。没有完美的模型。Black Swan的故事说的是:

“在澳大利亚被发现之前,生活在十七世纪欧洲的人们都相信一件事——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因为当时所能见到的 天鹅的确都是白色的,所以根据经验主义,那简直就是一个真理,至少可以算是一个公理吧。那么,见到黑色天鹅的几率是多少呢?根本无法计算,也没有人想过要计算。直到1697年,探险家在澳大利亚发 现了黑天鹅,人们才知道以前的结论是片面的——并非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见到第一只黑天鹅,对于鸟类学者而言或许是个很有意思的惊喜,但这并不是发现黑 天鹅这一事件的重要意义之所在。这是一个证明,证明了我们的认知是多么的具有局限性——虽然你是在观察了几百万只天鹅之后才得出了“所有 的天鹅都是白色的”结论,但只需要另一个发现就能将它彻底推翻。”

一句话可以这么概括下:“Absence of evd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我想了想可能初中的时候我就明白。可Nassim Nicholas Taleb因为写的这本《黑天鹅》,成了当今红人。

另一个人,李祥林(David X. Li),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统计学博士,在2000年3 月号的《固定收入学报》(TheJournalofFixedIncome)发表《联结函数的违约相关分析》(OnDefaultCorrelation:ACopulanApproach)。李祥林的计量模型提出一项创新的观点 “time- until-default”,描述在一定经济环境下,公司倒闭的相关联结性。李祥林的研究,刺激了信贷衍生债券市场的高速发展,其势有人称为“爆炸性”,带动一种新兴衍生金融工具“信贷违约掉期” (CDS,CreditDefaultSwaps)。若不是金融危机,也许就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PS:

这里有几篇非常好的文章,如果你想多了解Black Swan,可以读一读。

如果你需要一份Black Swan的电子版(中文),可以留言我给你Email一份。不过只有epub (iPad版本)和mobi (Kindle版本)。

or 等家里网络有了,传到服务器上给链接。

傻子变聪明

August 15, 2009 |  by  |  BusNote, Milk4darren  |  18 Comments

{ Book Makes Me Smart }

从小就不是很爱读书,也许是男孩子的玩性太大。

幼儿园到高中就没怎么读过几本像样的书,不知道是我脑子比较滞后还是小时候就对书没什么兴趣。

我读的书基本都是教科书,而且是学过的教科书,初中2年级上厕所就喜欢翻两本小学5年级的书读读。还津津有味。

记忆中最有成就的就是读的四大名著里头的三本,还都是小学五年级毕业的暑假在家读的,其次应该就是些杂文杂书。

家里《扬子晚报》和《读者》算是初中到高中为数不多的读物了。

以前小时候我比较喜欢读小故事,短小的,比如《读者》里头的“意•林”,还有笑话读者中间彩页后第一或者第二页。我读不来太长的书,没有耐性。初中曾经去过图书馆,借过世界名著,没记错的话是小仲马的《茶花女》,当时学校开运动会,刚好在太阳下找块阴凉可以读读。唯一记得的就是书名和当时语文老师宋老师说的话,“目前这种书不太适合你们读,太长,太深奥。读不下去几天的。“后来确实印证了她的话,我第二周运动会结束就还回了图书馆,也再没去借过什么书了。

高中,大学图书证还是照办,书确实是没借过基本。

现在是好些了,教科书比较贵,有时候确实舍不得,还是经常到图书馆的Reserve区借上3个小时。当然也发达了,也能在图书馆的E-Reserve上网读。

随着科技带给我的便利,虽然我没有Kindle,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在我的手机上读书,但电子的书比较倾向于中文的。读起来不会太费劲儿。英文的书,我还是宁愿选择图书馆借来或者买回来读。

———

数周以前读的一篇文章《经济学不是教条主义》,看到了这本《一种经济,多种药方》,于是找了找,也没在Ebay上看到便宜的,遂在万能的推特寻求帮助。感谢 @Yeleay 的分享,我也得到了这本书的PDF电子版 :)

可惜的是,我已经在 BORDERS 放了Special Order。等待了3~6周,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周,终于收到邮件提示,取回来了书。

BORDERS SPECIAL ORDER GIFTCARD

BORDERS SPECIAL ORDER GIFTCARD

Read More

无题

December 29, 2008 |  by  |  blogging  |  12 Comments

原本我真的是想,回来了,好好写一篇文字,放一些感谢,述一些趣事。

现在看来都完了,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了,给自己的1个多小时看来只能放到以下两个地方,

#Shawn’s Blog 我推荐大家过去他的Archives那里,可以找到你喜欢的方面然后好好读读,以前我始终觉得Shawn的博客里太多技术方面,比较专业,现在看来还是很通俗的,实用的。

#SMRTR.CN 我推荐同样是大家去下Archives那里,里面的东西真的不错,特别是对于主题效果优化的。

两个博客共同点就是都很漂亮,提供了很多值得我们实践的东西,不多说,大家去看看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