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工具’

新工具 | Xingongju.com

前言

「没有一只猿手曾经制造过一把即使是最粗笨的石刀。」

— 恩格斯

 

远古时代,工具使用改变了人们类的生活,有许多古老的工具流传至今依然在各个角落发挥它们的价值。

我们看到孩子们使用者上世纪 50 年代的工具(书本)学习,我们也在经历新的数字变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新科技体验更美好的生活。

苹果公司在 iPad 广告中告诉整个世界:

我们分享美好的记忆,沉浸于读书的乐趣,学习做一道新的菜肴,看我们喜爱的球队比赛,召开重要的会议,制作家庭视频,学习新的东西。

But how we do all the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现在和未来,工具将被富于更多的意义。我们相信工具的使用可以改变生活,我们也对不同行业不同人物的各种工具组合充满了好奇。

 

赋予意义

[注释1] 「赋予意义」 这个真的很重要,对于自己做的任何事情。 问一问自己,此时此刻为什么做这件事情。如 Benjamin Zander 在那场「音乐与热情」 TED Talk 里最后说的,“Who am I being when…”  任何事情,只有当你赋予其意义,做起来才会有意思,才会有力量。

37Signals 的内在工程师(inner engineer)Nick 总是对车间、工作台子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不论是实体的工作面还是数码平台,都让他痴迷,他也因此特别喜爱观看探索频道的一档节目「How it’s Made」。这个节目所试图表达的是,那些最终成型的产品,绝不仅仅就是一个产品(There’s more than just the end product):那些制作这样一个产品周围的工作空间(workspace)和程序(process)一样让人着迷,甚至更加有趣。

这些工作空间会不会对我们的工作有着某些启发呢?是整齐有序还是乱糟糟,哪个状态会让想法流通更顺畅呢?

How it’s Made

小时候很多朋友都像我一样,喜欢拆拆装装一些玩具或任何东西。总想弄清楚是怎么一样会事。

现在,我们的世界不在单纯的是一些具体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充满了各种看得见摸不着的,但依旧让人着迷的产品。

例如 Tweetbot,这款 Twitter 客户端,它的每一个细节设计都是那么让人兴奋。同样我们也好奇,负责设计这款 app 的设计师 Mark 是用的什么工具设计出如此出色的产品呢?他的工作空间是怎样的呢?负责编程的 Paul 又是在怎样的平台下,使用哪些工具写的代码呢?

当我們看到朋友的一张好看的照片,我们总想问「你是用哪款相机拍摄的呢?后期用什么软件处理的吗?」

好奇心

对于上面的情景我们总是有着十足的好奇心。

我们好奇 37 Signals 这样一个出色团队成员們的工作空间(Battlestations)都是什么样子;我们也窥探 Mark Zuckerberg 的 Macbook Air 是 11 寸还是 13 寸,然后我们从他的 Facebook Timeline 照片上发现直到 2009 年 8 月 10 日, Mark 还在用一台老款的 15 寸 Macbook Pro(中飞机),那么他的 Mac 的 Dock 上又装了哪些常用软件呢?

分享、探索

在 Twitter、微博,还是在博客分享、邮件分享,也常常会听到朋友说到「某某设备/软件真是太好用了。」

许多朋友花费许多时间,寻找、测试、比较各种工具。

这个过程是纠结的,有时令人抓狂;但它也可以是快乐的。

因为分享,你的体验、你的发现、你的推荐可以为更多人节省许多烦恼。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相互分享,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此之外,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于专注地完成工作。

How you gather all tools you need to do any work you want.

跨越了一个领域,或许你会一头雾水。在各个领域人们的分享中,探索你需要的工具。

去分享,去讨论,去探索,去发现好奇心。

 

新工具

你不可能在眺望未来时把生活中的每个点连接起来,只有回顾时能才连点成线。所以你必须相信今日所做的会影响你的未来。

乔布斯说道。

Well,我想今天是点连成线的时候了。

今天我们为你带:「新工具 | Xingongju.com」社区!

我们相信工具的组合对生活、工作、学习有着重要的作用。

你在生活中都使用什么工具呢?有哪些小工具,让你的生活有趣、简单,有哪些工具使你工作的更轻松、舒适?

欢迎和新工具的朋友们一同分享、讨论、探索!我们都有一颗好奇心! 

 

别忘记关注我们

Twitter:@Xingongju

微博: @新工具

BattleStation:我用它们完成工作

May 28, 2012 |  by  |  Mac Apps, Macintosh, Setup, Web  |  5 Comments

这是我一直想写的系列内容。

Usesthis 的网站上采访了许多大牛,有不少都是我特别喜欢的人物。我发现我对于我关注的人总是有一股十足的窥探欲。两年前在这篇文章里我就提到过,我订阅了许多喜欢的 Youtube 频道,当时就特别着迷,常常会想知道这些 Youtuber 都用的什么相机录制、什么软件制做视频呢?后来我的好奇心也一一在他们的一些视频里得到满足。

但是我的好奇心这些年只增不减。

前段日子看到 37 Signals 的 Nick 分享团队成员每个人的 Battlestations,我激动万分。我对这些工作区,每个人使用的工具特别的着迷,可能就是看看都有些什么,但总是有十足的乐趣。

(image credit: Nooidea.com)

今天就结合 Battlestation 和 Setup 做一个自我访谈。说说我平时都用哪些工具呢?(What I use to get jobs done?)

 

问:你现在正在干什么?

答:当前吗?当前我正躺在沙发上,在 Macbook Air 上敲文章。一小时前我刚刚吃了一碗咖喱牛肉。

 

问:你平时都在网上做什么?

答:一天当中,我连着互联网最频繁的时候就是通过 Twitter (@darrenest) 刷 Timeline。这是我获取信息的一个主要渠道。我在 Twitter 关注了 271 个人,另外还有七八个 Lists,其中有 4 个 Lists 是私密的,主要是互联网、科技和投资、市场、分析方面的。

然后我还会阅读一些网页内容,主要也是来自微博、Twitter和 Google Reader 的订阅。也有一些邮件要处理,这些主要都在我的手机上完成。

最后就是每周空闲的时候我会更新下我的博客 Nooidea.com。

哦,不得不说,我还有不少时间都在看 Youtube 上的视频。我订阅了 100 多个频道。

 

问:你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订阅?你喜欢做视频吗?

答:其实早在 6 年前我就总在 Youtube 上看视频。是得,那时候 Youtube 在国内还是能访问的。

当时我还用的 IBM R50e 笔记本电脑,那是我新加坡实习时攒钱买的第一台电脑。买这台 Thinkpad 前我就在它和 iBook(当时 Macbook 还叫 iBook)之间犹豫,当时朋友都说苹果的系统很难用,而且都需要购买正版软件特别贵,就是外表好看一些,于是我花了比 iBook 还多 $400 新币的钱买了 Thinkpad,那时候 iBook 促销只要 $1200 新币。 结果还是逃不过,买了之后没多久我就迷上了 Mac 机,开始是给 Windows 系统装仿 Mac OS X 的皮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软件的名字叫「FlyakiteOSX」。然后我又去去研究黑苹果,跑到苹果的 Reseller 店里去体验真正的 Mac 系统。

再然后我就开始在 Youtube 上找 Macbook 的各种 Unboxing 视频,还有 Tricks 的视频。几乎看了能搜索到的所有的有关 Mac 电脑的视频。后来毕业工作后,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现在我还在用的那台白色 Macbook ,当时升级到了 2 GB 内存。然后那台 Thinkpad R50e 就 $500 新币卖给了同事 Allen。我去拿 Macbook 那天他和我一起去,还帮我用 Nokia N70 录下了这段 Macbook 的开箱视频

从那以后我订阅的频道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个最舒服的表达自己的方式,有些人喜欢用语音视频,有些人偏向文字,有些人爱用图像,还有些人不爱直接的表达出来。

我挺喜欢录一些视频,制作成短片。我喜欢这种影像记录生活。可能是因为我总拍不出有感觉的照片吧……

Read More

37Signals 团队里每个成员的工作空间(Workspace)都是什么样!

May 23, 2012 |  by  |  37 Signals, Cool Projects n Teams, Setup  |  1 Comment

两年前 2010 年 8 月,我写过一篇 What’s in Your Bag? ,自己窥探了一下自己的背包里每天都装了哪些玩意儿到处陪我跑来跑去。

当然在这过去的两年时间,包里的东西变化太多了…… 甚至连包都不在是那个包了……(我早已经毕业啦)

两年间,我用 iPhone 取代了 Bold 9000(它取代的是 8707g 开箱体验),新添了 Kindle 阅读器Macbook Air 也越来越多的让我不要背着「遍体鳞伤、笨拙」的 Macbook 外出…… 用了快 6 年的 iPod Nano 一代也被苹果因为电池安全隐患,免费更换了一台第六代新的 Nano,哦,也没有那么多课本要背了,那本丑丑的 Diary 日历本也换成了 Moleskine 😀 真的应该过几天重新更新一篇「What’s in My Bag」。

(image credit: 37Signals)

这篇文章是 37Signals 团队成员 Nick 在 SVN分享的,标题 All Hands, Battlestations!  (全体成员,他们工作时的「战斗场地」!)一会你可以看到 Nick 的 BattleStation 是什么样子。上面的题图,是 37 Signals 的创始人,Rework(《重来》或《工作大解放》)这本书的协同作者 Jason Fried,就是他分享了上次那个故事《请给它 5 分钟的时间》(推荐阅读)。

今天开始 37Signals 的另一本特别推荐的书 Getting Real 宣布免费发送电子版本,可以在这里获取 PDF 版本

赋予意义

或许是内部工程师(inner engineer)的缘故,Nick 总是对车间、工作台子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不论是实体的工作平台还是数码的,都让他痴迷,他也因此特别喜爱观看探索频道的一档节目「How it’s Made」。这个节目所试图表达的是,那些最终成型的产品,绝不仅仅就是一个产品(There’s more than just the end product):那些制作这样一个产品周围的工作空间(workspace)和程序(process)一样让人着迷,甚至更加有趣。

37Signals 团队内部对于使用「Standing Desks(高高的桌子,可供站立式办公使用)」的一次讨论,让 Nick 琢磨他的团队成员们的工作空间都是什么样子呢? 注 1

Nick 就在想,这些工作空间会不会对我们的产品和我们每个人的代码有着某些启发呢?生活中常用的那些东西,整齐有序和乱糟糟的哪个状态会让想法流通更顺畅呢?你工作的地方,是一块空白的画布?一块工作板?还是隐居山林的静居呢?

Battlesations 展示

这里下面是 37Signals 团队一些成员的工作空间。也欢迎你分享你们的 Workspace 呀!

Read More

  1. 37 Signals 是一个创造简单的,专一的软件的小团队。他们的产品帮助人们协同工作,组织团队。可以想像,这个团队的成员们分散各地,使用自己的软件协同工作。

科技新闻记者是如何做资料和信息搜集的?用哪些工具,习惯怎样用?

February 6, 2012 |  by  |  blogging, How To, Style  |  2 Comments

这是在知乎上的一个问题,我也不是新闻记者,最多就算个科技博客的作者。受邀回答就硬着头皮说了两句。
我觉得记者和博客作者还是有很多不同,感觉记者对报道的内容是没得挑的,主选择的权利很少,所以往往采集资料和信息的方式和工具也会大不相同。

我就只能从自己写博客的角度出发了。很不好意思把问题的答案方向有些拐偏了。

首先我可以选定自己的领域,也可以挑自己要写的话题。因此我知道我自己要找什么资料。

作为个人博客,我没有更多资源,唯一可以利用的也只有网络。但至于从网络搜索,那是一个最后我选择的办法,因为那太过于宽泛,很难精确定位我需要的东西。

我的习惯是 — 平日积累。(这点就不太容易适合媒体记者某些时候的报道了)

因为我可以不需要跟风快速的报道,所以我可以积淀一些再做文章。

从平日浏览的网页,从问答社区,从经常与人交流的微薄。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常去的地方。

我基本上通过两个最简单的工具:

1. Read it later

2. 浏览器书签中一个文件夹

这样方便我把我所需要的任何资料分类保存,可以同时进行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苦于没有找到好的工具可以方便给每一个需要保存的文章做 Note,我还会使用 SImplenoteapp 做一些分类的笔记,方便整理自己的一些想法。(不知各位有何推荐直接可以在 Chrome Mac 上方便保存书签并做笔记的工具)

在我博客 About 里有一段内容:

有时候觉得一个话题很有趣,可是又怕写出来会不完整,会不够清晰。反而差来查去找资料会很费时间,最后折腾到自己都不想写了。所以,我决定只从我看到听到的线索出发,写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记得余华曾经有过一个说法,往往从一个缝隙的阳光,能走出一片光明;反而整片的太阳下倒容易迷失了方向。(大意)

原文刚刚找到了,是余华在《兄弟》这本书后记里写的一段话:

起初我的构思是一部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可是叙述统治了我的写作,篇幅超过了四十万字。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头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走到遥远的天际。所以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他告诫我们,「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寛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好像描述差了许多… 囧。不过意思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一般除了做 Review,在表述观点的文章中很少想去追求全面,都是从一个点出发。事实上我们的观点和内容都会收到自己知识储备的局限,但从一点出发还是比较靠谱,可以慢慢将思路扩充。(我也在一直追求尽力一篇文章说一个事情)有了前面的资料积累。便可以行文。

至于为何我说网络搜索是我最后一个选择,是因为那是求捷径的选择。

许多时候需要我们真的理解一个东西(或者尽力去),而不应该为了赶着早搜索搜集资料然后就拼凑开来。或许媒体记者不会赞同,但要速度也不能丢了准确。几天前早晨新浪科技在 Facebook IPO 文件中 Mark 股权方面数字解读就存在误导,被指正后方才修改。

那天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 Tweets:

Google 可以帮助获取一切你需要的信息。Google 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但你必须可以准确判断你要搜索的是什么,你所需要的能力是能够辨别你 Google 得来的信息是否可信,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所以,如何做资料搜集和用什么工具做资料收集一个重要的基本点是,你是否可以准确的判断你要搜集的点,并且能判断搜集到的信息是否有价值。

哦,对了。平时我自己有一个小本子,手机里也有自带的 Memo 记录程序。会随时记录一些点。

乔布斯说你怎么知道你说不定哪天可以 Connecting the dots。

补充:

搜集资料的方法和工具上我前一个月开始还启用了另一个途径:

通过博客的 Linked List(链接性文章)来做笔记和整理。 

 

非常期待各位朋友分享一下自己使用的信息资料搜集的工具和习惯!

[TED] 格雷厄姆·希尔:少点用具 多点乐趣

January 21, 2012 |  by  |  Design, Linked  |  No Comments

作家兼设计师格雷厄姆:

使用小一些的空间放置少一些的用品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快乐,从这个角度切入,把生活中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无情地修剪掉,把空间时间留给对你真正重要的事。

跟 50 年前的美国人相比,我们有了 3 倍多的空间。我们以为有了更大的空间,就可以够我们放各种东西了。

实事上我们更加能消费,我们实际上需要的空间更多了。随之而来的是「信用卡贷款(debt)、环境影响 (co2)、下降的幸福感 (stress) 」。

我们都曾体验过「少」的乐趣。

校园里,我们只需要一间宿舍。

旅途中,我们只需要一间客房。

野营时,我们基本上都用不着什么更多的东西。

特别是这三个「少」的乐趣,感触颇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