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活’

[Quote] 敏感度

March 15, 2012 |  by  |  Chicken Soup, Linked  |  No Comments

武浩然

這兩年不做建築。對建築的敏感度在下降,對其他設計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頻繁進出醫院看望親人,聽醫生分析病情。對死生大事的敏感度在下降,對生活細節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一天大概和四十個陌生人打交道,每人交談時間約十分鍾。對這個交流過程是否無聊的敏感度在下降,對每人生存狀態的敏感度在上升。

不知是好是壞?

照片拍多了,對相機指標的敏感度在下降,對拍照意圖的敏感度在上升。

這事我覺得還不賴。

分类 与 产品规划(一点感想)

April 8, 2011 |  by  |  Case Study, dumbideas, i OS  |  5 Comments

前言

昨天在 App store里搜「烧菜」的app,在 Twitter上问了下有没有推荐的,结果没有得到多少回应。于是就把能看到的几款「美食」「菜谱」的 app下了几个,依次尝试。有几点感触记录一下。

有趣的发现

几款美食app的内部分类系统,第一款 美食杰 更具通常的习惯,有菜谱大全、营养健康、厨房百科、食疗药膳,然后提供菜谱搜索。

Read More

童年没有起跑线

November 20, 2010 |  by  |  Chicken Soup, Education, Society  |  2 Comments

昨天读到桑林志的mulberry在twitter里说到孩子在小学一年级的作业已经多到了恐怖,特别是语文。这两天都要两个小时才能写完。提到了怪不的为孩子教育选择移民的人这么多。

没记错,mulberry决定回国工作也是他让孩子来做的个小决定

想起来前段时间读的南桥一篇文章《童年没有起跑线》,很有共鸣。分享过来。

前几天,F3去参加一次钢琴比赛,没有获得名次。我还是很高兴。她才学两年不到,在她们老师的诸多学生当中,能让她去参加比赛,本身就是一个鼓励。F3的老师曾当着我们的面,教训另外两个美国兄妹,说你们学的时间,是她的两倍都不止,看她进步多快!

我后来发现,老师选拔去比赛的四个学生,不是中国人就是韩国人。两种文化里的父母,都望子成龙,对子女教育十分重视,小孩学琴,家长抓得也很 紧。絮絮叨叨督促小孩学琴的“中国妈妈”,在美国青少年的心目当中,都成了一个脸谱化的负面形象。美国家长就比较松一些,一般是让小孩培养兴趣为主,所以 平时练得也少。不过,一旦美国小孩自己产生了兴趣,着魔了,那潜力也会很大。

Read More

天天生活小贴士

October 13, 2010 |  by  |  1drop4All, dumbideas  |  No Comments

『天天生活小贴士』栏目组在Twitter 的官方帐号,每天为您带来在生活中不可不知、科学实用的小常识、小贴士、小窍门,旨在让您的生活能过得更加健康、有趣、轻松!

【让你瞬间精力充沛的8个办法】

1、到室外享受阳光;

2、出门走走;

3、充满活力的去做事;

4、听听你喜欢的振奋人心的歌曲;

5、找个活力十足的朋友聊天;

6、处理to-do-list上的一件事;

Read More

On the day you graduate…

September 30, 2010 |  by  |  blogging, Education  |  2 Comments

前天小小一早就跑去学校,参加我们朋友的毕业典礼。

是啊,这是与众不同的一天,这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回来后,虽然我们也参加过不下3次朋友的毕业典礼,晚饭时候,小小还是很兴奋讲起了当天的经历。

其中两个场景我想在这里与大家共享一下吧。

期间Chancellor (名誉校长)给毕业生讲话,在祝贺完同学们后,Chancellor 让毕业生们一同转身,并鼓掌。

让大家在庆祝自己毕业的同时也将掌声送给身后一直鼓励支持自己的父母,朋友。

接着Chancellor 也谈到了梦想

Read More

两小时的时差

September 29, 2010 |  by  |  blogging  |  1 Comment

早晨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则新闻:

9月28日,微软正式宣布将终结自己前景黯淡的Windows Live Spaces(共享空间)博客服务,近3000万原有帐户将被强制性迁移到主流的博客服务WordPress.com。 http://bit.ly/aSzrJY

结果在被 neso转发后,一直到现在都还有Retweet … 差不多今天被转发将近100+了 其中当然有 rtmeme的助燃剂…

像是狗仔队给报社提供线索,不管是不是独家,看你能不能先报料出来。

两小时的时差,常常我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坐在火车读新闻,看订阅,发推特。可国内朋友大多还在睡梦里或刚刚起床。

想到了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那时早晨我们会想比别人早起2个小时。

爆掉自己的头

September 17,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  6 Comments

Inception 后大家都中毒太深。

郭建峰老师说,来我们再玩个游戏:

我告诉你,我们两个人其实是梦境中,我们所在的真实的现实比这里好太多,完全没有可比性。 现在差不多该回去了。回去的途径就是死亡。

说完,我就把自己给爆头了。

剩下你会怎么做?

听过Russian Roullete吗?不是你想的那个赌场的Roullete。这段 ▼卡通Flash是段不错的介绍。

Read More

回家门口免费拿到一本《达芬奇密码》

September 8, 2010 |  by  |  blogging  |  8 Comments

今天回到家,发现原本楼下进门地方的墙柜上除了原来的那个灰色瓶子,又多了好多本书,还有一展台灯,一小副painting。

原来,前几天的那个花瓶也是邻居放在这里的。估计上前两个礼拜错过了时间,没有来及丢到路边给Ryde区统一垃圾清理。

不过我倒觉得不错。总比那些一件件完好的电器,非要把插头剪断放到路边让council 清理的好。

曾经我就在路边拎回去一台iMac G3(Bondi Blue颜色是已悉尼Bondi海滩命名的),结果电源线完好,却发现键盘USB接口都被毁掉了。

今天从这堆书里挑了本 《达芬奇密码》,刚好可以读读 :)照片 ⤵

Read More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August 26, 2010 |  by  |  dumbideas, Photography, Worldstory  |  3 Comments

如果你没有听过 “百吻,巴黎” ,那让我来告诉你吧。

都说如果世界不讨论台湾,那别的也没什么可以讨论的了,台湾总是吸引着世界的眼球,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还是这个名叫 楊雅晴(Yang-Ya Ching)的女孩。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巴黎学音乐的她即将毕业。

她对自己说:

對我來說,
這個暑假跑遍巴黎,瀟灑地親一百個男人,
比多留一年、拿兩個文憑,
還有意義。

再說,
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巴黎更適合接吻?

二零零九年暑假,
在巴黎,悠哉地親完一百個男人,
收拾行李,回台灣。

前几天,她完成了她的第100个吻:

La Seine (Saint Fargeau Ponthierry) 塞納河(聖法若蓬第耶里):愛

Read More

白天纽约,晚上巴黎

August 25, 2010 |  by  |  Chicken Soup, Society, TheNeXt Me  |  5 Comments

我在赶些什么?我耗尽青春用尽全力,拼命追求身外之物,结果我真的比别人有钱、有名吗?更重要的,我真的因此而快乐吗?远方有广阔的地平线,为何我还在原地摇过时的呼拉圈?

纽约和巴黎,代表了我人生的两个面向。纽约是白天,巴黎是黑夜。纽约是前半生,巴黎是下半场。

三十五岁之前,我认定纽约是世上最棒的城市。我在加州念研究所,毕业后迫不及待地去纽约工作。一做五年,快乐似神仙。我爱纽约的原因跟很多人一样:她是二 十世纪以来世界文化的中心。丰富、方便。靠着地铁和出租车,你可以穿越时间,前后各跑数百年。人类最新和最旧、最好和最坏的东西,纽约都看得见。

Read More

What’s in Your Bag?

August 16, 2010 |  by  |  Setup, Style  |  26 Comments

以前读报纸和杂志的时候看到过会专门有一版,大概都叫 ❛ in Your/ My Bag ❜之类的。

(这个明显不是俺的包啦)

下午和小小从图书馆出来后,去 Gym 游了1000米。又在朋友那里美美的吃了顿地道的传统家常川菜

这饭菜饱了撑得我坐不下来,索性趁闲也给拍了几张 what’s in MY bag。

Read More

北平啤酒

August 12,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  6 Comments

第一次主动叫小小陪我逛街,结果走了一下午也没有把衣服买下。饿了,两人就进了「新上海」吃了盘 咸鸭蛋黄炒虾蟹 和一碗 山东手撕鸡汤面。Chatswood Chase里的「新上海」确实装饰的比另外两家店有味道。

这是在“包小笼包子”橱窗旁边的一副装饰的海报。

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北平啤酒。

Read More

搓麻将

August 5, 2010 |  by  |  blogging, Case Study, Productivity, Society  |  4 Comments

天回家路上发现十三姐终于更新了篇博客文章,一如既往,习惯的没有标题。

凑个热闹,不巧俺在刚结束的 Winter 假期也学会了国粹「麻将」(Mahjong)。不要问我搓的是什么流派的,我只知道「吃」「碰」「听」「糊」。下面这照片便是俺第一次糊的留影纪念。

(拍摄时间:2010 年 7 月 11 日晚许)

注意照片右下角那一溜洗好排好的牌。

Read More

周末

July 24,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Weekendglish  |  8 Comments

回家的路上在数座小区中间有一家意大利餐厅,规模不大,每每傍晚路过都是满座。

周末的时候当然更是早早的坐满了一个个家庭,孩子们坐在父母周围,打闹嬉笑,其乐融融,也给这冬天添了不少暖意。

都说工作的人往往在周一周二比较容易效率平平,周三开始才慢慢有了干劲,因为周三一开始人们便突然觉得周末不远了。一眼可以望到了头,就像是悬于半空突然有一根绳索从天而降。

如果你每天经过餐馆,可以知道餐馆一周开馆六天,只有周一是关门的。大厨可以在忙碌的周末后好好酣睡休息一下,不必担心周一开工。

都说一天之际在于晨,一周的开端虽是拜一,那大厨这一周的开始一定比上班族过得要开心顺畅的多。自然好心情也能烧出好吃的菜肴。

Read More

换个角度看世界

July 13,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  8 Comments

这张不可思议的照片未经任何PS,你知道是怎么拍出来的吗?(答案一会揭晓。)

前两天小小同志突然说想吃燕窝,昨天一早看完球,睡到下午1点不到,我就出门闲逛游去了。到了Eastwood问了几家也没见有燕窝的。到Woolworth也问了下,说实话,燕窝到底英语用哪个我也不知道,查了一下,我问店员有没有cubilose?人家礼貌的告诉我:sorry sir, but we’ve never heard about it. 我于是差点就说有没有bird nest?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说?

Read More

十年能做什么?

July 5, 2010 |  by  |  dumbideas, TheNeXt Me, Thoughts  |  7 Comments

初中在家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读《读者》和《青年文摘》上的小故事,特别是很有启发,很哲理的那种。

时隔多年,我现在还能偶尔读上一本Eastwood $3澳币买的《读者》,已是很不错了。

今天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个故事,她讲的很好,只可惜我连复述都可能没有她说的精彩,不过还是试一下,我把故事整理了个压缩版:

她说她的一个朋友想学钢琴,但顾虑多多,一直没有开始。有天另一个朋友给她说,我给你10年时间,10年, 你一年就弹会一首曲子,10年10首。等你10首都弹的好了,10年后我就给你架台给你开演唱会。不知道那朋友最后如何。但听完我差点落泪。

是啊,十年时间,去完成一个愿望或梦想,足矣。

Read More

喝酒

June 15, 2010 |  by  |  blogging  |  8 Comments

前天晚上买了平就回家,咕噜咕噜边喝边看《三国》。

好不容易是看到了第三十三回彩等来了诸葛亮,一看才发现是陆毅演的。。。粘了个胡子差点没看出来。。。

这倒也没有太觉得不合适,只是这出戏直接玷污了我心里头“三顾茅庐”的神圣。

越朝后看越觉得,唉,孔明跟刘备有点亏了。

酒才喝了一杯(IKEA的那种大的玻璃钢杯),就觉得上头了,头昏昏的想睡觉。

说是酒醉我,不如说是我醉酒。
回忆上头,未来模糊。

喝酒之后看看未来更是一片朦胧啊。

所以决定以后少说过去,多谈未来。

人不可胸无大志,三国里越来越爱看曹操了。

想想曾经的一些青春年华,不免有些羞愧。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

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Summer Goals

May 27, 2010 |  by  |  Photography, TraveLLog  |  5 Comments

家里最近没有网络,今天爸妈去到成都姐姐那里,原本每个周末的电话今天改成视频。

一大早抱着电脑去的学校,怕把这事儿给忘 了。

上完课和小小去shopping centre吃晚饭,两人走了近10分钟都不知道该吃什么,说实话我们两个人这整个楼里没能想到一个想吃得东西。。。我们最近还是比较喜欢买些菜自己烧。比较舒服。就像前两天QQ来家里帮着房子里大家复习到夜里,吃上几盘自己炒的菜,热上几个馒头,QQ说这很有家的感觉。

不过最后和小小还是各自要了份饭菜解决了温饱。小小问要不要一会去Borders,不看书,复习功课。我这才感觉是啊,今天是礼拜四了。想了想一会要去图书馆和爸妈视频,只好陪小小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图书馆还是满满的都是人。不过比早晨和中午要少的多了。

去楼下的讨论区找了张桌子坐下,会比较不那么安静,视频说话应该不会有太多异样的眼光~

浏览几条tweet,然后就听了 @ruanyf 推荐的《晨光》。

(本来想放到这里可以直接听,可惜学校的网络无法登录私人的FTP,没法更新博客服务器的文件,改天补上)

听着许巍的《晨星》,看着http://summergoals.tumblr.com的张张照片。我的 眼睛有点酸酸的。一是时隔了4年从国内大学的一年级,4年我没有在听过许巍。。。二是看见照片里他们的惬意,远离世俗喧嚣,彻底放松的生活和相处。。。我和小小梦想了 很久的生活。。。却一直没有鼓足那份勇气。。。
“每个黎明前都有黑暗,每滴泪水后都有温暖。。。总会有人穿过这黑暗。。。如果梦想没有新的色彩,我愿化作彩 虹直到永远。。。” 想着想着,写着写着,itunes循环到了下首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
一直都想不能有一个彻底的LEAP Year,那么我们就缩个水Leap month吧 :)
(pictures from Summer Goals @ Tumblr)
我们也有许多 Summer goals。。。

T 2

May 15, 2010 |  by  |  blogging, Photography, TraveLLog  |  11 Comments

昨天课后和 Kathryn 去了 T2 坐了会儿。

 

取代了以往周四晚上 Borders 读书的习惯。坐在这茶社也是别有番滋味。

去年买的 T2 的一套茶具,瓷壶一个,杯具 2 枚,一包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茶。也是喝了几个月。

我对茶文化了解仅限于知道英文 TEA这个词来自于福建话的 “茶”。

倒是一直就想过把每周读书的几小时放在这个地方,只可惜光线太暗罢了。倒是非常适合谈些轻松的话题。

这张 Menu上的 Title很喜欢:“Everyone’s Cup of Tea.” 一语双关。

 

(上图下部的精致小壶作用是记录 Table Number,每个客人的桌子上不同,便于服务)

我和 Kathryn各点了一小壶茶,我要的是 Buddhas Tears¹,Kathryn 要的是 Red Fancy Fruit²,都是从 T2 Favorites 里挑的。

下面的这个是我的那小壶,

 

还要了几份点心,价格都是相当合理。

 

坐了有一小时余,我们继续冲进了茶社对面的T2茶具店里又拍了几张照片,就不一一注解了。

 

 

这些情调当然是和国内茶社的情调完全不一样。不过却决不输给国内一点啊。我很佩服外国人一贯的这张品牌概念。让你无法拒绝。

PS:建议大家访问下 T 2 的官方主页,和 T2day 的博客,看上去也是很不错的。

—-

¹.Buddhas Tears:

A bud and the first two leaves are carefully plucked and hand shaped into tiny pearls which are rolled with fresh jasmine flowers. Amazingly fragrant with a delicate pale liqour. Pretty to watch.

². Red Fancy Fruit:

Great to look at and even better to drink. Rooibos blended with summer petals and terrific fruit flavours. Smooth and creamy on the palate.

解释是从 T2 Menu 上摘录下来的。

一句话,

May 11, 2010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2天前看到推友 @foralways7 的一条更新:电闪雷鸣啊~~我觉得我应该关电脑…..

突然就一下子把我拉到了无数个以前夏天在家的情景,梦热的天气,终于一场雷雨,风呼呼的刮着树枝,闪电劈开暗暗的乌云。往往我都在看电视。我也曾无数次想过是不是要关掉电视。小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去关掉的,可大了后不是理科生的我一直想不明白闪电真能通过天线把电视劈开、、、而且后来都是有线电视了,没有屋顶上的天线,这更说不通了。我想如果有线电视台办公室既然没拔掉信号,我也就没有必要关掉电视。不过有时候闪电实在吓人,加上雷声轰鸣,我也偶尔关上几次,原因很简单,我怕死。。。都说这世界上无奇不有,只是概率问题(有条件上youtube的同学可以搜搜“ONE IN A MILLION CHANCE OF THIS HAPPENING!!! ”有不少相关视频)。

看到那条推后,我就想这一定是在非常惬意的时候才发出的:)结果继续看到下一条推更加确定了下,“打雷要下雨,嘞噢~ 下雨要打闪,嘞噢~~~” (比较明显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文字的力量是强大的。

我一直都非常欣赏创作的人,不管是什么创作,诗歌文章,还是代码程序,还是电影歌曲,还是像iPad这样的玩意儿,反正这些创作者是弄出了原本没有的东西。

更别提每当这些创作和你一不小心有了交集的时候,这个“共鸣”真是了不得。

上次读的一篇文章,提到读GQ杂志,

开篇采访了李健,采访的过程中,李健说:

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有着大好前途,是因为你有不确定性,以后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到了公司,从最底层做起,一个小小的科长就可能完 全影响你的生活。

一个记者采访博尔赫斯,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 他说生活毫无意义。忽然间音乐响了起来,博尔赫斯停了停,说,我修正一下刚才的答案,生活还是有些意义的,比如刚才音乐响起的时候。

我就特别喜欢博尔赫斯的那句修正后的补充。每读一遍我都有种被一股电流激过的感觉。

就像电影看到一个点,哗的下眼泪控制不住流出来。

有一次打工,老板讲到她的孩子7岁的时候在板球场上玩,一群孩子打板球,有投手把球扔起来,结果她的孩子不懂怎么回事,就去捡球,一板子被打到鼻子上,当场鼻子全部是血。。。她被老师电话通知,过去接了孩子送去医院,又是和老师理论怎么没有付到责任等等。她说去医院路上孩子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了,一直没有声音,躺在驾驶座旁边。。。然后到了医院她就抱着孩子和医生一起进去。。。孩子是混血,重的不得了,累的她满头的汗,进了医院,孩子睁开眼,说了句话:“Mommy, I love you!”

听完我差点掉泪,眼睛至少是酸了几秒。

真的有时候就那么一句话。

应该不是幻觉

February 25, 2010 |  by  |  blogging  |  5 Comments

{ 动作 }

昨晚睡得还是香的,自从上个假期开始的时候搬过Villa这里,确实夜里静得多了,人也少了很多。礼拜五早晨也很少听得见垃圾车来收垃圾箱的声音。(房子里马路比较远,Villa的垃圾不用自己推出去)。

可昨晚,不知还是凌晨的时候,自己醒来过一次。

不知道是睡前侧卧用过电脑还是睡后侧着摸过地上手机调闹钟,反正我朦胧醒的时候,我的头以脖子为支点和身体是成90度的,倒挂在床的一侧,身体不太清楚方位了。

唯一我的意识就是整个脖子僵住了,动弹不得,只要任何形式的挪动都会很痛。睡的稀里糊涂,但感谢大脑还能发出正确指令,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时候,好像大脑一直在指挥我的头,胳膊和手(辅助),围绕一个中心,不能过猛的挪动我的头部,保持颈部始终有依托(因为要把脖子从90度的床角搬到30度的枕头上)。只是模糊的记得我是用手慢慢托住脖子,还很疼,一直要用力托住,慢慢移动,同时调整身体的方位,最后不知道是用了多少时间,然后就知道自己应该没事了,在然后就又睡的毫无知觉。

反正早晨起来一直到今天回到家,我都觉得这事挺有意思。还是第一次经历。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脖子吧今天也没有多疼。

不过回到家刚我又照着记忆里的姿势躺了一会,确实不太舒服。

想想,听说网上有个人每天坚持早晨起来把自己的梦记下来,差不多都写了有好几年了。一定有意思。

Read More

Woking like a DOG

January 23, 2010 |  by  |  blogging  |  8 Comments

{ 7:00AM ~ 10:30PM }


上面的状态估计是我随时有超过10分钟空闲时间的状态。。。

确实自从上周末开始,就每天持续这样的工作状态,平时9点到下午6点上班,赶车回家7点去图书馆给下几届童鞋们补习功课。周末则早7点至下午6点工作,晚上继续平时的状态…好不容易休息2天,则全天贡献给童鞋们…

估计这样的状态将继续持续到下周4…

西安话说“累成马了”,我看差不多了…

不过还要再次对ECFS的其他Executives今天学期前2次会议表示道歉。的确我是无法脱身,bb坏掉了没有能及时回复大家下学期社团安排计划,也没有及时更新IT的agenda。特别是Anna,深表歉意!

———————

送上朋友闲暇邮件的一篇笑文:(的确经典)

What a black man write to a White / 黑人给白人的一封信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亲爱的白种人,有几件事你必须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当我出生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长大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阳光下,我是黑色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我死了,我仍是黑色的。
you—white people, 你—白种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当你出生时,你是粉红色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长大了,变成白色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阳光下,你是红色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时,你是青色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时,你是黄色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时,你是绿色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当你死时,你是灰色的
And you, call me “color”? 而你,却叫我「有色人种」?

孤芳自赏

July 26, 2009 |  by  |  blogging  |  23 Comments

{ PLS TURN OFF YOUR SELFISH }

外面哗啦啦的下着雨,突然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现在出门不管是雨多大,好像我从来没有穿过一次雨衣,更不要提雨鞋了。

上次在City的Myer店里还看到过很多各式各样各种花色的雨鞋,和Kathryn商量想一人买一双,平时也可以当靴子穿,还挺漂亮,下雨天出去又可以自由自在。

提到这个,是因为我想起小时候下雨的时候,那时候上学总是爸爸或妈妈骑着自行车我坐在后面,他们会有一件特别大的雨衣,可以让我在身后遮着身体。就像是一直慈祥的鸟儿用丰厚的羽翼替幼崽挡风遮雨。我会穿着小雨靴,走在泥泞的地上水坑里也不会害怕弄脏了鞋子和裤子。

那时生活朴实,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很喜欢那种朴实。

我还喜欢我能穿着回力鞋,还喜欢冬天冷了,能有件军大衣披在身上,重重的实实在在的压着。

——————–

想到明天又要打工了,下着雨,在这雨季估计几周接连都要这样打着雨伞走到车站坐车。

想着,我已经觉得下周的生活必定“艰辛”了,已经很不情愿了。

可转念想到小时候,我读书,上课,我不想雨天去学习,晴天我又想玩耍,父母没有一点为难,没有一点不情愿顶着风雨,挨着劳累接送我读书。至少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一点点,直到现在不论任何事情,都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为难一点点的不情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