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社会’

文化差异

August 18,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Social Science  |  3 Comments

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任何内容了,差不多前一个礼拜 Mac的硬盘死了,在 ebay买了块 Hitachi的 TravelStar,现在才得以重生。

打算周末把换硬盘的经理以图片形式整理一下发到博客。

今天这篇文章是昨天晚上 Auditing课内容的一点总结,原本是要发到 web_log那边,但想想内容应该挺有意思,刚好这么久没有新文章,来除除草。

(image credit: asianoffbeat.com)

这周的 auditing课就是讨论学校老师 Chris Patel的一篇学术论文:《 Cultural Influences on Judgments of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in Auditor–Client Conflict Resolution》,文章的 Hypothesis(假说)是:澳大利亚会计师比较印度和马来西亚华人会计师,更不轻易在与客户间有利益冲突时屈服于客户。

Chris从文化的因素探讨了这个问题,我简单把其中的一些提到的澳洲、印度 和马来华人的主流文化因素在这里总结分享一下。
Read More

建起一座15层楼高的酒店在中国需要多久?

December 14, 2010 |  by  |  Society  |  No Comments

几周前在 Chijs博客读到的一篇文章。《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build a 15-story hotel in China? 6 days!

当时看了个标题,以为就是一篇他转发的报道,今天无意又在google reader上读到,发现原来还配了视频。真是震撼!

ARK Hotle,地点是长沙。是的,你没看错,6天,15层酒店拔地而起!

视频在下面,自行观看。

Read More

《老男孩》

November 10, 2010 |  by  |  Chicken Soup, Movies, Society  |  6 Comments

前几天忙着赶Econ 334的Assignment,昨天才踩着点儿交上去。全部数据整理好,模型配图贴上,打印时才发现已有31页纸。

晚上回家看了看网上一直被推荐的《老男孩》,看了一半不到困意袭来就睡了。

中午吃完午饭,打算在学校 lab看会儿 notes,准备收拾去图书馆时,外面突然大雨蓬勃。就掏出耳机准备把昨晚没看完的部分继续看了。

开始小学的时光那部分还觉得的不真实, 感觉有点可以模仿台湾和韩国的偶像剧似的。

直到两人重新站到舞台, 镜头转到两人回到小学校园,看着现代化的球场,听到我熟悉的学生们集体朗诵课文时我第一次被打动,再次听到两人最后一段台上表演时那琴声一起,我就也只剩下飙泪了…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Read More

2003年的网络照片(转载)

September 28, 2010 |  by  |  Photography, Society  |  1 Comment

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初中读书事骑自行车放学回家经过县委大门附近会看到一些流浪汗和残疾人。我心情就会极度的不舒服,有一次就我就告诉一起回家的华楠兄,问问他是什么感受。

他回答我说,“如果你读过《红与黑》你就不会同情他们了。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翻过一页《红与黑》的内容,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和道理。

不过每当我在身边看到同样类似的情景,我依然会产生极度的同情。

不怕你笑话,我有时觉得我在这方面非常的像Michael Scofield,即便是自己受尽苦头,却看不得身边的人去经历痛苦。

甚至有想过一辈子投入社会慈善,公益服务的行业当中。

以下的59附图片均来自2003年的互联网,由 阮一峰 在2004年2月整理,最后修改日期为2010年7月。

Read More

吴川死里逃生,自驾游请小心

September 26, 2010 |  by  |  Society  |  No Comments

这篇日志是来自天涯论坛网友讲述的亲身经历。

原文链接:《自驾游从吴川死里逃生,大家帮忙让更多人知道这地方的黑暗》

讲的是三个自驾游旅行者2010年8月20日在湛江市的恐怖遭遇。『死几个人算什么,在这里死个人就等于向大海投个石头,你就听我的,快走快好』

序:

我曾经一度不想去回忆这些一直痛苦不安的细节,但是如同朋友说的,既然它是真实残忍的,那就应该让更多爱好旅游,也有可能经过那个地方的朋友们知道。所以,请你耐心看完并且让你身边的朋友也知道,好吗?

Read More

逃出你的肖申克:遇见20万年前的自己

August 3, 2010 |  by  |  BOOKS  |  5 Comments

重拾Nooidea推荐,这篇文章是刘未鹏 老师写的 “逃出你的肖申克”系列 其中的第三篇。另外两篇:(一)为什么一定要亲身经历了之后才能明白? (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视觉错觉到偏见。在观点和内容上第三篇和前面少有重合部分,但都是非常值得推荐阅读的文章。

————–全文分割拍——-

《Synaptic Self》中曾提出一个发人深省的观点:由于人的大脑是经过漫长的进化年代“堆积”起来的,也就是说,从爬行动物到哺乳动物到高级灵长类这些进化阶段,我们的大脑从只有原始的反射模块,到拥有初步的情感区域,一直到神奇的具有6层结构的“新皮质” 所支撑的高级认知能力,一步步走来。这个过程并非上帝预先编程架构好的,而更像是在既有结构上“叠床架屋”,

Read More

让社会充满爱:帮助马粒之

July 28, 2010 |  by  |  Society  |  4 Comments

很多人都在思考着怎么把自己网络上的人气给自己真正带来实际的利益。不管是经济收入、虚荣心的满足还是草根名气。

选秀新星,征婚美女,人气凤姐,校内之星,微博明人,不得不承认,不论什么方法,不管什么目的,但的的的确确你们走入了更多人的关注视线。

那就通过你的影响力,为这个社会,给身边有需要的人带来些帮助吧。不管是大是小,我觉得这,才是互联网、人气、影响力对于社会的真正意义。

借助这个博客和可以由此传播出去的途径,希望更多人知道并可以帮助。我自己除此也只能再尽微波之力,捐款100人民币(15美元),本周通过国内亲友转帐。

不多但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同样伸出爱心之手,我觉得这是件伟大的事情。

谁都会有危难的时候,我们未必可以帮助到每一个危难的人和家庭,也未必在自己危难的时候都会被救助。但我还是真心的希望马粒之可以再次健康起来。

下面的内容来自阮一峰 的日志,《探望白血病儿童马粒之》

Read More

维稳物理学

June 30, 2010 |  by  |  Milk4darren  |  11 Comments

如果一个公司接二连三的有人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自杀,这个公司是不是最邪恶的血汗工厂?如果一个社会接二连三的有人到校园疯狂杀害无辜小孩,这个社会是不是已经烂到不可救药?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在最正常的公司和社会里,也会出现如此的可怕现象。而中国正在变成这种社会。

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公司,多名员工仿佛着了魔一般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自杀。整个事件迅速成为轰动新闻,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甚至开始计数,随时准备迎接下一个。这个逼死这么多人的公司到底邪恶到什么程度?

我说的不是富士康,而是法国电信。从2008年初开始,这个10万员工的公司在18个月内有26人自杀,而相比之下深圳富士康35万人中的13个自杀者还算少的。公司肯定难辞其咎,但工作条件不能完全解释自杀现象。富士康和法国电信都不是两国工作条件最差的企业,有无数差得多的公司,甚至山西黑砖窑,都没有连续自杀的事情。

正如参与会诊富士康的心理学家们指出的那样,这种连环自杀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理传染病,后来的人是因为受到前面自杀者的影响而自杀。模仿自杀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被称之为“维特效应”,因为早在1774年歌德就在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中描写过这样的故事。比“维特效应”更坏的是“模仿者效应(copycat effect)”,模仿犯罪。美国多起校园枪击案,以及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内出现的多起幼儿园杀人案,正是典型的模仿犯罪。

但这个看似简单的现象并不简单。如果自杀者因为不堪重负已经感到活不下去了,公司前人的自杀只是“提醒”了他;如果杀人者已经决心犯罪,前面的杀人者只是教会他去幼儿园杀人这个特定的犯罪方法,那么自杀和杀人就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不一定这么集中,方法不一定这么一致而已。而事实并非如此。

2005年10月,两个无辜的法国少年为躲避警察的错误追捕,在巴黎市郊触电身亡。当晚数百名青少年上街抗议,并最终引发骚乱。人们开始焚烧汽车和打砸商店,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骚乱迅速传播到法国其它城市,两周之内竟有3000人被捕。一开始,骚乱的参与者是两个无辜者死亡而抗议,但事情发展的结果是,用纽约时报采访的其中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话说, “烧汽车很好玩”。那些打砸抢烧者已经不再介意为什么要上街抗议,他们只是为了参与而参与。

人是善于模仿的动物,因为相对于自己分析各种因素再决策而言,直接模仿别人是一条思维捷径。但骚乱的故事告诉我们,人在很多情况下不是因为被别人的行为提醒后为了自身原因采取行动,而是为了模仿而模仿。

Read More

青春期暴力 公交车遭袭直击

November 18, 2008 |  by  |  blogging  |  6 Comments

你说是听不见摸不着的鬼神害怕还是现实中的社会犯罪可怕?

晚上一人出门听到身后脚步声,你怕的应当不是鬼吧?

事情整个过程如下:

2008年11月18日悉尼时间17点40,

我在等车,巴士290 从 Nrh Sydney 到 Epping

17:46 巴士准时到站,车上共有6人左右

17:50 巴士在我上车后的弟3站有3人上车,其中一看似高中生的男孩上车,接着一女生上车,两人朋友,不知是男生送女生上车还是男生逃票,司机对后排叫了一声:“Hi,Mate!”

感觉是说让男生该下车,车要开了还是让他买票。

男孩走到前面准备下车,并和司机嘟囔了几句,接着…

听到“嗙”的一声。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到前拍司机后做的两个老人一声大叫,才看到是男孩下车后转身把玻璃一拳打碎。(如上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