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科技博客’

BattleStation:我用它们完成工作

May 28, 2012 |  by  |  Mac Apps, Macintosh, Setup, Web  |  5 Comments

这是我一直想写的系列内容。

Usesthis 的网站上采访了许多大牛,有不少都是我特别喜欢的人物。我发现我对于我关注的人总是有一股十足的窥探欲。两年前在这篇文章里我就提到过,我订阅了许多喜欢的 Youtube 频道,当时就特别着迷,常常会想知道这些 Youtuber 都用的什么相机录制、什么软件制做视频呢?后来我的好奇心也一一在他们的一些视频里得到满足。

但是我的好奇心这些年只增不减。

前段日子看到 37 Signals 的 Nick 分享团队成员每个人的 Battlestations,我激动万分。我对这些工作区,每个人使用的工具特别的着迷,可能就是看看都有些什么,但总是有十足的乐趣。

(image credit: Nooidea.com)

今天就结合 Battlestation 和 Setup 做一个自我访谈。说说我平时都用哪些工具呢?(What I use to get jobs done?)

 

问:你现在正在干什么?

答:当前吗?当前我正躺在沙发上,在 Macbook Air 上敲文章。一小时前我刚刚吃了一碗咖喱牛肉。

 

问:你平时都在网上做什么?

答:一天当中,我连着互联网最频繁的时候就是通过 Twitter (@darrenest) 刷 Timeline。这是我获取信息的一个主要渠道。我在 Twitter 关注了 271 个人,另外还有七八个 Lists,其中有 4 个 Lists 是私密的,主要是互联网、科技和投资、市场、分析方面的。

然后我还会阅读一些网页内容,主要也是来自微博、Twitter和 Google Reader 的订阅。也有一些邮件要处理,这些主要都在我的手机上完成。

最后就是每周空闲的时候我会更新下我的博客 Nooidea.com。

哦,不得不说,我还有不少时间都在看 Youtube 上的视频。我订阅了 100 多个频道。

 

问:你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订阅?你喜欢做视频吗?

答:其实早在 6 年前我就总在 Youtube 上看视频。是得,那时候 Youtube 在国内还是能访问的。

当时我还用的 IBM R50e 笔记本电脑,那是我新加坡实习时攒钱买的第一台电脑。买这台 Thinkpad 前我就在它和 iBook(当时 Macbook 还叫 iBook)之间犹豫,当时朋友都说苹果的系统很难用,而且都需要购买正版软件特别贵,就是外表好看一些,于是我花了比 iBook 还多 $400 新币的钱买了 Thinkpad,那时候 iBook 促销只要 $1200 新币。 结果还是逃不过,买了之后没多久我就迷上了 Mac 机,开始是给 Windows 系统装仿 Mac OS X 的皮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软件的名字叫「FlyakiteOSX」。然后我又去去研究黑苹果,跑到苹果的 Reseller 店里去体验真正的 Mac 系统。

再然后我就开始在 Youtube 上找 Macbook 的各种 Unboxing 视频,还有 Tricks 的视频。几乎看了能搜索到的所有的有关 Mac 电脑的视频。后来毕业工作后,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现在我还在用的那台白色 Macbook ,当时升级到了 2 GB 内存。然后那台 Thinkpad R50e 就 $500 新币卖给了同事 Allen。我去拿 Macbook 那天他和我一起去,还帮我用 Nokia N70 录下了这段 Macbook 的开箱视频

从那以后我订阅的频道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个最舒服的表达自己的方式,有些人喜欢用语音视频,有些人偏向文字,有些人爱用图像,还有些人不爱直接的表达出来。

我挺喜欢录一些视频,制作成短片。我喜欢这种影像记录生活。可能是因为我总拍不出有感觉的照片吧……

Read More

科技新闻记者是如何做资料和信息搜集的?用哪些工具,习惯怎样用?

February 6, 2012 |  by  |  blogging, How To, Style  |  2 Comments

这是在知乎上的一个问题,我也不是新闻记者,最多就算个科技博客的作者。受邀回答就硬着头皮说了两句。
我觉得记者和博客作者还是有很多不同,感觉记者对报道的内容是没得挑的,主选择的权利很少,所以往往采集资料和信息的方式和工具也会大不相同。

我就只能从自己写博客的角度出发了。很不好意思把问题的答案方向有些拐偏了。

首先我可以选定自己的领域,也可以挑自己要写的话题。因此我知道我自己要找什么资料。

作为个人博客,我没有更多资源,唯一可以利用的也只有网络。但至于从网络搜索,那是一个最后我选择的办法,因为那太过于宽泛,很难精确定位我需要的东西。

我的习惯是 — 平日积累。(这点就不太容易适合媒体记者某些时候的报道了)

因为我可以不需要跟风快速的报道,所以我可以积淀一些再做文章。

从平日浏览的网页,从问答社区,从经常与人交流的微薄。都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常去的地方。

我基本上通过两个最简单的工具:

1. Read it later

2. 浏览器书签中一个文件夹

这样方便我把我所需要的任何资料分类保存,可以同时进行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苦于没有找到好的工具可以方便给每一个需要保存的文章做 Note,我还会使用 SImplenoteapp 做一些分类的笔记,方便整理自己的一些想法。(不知各位有何推荐直接可以在 Chrome Mac 上方便保存书签并做笔记的工具)

在我博客 About 里有一段内容:

有时候觉得一个话题很有趣,可是又怕写出来会不完整,会不够清晰。反而差来查去找资料会很费时间,最后折腾到自己都不想写了。所以,我决定只从我看到听到的线索出发,写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记得余华曾经有过一个说法,往往从一个缝隙的阳光,能走出一片光明;反而整片的太阳下倒容易迷失了方向。(大意)

原文刚刚找到了,是余华在《兄弟》这本书后记里写的一段话:

起初我的构思是一部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可是叙述统治了我的写作,篇幅超过了四十万字。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头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走到遥远的天际。所以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他告诫我们,「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寛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好像描述差了许多… 囧。不过意思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一般除了做 Review,在表述观点的文章中很少想去追求全面,都是从一个点出发。事实上我们的观点和内容都会收到自己知识储备的局限,但从一点出发还是比较靠谱,可以慢慢将思路扩充。(我也在一直追求尽力一篇文章说一个事情)有了前面的资料积累。便可以行文。

至于为何我说网络搜索是我最后一个选择,是因为那是求捷径的选择。

许多时候需要我们真的理解一个东西(或者尽力去),而不应该为了赶着早搜索搜集资料然后就拼凑开来。或许媒体记者不会赞同,但要速度也不能丢了准确。几天前早晨新浪科技在 Facebook IPO 文件中 Mark 股权方面数字解读就存在误导,被指正后方才修改。

那天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 Tweets:

Google 可以帮助获取一切你需要的信息。Google 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但你必须可以准确判断你要搜索的是什么,你所需要的能力是能够辨别你 Google 得来的信息是否可信,是否具有参考价值。

所以,如何做资料搜集和用什么工具做资料收集一个重要的基本点是,你是否可以准确的判断你要搜集的点,并且能判断搜集到的信息是否有价值。

哦,对了。平时我自己有一个小本子,手机里也有自带的 Memo 记录程序。会随时记录一些点。

乔布斯说你怎么知道你说不定哪天可以 Connecting the dots。

补充:

搜集资料的方法和工具上我前一个月开始还启用了另一个途径:

通过博客的 Linked List(链接性文章)来做笔记和整理。 

 

非常期待各位朋友分享一下自己使用的信息资料搜集的工具和习惯!

价值

October 31, 2010 |  by  |  blogging, dumbideas  |  5 Comments

李开复老师在自传里说:

一个世界有你,一个世界没有你,让两者的不同最大,这就是你一生的意义。

平时零碎时间,路途中喜欢手机浏览订阅的一些科技博客和资讯网站。

有时我真觉得这么多站点到底有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存在和不存在也许只是我手机订阅增加减少一个数字?

今天也许是第一次我觉得也许我这 『装傻充愣』也是有存在的意义的。

不应该是简单的加减法,或许这个差数可以有更大的意义。

比如,当你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