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IPO’

纽约时报:Facebook 首次公开募股,历史上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 IPO 对比

May 18, 2012 |  by  |  Case Study, Facebook, Technology,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自 1980 年至今,已有大约 2, 400 家科技、互联网和电信公司 IPO ,今天 Facebook 将于 2012 年 5 月 18 日登陆纳斯达克(Nasdaq),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在 $38 美元一股,此价格让公司估值达到 $1040 亿美元,几乎是 2004 年 Google 上市时估价的 4 倍,首次公开融资 160 亿美元。

New York Times 制作了一个互动性的页面:「Interactive Graphic Comparing the Facebook Offering

可以看到所有科技、互联网、电信公司的 IPO 当天的公司估值(Facebook IPO 前后对比),Google 当年 $280 亿的估值在 Facebook 之后就小巫见大巫了……

然后还有 IPO 各个公司首日股价涨跌情况(First-Day Pop ),另外还有 3 年后的公司价值如何对比,可以看到 2000 年前后的许多公司的惨况,从首日的图变到 3 年后哗哗的下去了。

点击去 NYT 查看互动页面,可以鼠标悬停获取数据(还是蛮有意思的)。

扎克伯格的连帽衫(Zuckerberg’s Hoodie)

May 16, 2012 |  by  |  Entrepreneur, 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  2 Comments

为什么 Zuckerberg 身上的那件 hoodie 这样值得所有人关注?

以至于开始流行一个新词:hoodiegate(连帽衫门)。

一直一来那件 hoodie(连帽衫)都是很 Zuckerberg 的标志,就像 Steve Jobs 的 black turtlenecks(黑色高领毛衣)。

(image credit: Reuters)

几天前扎克伯格身穿那件连帽衫出现在 Facebook IPO roadshow(首次公开募股路演)第一站纽约站,这一举止引起了不少媒体和投资人的不满。

Bloomberg 的记者 Mark Millian 引用分析师 Michael Pachater 的话,认为扎克伯格的这一行为是「不成熟」的体现。

扎克伯格以及他标志性的连帽衫表明:他实际上并不关心投资者;他将依然是他自己。我认为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迹象。我认为他必须认识到,他目前正在带领着一批新的支持者;我还认为,他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引用来源]

我不是很赞同以上的观点。

首先,扎克伯格虽一直是「Stay Private Longer」运动的支持者,并始终不愿意让 Facebook 上市,就和扎克伯格穿 hoodie 一样,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投资者。

从资本市场来说,当然都希望 Facebook 上市:

一可以证明互联网公司是可以有很强获利能力;二投资人可以在投资网路公司上赚钱。投行承销商,如果融资 $100 亿美元,就可以获得近 $2.2 亿美元的承销费,做一个 $FB 案子,都可以一年不干活了。同时,Facebook 上市也可以让资本市场更加了解互联网公司和他们的运营、商业模式,为以后带来更加健康和良性的互联网产业资本市场。[这里阅读更多《Facebook IPO:数字背后》]

其次,Mark Millian 还认为扎克伯格要表示一种尊重,因为扎克伯格需要他们的钱。扎克伯格我行我素,这也不是在 Facebook 路演才开始的,Facebook 初期当年他穿着脱鞋和睡衣从红杉资本拿到投资,也没有人提到什么尊重吧?《社交网络》的镜头里,倒是 Sean Parker 一身西服笔挺,向穿着睡衣的扎克伯格呼呼的挥手。

对于公众投资者,或许很多 mom and pop 投资者确实不太了解 Facebook 是什么,也更不晓得扎克伯格这个穿 hoodie 的人就会是这个公司的 CEO,你说为了能给他们一丝 peace of mind 我同意。但是你说因为他需要他们的钱,我真不赞同。

确实,比起华尔街的人,扎克伯格的这件 hoodie 真的有些「掉价」。

但这里从根本上有一点不同,任何游戏都有游戏的规则。没有了规则,游戏也没法继续。华尔街当然在用它的规则衡量扎克伯格,在华尔街你的穿着得体很重要,这是在向外界展示你所忙于做的事情是重要的事情,因此华尔街人用爱马仕领带做装饰。

然而硅谷里的年轻人,他们也在做着他们认为会改变世界的事情,他们很少西装领带。

有人说,「这并不是不成熟(immaturity)和严肃(seriousness)的问题。」

这是「金钱文化的差异(clash of money culture)」。

Flashy, pin-stripe suited New York financiers v.s. laid black, blue jean-wearing Silicon Valley nerds.

身穿亮堂堂、针条纹西服 的纽约金融人士对比一身黑色,一条蓝色牛仔裤的硅谷屌丝。

纽约和旧金山湾地区(硅谷所在地)的文化差异上可以这么说:

在纽约,判断一个人有没有钱你就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身上的珠宝首饰多贵就差不多知道了。在旧金山, 你根本无法通过衣着打扮作出判断,因为人们都穿的非常随意,你出入五星级的酒店,几乎很难看到有谁穿的是西服。或许唯一可以为你提供一点信号的就是他们的车。也就是说,你在看不到他们车子前,根本不可能从穿着知道他们身家如何。

但不论华尔街的规则是怎样,我敢肯定你很难让扎克伯格脱下身上的这件 hoodie。

为什么呢?其实我觉得这和什么「标志性」,甚至「我行我素」都没有太大关系,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多各种理论那样复杂。

让我给你看两段分别不到 3 分钟长的视频,来告诉你为什么。

Read More

Fine Dining

May 14, 2012 |  by  |  Case Study, Startups, Thoughts  |  7 Comments

悉尼的 Surry Hills 区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区,住着很多艺术家一样的人,也有着非常多特别棒的餐馆和咖啡店。

我和小小周末的时候常常会过去坐下喝杯咖啡,吃点早餐。

前一个周末在 Bill’s Restaurant 吃早晨,一份大早餐(Big breakfast)要 $28 澳币,里面有:一块三明治面包(中间夹了些黄油)、半个番茄、一片培根、两根香肠、一片菜叶、8 个小蘑菇、两个鸡蛋。

说句实在话,开始我以为 $28 块应该会很大份,因为通常来说大早餐差不多都在 17 快左右。但看看上面我拍的照片,并不是很大份。

这家餐馆确实偏贵一些,可一早 10 点多我们坐下就基本上所有的位子包括餐馆外路边的座位,都全部坐满了。

吃完饭,在 Surry Hills 区我们走了走路。小小说,做餐饮,就要做 fine dining(精制美食)。就好像那些餐馆,有的是 10 块钱一份的,有的是得提前半年预订才有位子的,比如那个 Tetsuya

我对餐饮也不了解。不过这让我想到之前打工地方的有个老中医。他做推拿针灸 20 多年,手法很好,有许多老外都排队预约他做治疗。这算是他的 expertise 了吧,除了钓鱼他也没什么其他爱好,所以没事就继续钻研钻研,他喜欢针灸推拿这行。最开始的时候,他店里就他一个人,慢慢的生意好了,口碑传播,顾客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招些学医的人来店里帮忙,跟他学习然后慢慢店的规模也大起来了。

再后来,也就是四五年前,偶然机会一个客人觉得他这的生意那么好。而且悉尼也没几家店,觉得这里有生意可做。于是商量和这个老中医合伙,他出资,老中医出技术,一起开家大的中医推拿针灸连锁。确实一连几年下来,连锁的店开了许多家,也遍布澳洲其他几个城市。合伙加入的人也多了好几个,必定几家店需要不少的投入和开支。老中医倒是更忙不过来了,基本上很多固定预约他的客人也很难再预约到他了。他也越来越没有时间固定在一个店忙,总是需要几家店跑来跑去,要么就是新店开张得打招牌,要么是给其他员工培训。

越来越多的商业因素融入这个传统的中医理疗店,一些店的老板选择给顾客提供更加「快餐式」的标准服务,这样更加有效率,也更加赚钱,培训员工也方便很多。店里浑水摸鱼为了赚钱的兼职员工也越来越多。老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顾客没有投诉,不影响生意就也都不会过问。

类似的店也多了起来,因为竞争,各家的价格也开始下降。

后来,那个老中医从连锁里退了出来。自己在悉尼另一个区重新开了个店,就像几年前那样一家小店,有 1 个兼职的员工负责店里的杂务。给顾客治疗的就他一个人。这次不同的是,老中医把价格抬的高了许多,但是凭借他精湛的技术,每天预约的单子上还是慢慢的名字排下去。他每天就接待那么几位顾客,收入却不比几年前少。

算是寓言故事吗?

倒是有那么点意义。

小小童鞋说,只有做 fine dining 才真的赚钱。 

[注] 小小读了之后说这种文章居然还可以发布,需要解释一下,我提到的 fine dining 当然不是类似那家 Bill’s Restaurant,Tetsuya 这样的能算是吧。只是我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相通之处。

马克·扎克伯格这个混球

其实原词不应该是「混球」。

这个词最初是我在知乎一个问题回答里引用的 John Gruber 当时评论 Mark ZuckerBerg 持有 Facebook 大量股权和投票权的一句话。

Zuckerberg was able to hold onto so much stock and an astounding majority of the voting rights is proof that his success is no fluke. The guy must be a badass at the negotiating table.

扎克伯格可以在 Facebook 现在持有如此多的股权和绝大多数投票权,说明他的成功不是侥幸。这小子在谈判桌上一定是个十足的「Badass」。

这个「Badass」,翻译成混球当然不妥,我比较词穷,也没想到什么好词儿。

实事上,英文里「badass」这个词有点意思是指一个人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有点点酷的感觉,甚至还带点褒义。

Mark 自己不也常说:「保持酷的状态很重要」嘛。

(image credit: LATimes.com)

后来知乎的回答下有一个网友留言问:

保留了这么多的投票权和混球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强势?无赖?请指教。

(一)

先来看一看 Facebook 未 IPO 前的融资情况(数据来源是 Crunchbase ):

融资数据来看,从天使到四轮私募,然后风投的入场,经过至少 6 轮大的融资下来后,Mark Zuckerberg 还可以持有 28.4% 的股权,和 56.9% 的投票权。

很多情况下,互联网公司在完成第一轮或第二轮融资后,公司创始人基本上就不再能够完全拥有公司的控制权了(50% 以上投票权)。

Mark Zuckerberg 可以有 56.9% 的绝对控制权,那最直接的就是两个因素:

1. 股权(Shareholding)

2. 投票协议(Voting agreement)

第一个因素很好理解,Sean Parker 给 Mark 当时提出的公司结构,$FB 的 S-1 表 127 页的股权信息注释里也有详细解释,Mark 所持有股权均为 B Class,Pre IPO 一共有 533,801,850 股。B class 的一股在投票权上相当于 10 个 A class。这也就让 Mark 有大于他 28.4% 股权的投票权,但也不过 28.2% 的投票权。

(这种结构其实很普遍,许多科技互联网公司都有类似安排,比如 Google 也是有 Dual Class Structure,B Class 也相当于10倍 的 A Class投票权,保证两个创始人和施密特当年对 Google 有绝对控制权。在这篇 Thoughts on Google 文章里有提到过。)

Read More

[Behind Story] 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收购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CityIndex

Facebook週一宣佈,該公司已與照片共享服務商 Instagram 達成協議,將以 1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後者,支付方式為現金加股票。業界人士指出,這項交易意味著,雖然 Facebook 尚未 IPO(首次公開募股)上市,但已開始利用其市場財富來實現增長。

华尔街见闻

在 Twitter上有一些有意思的比较,如:

「柯达公司走向了破产,而 Instagram 却价值 10 亿美元。」

诞生 551 天的 Instagram 价值 10 亿美元,已经有 116 年历史的纽约时报只值 9.67 亿美元。

 

有分析人士说,这笔交易标志 Facebook 已经正式作为并购市场上的主要竞争者登台亮相,准备与谷歌和其他对手一争高低。

但是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则试图淡化这次巨额并购的意义。

他在自己的 Facebook 网页上写道: 「对 Facebook,这是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收购一个产品和一家公司,他们拥有如此多的用户。但是,我们并不计划进行更多的收购,可能我们不再收购了。」

i美股

1、13个员工与$10亿:这是有史以来第一家估值达到 1 0亿美元而员工数不到 20 人的公司

2、便捷、跨平台与社交

3、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他们的产品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接触到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用户

4、Facebook 主动防御

专注社交媒体的博客《Social Media Insider》如此点评这笔交易:「Facebook 不是为了收购机遇,他们只是想拿下对 Facebook 图片功能威胁最大的竞争对手 Instagram。

美国科技博客 BI 撰稿人尼古拉斯·卡森(Nicholas Carlson)在 2 月初就评价说:「Instagram 是 Facebook 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这款应用极大简化了用户社交分享的操作,而 Facebook 自己的图片分享功能相比而言要繁琐很多,要知道便捷分享是 Facebook 当初从社交网站混战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

今年 Pinterest 一举超过 Tumblr、LinkedIn 和 Google+,成了继 Facebook 和 Twitter 后全美第三大最受欢迎社交网站。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或许是传统社交网站和基于功能的社交网站整合的开始。一方面 Instagram 不断增长的图片社区可以扩大 Facebook 的社交版图,另一方面 Instagram 将帮助 Facebook 改善自己的图片分享功能。

另外提到社交网络,引用一条张亮的微薄:

如果想一想 Facebook 的 CTO 和 COO、Twitter 的 CEO、Pinterest 和 Foursquare 的创始人都出自同一家公司—— Google ——我都不好意思说 Google 不懂社交了。那天跟王兴聊天,我说,Google 错过 Quora 和 Pinterest,未来某天绝对被视作不可饶恕的错误。

Google + 你是不是很脸红?

但我还觉得,Google 并不是真心要在社交领域如何施展身手。

Project Glass 里看到视频演示里出现过的东西:Android、Google+、Maps、Gmail、Gcal、Latitude、Weather,这一切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为了让这些服务真的成为你生活的一个部分,真正进入一个数字化、电子化的世界,它们需要一个载体,这就是 Google 一直不断跌倒继续探寻的 Google + 社交平台。

Facebook IPO:数字背后

February 1, 2012 |  by  |  Facebook, Social Networking, Venture Capital  |  2 Comments

Sean Parker: You don’t even know what the thing is yet. How big it can get, how far it can go. This is no time to take your chips down. A million dollars isn’t cool, you know what’s cool?

肖恩·帕克:你都不知道着个东西到底会是什么,会多牛,能发展到什么样子。估计你连张嘴巴惊讶的时间都没有。一百万美元一点儿都不酷,你知道什么酷?

Eduardo Saverin: You?

德华多·沙佛林:你?

Sean Parker: A billion dollars.

肖恩·帕克:十亿美元。

对话是在 2010年电影 The Social Networks 里第一次 Mark Zuckerberg 和舍友 Eduardo Saverin 与 Sean Parker 见面结束时的一段。

听到 Sean 问你知道啥才牛逼,Eduardo 回答「你啊?」差点没笑死。

时过 3年,美国时间 2012年 2月 1日早晨,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夜里 Facebook 向监管部门提交 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

(image credit: Gizmaestro.com)

不过,已经远远不止 Sean Parker 预计的那样。是的,几年前没有人会预想到。

Facebook 预计将成为科技史上最大的 IPO,募股 $75 – $100 亿美元1,公司估值 $1000 亿美元。

昨晚做了一点小小的资料搜查,以 $100 亿募股和 $1000 亿估值为线索,自己整理了一点点笔记,在这里分享。希望可以提供这些数字背后的一些背景知识和理解。就先从 $1000 亿估值来说吧。

Read More

  1. 最新彭博和路透消息,初步打算融资 $50 亿美元,未来数月如果投资者需求强劲,融资规模可能还会上升。

电商的遗产(附:国内电商生存指数报告)

January 24, 2012 |  by  |  Industry Intelligence, Linked,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4年一个轮回,自2008年至今,又一轮“流血”开始了,4年前是视频网站,这次轮到电商。

前京东商城副总裁、现百丽集团旗下B2C网站优购网首席市场官(CMO)徐雷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证实了这轮电商洗牌的残酷:

 有一些企业要倒掉,包括被并购。我知道很多公司的估值,说实话减少20%-30%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有些公司甚至掉了50%。

它们基本还要保证自己先生存,在估值方面的博弈肯定处于劣势。

估值掉 50%意味着什么? 比如原来某个电商企业估值 2亿美元,2011年上半年某投资机构以 4000万美元投进去,占 20%股份,如果该电商企业估值掉 50%,那么只剩下 1亿美元,投进去的 4000万美元只值 2000万美元,生生被腰斩了2000万美元,投这个项目的投资经理估计要失业了。

《创业家》这份「电商生存指数报告」挺详细值得看一看。

还是那句话,别让贪婪毁了这一切。看看多少团购无畏的烧了国内多少资本。创业不应该是哪里有钱赚就超哪里扑,那是投机,赚一把就走人。你真的有在创造价值?拿到的投资里多少是用到产品开发,和公司本身价值上了?又有多少砸去投广告了?

不过这要有多难啊,那么多钱傻子才不要,非得在那里几年钻在地底下创造价值。

只要有一个比你大胆的投资人,你退不退,估值都还会继续被推高,跌下来的时候不是你惨是谁惨呢?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绝对缺不得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好的投资人应该看清楚,因为你的钱是主导这一切向哪个方向走的汽油。投进去 4000万,只值 2000万那就是你活该啊。你钱太多了。真的是太多了。

The more money you have, the more things look cheap to you…..a lot of these funds are oversized. DST, andreessen horowitz, chris sacca’s jp morgan fund…..too much money to play with and so they bet too much.(via @kidmercury )

update:

在《淘宝商城更名天猫 价值推动型电商春天来临》看到一句话话,刚好切合这段内容:

平台化电商 PK 资本化电商

资本推动型电商会冷,价值推动型电商会在明年迎来春天。

 

Facebook IPO: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January 23, 2012 |  by  |  Linked, Social Networking,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iFanr 整理:

Facebook 的公开上市将成为科技史上最大的 IPO,超过任何一家科技公司。它的筹资额将是 Google 的 6 倍。科技史上几次比较大的 IPO:Bankrate,3 亿美元;LinkedIn,3.528 亿美元;Groupon,7 亿美元;Google,16.7 亿美元;Facebook 的预计:100 亿美元。

目前,在美国公开上市筹资超 100 亿美元只有三家公司:AT&T(106 亿);通用汽车(181 亿),VISA(197 亿)。

Facebook IPO 后,可能的估值是 1000 亿美元,这意味着它将超过迪斯尼(610 亿)、亚马逊(883 亿)和麦当劳(956 亿)。

如果 Facebook 估值 1000 亿,Mark Zuckerberg 的身价将是 250 亿,这等于每日活跃用户(5 亿人)每人付给他 50 美元。

根据 2010 年的数据,Facebook 的股权构成为:Mark Zuckerberg,创始人,24%;Dustin Moskovitz,联合创始人,6%;Eudardo Saverin,联合创始人,5%;Sean Parker,Napter 创始人,曾参与 Facebook 早期的创立,4%;Peter Thiel,Paypal 的创始人,3%;其它,58%。

2011 年底,Facebook 预计的总收入是 42 亿美元(= 苹果三周的收入),Facebook 89% 的收入来自广告,11% 来自 Facebook Credit。

这个「Stay private longer」运动的标志性代表,终于 2012年也要 IPO 了。

别让贪婪搞砸了一切

December 30, 2011 |  by  |  Startups, Thoughts, Venture Capital  |  No Comments

Fred Wilson  在博客谈到自己对于互联网公司 IPO 市场的一些想法。读完后深有感触,不仅仅是局限于互联网公司(Web Companies),整个文章虽然没有太多数据支持( 因为 Fred 是度假时更新的文章,手边没有资料),但思路清晰。从今年几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例如 GroupOn、Zynga、Linkedin、Pandora、TripAdvisor 说起,然后谈及了几点 IPO 市场的新变化。

我觉许多地方或许对于国内互联网和科技公司 IPO 会有启发。这里结合文章里提到的几个概念和问题做了一些整理与大家分享。

( image credit: venturebeat.com )

距离 1995- 2000年期间的 Dot-com Bubble(互联网泡沫)1 不过11年时间,再次看到一波互联网公司上市的景象。

以上述的五个公司为主,分别有超过 $10亿美元的市值, Pandora ~$15亿美元、Linkedin ~$60亿美元、GroupOn ~$150亿美元、Zynga ~$70亿美元、TripAdvisor ~$35亿美元。

很喜欢其中 Fred 说的这段话:

We can argue about these valuations. Some will say they are too high. Some will say they are too low.

That’s what makes a market.

我们对这些公司的估值有争论,有人觉得太高,有人觉得太低,这样才有了市场,不是吗?

Read More

  1. 推荐一部关于 Netscape 的纪录片《Code Rush》,虽不是直接讲述 Dot-com Bubble,但却十分真实、精彩。

科技泡沫?

这一年以来多多少少一直都能听到各类媒体,或个人提到科技泡沫,或者更准确说 「互联网泡沫」?

前两天读到 Howard Lindzon的一篇博客《There is NO Bubble…There is Entrepreneur Envy!》,我说实话是被标题吸引过去的,不过文章里提到一个观点很值得吸取,「The internet of 1999 was a mania(指的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前). What we are seeing today in web/tech is a phenomenon. People can’t value social graphs. It’s too new.」

(image credit: buzzom.com)

是的,关键的一点就在于当前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很多都是特别新兴的模式和运营,如何估值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难把握好这些公司的 Valuation,你如何判断这些公司被 Overvalued了呢?

很巧,前天 24号 Leigh Drogen在博客文章《The Coming Tech Crash》也谈到了类似的观点,结合一些理解,我这里做些总结和整理。

Read More

你相信 Groupon是场骗局吗?

June 15, 2011 |  by  |  Case Study, Entrepreneur, Thoughts, Venture Capital  |  6 Comments

我都已经记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 GROUPON这个名字了。然后很多个礼拜前,我曾经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订阅了 Groupon在澳洲市场的代表「StarDeals」的邮件列表。

每天凌晨12点前后 StarDeals都会准时给我推送两笔 Deal,一个是 Sydney Local的,一个是 National(全澳)的。我当时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购买我人生中第一次团购 Coupon呢?说实话我不清楚,因为每次推荐给我的东西大都我不感兴趣,比如美容桑拿、40寸电视机、也会有很多 Lunch Coupon。直到上个礼拜,假期将近,看到了「Hamilton Island」的一个 Deal,我才果断拍下,这比交易可以给两个人省下近 $1,500澳币。

( pic credit: The Australian

最近 $GRPN 上市 IPO递交文件已经一周有余,但依旧仍是硅谷创业者之间讨论的火热话题。几乎所有科技/ 金融报道都在问:「Groupon 是一场庞氏骗局吗?

我查阅了些资料,虽然不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但或许可以帮助大家了解下 Groupon的状况,从不同角度帮助大家判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