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edia’

The Verge 和它的「每天 90 秒科技新闻:90 Seconds On The Verge」

June 26, 2012 |  by  |  Cool Projects n Teams, Style, Technology  |  1 Comment

The Verge 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科技博客团队。在之前我也提到过,Verge 有一股自己的气质。

这个团队的组成是前 Engadget 的 Joshua Topolsky 一些人。

从之前的 Engadget 继承下来的基因,你可以看到 The Verge 关注的是产品(Products),硬件为主。从这点出发,所以你看到它报道的中心也是围绕相关产品公司,就没有 Google。

不论什么新产品发布会,总会带来最全面的现场报道和最棒的产品测评(图片和视频)。图片就不用说了,苹果发布会不知道多少国内媒体都是用的都是 Verge 的图。

然后其他的新闻资讯方面报道,或者评论性的就很少,许多都是非常简短的 summary。

这是一个非常 Cool 的团队,做着非常 Cool 的事情。

不光很有 Geek 味,比如 The Verge 有  Version History 记录网站的改进历程,也有一份 Ethics Statement 必定和很多产品打交道,为了保持报道的中立性,很有必要。

同时他们也让科技报道变得很有味道。非常喜欢 Verge 的 Monthly Show「On The Verge」。

每期节目会邀请一些非常值得了解的人物,做访谈聊天。非常有料。

除此以外,如果你常常关注,你也许知道 The Verge 还有一个 Label:「5 Minutes on Verge」。

这是一个文字的访谈,采访的人物通常是与科技互联网相关。

不可否认,@新工具 (Xingongju.com)在这些方面从 The Verge 得到了许多启发。

今天,The Verge 作出了一个新的尝试。也是我最期待的一个尝试。

我在 @新工具 访谈里讲过,我在 Youtube 上订阅了超过 1oo 个频道。实事上 Technobufflo 的 Jon Rettinger 早在去年转型专门从事科技产品报道后,就已经推出许多期「新闻整合性」的报道(包括点评 Rumours 等)。

只可惜…… Technobufflo 还是非常业余,抓不住最中心,最吸引人的点。毕竟 Jon 最初是 Marketing 工作者,能把 Technobufflo 在 4 年时间做的如此规模已经很厉害,几个之前不错的测评频道也分别加入 Technobufflo。但内容基本上我已经很少再看鸟。

终于,The Verge 也推出了这个期待依旧的「90 Seconds On The Verge

说是这个名字,还要在考究一下……(yes, we’re going to milk this name just a little bit more)

确实,都说 a picture says one thousand words.

The Verge 原本在图片报道上就非常的出色。现在终于利用好 Youtube 的平台 [订阅频道] ,做出这么多好的视频科技报道。

他们有一个算是强大的视频编辑制作团队(合作),前段时间还在 Twitter 上宣传招人做视频编辑。

这么看,是不是说视频年代要来啦?!

虽然就是 90 秒,信息量可从来不少啊。同时可以把文字报道整合到视频中(链接呈现)。

哦,对了,The Verge 还有不错的 Podcast 频道。同步到 iPod,跑步时候听不错的(有点长了……)。

另外,前两天刚刚上线的 Features ,有着非常深入的各种报道。

你说怎能让你不喜欢这个团队和他们做的事情? 

Readability:从免费到免费

June 15, 2012 |  by  |  Digital Reads, InterNet  |  8 Comments

1. 我都已经记不清是去年还是今年的几月份,大家都在 Twitter 上讨论 Readability app 要上线了,而且是免费!因为一直都在使用 Read It Later(现在叫 Pocket)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在意。后来逐渐 Readability 取代了我的几个服务,我开始更多的用 Readability 在 iPhone 和网页端阅读文章,特别喜欢它可以把多分页内容抓取到一个页面(虽然其他的服务也可以),Chrome 上原本最初用的 Klip.me 服务推送 Kindle,也被 Readability 插件取代。

作为用户,内容的消费者。我逐渐更多使用 Readability 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就是阅读界面舒服,至于许多朋友说抓取速度慢,很多时候都是在路上等车坐车阅读,我倒没有特别在意。集合的各个分享和推送服务也是免费,所以体验很好。(虽然 Read It Later 我也用的付费版,而且后来改 Pocket 后丫也免费了……)

2. 再后来 Twitter 上又有一轮关于 Readability 的话题。

这次是一群博客的作者,其中包括几个代表性的科技博客 John Gruber、Ben Brooks,还有 Instapaper 的作者 Marco Arment。John Gruber 甚至直接在 Daring Fireball 博客大骂 Readability 背后的运营者是「人渣」(scumbags)。

John Gruber 的理由是:

一、Readability 对内容消费者收费(自愿),然而 Readability 和内容的创造者一点关系都没有。

二、Readability 不但「替内容创造者」收取费用,更可耻的是它们连 Pageviews 也一并偷走了。

因为用户使用 Readability 标记一篇网络文章后,会生成一个链接类似于:readability.com/articles/xxx 。也就是把原本应该导向文章原作者的流量送去了 Readability。

John Gruber 提到「互联网的使用者,每个人都知道当你分享一篇文章时都应该将链接给出,指向原作者的地方。」Everyone knows shared links should point to the original resource.

 

3. 后来 Readability 修改规则,提出将文章链接直接指向原作者链接,并且收到的费用将按照相应比例分给内容创造者。

 

4. 知乎当时有一篇对此事件的讨论,其中先来看看 Rio 的一段文字阐述。可以方便我们理解 Readability 的定位和模式。

传统媒体的支付流和内容流是这样:

内容的消费者通过媒体这个中介向内容的生产者支付费用。生产者不需要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收费,而是将内容卖给中介媒体获取稿酬、版税等回报;消费者也不需要向内容的最终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订阅、购买等行为支付给中介媒体。

但在互联网上,几乎零成本的传播使得消费者随时可以在多处免费获得同样或同类的内容,中介媒体无法向内容消费者收费,也就无从向内容生产者付费。而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直接向数量庞大的消费者收费并不现实,因为支付关系的总量太大,支付又并非零成本,如图所示:

但内容生产者最终还是要吃饭的,所以互联网的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插入了广告商这个角色:

在这种模式下,消费者并不直接给生产者付费,而是通过点击广告连接在广告商或别处进行消费,其中的一部分利润由广告商再支付给生产者,从而完成内容的价值化。由于消费者并未直接为内容支付费用,生产者能通过内容获取多少收入就完全取决于广告实现多少的转化量。转化量 = 访问量 × 转化率,而转化率又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低值,所以生产者特别在意访问量。在这个模式下,Gruber 这样的内容生产者对于 PV 数据特别看重,也对分享内容而不链接回原始出处并注明原始作者的行为特别在意。
但广告终究不是好的用户体验,始终是干扰内容消费的因素。Readability 要做的则是将广告商从内容生产消费循环中移除,让消费者能够方便的向生产者付费,回归到类似媒体的支付中介模式上去。

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Readability 并不对内容进行二次加工(筛选、过滤、审查、编辑等),而只是做为一个展示、收藏平台方便消费者快速、有效、舒适的消费内容。此种模式下,内容生产者并不需要担心 PV 转换率的问题,因为一旦生产者接入了 Readability 的平台,生产者获取的收入多少直接取决于其生产的内容有多少人实际消费。换句话说,生产者只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否足够好、足够吸引人,而不需要关心自己的内容是在自己的网站还是别处被人看到。

 

5. 所以 John Gruber 这么在意 Readability 的模式,是因为 Readability 阻断 Daring Fireball 的 PV 和流量,也就是阻断了他的收入来源。要知道自从 2006 年 4 月开始,Daring Fireball 这个博客就是 John Gruber 的全职工作了(除了维护 Markdown 和其他一些服务)。目前 Daring Fireball 的博客收入来源已知的有两个:RSS 订阅的 Sponsor 展示(每周 $7500 美元),另外就是网页端通过 The Deck Network 提供的 Ad 展示(收入不祥)。

 

6. 说到引用指向源链接,Marco Arment 在今年 3 月份的对 Curator 尝试编码并标准化互联网上「via」这个链接词符号这件事,写了一篇文章「I ‘m not  a “curator”」,里面做了大篇幅对于「Source Links」的阐述。

提到:Aggregation, over-quoting, and rewriting

现在网上的文章很多,有的完全是信息整合,有的一篇文章有许多引用,但文内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给了原文初出,还有就是把原文用语言重新组合写一篇。

比如大家都很敬重的 The Verge,你随便点一篇新闻类文章,你就可以看到报道底部有 3 行标签式的内容,分别其实是「来源」「相关标签」,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去点击来源,很多人可能都觉得是标签。看起来确实像标签。

先是 VIA ,然后是 SOURCE,最后是 TAGS。

这条「苹果将要在 10 月初推出 13 寸 Retina 屏幕 Macbook Pro」的消息网上最早的来源就是 Apple Insider。

其实这个信息是很明显的,但 Verge 还是先要放 Via,就好像:「嗯,我们是在 Verge 的讨论区看到 Verge 的社区用户提到此新闻。然后更新的这篇报道,这篇报道的最初来源是 Apple Insider。」

 

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是单纯的新闻站点,以上三个形式的报道都没有任何价值添加(No value added)。它不像是写一篇分析,或者写一篇观点,可以在引述实事资料的情况下有自己的看法。单纯的同样信息,转来转去,就只有一个目的:把流量留在自己的站点。当然这些新闻站许多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相互报道同一个新闻也是算是常见的。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让各个媒体普及使用 Curator 的符号「ᔥ」? 为得就是让读者不轻易找到原文链接,就算找到也让你已经在自己的网站吸收了资讯也不必要再点去原文。

Marco 还专门提了 John Gruber Daring Fireball 的链接性文章(Linked Blog Lists),直接点击标题就会带读者去原文链接。

链接性文章内容则是一部分引用,加上一些观点和看法。

这个问题到哪里都是一团糟。

 

7. Readability 的 CEO Richard Ziade  这个月 13 号在官方博客宣布,废弃现有的向内容创造者支付的系统。

We’re passionate about building tools to help great content flourish online. That goes beyond tinkering with layouts and time-shifting text. That means figuring out alternatives to broken business models that no longer adequately support most writers and publishers.

我们热衷于建造工具可以促进在线内容最好的发展(在线数字内容分销)。这就不仅仅只是排版和稍后阅读如此简单,我们需要找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修补已经坏掉的,已经不可以充分支持大多数内容创造者和发布者的商业模式。

可为和我们试图的 Publisher Payment 计划行不通呢?

因为要这个模式成功我们:[翻译来源]

  • 需要大量的读者通过 Readability 来支持内容的产出;
  • 需要大量的内容出版方(内容创造者)来接受这种支持。

由于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不在少数,因此这种商业模式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是因为缺乏读者的支持,而是因为与 Readability 签约的线上内容出版方数量不足——但追究起来,却和人们如今的阅读习惯有关。现在没有人在一个月内只从 15 到 20 个网站浏览信息。人们每个月浏览成百个网站,创造了一个由出版方组成的巨大的长尾。

Readability 的签约出版方的数量大约为 2000,这个数字只是线上出版方数量的沧海一粟,有  90% 出版方没有与它签约,因此有 90% 从读者收取的本应归属于出版方的费用无法支付出去。时至今日,这笔费用的数字已经达到 15 万美元。

John GruberMarco Arment 也纷纷撰文,并且直言不讳:「Readability Scraps Failed Payment System」(Readability 废弃了「失败」的付费系统)。Marco 还将他做为内容的创造者通过 Readability 的付费用户分成拿到的收入列了出来。可以看出是少的可怜(每个月不到 $50 的收入)。

 

8. 我也照着 Readability 官方博客的指示,去注册了一下 Publisher,验证了对 Nooidea.com 的拥有权后看到,原来从 3 月到现在一共有一篇文章被付费用户列入 Readability 阅读。产生的收入是:$0.03 美元。

而且那篇文章还是转载文章《别用“常识”理解复杂世界》……

 

9. 现在 Readability 回到了完全免费。 Richard Ziade 说 Stay Tuned,不惯怎样,我是期待可以把这些事情做的更好。

至于链接,至于 PV,说句实话。我是已经无从顾及了。

这篇文章里可以说几乎观点只有 20% 不到,其余均为引述。但总比一个署名都舍不得放出来的要好。算不算「五十步笑百步?」 

内容、广告、电商。

March 2, 2012 |  by  |  Case Study, Industry Intelligence, Linked  |  No Comments

几天前搜集一些资料时候在程苓峰微薄读到的几条相关内容:

内容即广告,广告即内容。@方三文 和@罗振宇 在<产品家>沙龙的观点。人们在 Pinterest上一边讨论衣服首饰一边下单,在雪球里一边讨论股票一边补仓。地方电视台最大收入来源是电视购物。书评人在微博里推销一本书,然后跟当当分账。一个创业者在一年前预言:“媒体会成为零售商,零售商也会成为媒体。” [链接]

股票是适合复制 Pinterest / 美丽说模式的垂直领域之一。@方三文 在<产品家>沙龙的观点。垂直微博要壮大得满足:1.是个长期持续的最好终生的需求。比如女人购物和股民炒股,但买车、旅游就不是。2.用户讨论的对象就是商品,比如衣服和股票,讨论完了就买。但母婴就不是,她们喜欢讨论养育技巧而不是奶粉。 [链接]

一年前 Net a Porter创始人说:“在未来,媒体会成为零售商,零售商也会成为媒体。”一年后这个预言已经部分实现。Pinterest和美丽说是媒体,但通过它的链接可以直接去电子商务网站买东西。用户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 shopping 。凡客有了凡客达人,淘宝有了wow。媒体和电商会继续融合,我期待微博的动作。 [链接]

36氪的流量是 cnBeta 的 1/5 ,但大公司愿意投给 36氪的广告价格是 cnBeta 的 5 倍。爆料来自<产品家>沙龙现场。这就是内容质量的价值。质量产生影响力,再产生品牌内涵。这是质量取代流量为王的活生生现实。 [链接]

Adsense 后的下一代广告平台,最可能出自腾讯或 360。是@梁公军 在<产品家>沙龙上的观点。Adsense 基于文本匹配,但下一代平台是对人的职业、兴趣等信息,加上所处位置所看内容的分析,精准到因人因地因时而不同的社会化广告。腾讯和 360 的能力体现在:精确掌握用户行为,搜索技术,大资源去占领智能手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