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witter’

有的挑,没的读?

March 26, 2012 |  by  |  Case Study, InterNet, Productivity, Thoughts  |  6 Comments

情景一

5 年前在国内读大学时候,《周末画报》是一本我经常在报亭购买阅读的读物。

版面大,图文并茂。内容也很不错,尤其喜欢读里面的一些专栏观点。小小那时候也和我一起读,记得每期我常常会先挑「财富」版开始,她就挑「生活」版开始,也没有冲突。看完后,就会各自在剩下的版面里挑些感兴趣的内容继续读。

这个情景可以再向前推几年,我读高中时候。那时候我在寄宿学校,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每周也就最多出校门到外面一两次,还需要班主任的「出门条」。记得那时候在课堂里最美的时光就是周末一起踢完球,在集体澡堂洗完澡,吃完晚饭后在教室里夜自习时候不看书,读同学从校外买来的报纸。什么当地的晚报、中国青年报、参考消息…… 从来不挑,因为也没得挑。后排同学们相互传阅,拿到哪个页面就读,然后等别人读完了交换。就算不是自己喜欢的版面,也统统浏览个遍。有时候,教室里会有同学打开电视机,即便是复习的同学也会抬头看得无比舒服开心,就算是播的「每天 7:00 的节目」。

没得挑,却津津有味。

情景二

今天比较空闲。打开了一直保存在浏览器书签上的「周末画报」。

读了财富版的一篇《预言中国新引擎》,是画报对奈斯比特夫妇的一个采访,谈及一些对中国经济转型的看法。

对其中两段话特别喜欢,一段是夫人多丽丝谈及如何从「实现从制造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时提到的:提升教育。

一个国家要实现从世界工厂转变为知识驱动的经济形态,就必须让人民充分发挥自身创造力。而人民拥有创造力的起点就是教育。中国应该摒除死记硬背的教育,鼓励学生通过讨论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给学生犯错的权利和空间

另外一段问到约翰,「如果你预测错了怎么办?」时约翰·奈斯比特的回答:

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从不觉得自己一定得是对的。任何一个问题上我都有可能做出错误判断。如果一直存有自己必须是正确的想法,你会失去发表观点的勇气,就关上了学习新东西的大门。

《周末画报》的网页版本算是比较简洁的,基本上和发行的纸版一直,可以轻松阅读各个版面的文章。

也和所有的在线网页一样,网页版的画报可以让我轻松的找到以往的刊目,包括通过一些算法在网页端在阅读一篇文章时我可以轻松看到所有与此话题相关的文章报道,另外也有一些热门标签可以给我提示所有的其他人都在阅读些什么,关注些什么。这一切都在帮助我:「好像让我不要漏掉了一点不该漏掉的信息。」

有时间的时候,花一两个小时几篇相关文章或一个系列报道读下来确实过瘾。

很多时候,没那么多整块的时间。于是许多链接内容就被放在了收藏夹(浏览器书签)或者保存在 Read It Later 之类的云端服务,供稍候阅读,仿佛把一篇阅读存入收藏夹后就万事大吉。「收藏」的动作成本低,代价却很高。

这是一个被信息淹没的时代,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找到时间处理完那些收藏的条目,新的内容又被加入收藏。

收藏的列表长了,筛选的时间长了,细细读下来的文章却少了。

各种相关链接增多了,真正值得细读的内容却少了。

 

情景三

也就最多 2 年前,我用 GoogleReader 还比较多。那时候我还在用黑莓,也刚用 Twitter。当时我常在早晨坐火车(悉尼的地铁)去读书的路上,用 Viigo 软件把我读到的新闻故事分享到 Twitter,记得 Viigo 一直分享功能的中文支持不好,每次分享中文文章时候我还必须把标题翻译成一句简短的英文概要,才能没有乱码的同步到 Twitter。

虽然只是两年多的时间,但那个年代已经久远。你可以从订阅的频道里看到,我那时候居然还读「CnBeta」……

后来我的订阅内容上有了很多变化,「信息贪婪」也使得 Google Reader 的订阅器里开始更加频繁的出现 1000+ 的提示。我发现原本通过 RSS 聚合,创建一个自己独特阅读中心的做法已经太过低效了。同时渐渐我已经更多的从 Twitter 关注里获取新闻、信息、更新。于是新的一个组合出现:

把在 RSS 订阅里更新频繁的、新闻资讯类的频道全部转移到 Twitter 中的关注。Google Reader 的 RSS 订阅里只保留一些更新频率低的博客、频道。

同时你会巧合的发现,通常更新频率低的博客往往也没有 Twitter,而且在剩余的这些订阅里,内容的质量也会相对高一些,值得细读。定期打开 Google Reader 阅读,这样甚至连 100+ 也不再常出现了。同时转移在 Twitter 关注中的频道,也可以帮助快速了解资讯。

Twitter 中还会有一些优质内容,而通常阅读 Tweets 都是在零碎的空闲时间。

怎么办?我的做法就是 Favorite +RIL。

有人提到这会纵容自己的「拖延症」,但我不这么认为。

Fav is a nice habit.  这里「收藏」反而是一个不错的做法。它可以让你免于遭受信息过载,你不会被爆炸式的信息吞噬,却可以通过 Fav 来筛选你需要的信息,迅速的把信息和噪音区分。

并不一定在有充裕时间时,会把这些所有 Fav 的内容细读,而是好像一个存档,在日后需要相关信息时,可以更有效的找到相应的内容。

信息处理后的管理显得尤为重要了,以至于我已经专门将 Read It Later 用于存档,需要阅读的内容直接推送到 Readability 当天或当周解决。

 

情景四

每次我写东西时候都会有许多网页打开作为参考,因为习惯在老款白色 Macbook 上敲键盘,可 Macbook 的处理能力加上仅有 2 GB  DDR 2 内存,运行 Chrome 浏览器打开 20+ 个 Tab,基本上就不要再开其他 app 了。风扇也会呼呼的转个不停。

所以,每次当要结束一篇文章可以点击发布的时候,整个过程中看到每个 Tab 下的网页实现了它作为参考的价值,一个个被关掉时,听着电脑风扇声逐渐变小,我都一阵释然。

清理掉那些平日积累的 RIL 条目,从浏览器收藏夹中把一个文件夹里的所有 URL 书签删除的感觉要比把他们添加进来时爽很多。

我想到了李小龙那句话

It’s not daily increase but daily decrease.

— hack away the unessentials!

 

简单描述下四个情景。

实事上「信息」这东西自从人类出现就伴随我们,相信杜甫那个年代也有信息多到人们处理不来的时候。

在现在这个年代,各种推荐、各类社交、海量「相关」内容,感觉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需要知道。好处是我们有着更多的选择,但绝不敢看到哪里有热闹就都停下来看半小时。 

40位改变互联网的人物(三)

November 16, 2010 |  by  |  Entrepreneur, InterNet  |  1 Comment

马特.穆伦维格(Matt Mullenweg)

WordPress。(wikipedia)


Matt Mullenweg 创立了世界上最常使用的开源博客程序 – WordPress,是当前最伟大的自由表达的博客平台。一些最受欢迎运行在 WordPress上的网站,比如 Techcrunch、Huffingtonpost 和 Mashable等等。

Read More

问题:如何在Mac下进行磁盘整理?

October 4, 2010 |  by  |  How To, OS X  |  3 Comments

最近看到 Twitter上有过有些更新问道怎么才能想 Windows下那样,定期给电脑进行一次磁盘整理(Defrag)。

我也有类似这样的电子产品清洁爱好,使用FF时每隔几个小时不自然的要按下 cmd+shift+delete清空缓存,由于机子硬盘太小,剩余空间严重不足,每次进入Trash的文件一定当场清空。

那怎么在Mac下执行磁盘整理呢?

答案:对不起,不用!

Read More

对话

August 14, 2010 |  by  |  History, Society,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对话来自Twitter上春夏之交的更新。

为了不招惹麻烦,请点击下面的序列号码,按顺序阅读:1 2 3 4

提问:你在学校学到最有用的东西是什么?

July 15, 2010 |  by  |  dumbideas, Education  |  5 Comments

这是@Good 在2010年7月7日在twitter,Facebook上做的一个调查问卷:学校学到的东西里你觉得最有用的是什么呢?这里分别放了些推荐的互动回答。

Twitter:

Read More

退化,还是爬上推特之肩?

June 24, 2010 |  by  |  InterNet, Milk4darren  |  1 Comment

这篇文章是前几天飞来Melbourne路上读到的,挺喜欢,分享过来,主要是因为文章提到了我比较感兴趣的3个关键词:1.富二代 2.进化和退化 3.站在巨人肩膀上。原文来自Tomasen

===正文===

我一直认为富二代是很有希望的一代。因为他们拥有很多普通人没有的资源,因此除了金钱之外他们有着比别人多的时间和视野,去实现平常人罕有机会付 诸实施的梦想。我曾经见到很多非常努力也非常优秀的人,但是他们常常要奋斗非常久努力非常久之后,才发现人生的意义真的不在于金钱,此时却已迷茫。而相反 的,因为金钱对富二代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更容易发现比金钱更重要的事。

前日和好友 @heshiming 聊天。碰到了一个让我们产生分歧的话题。老何认为以Twitter、Google为首的一系列互联网服务,正在让人类退化。微博让语言能力退 化,Google让学生不再读书。键盘输入法让书写能力退化。这个Web 2.0是出人类的大悲剧。等等等等。

我理解很多人持有同样的观点。但是我的结论却是恰恰相反的:这些应用正在让人类飞快的进化。

我想到再早听到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农夫,打小就非常聪明擅长思考。在那个古老的地方,下雨就不能出门,他很苦恼,经过反复思考试验,他设计了一种 用一根木棍和数根木条再缝上特制布匹的遮雨工具。这种工具还可以折叠,十分方便携带。村人纷纷惊叹他的伟大。他自己也很自豪,终于有一天,他兴致勃勃的出 发到城里,想把他的创造介绍给城里人。但是城里人却对他不屑一顾,他很困惑,直到一位好心人点破,这东西早就有了,我们叫他伞。

这个故事我讲得不好,但它确实蕴含很多哲理。而我想说其中之一,就是缺乏信息的机会成本。正因为信息沟通的手段不足,尽管主人公 很聪明,但是他的才智浪费了,用到了重复别人的劳动上。这是很悲剧的一件事情,有多悲剧,我就不展开了。

但是换一种思维,如果这位主人公能够更早获得世界上已经存在伞了的信息,而将他的聪明才智用在确实尚未被人发现的领域,或许他发明的可能是电,可能 是微积分,可能是E=mc2。正如牛顿说的,如果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谁知道这位主人公会做出什么伟大的事。

人类为新技术而恐惧并不是第一次。蒸汽机出现开始,就不断有人预言人类肌肉会萎缩变成一堆废肉。我们也曾经在多种考试场上被禁止携带计算器入内,但 最终我们会发现头脑的价值是不应该和计算器划等号的。所有发明的工具,不管是蒸汽机还是计算器,把我们从机械化的工作和思维中解脱出来,为的是去思考和创 造更伟大的事。Google Twitter,一个将我们从信息的噪音中解脱出来,一个将我们沟通的时间成本降到最低。它们的诞生,绝不是为了让人类退化。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优胜劣汰的进化过程。不能适应新技术,不能利用新应用的人,表现出来的仿佛就是退化。但是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人类的特点就是能 适应、适应密集资讯、适应网络、适应2.0,就会发现可以利用它们做更多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我们不应该担心退化,我们应该担心不能或不会利用好 Twitter和Google。

牛顿说他的幸运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说我们的幸运是站在互联网时代的肩膀上。我们是互联网的富二代,应该做得到更多。

Read More

经验的意义

June 12, 2010 |  by  |  blogging, Thoughts  |  3 Comments

(一)考试

这连续两周都在忙活着考试,今天算是结束了最后一门,Money and Finance,与其说是们Econ(经济学)的课程,学校的代码是ECON 350,我愿意把这门课当历史课学。必定里面很多内容都是有关钱的演变进化和金融系统的形成。

巨大的信息量让这门课看起来是无头无序,其实不过8大块。最后一节课有人问老师要Sample Question和去年的Pass Paper,老师聪明的提到了一个Behavioural Finace(行为金融学)的概念,Anchoring。

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说人们很容易把自己未来的视线和行为分析以自己最近的一些观察为基础,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对市场信息反应不足(under reaction to news)。举个很简单的非金融市场例子会比较容易理解:假设你去买东西,东西的标价1000块人民币,你于买家讨价,出价500块,买家不同意说800块,最后和你达成合议,双方同意700块成交。不论这个东西到底价值在700元以下多少你根本不在乎,你的大脑早把它定在1000元的基础上可以讲下多少钱了。在这里你感觉占了300块的便宜。这种技巧总是被房地产,买车的商家使用。

老师的意思很明显,各位,如果我给了你们Sample Question,你们还会去借书查看资料,每个Topic的去复习吗?这样只会害了你们啊,考试的时候傻眼你怪谁呢?

(二)世界杯

昨夜里2010年南非世界杯终于吹响哨子。我简短在深夜复习时Twitter上看了几条文字直播。

回想起来第一次真正开始看世界杯那应该是10几年前了,98年法国世界杯的时候,我小学升初中。考试前每晚是拿着球星的卡片看靴子,看被球袜包裹的护腿板,看发型,看描述,看身价。只可惜还没考试一天晚上就被父亲抓住,没收了所有卡片,墙上贴着的大幅海报也全部拿下。考试当天中午踢球,下午的数学考试迟到(因为忘了买三角尺)。最后的决赛是考完假期在家拉着天线看的黑白直播。

几年后的2002年世界杯,中国第一次出线。我读高中。

米卢当时执掌中国队,在冲出10强赛前的时候,米卢也是被众多“官员”职责。

我只记得米卢说的一句话:“你们没有任何资格来评价我和我的训练。你们(中国足球)一次世界杯决赛圈都没有进过,而我有着4次带领球队进入决赛圈的经验!(中国是第五支球队)”

是的,这个时候我们最好是闭上嘴巴,就算你张着,你还能说什么呢?

(三)三国

历史不是我擅长的,从高中开始我就不是特别喜欢历史。马明芬老师在高中第三年是又给我找各类书籍,又是给我看各种历史电影,如此般努力的我并没有考出平均以上的分数。借鉴他人的学习方法和经验,未必能成功,当时我也知道。

也许就是我大脑相关历史方面的发育才刚刚开始吧,才喜欢上看三国,才喜欢上读些历史传记。

几年前在上海的时候,小杰哥给我说过他对历史的理解,为的是鼓励我考取导游证。

他说:“历史的意义不在你要记住那些时间和地点。我们的文科教育太理科化。文科的东西怎能用理科的思维去学习?你应该知道那段历史能给你的启示是什么,历史总是重复的,古人的教训和经验,当然是你学习历史的真正财富。如何把历史的意义联系到现实中来,才是真正了解历史的意义。”

后来我拿到了陕西省英文导游证,历史方面的知识虽然不高。

(四)写给我自己

郭建峰曾经说过他打Wii保龄球游戏的故事:

保龄球游戏的满分是300, 即连打12个全中。

他当时的最高分是299分,打了十一个全中,最后一次打了九个瓶,一个未倒。

十一次全中是当时他能打出的最好成绩,正常情况下,六七个全中是很轻松的,七是一个分水岭,一旦过了七,第八个,第九个全中就比较悬了,很多情 况下,感觉上与之前是一样的力道,一样的旋转,结果却大不一样

之前同样的方式,七次全中,到了第八第九次,就出现一个未倒,甚至三个未倒的情况,自己看着屏幕目瞪口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就是所谓的压力无形累加的结果。

如果人是机器,没有欲望,没有情绪波动,那理论上,只要有一次全中,那之后可以有100次,1000次甚而一亿次全中,因为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 法,之后就是简单的重复。

可惜人非圣贤,更非机器,在面对漫漫累计的压力的时候,即使自己反复暗示自己淡定,告诉自己我不紧张,我不在意,可是对于好的结果的渴望是在无 形中给自己的机体以压力的,你甚至感觉不到这种压力的存在,但是结果会很鲜明的告诉你这种无形之物的存在。

正 因为如此,正因为人不是机器,因此经验会显得如此的重要,经验的价值并非知道应该怎么做,这种文字的知识,google百度一下大都找得到,经验的真正意 义在于可以让一个人能真正的淡定,不受压力的影响,在其他人都失去理性的时候还能一如既往的做出正确的决定,力挽狂澜于千钧一发之际,这才是最为弥足珍贵 体现一个人价值的地方。

(五)如果我有个娃

我曾经有过个想法,把自己平日里的一些所想所思和生活经验找个本子记下来,大概在高中和西安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已经记了有2个本子了。很多都是摘抄,从各种杂志上看到的些触动我的东西。后来前年的时候用了饭否,然后我就像可以重新拾掇起来,“顺手”方便用手机发到饭否(已故的微博)上,多好。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我一直琢磨着如果我以后有了孩子,我可以给ta“传授”些我的经验,这样就省得ta走弯路。

可后来我想通了,我就算给ta讲一万个我的经验,都没有用。首先孩子是绝对不会听的,就像我自己一样,父母给我说一万个这个不要做那个不要做,我还是一样会去做的。这是挡不住的。唯一可以做的是,就让ta去经历吧,从山上跌下来摔的有多疼,只有他自己摔了ta才知道,告诉他是没用的。

崔健唱:“不是我不明白,这时代变化快。”

是的,告诉孩子自己的经验,倒不如给孩子讲述自己的经历。ta也会有自己的判断力,让孩子取其所需。

最后,我想哪天我真有娃了,这篇文章不知道要不要ta读一遍。

在云端

March 20, 2010 |  by  |  Apple, Mac Apps, Macintosh, OS X  |  6 Comments

{ iDead }
这两天 twitter 上有人问了个问题,说要是乔布斯死了,Apple 官网的首页会是啥样子。

然后有人回复了,就是上头括号里的词。还给了效果图,如下:

我是想啊,这乔布斯死之前一定得做个事情,就是把苹果送到云上去。

不过说实话,乔布斯要是想做到这个其实还真不是特别难。

技术上不说,各个方面其实苹果早就已经开始云计划了。或许可以说苹果是比较考前开始做云方面工作。不是说云计算。

想想几年前的 .Mac,想想现在的 MobileMe。iWork.com,App Store,加上基于 iTunes的种种。有了云端运用基本上的一切了,娱乐,多媒体,网页,办公,商店,移动设备也足够牛逼。哪天转移出来个类似 Chrome OS 的。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吧?

传闻里也有过说苹果Tablet要运行10.7 Clouded leopard OS

5 年多前实习的时候我要买 iBook 的时候,周围不少朋友就劝我,“这个苹果的东西啊,不好,就是个外表,然后就是个不实用。而且啊,各种软件不兼容,你用的软件都要购买,这些软件都很贵。。。”

其实系统怎么样,谁用下谁明白吧,我也不怎么个强调。

可是我得公正的说一句,苹果的软件啊还真的基本都是免费的,我有证据啊。↓

Read More

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February 21, 2010 |  by  |  1drop4All, Education  |  2 Comments

{ JUSTICE }

Speaker: Michael Sandel | Harvard

Original URLhttp://is.gd/5hmo8

Course Description

Justice is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courses in Harvard’s history, having taught more than 14,000 students over the course of two decades.

In this course, Sandel challenges us with difficult moral dilemmas and asks our opinion about the right thing to do. He then asks us to examine our answers in the light of new scenarios. The results are often surprising, revealing that important moral questions are never black and white.

This course also addresses the hot topics of our day—affirmative action, same-sex marriage, patriotism and rights—and Sandel shows us that we can revisit familiar controversies with a fresh perspective.

Each lecture in this course has two parts as well as related readings and discussion guides.

补充

前些天在香港偶尔在Academicearth.org看到哈佛教授Michael Sandel的12讲视频讲座《Justice: What the right thing to do?》,大喜过望。回到北京之后,花了三天时间通过代理软件下载到本地硬盘全部看完,又忍不住重新看了一遍,后来再推荐给身边所有的人。

b00l0y01_640_360

今天又有读者提醒,在forum-network.org无需使用代理可以直接看。马上过去看了一下,发现1)配有有英文字幕;2)可下载mp3音频。这真是太好了,这下就不用再用我自己的破带宽勉强做驴了。

justice-1

既然看完,就又到Google和Wikipedia上做了点功课,竟然发现Michael Sandel教授于今年9月15号刚刚出版这本书,并由WGBH配套录制了视频讲座。互联网真好,可以让我们享受到这么新鲜的东西。而那什么真恶心,差点让我们错过这么好的东西。

Read More

杀狐计划(乱想)

February 4, 2010 |  by  |  Apple  |  4 Comments

{ Who Kills My Battery }

前两天用本子给人讲资料的时候才发现的情况,正使用着的的时候本子突然断电一样的黑了。

没有意识到是电用光了,可是并没有看到有电脑提示我还有10分钟使用时间的警告啊?难道我是注意力太过集中在屏幕内容没看到?

拿来电源接上,发现也没有保存任何断电之前的资料,而是重新开机。我想刚才一定是电力全部耗尽,更本没有让小白有机会进入休眠状态。

就奇怪为何电池最近如此不耐用了,查了查信息,我的battery共循环了317次,可惊讶的是健康度居然才51%?明明几个礼拜前还是73%~82%之间徘徊的。这个是我一直没有担心的问题,虽然早就听过各种说法mac的电池确是很容易需要更换的。可使用了几年的机子,一直能保持在充满状态下工作2~4小时的我从来没有过于担心。

今天更是厉害,开机没有10分钟就显示我的电量只可以使用57分钟了?唉~不会吧? 难道3陪伴我3年的小白就将歇息?

迫不及待去twitter询问了些原因,有如下回应:

  • 因为开机就发现会有风扇狂转的现象,可能是机体内灰尘太多,需要开机清理

这个很有可能,因为至少有个半年多时间基本没有像以前还有定期清洗。前一段时间确实悉尼灰尘很多,长期的燥热家里窗户开着进灰尘是一定的了。明天可以试试清洗下,然后到twitter回应下大家 :)

  • 电池真的拿出来放到冰箱冷冻室内,可以恢复健康度吗?

这也是很久前我记得@kDolphin更新过,说可以这么做,不过还有待验证。

  • 我还发现了个奇怪的事情,记忆里充去年的12月份开始每当运行FireFox之后,电脑的风扇会呼呼的转,开始我还以为是天气热或者是因为有其他程序冲突,可是现在天气逐渐凉爽怎么打开Firefox也还是一样?

我就觉得吧,一定是苹果在更新包里做了手脚,现在是故意有冲突,打开Firefox本子的CPU温度就直升70度。长期下来也把我电池搞坏了。

其实也不确定是怎么个回事,反正我也没有特别正确的使用过电池,包括我所有的电子设备,从来都没有过多注意过充放电。也请高手在此受教。我是记得@julianch 确实以前在macx提到过如何通过拔电池来实现最合理使用。不过找了一下没找到。去问问再。

不过苹果官方倒是也提到了些电池的基本原理和使用方法。可以参考下。

I am thinking about…

December 28, 2009 |  by  |  blogging  |  3 Comments

{ CHANGE A BIT }

刚刚忙完了一个圣诞,眼看新年又即将来到…

最近总是想能把博客改改面貌,这主题也算是用的最久的一个了,现在是越来越不爱折腾这些,前些日子升级WP的时候也是想换下主题,或者升级下主题,可想到那些弄过的修改,我就已经不想换了。

不过最近假期倒是想可以抽个时间改变些东西,也许会换这新皮,如果可以找到合适的话 :)

然后再把分类和about页面等也做下修改和修饰。必定写了一年多的独立博客了,现在也慢慢感觉到的自己到底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是什么了。简单下分类,然后打算把以前5年里写的其他的博客和空间也能安年份整理过来 :)也纪念纪念自己的blog生涯。还记得起几年前老师问上网干嘛的时候,我还提到了blog。。。那个时候估计整个班里也就没几个写这种网络日记的。现在blog已经排到了50个改变世界的发明中文

另外就是还想再独立出一个子域,或分类来专门存放attanote的积累,现在是大都“云”在twitter那了。有点想试着翻译些文章,积累些新东西。算是第三次学习英语吧。

好了,不多写了。去看部电影,准备睡觉。

rss订阅器整理同步

October 16, 2009 |  by  |  Milk4darren  |  8 Comments

{ my subscriptions }

今天打工一路火车上一直想找一个博客的订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博客的名字,一直在google里希望能通过唯一能记得的三字博客标题中的一个字找到线索,”桑“。

试了”桑葚blog“,”桑葚博“还有“桑葚志”,google却一直给我提示无此搜索(可能是手机版的缘故,因为晚上我打开电脑同样的搜索找到了我要的订阅)。Twitter更新又少,真是一天闲下来了。于是打算回家整理下最近标签在firefox文件夹的博客和新闻订阅。 Read More

希望

September 11, 2009 |  by  |  blogging  |  19 Comments

{ FAITH }

上海希望小学的孩子

上海希望小学的孩子

这是我无意间在 Flick 上看到的一张图片

最近确实在闲暇的时候爱在Flick上看看照片,Happy的 Kids也看了不少。

不过决定放这样一张照片过来也纯属偶然,只是看到了“希望小学”的字眼。

标题下面的 {大意概括},也是从HOPE改回来到FAITH。感觉 Faith 比 Hope要多一层积极的意思,说不出,只是感觉。

Hope给我的第一个火花是 “OBAMA”。

FAITH让我想到的是 “越狱里兄弟俩Michael和Lincon”。

Read More

我的第一次

May 17, 2009 |  by  |  blogging  |  28 Comments

{ FIRST TWEET }

在朋友的分享里看到了这个好玩的东西,也放过来共享下 “P

My First Tweet )

My First Tweet ")

囧,当时刚用twitter,连所谓的tweet都不知道,还用了个twitee  ||汗 Read More

周记

May 1, 2009 |  by  |  blogging  |  24 Comments

{五一不国际}

前天路上和朋友聊天才知道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过这个“五一国际劳动节”的。

显然深受我党薰陶的我还是有点不太理解。

但现在的“猪流感”应该可以算是国际了吧。

墨西哥一个跟头转眼死了百来号人,最近又是听说新西兰也发现了病例,让我这个身边存在3个感冒患者的居民倍感不安。

不过从这里“猪流感的预兆症状鉴别及防治”看,我是可以放心了。

{猪流感}

这个敏感的词确实也让很多与之没有直接联系的物体倒了霉,听说猪肉的价格一跌再跌却还是很多人不愿意吃了。

想必对于祖国这个猪肉大消费国影像不小。

还好,有人已经提议改个名字了,不叫猪流感,直接点的叫 北美流感吧。

刚发现,学校的Email也紧跟着由Swine/Pig Influenza 也改掉了那个Pi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