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online diary book

12月 22日 悉尼 雨转多云 已经连续差不多下了一个月的雨了。雨天总是让人的心情变得特别细腻敏感。有时候觉得心里特变安静,听着雨滴声就想可以这样一直无忧无虑的躺在床上,睁着或者闭着眼,都无所谓。有时候雨点的声音却很容易打破内心的节奏,突然又一个雷电,把灵魂突然从外面激打回去一样。 如果按照流传的故事,昨天 2011年 12月 21日应该是世界消失的一年倒计时。昨天也是 12月10日雅思考试成绩公布的日子,因为没有来得及去取成绩单,而刚好快到圣诞提前发布成绩网上系统又无法查到。今天早晨坐车,在淅淅沥沥不大不小的雨中去了学校。 一路和小小在电话,我的心情也很紧张。 到了取成绩的办公室楼下,和小小暂时挂断电话,我走上楼去。和还在工作的 CME 老师打了招呼,另有两个人正在报名明年 1月份的考试。有一名老师走出来,我将护照和考试编号给她。她转身帮我找那个存有我成绩单的信封,并让我坐下稍等。 我坐下后看到她拿过信封,然后赶快正坐向前,想可以正式一些的模样等待信封的到来。 「你知道成绩了吗?」老师问到。 「我试着在网上查过,但没有查到。」我回答。 「那赶快打开看看吧。」她接着说。 「好的。」我边回答,边接过信封,双手稍稍有些抖。 我在信封一边刚刚要撕开一个口,这位老师身体侧过来,「直接可以把上面封口的地方打开,应该不会费很多力气。」 「哦,好的,谢谢。」 就这样我迫不及待,又有些紧张不敢全部打开看,但还是看到了所有的结果。 是得,四个 7分全部通过,平均分 8分。 我很激动,很高兴。言语无法表达。不知道再感谢谁,却一直重复着「Thank you.」 老师也送来祝贺,我上前拥抱,感谢。 然后激动的走出那个房间,差点忘记,又转身给屋子里所有人说道:「Merry Christmas!」 给小小赶快打了个电话,她在另一边高兴的哭了起来。我也很激动。 并不是因为这个结果,而是它确实意味着太多。 给父母电话,父母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考的。因为一直怕家人操心,感觉如果没有通过还不如不说。还好,默默的行动有了份惊喜。   早上去学校的路上小小问我,做梦过吗? 我当时不敢说,我总觉得说出一些什么会改变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后来我还是说了,我说「前天晚上做梦,感觉不好;昨天晚上又做了个梦,是个好梦。」 小小另一边大声的喊着:「冬至做好梦,牛逼一整年!」 好吧,不要牛逼一整年了,只希望我们可以顺顺利利吧。说冬至还是立冬要吃饺子不会冻耳朵是吗?我都已经  4 年没有过过冬天了,希望明年能冻到耳朵。   回来,晚上吃完饭,坐下在这里把这一天记录下来。 现在雨已经停了,夜里一切很安静。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Read more...

§288 · December 22, 2011 · 留学生活 · 1 comment · Tags: , ,


今天下午去了趟邮局,因为 3个礼拜前我去邮局把用了 6年的第一代 iPod Nano寄给 Apple。Apple说第一代 Nano有电池隐患,可以更换一台新的机器。按照 iPod Nano Replacement的描述,我把序列号输入然后得出的结论是可以,考虑了好几天我才决定去换一台,因为对这台机器真的很有感情。当时是在新加坡实习,攒了一个月的实习工资买下了这台 iPod Nano,要 $450新币。当时有黑白两色,想买两个,可惜没有那么多钱。买了 4GB的白色,送给小小。小小在我去实习前我们刚在一起时她也有一台 iPod,是最早的那款 iPod Shuffle,512MB储存。后来就交换过来,我用那台 shuffle,她用这台 Nano。她在上面贴了好多小的漂亮的心形贴纸。一直用下来6年了,贴纸还是完好的。机器也没有任何问题。后来知道换回来的 Nano也是一代 Nano,样子不变,处于这个原因和安全考虑,我就把 Apple发来的 Repair维修单子打印出来,拿着这个单子(带有 Bar code),去邮局寄回给 Apple。 11月24日寄出,知道上周六我查询 Apple的 Repair Status都没有更新,还是处于 Service Requested的阶段。打电话过去询问,Apple说没有收到东西,让我和邮局联系下。今天过去,问了之后工作人员说,输入系统的东西,就在店里无法查询了,让我问 Manager。邮局的负责人解释,只能通过拨打澳洲邮政的客服电话,查询信息,看是否能 Track到。 电话拨过去,对方态度很好,但提示我得和我邮寄东西的邮局联系。我说我已经联系了,他说你要找 Local邮局的 Manager。我解释道是 Manager给我电话号码让我与你们联系,对方这才询问是否是 Registered Parcel,我说是 Standard Mail。对方说这样他们就帮不了什么,无法跟踪。我说那这东西就丢了吗?想到 Manager还给了我一张 Complaint Logement Form,我心想难道就丢了?我解释道,这个东西是 Apple统一的编号,寄东西时是拿着一个单子,我无法选择 Register,统一是邮局扫描上面的 bar code,然后 All done。我还可以怎么找这个东西呢?对方提示,把收件的地址邮编给他,可以看看是否有东西过去,并在那里的 Distribution Centre看是否有这件东西。我看看手里拿得邮局收据,没有任何地址信息。对方只好让我挂断等找到信息后在电话过去。 我又电话给 Apple,许久没有人接,想到当时那个 Repair的单子上有地址,就挂掉找到一台电脑从邮件中找到地址。重新打给邮局客服,又等了差不多 […]

Read more...

§286 · December 19, 2011 · 譬如朝露 · 1 comment · Tags: , , ,


悉尼街头在人流多的地方总会看到一些拿着 Homeless牌子的人。或者说就是乞丐吧。牌子上往往写着: 「Homeless Broke Please Help if you can」 今天在 QVB路过 Myer那里有看到一个熟悉的乞丐。我就想,许多留学生找不到工作一个硬性的弱势是「英语」。你这样一个乞丐,年纪算是中年未老,难到不能工作吗?至少你会说英文吧?也能顺利听懂所有 Local说的英文吧?难道还能比说不好英文的留学生找到的工作还差? 走了两步,我那他和我对比。我得出的结论是: 「He speaks English, but he couldn’t communicate!」 「Either because he is shy or he does not like communicating with other people, or he just simply can’t communicate.」 「Reason? Let’s just place him into business workplace, he needs far more than just […]

Read more...

§284 · December 15, 2011 · 土在澳洲 · (No comments) · Tags: , , ,


Stye

标题的单词我没拼错,不是 Style,是Stye,查了一个 L,大不相同。 意思是「麦粒肿」,俗话「眼针」。 可能是这段时间用眼过度,或许是前天吸地时候吸尘器里有灰尘落入眼中然后昨天开始眼睛有些不舒服,今天发现冒出来了个「麦粒肿」。 几年前国内读书的时候有过一次,特别厉害那次,是外眼睑,肿大的像是「麦丽豆」,差点动手术,还好后来吃药抹膏好了,还留下了一个小印记在眼皮上。 然后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也出现过一次,不过那次学会了,医生的建议比较好,不是直接把药膏涂在眼睛皮子下头,然后一早起来全是满眼睛的糊涂… 而是用面前沾上药膏,一点点在脓包初涂抹均匀,3天多就好了。 这次可好,我去 Pharmacy 问卖药的,一个澳洲当地的服务人员,直接给我说:「A couple of days, it will go away. Don’t worry.」 我问没什么 antibiotic 药膏或药水我可以用吗?回复我:「There is no difference applying the medicine or not, just leave it for itself to go away.」 我还得边说谢谢边再见。 到另一家,买了个 「Chlorsig 1%」Eye ointment,一小管子 4克。然后发现说明写着药膏打开后 4周就得扔。太浪费了。。。应该 1克一根。 还查了下治疗方法:Eye Stye Treatment 

Read more...

§281 · December 13, 2011 · 土在澳洲 · (No comments) · Tags: , , ,


炒股不用看公司,随便挑一股只要又涨又跌就能赚能赔;而投资不是随便挑的,虽然很多论文提到随机性的投资组合比有数据模型支持的组合反而回报率更好,但投资还是需要理性分析的。 炒股是短视,一种投机行为,国内尤为明显,多为短线捞钱;美国则更多的把股票看作是一种投资行为,就像是存款,放在哪个公司收益大?普通老百姓看重的是自己投资的这个公司。所以会看到有苹果这样的公司,多少年股票一路飙,不分红利也可以。(例子有点不大恰当) 「炒股不是投资吗?」 是的,炒股是投资行为。但放在国内我更感觉是两个概念。 人们给 30多年前 Hofstede的 Culture Dementions里补充到一点:Confucian Dynamism 换句话说就是「Long-term vs. Short-term」,指的是中国人比较长远观,而老外则比较短视。 不知道今天这一点还是不是这样了。   30年,我不把这个看作是发展。变化挺大的。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个世界变化快!」 20年前崔健这么唱着。

Read more...

§277 · November 29, 2011 · 譬如朝露 · (No comments) ·


人有时候习惯的给自己太大压力,树立假想敌。 好像哪里有人哪里就是竞争的舞台。 一个读大学的娃娃,和一个工作几年返回校园进修的白领。 一个拼了老命要好成绩毕业赶紧找工作,一个摸索后知道自己需要的东西。 读大学的娃娃想能每科都学的好,心中感觉不公,一个都已经有了熟练实际经验的人还来和他如此竞争? 返校的白领也想每科学到最多的东西,心中感觉不爽,一个丫整天蹲在图书馆全职读书的人和我如此比?   其实这里更本不存在什么竞争。 需要的是合作。   有时候你和你身边的人并不存在真正的竞争关系,很多时候各自有不同的轨道只是偶尔交集;更多时候需要的是「合作」。  

Read more...

§270 · November 19, 2011 · 想法马蜂窝 · (No comments) · Tags: ,


曾国藩的见识真是令人佩服。 举一个小例子。 同治二年,曾国藩与太平天国作战。他的弟弟曾国荃率兵包围了当时太平天国的首都南京。曾国藩写信建议,不要全部包围,最好留出一个通道,让粮食能够运进城内,这样更有利于瓦解城内的太平军。大家能想出他的理由吗? 曾国藩对曾国荃这样说: 东坝、溧水即克,弟进扎孝陵卫,城中接济似可已断。其孝陵卫以北,不必合围。盖大致米粮难入,则城中强者可得,弱者难求,必有内变争夺之事。若合围太紧,水息不通,无分强弱,一律颗粒难通,则反足以固其心而无争夺内变、投诚私逃之事。不知弟亲历其境,以余此说为然否? 其智谋之深让人叹为观止。 《曾国藩家书》卓越亚马逊购买链接 /via

Read more...

§266 · October 17, 2011 · 双引号 · (No comments) · Tags:


People think entrepreneurs are risk-loving. Really what you find is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 hate risk, because the founding of the enterprise is already so risky that what they do is take their early resources, the small amounts of capital that they have, whatever assets they have, and they deploy those resources systematically, eliminating the largest risk […]

Read more...

§263 · September 15, 2011 · 双引号 · (No comments) · Tags: , , ,


Miss = unmarried. Ms = unspecified marital status. Both married and unmarried women may be addressed as Ms., it’s sort of a female version of Mr. It is most commonly used when you’re not sure of the marital status of the person in question, or if the woman kept her own name after marriage (a […]

Read more...

§260 · August 15, 2011 ·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Tags: , ,


接着上篇文章再谈谈。 昨天晚上上课 current issues and theory in accounting,因为有 5 篇论文要写,这周这节课有其他老师过来讲 how to write in a professional way。课堂内容就变得少了一些,老师 Claire 决定先复习一些内容。 说实话,复习的内容都明白,当老师提问时,按照以前我的习惯,我特别不爱回答以前回答过的问题。但是这次我决定硬着头皮继续回答。我的想法很简单,改变一下自己。或许会有收获。 生活里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大家都不愿意重复,或者说很多事情都不一定在你觉得不要发生时就不发生,那既然有时候控制不住就依然要好好抓住机会,不要让时间浪费。 与其消极,不如积极面对。 我的改变是有收获的。在不断回答和与老师交流的同时,我发现虽然说的是与上周相同的内容,但老师的思路却略有变化,很清晰地她在引导大家把整个知识串联,并不断地总结出新的东西。这次交流的不光停留在内容上,而是在框架上。想起来高中读历史,每天老师说要罗列纲目,比较容易帮助记忆,md,彻底反了。。。 以前在推特上看到一句话,说「如果你没有 follow 过 1000 个人,你是不会能感受到 follow 1000 个人的感受。」 就好像当初有人评论披头士时候讲到的一句话,「伟大的人就是在伟大的时间、伟大的地点做平凡的事,而平凡的人总是在平凡的时间、平凡的地点说着伟大的事。」 你没有达到一个层次,就明白不了那个层次的道理。迈克尔.杰克逊没去世前有一次电视采访,那个主持一直逼问他关于一个孩子在他家里的事情,总想逼他朝猥亵儿童上说。迈克尔一直解释,一直想要说明白那个场景,但在那个主持人脑子里就偏要觉得是猥亵儿童,他们彼此无法交流。迈克尔最后不想多说一句话,回复了一句「 you are not at my moral level.」我相信迈克尔说的。 突然间我就有种 follow了 1000 人后便知道 follow 1000 人感受的感觉。是的,很多时候没有办法避免很多你或许不愿意做的事情。但并不是就没有一点意义。积极的去面对,哪怕每次只能有一个单词的收获。就那么一个收获。 昨天坐车回家的路上推特上我写了一句话: 「Bit by bit, we grow up; grit […]

Read more...

§259 · August 11, 2011 · 想法马蜂窝 · 1 comment · Tags: , ,